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靖国京都城西南二十里,通往皇家猎场与江州的岔路,路口的顺风客栈中,四名捕快在大堂正中央的饭桌上饮着酒。此时是亥时,住客皆已休息,四名捕快刚开始还忌惮着什么,随着酒意上涌,聊天...

靖国京都城西南二十里,通往皇家猎场与江州的岔路,路口的顺风客栈中,四名捕快在大堂正中央的饭桌上饮着酒。

此时是亥时,住客皆已休息,四名捕快刚开始还忌惮着什么,随着酒意上涌,聊天的声音已经逐渐放大。

“这菜园藏尸案终于结束了,就是不知能不能结案。”

“结什么啊,老徐,你这是明知故问,这案发宅院的前任房主是抓住了,但真正的凶手可能是当今太子的妻弟,更有可能真的是太子本人,你敢去抓人啊?”

另一位满脸横肉的络腮胡大汉连忙摆手制止:

“嘘,噤声。”

大汉顿了一下,调息运气,侧耳听了听,似乎只有二楼某间客房传来了关窗的声音,没什么可疑的地方,便接着说道:

“老徐,大柱,你俩不要命出去找歪脖树上吊,别给咱们秦头惹事。”

名为老徐的中年人与唤为大柱的青年人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嘴,随后闭口不言,共同拿起酒碗,喝了口闷酒。

一直没说话那老年捕快陪着喝了碗酒,然后打着圆场,又转移话题:

“喝酒喝酒,这些事轮不到咱们几个小捕快操心,估计府尹大人都管不了,咱们眼睛一闭,耳朵一捂,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诶,对了,张奎,秦头说咱们什么时候回京都了吗?”

络腮胡张奎叹了口气,说道:

“唉,秦头说了,明天一早就回去。破了这腌臜案子,估计秦头又得罪人了。”

老年捕快没接这话茬,继续转移话题:

“秦头这么俊一女娃子,明明是少奶奶的命,却非要当捕快。

我记得她是十八岁那年来的京兆尹衙门吧?五年过去了,虽说是从捕快升到捕头,可将来怕是也不好嫁人了。”

大柱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暗自摇了摇头,自己也觉得是没可能的,便也没有开口。

这四名捕快的年龄可以说是等差数列了,最小的20,最老的50。而那被称呼为秦头的女孩似乎只有二十三岁,虽然年龄小,却能被这些年长的糙汉子们尊重,看来她还是有些手段的。

四人继续喝着闷酒,说着闲话。

这时,二楼的一间房门打开,身着捕快服的秦轻语迈步而出。她的身材高挑,双腿笔直修长,乌黑的长发在头顶简单的盘了一下并插着发簪,打扮的有些男性化。

她的眉目如画、琼鼻挺翘、红唇若樱,组合起来更是和谐的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完美比例的面部骨骼分配让她的白皙面容没有任何死角。

平平无奇的捕快服掩盖不住她超凡脱俗的面容,只见她的右手似乎拿着某种器物,在脸上抹了抹,动作很是熟练。

白皙的皮肤变得暗淡,眉眼也变得普通了一点,颜值虽然降低了很多,但仍然是一等一的美人儿,总体的气质已经从风华绝代变成了小家碧玉。

秦轻语收起那不知名的物件,左手拄着腰间的刀柄,步伐稳健从容,眉宇间流露出的干练又让她的气质变得英姿飒爽。

楼下大堂的几名捕快听见脚步声,止住言谈,目光锁定在二楼的楼梯拐角,见到是秦轻语,四人连忙站起身。

秦轻语皱着眉,斥道:

“谁让你们喝酒的?要是误了今夜的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她的声音虽然悦耳,但四名捕快却是噤若寒蝉,只有那老年捕快小声地询问:

“头,不是说明早返京吗?今夜还有别的事要做?”

秦轻语只是嘴上斥责几人,自然不会把这等小事放在心上,小声解释:

“傍晚时,我故意放话说是明早启程,那只是缓兵之计,咱们现在就动身,若是太子真起了歹意,希望我们提前返京能避过他的截杀。

大柱,你去让大伙准备一下,押着李员外,立刻启程。”

大柱连忙起身去传达命令,其余三名捕快面露敬佩的神色,纷纷运气调息,强行将上涌的酒意压下,等待众捕快的集结。

老捕快心中暗暗赞叹:这秦头真是智计过人,若是傍晚时直接押着李员外返程,捕快们众多,又不是人人有马,行至京都的时间,已经可以让太子布上十几道防线了。

而谎称明早返回京都,很有可能让太子大意,己方只要安全返回京都,将李员外关进大牢,就不用担心被杀人灭口了。

~

京都城外西八里处,秦轻语骑着一匹黑色骏马行走在队伍最前方,众捕快押着面色颓败、发须斑白的李员外在后面行走。

微风吹散了头顶的乌云,拂着秦轻语两鬓的发丝,吹得捕快们手中的火把呼啦呼啦地作响。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秦轻语勒了一下缰绳,骏马立刻停止了脚步,安静地等待着主人的命令,捕快们也停止行进。

秦轻语侧耳倾听了一会,随后朝身后做了一个手势,众捕快慢慢抽出长刀,熄灭火把,也像那骏马一样,等待着秦轻语的命令。

秦轻语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了身边的大柱,让大柱和那老年捕快退进周边的树林中,看着骏马和李员外。她带着其余十几名捕快慢慢向前方摸去。

不多时,前方传来打斗的声音,又行了片刻,秦轻语带着众捕快已经到了近处,借着月光,依稀能看清打斗双方的形势。

处于弱势的一方是一群护卫,像是在护卫着一名老者,护卫们各个身手不俗,并且都配有靖国制式手弩。

另一方是一群黑衣人,身手虽然不及那些护卫,但是他们人数上占着绝对的优势,并且手中的刀剑皆是法器,明显出自靖国器造局。

这群黑衣人出手狠辣,所有攻势都是冲着那老者去的,有几次险些将那老者劈成两半。

不多时,黑衣人已经占尽上风,仅剩的几名护卫已经有些力竭,老者也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秦轻语迅速分析了一下场上双方的形势,轻声对身边的捕快们说道:

“那些黑衣人是冲着我们来的,应该是错把那老者当成了李员外,若是等他们杀了这些护卫,发现那老者不是李员外,定然会继续伏击我们。

现在我们唯一的生路就是救下那些护卫,联手杀掉这些黑衣人。”

张奎沉声应道:

“头,您直接下命令就行。”

捕快们有的面露惧色,有的则摆出了豁出去的表情,但都没说什么,看着秦轻语,等待着她的命令。

秦轻语挥了挥手,示意众人跟上,然后慢慢向着那片漩涡中潜伏而行,无声息地尽可能靠近对方。

由于正在战斗的双方没有一个庸手,秦轻语知道己方的偷袭是不可能成功的,推算了一下对方大致的警觉范围,在某个临界点率先发起了冲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场上的双方都愣了愣,黑衣人头目见到突然杀出的那群人都穿着捕快服,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懊恼地跺了跺脚,呼啸了几声,指挥手下们分兵对付那些捕快。

那名被护卫在中间的老者精神大震,仿佛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声喊道:

“本官乃秘侦院副院长孙茂学,诸位请助我擒杀叛贼,本官日后必有重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