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许富荣:“那你知道草药里有砒霜?”许何老娘:“知道呀。”许富荣:“那你知道砒霜会毒死人吗?”许何老娘是真不知道:“谁说的,上次我是亲眼看到我娘家家老妹子的男人,就是用砒霜治好的...

许富荣:“那你知道草药里有砒霜?”

许何老娘:“知道呀。”

许富荣:“那你知道砒霜会毒死人吗?”

许何老娘是真不知道:“谁说的,上次我是亲眼看到我娘家家老妹子的男人,就是用砒霜治好的腿伤。”

许富荣把许文水的手松开:“不信,你现在就去问问你找来的草医。”

许何老娘看到许富荣这么笃定,也听说他刚刚就已经就过来了一趟。而且他见多识广,说不定那东西是真的会毒死人,那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的命,马虎不得。于是也松开许文水的手,气势汹汹地去找草医。

许烟在后面听到许何老娘哄了几句,走近就看到草医的儿子,先顶不住压力,一下就怂了。一脑股就把自己的知道的全给吐出来:“这事跟我无关的,我之前完全不认识他,是草医找到我说,配合他演一出戏,就给我一两银子。”

草医没想到这人一下就能把自己给出卖,想要上前去捂住他的嘴巴,结果还没靠近,就被许富荣一手擒住,顺势把他绑在旁边缠着绳子的椅子上。听到他还在嚎叫,开口威胁:“你再出声,我就把那包药,塞你嘴里。”

草医终于老实了。

许富荣起身看向草医找的托:“你不把话说清楚,这包药也分一半。”

托赶紧开口:“我说,我都说,五天前,这位大娘去医馆说愿意出二两银子找有砒霜的大夫,这位草医听到了,就跟上大娘说,自己手上就有砒霜。大娘像找到救星一样,当下就付了一两定金。其实是我有砒霜,但那是我用来毒死山上的老虎的。草医知道砒霜会毒死人,所以上一次只是用了一点点,但是效果不大,大娘不满意,有过来找草医,草医说二两银子就只能买到那一点砒霜。想要更多,只能出更多的钱,药治好许朗的腿伤至少要十辆银子。我们打算拿到银子后,就、就离开小关镇。”剩下的话,给他豹子胆也不敢说下去了。

但是,听到这里,还有谁不明白的。

许烟只是没想到一向视钱如命,精明能干的许何老娘,也会因为儿子而乱急投医。看来还是有点良心的。虽然十二两银子,有十两是找许文水拿的。这钱还是得要回来。爹爹看病得用钱呀。

许何老娘听到自己被骗了,还没了一两银子,瞬间就爆炸,随手拎起一根长棍,就往托身上打。

托挨了一棍,吃痛地地躲进看热闹的人群里,现场一下就变得混乱。

许烟眼看着自己就要被人群推到,下一秒就被拎了起来。许烟看了一眼许文水,好吧,这次就不计较了:“谢谢爹爹。”

许文水拎着许烟进屋,不去理会的混乱。

其实许烟不喜欢呆在屋里,因为到处都透着陈旧味。但是外面乱作一团,自己的身子又胖又矮小,就先忍一下下吧。

许烟安静地呆了一会,发现自己实在忍受不了了,反正现在没事做,那就动起手来吧。

许烟抬头看向许文水:“爹爹,反正我们没事做,把屋里打扫一下吧,娘和弟弟,不是过几天要回来吗?娘有着身孕,屋里这么臭,闻着对胎儿很不好的。”

许文水用力吸了几口气问:“很臭吗?我觉着还好。”

许烟整个脸都皱起来,虽然脸上肉多看不出来:“是真的很臭很臭,娘肚子里的宝宝,很敏感的。”

许文水觉着反正也没事做:“好吧,我们就打扫干净,等着你娘她们回来。”

许烟去打扫自己的房间,看见天色还早,外面阳光也够强烈,就直接把被单拆下来洗。想把被心抱出去晒一晒。

可许烟还是低估了小许烟的胖,明明已经十二岁的年纪,劳动力跟五六岁的小屁孩差不多。看来要好好减减肥了。

许烟去叫许文水把自己搬不动的东西,全部拿出去,该晒的先晒,该洗的扔一边。

许文水看着许烟一股要把房子清空的架势,发表疑虑,但是看到女儿一脸坚持,只好照她说的,连床板都搬了出去。

看到床板地下的淤泥和垃圾,许文水不敢再有异议。

许文水是没有异议了,但是许烟已经受不了,跑出去吐了。

许文水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遭罪,觉得理亏,于是赶紧拿起扫帚,把房间扫干净。

许烟这边把胃汁都要没了,才勉强止住,坐在小板凳上喘息。

听到庭院里没有声音了,应该是全散了。

许烟没有出去看。坐着休息好了以后,也没有进房间的打算。走去水井边,清洗衣服和被套。

许烟坚持自己的被单和衣服,要自己洗。

许文水无奈只好给她打好水。还担心她不会洗,在旁边好一阵担心,看到许烟洗的认真,才渐渐放心。偶尔打着洗抹布的幌子,来看看许烟洗的怎样。

许烟一边洗,一边觉得小许烟的命是真好,家里虽不是大富大贵,但至少在目前看来,温饱问题都不用担心,而且生活在少儿早当家的年代,十二岁了,胖成圆球不说,还十指不沾阳春水,也真的幸福。

许烟换了三四遍水,终于闻不到霉味了,才作罢。想站起来,才发现不仅手麻,脚也只打哆嗦。坐着伸展,缓了好一会。

许文水就已经把许烟洗的衣被凉完了,许烟还在缓。

真真应该好好减肥,锻炼身体啦,不然这样下去,早晚会出问题的。

许烟还在发呆,突然看到许文水一脸痛苦地蹲下捏着脚腕。

许烟顾不得身体的不适,连忙走过去:“爹爹,脚又开始痛了?”

许文水转头看着许烟,额头全是冷汗:“没事,烟儿不用怕,一下下就好了。”

许烟蹲下用小胖手给他的脚腕扇风,心里也知道这样没有什么作用,但是这具身体就是下意识地想要为她的爹爹做些什么。

一会后,许文水就拉着许烟站了起来:“好啦烟儿,爹爹已经不痛啦。”

许烟不知他是心疼许烟安慰她的话,还是真的已经不通了,但是尽早治,才是最紧要的。

许烟抬头看他:“爹爹,我们明天就去镇上找大夫吧,我陪爹爹一起去,爹爹不用怕怕。”

许文水心里又好笑又觉得欣慰,忍不住伸手摸摸许烟的头:“爹爹不怕,烟儿不用陪爹爹。”

许烟立刻大声坚持:“不,我一定要陪爹爹去,我可以自己走路,而且我都好久好久没有去镇上了。”眼泪说来就来,看来这事小许烟非常擅长。

果然,许文水瞬间妥协:“好好好,烟儿也一起去,但是你得答应爹爹,不能乱跑,跟紧爹爹。”

许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好的爹爹。”

“爹爹,我饿了。”许烟还没洗完衣服,就已经开始饿了,只是想着既然决定要减肥,从现在就要开始,锻炼她的胃了。

许文水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何况刚刚烟儿还那么卖力的干活,自然就饿的更快。立刻走向后面的开放式厨房:“爹爹现在就去下烟儿最喜欢的面条。”

许烟跟着过去帮忙添柴加火,两人合力,很快两碗热腾腾的面条就好了。

许烟坐在餐桌上,看着自己碗里的面条比许文水碗里的都要多,而且还多了一颗鸡蛋:“爹爹,我不要吃蛋黄,臭臭。”

许文水先是讶异,然后想起打扫卫生时,烟儿被熏到的反应,就觉得一切都正常了:“好~爹爹吃。”

许烟看到许文水把蛋黄吃了,才开始慢慢地吃面条,只是吃了几口,就把筷子放下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