A+ A-
这么快?路遥有些始料未及。她的伪装,对于霍明明等人而言,自然不成问题。可是恐怕瞒不过金丹期后期的大师兄。而且眼下荆州,没有强大的修士坐镇。不能借力打力,让他知难而退。怎么...

这么快?

路遥有些始料未及。

她的伪装,对于霍明明等人而言,自然不成问题。

可是恐怕瞒不过金丹期后期的大师兄。

而且眼下荆州,没有强大的修士坐镇。

不能借力打力,让他知难而退。

怎么办?

绝对不能够让师兄认出她来。

……

“什么?宿主,你还要把全部的积分都兑换了?如果这样,我真的会死机的。”

看到路遥坚决要把后续三师兄和四师兄五师兄全部的好感值加起来兑换一个二十四小时的伪装道具卡。

其实这是非常不划算,二十四小时伪装道具卡,只是体验卡。

因为今天的兑换机会已经用完了,现在兑换要加点。

相反第二天兑换还可能有优惠和打折。

系统好说歹说,路遥不是不清楚。

但是她没有那个时间赚积分了。

“来不及了,积分兑换了以后,可以再赚,但要是我被大师兄抓住,可就死定了。”

“你可以攻略啊……”系统弱弱地说了一句。

“你如果可以让他降智的话,当然可以攻略,可是只要他脑子没坏,他最想要的东西永远都是传承和天魔契约,而且他已经想明白我看穿了他杀了师傅,整个元魔宗都知道我和应无崖是什么关系,他不斩草除根,难道给自己留一个后患,养着以后玩儿虐恋情深吗?”

233系统:“……”

宿主看的真的好透彻,它竟然无言以对。

“好吧,你确定要用十的好感值兑换二十四小时的伪装道具卡,我要提醒你的是,这最后十的好感值用完,我就陷入休眠之中,除非下一次你一次性积攒了五个的好感值,才会把我唤醒工作,还有当前反派成长值进度如下:蔺展辰解锁百分之四十,令狐瑞解锁百分之三十八,冷易风解锁百分之三十五,玉麒、玉麟解锁百分之二十九,温珩解锁百分之十。

如果反派成长值解锁到百分之五十,还没有足够好感值化解,程序就会开启自爆模式。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切记啊宿主!”

路遥点了点头,认真把它说的都给记下来。

系统只好如她所愿,把十的好感值全部兑换成了深层伪装道具卡。

深层伪装道具卡:最深层的伪装,就是你在任何时候都是毫不起眼的存在。

之前见过你的人,甚至想不起来你到底做过什么。

道具卡用在身上,路遥自己倒没有感觉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就是站在霍明明的身边,霍明明也只顾和别人说话。

只有路遥尝试着开口,霍明明才会有些抱歉,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把人给忽视了。

自己这么做好像有些失礼。

但是没等霍明明想明白自己为什么对路遥印象不深刻,就感觉到头顶上方有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逼近。

待得他们抬头,一群黑压压的修士,集体乘坐灵舟飞行稳稳地停靠在他们的正上方。

“魔,魔修……”霍明明身后有一个伙伴惊恐地说了一句。

这一伙魔修的实力惊人,魔气冲天。

而且当中定然有金丹修士坐镇。

他们刚才这些人对付一个只有假丹的黑蚺已经十分吃力。

眼下这帮魔修的实力,可比黑蚺要强得多。

尤其是当中那个身穿黑袍的青年,气质冷酷无比,一双冷峻的目光犹如实质一样,在他们的面前一一扫过。

给了众人一种极为强大的压迫感。

但是扫了一圈之后,蔺展辰并没有什么发现。

准备走之前,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可有遇到一个十六岁长的很漂亮的小姑娘?修为筑基五成,擅长木系功法?”

霍明明和众人都摇头:“没有!”

路遥松了一口气,又听的蔺展辰继续说道:“当然,她也有可能易容成了其他人的模样,你们当真遇到什么可疑的人吗?她不仅擅长木系功法,还擅长用毒和符篆。你们没有印象吗?我要提醒你们,如果知情不报可是要死人的?”

在小师妹逃跑没多久,蔺展辰立马就追踪而来。

如果方向没有追错,路上应该不会错过才是。

此时路遥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虽然这个道具卡使用了之后,会尽量降低存在感,也会让人对她的记忆模糊。

但是她心里还是没什么底气。

但好在他们还是摇头:“我们没有见过什么人。”

此时蔺展辰的目光在路遥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路遥感觉如芒在背。

但随后他就收回了目光。

那张道具卡对于别人影响力更大,但对他而言路遥身上穿的衣服和斩妖司制服不同,所以显得格格不入。他因此多看了两眼。

但是这人身上没有半点魔族气息,而且也毫不起眼的一个筑基期青年修士。

蔺展辰可不认为路遥如今易容术能够瞒的过他。

所以也就收回了视线。

“大公子,还要继续追吗?”随风问道。

“继续追!”蔺展辰没那么容易放弃。

很快,他们就都离开了。

待得他们走后,路遥这才感觉真正逃过一劫。

霍明明这边斩妖司同僚就炸开锅了。

“是魔道中人吧?态度很嚣张。”

“我看到了他们身上的标识,是元魔宗的魔头。怎么办?要不要上报朝廷?”

大家看着霍明明。

霍明明道:“他们刚才是为了追踪一个人而来的。不过为首那个家伙提到的人,总感觉有些熟悉?”

“我也是这么觉得,难道我们真的见过?”

他们这么说着,路遥已经决定悄咪咪离开了。

趁着自己现在存在感这么弱的情况下,离开他们也不至于发现。

他们说着话,霍明明有些沉默。

路遥本来已经走了几米。

听的后面又惊呼。

“又来了!”

这一次来的是一个紫衣妖孽,折扇轻摇,仿佛俗世中的翩翩公子。

“诸位看到我,好像有一些警惕?而且你们刚才说到又来了,可是遇到了什么人吗?”令狐瑞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说道。

霍明明他们看到令狐瑞身上没什么魔气,虽然修为有些捉摸不透。但是为人看起来十分谦和。

他们便不像之前对待蔺展辰那样那么的警惕。

“适才见到了一帮人黑衣人走了。”

“哦!”令狐瑞知道是大师兄带领的人手,他的动作倒是快。

“他问了你们什么吗?”令狐瑞又问。

说话间,令狐瑞的袖子一挥。

路遥暗道不好,二师兄又下毒了。

她立马进入了龟息状态。

他这一次下的是迷心散,无色无味,不小心吸收之后,人就会变成木偶傀儡一样,问什么答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