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四伯公跟许文水对上眼,表情都很严肃。“阿水!”“二伯,你有看见阿水吗?”是三姑的声音。许烟着急地推了一下许文水。“阿水,快,你先带着小女娃进我房间躲一躲。”四伯公许富荣站起...

四伯公跟许文水对上眼,表情都很严肃。

“阿水!”

“二伯,你有看见阿水吗?”

是三姑的声音。

许烟着急地推了一下许文水。

“阿水,快,你先带着小女娃进我房间躲一躲。”四伯公许富荣站起来往门口走。

许文水拎着许烟刚进房间门口,三姑的声音就在围栏外传进来了:

“四伯,你见到我大哥了吗?”

“没看到,这么急是有什么事?”四伯公。

“陈大夫把治腿伤的药带来了,可是找不到我哥人。”三姑许天娇着急地说。

“走,我跟你回去看看。”四伯公把大门锁上,就往外走,三姑好像找到依靠一样,连忙跟上去。

“爹爹,四伯公好像把家门锁上了,我们出不去了。”

“没事,我们可以从后门走。”

“不要,我们还是等四伯公回来再说吧,如果真的是砒霜呢?爹爹,我出来的时候,看到爷爷在一张大椅上,绑了很多绳子。你知道那是干什么的吗?”

许文水表情很难看,但是还是安慰着许烟:“应该是那张椅坏了,你爷爷正在修呢。”

小许烟的爷爷是木匠。

但许烟看着老爸脸上的神色,就知道他已经也猜到了,那应该是为了绑着自己上药的。

“啊,好痛。”许烟惊呼。

“烟儿,对不起,我弄痛了是不是,我看看。”许文水回过神,紧张地检查许烟的伤口。

“爹爹,没事,我们出去等着四伯公吧。”许烟安慰道。

许文水听了伸手把许烟拎起,拐着脚回到刚刚的小板凳上。

许烟都数不清,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自己被拎起了几次,就算是小许烟的身体,可真正在感受,还是自己呀。

许烟突然有些委屈,谁能想到在梦里答应救人,还能把自己的灵魂搭上,莫名其妙地就穿了过来。

大千世界,当真是无奇不有。

希望把小许烟爹爹的腿伤治好以后,就能顺利回去吧。不然要我在这架空的穷僻时空待一辈子,肯定是不干的。

真不该爱心泛滥啊

许烟抬头看了一眼高大的许文水:“爹爹,我可以跟你商量一个事吗?”

许文水疑虑着蹲下来,看着许烟说:“什么事?”

许烟:“爹爹走路的时候,可以让我自己走吗?我现在已经是大姑娘啦,不需要爹爹拎着走。”

许文水:“你之前不是总喊着说走路很累?”

许烟脸上的表情尬了一秒:“那都是以前的事啦,我刚刚摔了一跤,摔得可痛啦,都是因为我平时走的少。我现在以及想清楚啦,以后都要多自己走路,锻炼身体,这样才不会摔的痛痛。”

许文水听完就笑了:“好,烟儿自己想明白了就好。”

许烟再接再厉:“那爹爹是答应了吗?”

许文水摸摸她的头:“好~爹爹以后不拎着你啦,让你自己走。”

许烟强忍着自己下意识想要躲开的动作,刚刚自己的异常,已经让他产生疑虑了。努力让自己静静地感受爹爹的大手摸摸头。

眼眶有点小湿润。

这令人无法抗拒的父爱啊~

许烟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许文水:“爹爹,我们家已经没钱了,是吗?”

“有钱呀,怎么这样问,烟儿饿了?想吃什么?”许文水被转移了注意力。

“有钱为什么爹不去看看镇上的大夫,要找草医找偏方治呀?”

“是你奶说,这个大夫的偏方很有用,而且便宜。”许文水。

“可是爹爹上次不是给他看过来了吗?也没见好,而且伤口好像更黑了。”许烟努力回忆。

许文水很无奈:“你阿奶很信这个。说这次肯定会好。”

许烟:“爹爹,我们下次直接去镇上找大夫看吧?我摔跤都这么痛,爹爹这是刀伤,肯定是我多很多的痛,我不想让爹爹痛痛。”

许文水很是感动,觉得女儿这一摔,真的懂事了很多:“好,我们去镇上找大夫看。”

“爹爹,好像是四伯公回来了。”许烟听到了开门声。

许文水先拐着脚走出去,许烟跟在后面。

“四伯,怎么样,那真的是砒霜?”许文水的声音有些颤抖。

许富荣正容亢色地把门拴上,然后去厨房把手洗干净。许文水一瘸一拐地紧跟在他身后。

四伯坐下,许文水也跟着坐下。

“我看清楚了,那的确是砒霜,而且量不少。我也问清楚了,大夫说那只是你两次的量。”四伯许富荣正色直言。

许烟连忙抬头看着许文水,见他脸色苍白,就知道他完全听明白了。

突然有些同情在这时代的人,简单的一个刀伤,非死即残。如若在我们的时代里,简单一针就能把破伤风扼杀掉,再涂个药膏,又是健健康康的一人。

许烟开口打破沉默:“我们不能把那个草医敢走吗?不让他给爹爹上药就好啦。”

看似童言童语的天真,实际就是这么简单,这个治不好,直接把人赶走,换一个就是了。

许富荣直站起来给许文水撑腰:“小烟儿说的对,走,我去帮你把人赶走了。你娘再霸道也不敢拿你的命开玩笑。”

许文水感激地跟在他身后,四伯曾经在军营里带多几年,跟着大部队走南闯北的,见识多广,平时在村里人面前都能说得上话。

刚走没几步,就看到一妇人拿着菜篮子经过:“阿水,你娘正在满天找你呢,你怎么还在这晃悠,不快点回去。”

许文水听了下意识就想加快速度,被许富荣阻止了:“急什么,真的是上赶着投胎?慢慢走,就该让她找。”

许烟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四伯公了,真心待小许烟不说,说话做事的风格,都容易让人信服。这就是他的人格魅力。

许烟记得小许烟的记忆里说,许文水会上山去砍木头,就是许何老娘吩咐的,因为许何老娘想要那块木头做砧板。

许烟现在觉得有四伯公在,赶人这事就不难办。

许文水刚走到自家围栏门口时,就被眼尖的许何老娘看到,骂骂咧咧地朝她们走来:“你跑去哪了,大家找你找了大半天,快点,陈大夫的药已经磨好了。”

说着就要把许文水拉过去。

许富荣也出手拉着许文水的另一只手,问许何老娘:“你知道那是什么药?就敢随便往你大儿身上涂?你就不怕把你大儿堵死了,小烟儿和家宝小小的就没了爹爹?”

许烟看到他们一人拉着一只手,这画面有点滑稽,有点像电视剧里为爱抢人的戏码,啊不,是抢儿子的戏码。

许何老娘听到许富荣一上来就给自己扣上一顶恶毒的帽子,瞬间不爽:“四哥,你说话怎么突然这么难听呢,这是我亲儿,我还能要他命不成?”

许富荣半信半疑:“你真没有想要毒死他?”

许何老娘是真的急:“哎哟,我的老哥哟,我是真的要救他呀。”

许富荣:“那你知道草药里有砒霜?”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