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多福也被吓住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鬼。小时候,她因为长得丑,经常受欺负。村里有一间屋子,据说时常有白影飘过。她被一群小孩骗过去,在里面关了整整一天。一天后,才有大人发现...

乘鸾

推荐指数:10分

《乘鸾》在线阅读

多福也被吓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鬼。

小时候,她因为长得丑,经常受欺负。村里有一间屋子,据说时常有白影飘过。她被一群小孩骗过去,在里面关了整整一天。

一天后,才有大人发现,把她放出来。

除了挨饿受冻,她一点事也没有。

那些人就说,肯定是她长得丑,鬼都被吓到了。

后来,她进了明府。

夫人找的相师给她批命,说她是纯阳命格,镇恶辟邪。

前阵子余芳园闹鬼,丫鬟仆妇们一个个都说自己看到过影子,只有她,什么也没见过。

要不是小姐被吓倒,她都不相信这世上有鬼。

可是,她现在亲眼看到了。

一团污浊的黑气,包裹着灰白的影子,扑向刘娘子。

“叮……”掉落在地的铜钱齐声振鸣,尽管被煞气打落,仍然尽职尽责想要飞起来。

初时,多福吓得浑身僵住,随后,她想到小姐的话。

她有福,能镇邪。

就是这东西把小姐吓得差点一命归西,不能让它再伤人了!

多福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看到这东西扑向刘娘子,她也跟着扑过去。

拳头挥出去,手腕上的红绳,忽然有光芒亮起,像阳光一样,灼烧过去。

“嗞……”

她不知道这声音是不是幻听,那影子停住了。

低低的呜嚎声中,那影子猛地转过头来。

一双鲜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她。

多福吓得往后退,脚下一拌,跌坐在地。

“不……”她直觉抬起手,想要推开这凶物。

正午的太阳,照在她腕间的红绳上,丝丝缕缕的金色光线,从那个丑丑的结逸出来,一圈一圈地环绕。

“叮……”沾染了黑气的铜钱,仿佛被光线洗去了污浊,猛地一跃,跳了起来。

七枚铜钱,排列成阵,重新回到空中。

刘娘子心中大定,烟斗一磕,一口烟气吐了出去。

“中!”

阵列引动,清灵之气重新逸出。

“叮叮叮叮……”数声连响。

惨嚎声响起,那灰白影子化为一股黑气,猛地钻进柳树中。

“叮——”一声长鸣,七枚铜钱滚落在地。

刘娘子顾不得心疼,虚脱般一屁股坐到地上,满头大汗。

多福呆呆地坐在地上,还维持着推的姿势。

周围寂然无声。

过了片刻,才听到童嬷嬷的声音:“快,快把仙姑扶起来。多福!”

丫鬟仆妇们如梦初醒,纷纷冲过去。

被扶回亭子,灌下一大口茶,多福才算醒过神。浑身汗津津的,与影子对峙的那股冷意,一直凉到心里去。

一只手伸过来,握住她的。

多福仰头,看到小姐笑了下,特别好看。

“多福真勇敢。”她轻轻说。

“小姐……”多福想说,多亏了这条手绳。她看不到那些金色的光线,却能感觉到非同一般的热度。只是,刚刚张开嘴,又疑心自己弄错了。

这手绳只是小姐随便编的,打的结歪歪扭扭,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作用?

另一边,刘娘子也稳住了心神。

童嬷嬷急切问:“仙姑,这东西收了吗?”

刘娘子抹着头上汗,说:“嬷嬷,这东西太凶了,我是没本事收了。”

童嬷嬷怔了下:“仙姑的意思是,它还在?”

刘娘子看向湖边那株柳树,眼中还有余悸:“还在。”

童嬷嬷慌了:“这可怎么办?夫人和小姐还住在这……”

“嬷嬷莫急。”刘娘子觉得,自己收了那样一大笔报酬,还是要把事情交代清楚。她摸着已经失了灵性的铜钱,说,“那东西被我这法器所伤,暂时出不来了。过会儿我结个阵,暂时封住气机,叫它难以吸收阴气。这样,短期不会有事。”

“那长期呢?”

刘娘子说:“自然要找人收。我收不了,这十里八乡也没人收得了。夫人且去寻找高人吧,必得是个正经玄士,才有本事收这东西。”

“玄士?”童嬷嬷糊涂了。乡间只有神婆神汉,又或者走江湖的术士相师,从没听说过玄士。

“嗨!”刘娘子瞧她这样,就知道她不懂,解释,“我们这一行,像我这样,是最不入流的,只会些皮毛功夫。再厉害些,便是那些行走江湖的术士——您别误会,不是坑蒙拐骗的那种。什么相面风水,驱邪镇恶,他们都懂。还厉害些,就是正经的玄士了,那可是朝廷认可的——您知道玄都观吧?就是国师修行的玄都观,像他们这样有门有派的,才是正经玄士。”

童嬷嬷好像听天书一般。刚才的情形,她可是亲眼看到的。刘娘子那铜钱使得,居然能在半空飞,这样只是皮毛?

不过,玄都观确实厉害。听说皇陵都是他们择的,每年替朝廷祈福,以求国运,圣上都赞不绝口。

“莫非我们要去找玄都观的道长?那要上京啊!”

明三夫人道:“去京城最起码半个来月,一来一回,便要四十天。何况玄都观的道长,哪是那么好请的?”

童嬷嬷说:“大老爷不是在京中吗?请大老爷活动一下……”

明三夫人叹了口气:“你忘了明氏家规?”

童嬷嬷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东宁明氏,出自本朝开国名相明瀚。

这位明相爷识太祖于微时,十几年间随之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后来成为本朝第一任丞相,封南乡侯。

可惜这位开国名相晚节不保,后来沉迷丹术,竟然向太祖皇帝敬献所谓仙丹。这仙丹后来被证实,长期服用会积毒在身。

太祖皇帝最终没有降罪,因为明相爷不但献丹,自己也服丹,那会儿已经毒素入体,没有多少时日了。

看在他早年的功劳上,太祖皇帝抹了这事。但从此以后,明氏不受重用。

现下明家只有两位老爷在京,任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职位。显赫一时的明氏,到现在都没能恢复荣光。

这事以后,明家禁言玄术,不止是子不语怪力乱神,更因为明相爷在这事上失了节。

明三夫人正要再问,园门那边却传来了喧闹声,门被撞得怦怦直响。

有仆妇上前拦阻,外头却是有备而来,没两下就撞开园门。

一个白面短须的青衫男子,带着健仆气冲冲走进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