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夜未央顿住了脚步,一双明眸望着那个卫兵。那个卫兵脸上现出苦笑,但是却能够看出坚定,不会告诉夜未央真相。“我三哥怎么了?”夜未央身后的熊霸急了,上前一步,伸出一只大手向着那个...

河洛仙侠传

推荐指数:10分

《河洛仙侠传》在线阅读

夜未央顿住了脚步,一双明眸望着那个卫兵。那个卫兵脸上现出苦笑,但是却能够看出坚定,不会告诉夜未央真相。

“我三哥怎么了?”

夜未央身后的熊霸急了,上前一步,伸出一只大手向着那个卫兵的衣服领子抓了过去。那个卫兵眼中闪过一丝鄙视,抬手向着熊霸的手腕抓了过去。

“砰!”

他顺利地抓住了熊霸的手腕,手用力一扭,就想将熊霸给擒拿下来。

但是……

没扭动!

“啪!”

熊霸的手继续前抓,一把抓住了那个卫兵的脖子,将那个卫兵给拎了起来,不管那个卫兵双脚乱踢,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喝道:

“说!”

“啪啪啪……”一旁的夜未央轮开了两只胳膊,两只小手狂风暴雨般的打在熊霸的胳膊上:

“放手!放手!”

看到夜未央急眼了,一张小脸都急得通红。熊霸不由心虚,一松手,噗通一声,那个卫兵摔在了地上。夜未央急忙小跑过去扶那个卫兵,连连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四哥是一个混人,他脑袋有问题,我替他道歉……”

“我脑袋没问题……”

“你闭嘴!”夜未央凶萌地瞪着他,熊霸鼓了鼓嘴,最终还是闭上了大嘴巴。

“小妹妹,你不用道歉!”那个卫兵站了起来,苦笑道:“我不会怪罪,但是你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夜未央沉默了,熊霸刚想要张嘴,夜未央猛然抬头:“你闭嘴!”

熊霸悻悻地又闭上了嘴巴。

“真不能说?”夜未央再次望向那个卫兵,眼中充满祈求。

“这是为你们好!”卫兵叹息了一声。

“我要见府长!”夜未央直视着卫兵,语气坚定道。

卫兵的脸色更加苦涩:“府长我都不能随便去见,怎么可能见你?”

“那方才?”夜未央错愕道。

“我方才只是找了府长的管家。”

夜未央向着卫兵深施一礼道:“还请大哥为我引荐管家。”

“小妹妹……算了,我带你去。”

几分钟后,卫兵带着夜未央和熊霸站在一个老者的面前,卫兵向着那个老者施礼道:

“戴叔,这位是项鼎的妹妹,她要见您。”

“夜未央见过戴叔。”夜未央施礼道:“项鼎是我三哥。”

“我知道你们兄妹五人,项将军曾经和我说过。”戴管家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你们在府内居住一天,然后就离开吧。不要担心盘缠的事情。”

“戴叔,我能见见三哥吗?”夜未央期盼地望着戴管家。

戴管家摇了摇头。

“那我能够知道我三哥犯了什么事儿吗?”

“你还小,远离是非,就不要打听了。”

夜未央咬了咬嘴唇望着戴管家道:“我想要拜见府长。”

戴管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要纠缠了。”

夜未央的目光倔强:“我三哥一直跟着府长,不管我三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作为项鼎的妹妹,都有权请求面见府长。”

戴管家心中又叹息了一声,项鼎是府长戴东临的得力干将,和他的关系也很不错。否则,根本不会搭理夜未央。他也想要救项鼎,只是没有办法。

“也许府长看在项鼎妹妹的份上,能够免去项将军的罪责。”

想到这里,戴管家点点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

“多谢戴叔!”夜未央大喜,急忙向戴管家施礼。

“唉……”

戴管家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去。

夜未央的脸上现出了忧虑之色。

张九龄,李巧然,项鼎,熊霸,夜未央。

张九龄是张叔叔的儿子,今年二十五岁。李巧然是李叔叔的女儿,今年二十三岁。

项鼎,熊霸和夜未央都是张李两位叔叔的结拜兄弟的孩子,三个人都成了孤儿,被张李两位叔叔收养,视为己出。而五个兄妹感情也极好。

他们来大名府投奔三哥,三哥却出了事。

必须见到府长,弄清事实的真相,将三哥救出来。否则如何回去和二位叔叔交代?

府长会见自己吗?

如果不见自己,三哥凶多吉少!

如果肯见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一念至此,夜未央心中更加焦躁!

我不能焦躁!

我要冷静!

绝对的冷静!

书房。

府长戴东临正在和自己的儿子戴行相对而坐。

两个人相对而坐,中央放着一个茶炉,茶壶在冒着缕缕白气。戴行拿起茶壶,给父亲斟茶,然后又给自己倒茶,放下茶壶,轻声道:

“父亲,妖兽真的会攻城吗?”

“唉……”戴东临轻叹了一声:“一年前,大荒山极深出,天雷滚滚,应该是有妖兽诞生了智慧,化成妖族。”

戴行沉默了下来,他知道妖族有一个习惯。一旦有妖兽诞生智慧,化为妖族,必定催动兽潮攻击城池,为诞生妖族贺。

大荒山,诞生智慧的妖族不少。

只是人族也不断地猎杀妖族,将妖族逼进了大荒山极深处,那里穷山恶水,对于人族十分危险,步履难及,成为了妖族的乐园,却也成了妖族的牢笼。

妖族无时无刻不想着走出大荒山!

“父亲,妖族会何时攻城?”

戴东临闭上了眼睛:“不会超过半个月。”

“和项鼎有关?”

戴东临端起茶盏轻饮了一口:“妖族越来越聪明了。”

“老爷!”管家轻轻敲门后,在门外轻唤。

“何事?”

“项鼎的妹妹坚持要见老爷!”

“项鼎的妹妹?”

戴东临和戴行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戴东临端起茶盏轻轻饮茶,戴行道:

“不是让你打发她走吗?”

“少爷,她应该是听说了一些关于项鼎的事情,坚持要见老爷。老爷,要我将她赶出去吗?”

戴行不由望向了戴东临,戴东临微皱的眉头展开:“有趣,项鼎的家人都和他一样倔强吗?既然她想见我,就把她带过来吧,让她在门外候着。”

“是!老爷!”

管家退了出去,轻轻地将房门关上,又走出去好远,才轻轻地突出了一口气,脸上现出了一丝轻松:

“但愿老爷能够开恩吧,项鼎,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夜未央和熊霸都低着头站在那里,夜未央是在那里低着头想着心事,熊霸是在那里低头看蚂蚁。

园中迎春花已经吐出了娇嫩的黄色花蕾,却映得夜未央脸上的愁绪更浓。

这真是满园春色早,人在园中愁!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