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某一个瞬间,沈渡终于抬眸瞥了陀螺一眼,淡淡吐出六个字。“陈助,你尿急吗?”陈铭与:“......不是,沈总,我有一件事情要和您说。”“说。”陈铭与走到沈渡旁边,俯身压低声音。“太太进...

某一个瞬间,沈渡终于抬眸瞥了陀螺一眼,淡淡吐出六个字。

“陈助,你尿急吗?”

陈铭与:“......不是,沈总,我有一件事情要和您说。”

“说。”

陈铭与走到沈渡旁边,俯身压低声音。

“太太进局子了。”

沈渡正在敲键盘的动作停都没停一下。

“她惹是生非不是和一日三餐一样正常吗?这回又是因为什么?”

“和人打架,把人胳膊给卸了,进医院了。”

“联系洛杉矶那边的人,把她弄出来就行了,该赔偿的赔偿该处理的处理,这点儿小事也要和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闲?”

沈渡语气淡淡,看着陈铭与的眼神专注而冷厉,带着一股巨大的压迫感,陈铭与紧张到额头已经渗出一层细汗。

他鼓起勇气开口。

“......不是,沈总,太太已经回国了,十分钟之前从周小姐的酒吧被民警带走的。”

沈渡:“......”

-

夜幕深沉如墨。

黑色雅致在宽阔的立交桥上一路疾驰,街边路灯放射出一圈昏黄色的光晕,光影透过玻璃车窗,投射在后排坐着的男人身上。

沈渡双手交叠,薄唇紧抿,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冷漠的气息。

坐在前排副驾驶的陈铭与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出,司机方承也是一样,默默开着自己的车。

少倾,沈渡打开微信,许久没点进去过的朋友圈已经积累了数条内容,才往下翻了不到十秒钟就看到了南颂那条动态。

黑暗中,男人勾唇冷笑一声——

这女人,刚回国几个小时就给他找事情,真以为他脾气很好?

公安局。

南颂一群人坐成一排正在被民警叔叔教育,那几个纹身大哥的怂蛋气质尽显。

欺负小姑娘的时候嚣张跋扈得不行,被带到公安局之后个个都焉儿了,头埋得极低跟一排鹌鹑似的。

南颂转头冷冷瞥了他们几个一眼,没说话。

民警叔叔瞧了瞧她翘着二郎腿的悠闲坐姿,眉头微皱,还是第一次见进了公安局还能这么淡定的人。

但凡是来他们这里走过一遭的,就没几个不怕被扣下来进而留下案底的,这心理素质,绝了。

“根据调取酒吧走廊内的监控录像显示,我们判定南小姐并未主动伤人,是你们几个先动手,南小姐的行为完全出于自卫,所以此次事件的责任由你们几个自负。”

南颂非常满意地勾了勾漂亮的唇角,她就知道,民警叔叔的眼睛是雪亮的。

“自卫?她这自卫也过头了吧?我几个兄弟都被她打成了这个样子,有一个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胳膊都脱臼了。”

没等民警说话,南颂一个冷冷的眼刀扫了过去:“他胳膊为什么会脱臼,你们几个心里没点儿B数吗?”

“......”

胳膊被她扭脱臼的那个,就是一开始想来摸她的臭流氓。

南颂冷笑一声。

“大哥们,我现在脾气已经好了很多了,如果是在我更年轻的时候,他的手臂远远不只是脱臼这么简单。”

整个空间又是一片沉默,几个民警互相对视了一眼。

事件性质一判定,责任一划分清楚,也就算处理得差不多了。

几个纹身男互相搀扶着朝外面走去,南颂则走在他们后面,正要出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

“南小姐。”

南颂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叫住自己的人:“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两位民警笑呵呵地走上来,一男一女,其中那位女民警笑看着南颂问道:“不知道南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

南颂愣了一下。

“这个问题与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男民警笑笑:“没有,我们就是看监控录像的时候,发现你身手挺好的,和坏人对峙起来无所畏惧毫不含糊,是个当警察的好苗子。”

南颂:“......”

所以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自己得到了民警叔叔的肯定,问她有没有兴趣做警察的意思?

南颂礼貌地笑笑。

“感谢二位的夸奖和好意,我对自己现在的工作挺满意的,所以暂时不考虑换工作。”

那位男民警是这里的组长,听南颂这么一说,眼神里隐约闪过一丝惋惜,招揽人才失败的惋惜。

“那方便问问南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南颂思索一秒钟,抬手撩了撩自己柔顺的长发,开始瞎掰。

“我是做阔太的。”

两位民警:“......”

与此同时,黑色雅致在公安局门口稳稳停下。

男人从后车座走出来,一身黑色西装,身影颀长,矜贵的气质中带着一丝清冷。

刚走到门口,沈渡就看见了那道纤瘦窈窕的背影,正要抬脚进去,就听见南颂用一副戏精上身的语气开了口——

“哦,是这样的,我老公那个人呢,生活上不太能自理,跟个残废似的,所以需要我时时刻刻照顾他,他呀,是个大总裁,日理万机,特别忙,生活中挑剔得不行吧脾气还不好。

所以我们家也没请保姆,一直都是我在负责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你们也可以理解成我是一名全职太太,只不过我很有钱,所以简称,阔太。”

南颂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完这番话,还不忘抬抬自己的下巴,尽显高傲冷艳。

站在门口的沈渡从听到“残废”两个字的时候,脸色就黑成了一块炭。

站在他旁边的陈铭与自然也瞬间感受到了骤然低下来的气压。

听着背对他们的总裁夫人说出这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如黄豆一般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不停地滚落。

陈铭与大气都不敢出地在心里默默祈祷:老天爷,希望你对我仁慈一点,不要让这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波及到我这个小菜鸟,给您磕头了,磕头了......

男民警和女民警见南颂的语气很是认真,便也没再继续最初的话题。

只是笑道:“全职太太可一点都不轻松呀,南小姐真是厉害。”

“没有没有,还是我老公比较厉害,仗着自己是个大总裁常年对我臭着一张脸还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心理素质简直强得一匹。”

沈渡:“......”

陈铭与:“......”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