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请老夫人包涵孙媳的愚钝,这不懂不向家里人请教,总不能请教外人。”老夫人听明白秦书画的话意,知道如果今儿不让这秦氏弄明白了,她转身就不知道会问谁了。她抬举自家侄女是一回...

“请老夫人包涵孙媳的愚钝,这不懂不向家里人请教,总不能请教外人。”

老夫人听明白秦书画的话意,知道如果今儿不让这秦氏弄明白了,她转身就不知道会问谁了。

她抬举自家侄女是一回事,可抬举做姨娘的侄女,那就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了。

老夫人阴沉着脸说道:“你问。”

“孙媳谢过老夫人了,既然嫡子嫡媳不能给一个妾室敬茶,那我请问,二哥二嫂给林姨娘敬茶了吗?可别说张姨娘比林姨娘先进门的理由来推诿。”

老夫人和晏尚书脸更黑了,他们本来就是要拿这个借口的。

“二哥二嫂?”

晏安和李爱媛不自在的撇过脸,他们也很无奈啊,这个弟媳妇不好糊弄,他们有这样的姨娘也是给他们实实在在的好处的,谁家庶子跟他一样,说出去也就是名声不好,别的跟大哥一样的待遇。

“这么说,当时二哥二嫂是没有给林姨娘敬茶咯,那这又是什么意思,逼着新进门的媳妇子给妾室敬茶,还不是少爷的生母身份。”

“就算是小门小户,也没有撇过嫡母,妾室当道的道理,这说的好听,是妻妾和睦,不好听,就是不分上下,不知尊卑了呢。”

“媳妇哪里说的不对,还请老夫人,母亲,父亲见谅,是儿媳见识浅薄了。”

这一通发泄,秦书画浑身舒服,可不能因为别人的不要脸而气着自个儿,她不想受委屈,大不了和离。

一大家子人,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好的坏的都让她说完了,最后还让谅解,人家都说自己见识浅薄了,你总不能抓着不放,给人一个容不得新媳妇说话的把柄吧。

“老婆子说了也没人听,还是不惹人厌烦了,荷儿,过来扶着我。”老夫人叫着张姨娘的闺名,以示亲近。

老夫人临走还要给秦书画一个不孝的罪名,踩一脚大夫人,抬举张姨娘。

二夫人从进来就不遭老夫人待见,这会也是惊讶的张着嘴,她们俩妯娌,就从没得到过婆婆的待见,到时一个妾室,呵,她倒也罢了,带不来利益。

可大嫂不一样,即然不待见,也就别为了人家的身份地位娶人家。

秦书画这么一看还得了,在这个时代,孝大于天的地方,给她一个不孝的帽子,她的儿女都别想好了。

林氏紧张的不行,可她嘴笨,从不讨人喜欢,急得只扯手帕。

晏书也变了脸,夫妻一体,妻子不孝,他这个做丈夫的就得被人戳脊梁骨,除非他休妻,可这事他没想过啊。

秦书画看老夫人起身了,这时候不撒泼,等着被唾沫淹死吧。

只见秦书画嘤咛一声,捏着小手帕,呜呜呜的跑了出去,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晏书都惊呆了。

只见秦书画一边跑一边呜呜呜的念叨着什么,仔细一听,就听到什么,问都不能问,给妾室敬茶这个规矩她又不知道,就不能问一问了,祖母呵斥,父亲只喜欢张姨娘什么的。

就连这事,秦书画都给大夫人卖了个好。

老夫人听到秦书画的话,差点没晕过去。

“快快,快去,把人追回来,哎呦,要作死啊。”老夫人气的只喘气。

晏尚书对着晏书咆哮:“你怎么管的。”

晏书低着头听训斥,嘴角抽的厉害,他真没想到,小妻子会有这一举动。

“这事以夫人只见,该怎么办。”晏尚书问大夫人。

大夫人讽刺一笑,不过心的说:“以老爷和老夫人之见呢。”

这时候想起她了。

再说了,刚才老三媳妇可没怎么着她,虽说这事捅出去她有点丢人,但着种事,大家族多的是,她也不在乎。

“看什么看,跪祠堂三天,不许给饭给水。”老夫人气呼呼的说。

张姨娘也在煽风点火。

只有二老爷一家一言不发,他们不受老夫人待见,就不惹人厌了。他们也是惊讶于秦书画的细心大胆。

这时王妈妈快步走了进来,福了福身对老夫人说:“老夫人,奴婢劝三少夫人回扶风院了。”

“谁让你自做主张的。”

“老夫人,三少夫人嚷嚷出去的话……”

“就因为这样才让你抓回来的。”老夫人打断王妈妈的话。

“老夫人,三少夫人说,说,这次如果被老夫人抓回来,她肯定会被罚的,在这个家里,说实话都要被打被罚,她好害怕,说这话是被门外的过路人听到了。”也不知道三少夫人怎么长的看着瘦瘦小小的,跑的也太快了些。

“这这,反了她。”

“母亲,让广氏好好教教,这事就算了,都散了吧。”

晏尚书也心累的很,好的坏的都让那秦氏说了,还能怎么办,打了罚了,不就坐实了说了实话得挨打的事。

秦书画在王妈妈苦口婆心的劝说下,这才“勉为其难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用双手揉红的眼睛,看在扶风院儿里的下人都替她担心,这三少夫人太可怜了,伺候秦书画的两个丫头忙扶着她坐下,对秦书画是嘘寒问暖。

看的秦书画都以为这是她从小到大的丫头了。

“别忙活了,我们聊聊天。”

“少夫人想聊什么?”

“你们叫啥名?”总不能一直你呀你的。

两丫头一对视,忙跪下道:“请少夫人赐名。”

“你们本来的名呢。”

“我们……”

“你赐了名,说明认可了她们。”晏书从门口进来说道。

“我想想,唔!抱夏暖冬,可好?”秦书画摸着下巴说道。

“谢少夫人赐名,我们很喜欢。”

“你识字?”

不是说大字不识吗?他那嫡母为了他的婚事可是劳心劳力,费了不少事儿,能给他娶个识字的媳妇?

“我不能识字?”本来要聊聊这京城的事,了解这府中的事,自己玩自己的不好吗?她被人刁难的时候他不帮她,现在晃眼前做甚!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原主还真会。

过来,我带你认认院中的人,府中的人,以后身边有丫头,她们会帮你。

过来!当她小狗子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