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小乞丐脸上有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天真和单纯,呆呆愣愣的,被这么个漂亮的贵族小姐求娶,简直让他不能更加的坐立难安了。“你要是再不答应,我们都还排着队等着呢!”“就是,这小子这都...

小乞丐脸上有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天真和单纯,呆呆愣愣的,被这么个漂亮的贵族小姐求娶,简直让他不能更加的坐立难安了。

“你要是再不答应,我们都还排着队等着呢!”

“就是,这小子这都还要犹豫的吗?莫不是高兴傻了吧?”

小乞丐确实是吓到了,他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见过良善的,也见识过人性的丑恶,善意来之不易,那些作弄和打骂却是家常便饭。猛然间这么天大的好事落在自己的头上,他都快要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了。

“我…..我…..”小乞丐磕磕巴巴的。

“你不愿意?”贺骋偏头,朝前又迈了一小步。两人站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两人隔着巴掌宽的距离,近的他都能闻到少女身上冷梅的香。看清她漂亮脸颊上的细小汗毛。

从前总做梦,做的也都是噩梦,可今天竟然青天百日的做了这么个美梦,梦美好的,他都不愿意醒过来了。少年眼尾微红,眼眶里面都沁出了点点星光。他哪里舍得拒绝,“不是的,我愿意!我……只是怕……我配不上你!”

“没有谁规定象箸必不加于土铏,于我而言,今天无论谁捧着绣球来了,我都不会毁了当初的承诺。所以你不用自卑,也不要害怕。更不要惶恐!”

乞丐抿唇,低呜了一声,“好。”

贺骋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乞丐答:“沈……昨。”

贺骋点头:“好,从此,沈昨我贺国公的上门孙女婿。”说完,就让岚风把人带离了贺园,去了贺国公府。

安定郡主当众认了这个小乞丐做夫。贺国公打落牙齿活血吞,被这个小乞丐和自己孙女堵的活像是吃了个苍蝇。贺国公夫人蒋氏倒是死生看淡,只说尊重自己孙女的选择。夫妇二人和百姓们客套几句,说了些场面话。这场声势浩大的招亲大会就算是落下了帷幕。

有人讽刺贺国公府的人都是眼瞎的,连个乞丐都看得上!

也有人夸赞贺国公府的人,重诺守信,不以出生论英雄。

贺国公府却是佛的很,压根不管外面人的眼光和说辞。更是挑选了个最近的良辰吉日,请了望京最有名的戏班子,吹吹打打,办了个热闹又简单的婚礼。

夜阑人静,安定郡主和小乞丐的成婚仪式早就已经结束了。宾客散尽,今夜灯红通明。

新房内,贺骋凤冠霞帔端坐在拔步床边。

嫁衣并不是宫里赏赐下来的她自己一针一线做的那件,早已经扔进了火盆里。烧给了亡夫阿照了。

她心道:阿照,你看我又穿上嫁衣了,只是这次却是嫁了别人。你可会生气?

大约是不会生气的,毕竟他那么个脾气温和的人。

大红的地毯铺满了屋子,红帐喜烛鸳鸯被,入目的一切都喜气洋洋的。

烛火噼啪的燃着,红色的泪花蜿蜒而下。

大约是窗户的风吹了进来,吹得鸾凤和鸣红盖头的流苏轻轻晃了晃。

沈昨进了门有半刻钟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贺骋等了许久,以为他紧张又忘记了步骤,提醒道“你不过来掀盖头吗?”

贺骋声音里带了笑意,今晚的气氛很好。她觉得这少年实在有趣。

又或是他的错觉。沈昨觉得她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冰冷,很是的温柔。

沈昨就站在门边,点了点头,想到贺骋看不见,又出声答到:“要......的。”

明明从门口到床的距离不过几米,他却觉得格外的长,想不管不顾摸飞过去,又怕惊动了端庄神女。

每走一步他都走的稳,走的义无反顾,这是走向贺骋的路。

他走的缓慢,往后的路不好走,满是荆棘,纵使前方是刀山火海,纵使美梦破碎,摔的粉身碎骨。他亦是九死不悔。

一场不被看好的婚礼,望京城有人欢喜,乐得看热闹。

有人暗自神伤,醉生梦死。

祝平躺在船舶上,船舶灯火通明却无端的寂寥,“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军白发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他神色不是很清明,又仰头灌了一大口酒,美酒入喉更是烧心灼肺的疼痛。

“祝平,你别喝了。”蔺朝月叹息了一口气,抬手想要去夺他的酒瓶,“你就是醉死在这里,阿弱也不会心软的。”

“就是!这么多年了,阿弱素来固执,比你更甚,你早该看清的,就不要再执着了!放下吧!”温晏惯常弯起的唇压了下来,很为这个多年的兄弟心疼。可在心疼,又有什么办法呢,“感情的事情,向来都是勉强不来的,更不是一味的付出,就会有回应的。”

祝平失意潦倒,“从前楚珺在的时候,我知道他们两情相悦,我克制着自己,只远远的祝福他们就好。”

“楚珺死了,我好不容易看到一丝丝的亮光……”

他声音有些哽咽,“我不贪心的,我付出了那么多都是自愿的。我知道……她心里放不下那个人,她一年不嫁人,我就等她一年,她两年不嫁人,我等她两年。她哪怕一辈子不嫁人,我也愿意终身不娶的陪伴她,只要她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就好……”

“终于等到她松口,愿意嫁人了,你不知道听到要招亲的消息的时候我多么的高兴。贺国公来暗示我要争气抢到绣球的识货,我更是整整半个月都没有睡个安稳觉的锻炼功夫……”

“可谁知道本来应该十拿九稳的事情,被个乞丐给捡了漏,随随便便的一个阿猫阿狗也能把我给踩的翻不了身。你知道当我看到阿弱在大庭广众下问那瘸子乞丐愿不愿意娶她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

“我整个人就像是被拽进了地狱,整颗心到身体的每一寸都被扎的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可我能做什么呢?我气自己,我恨自己不中用……”

从前意气风发,鲜衣怒马的少年郎,此刻只是个受了情伤的凡夫俗子,被爱恋不得的痛给生生折磨的狼狈。

少年胡子拉碴,席地而坐,哭的涕泗横流的,抓着蔺朝月的手就按在胸口的位置:“朝月,我病了,你带我去找大夫吧,我这里真的是太痛了,痛的我呼吸都喘不过气来。”

温晏摇了摇头,蹲在他边上,心疼又好笑。哄小孩子的安慰道:“知道啦,睡吧,睡一觉起来,一切都会好的。”

“你骗人,好不了的。我永远都没机会了……”

温晏道:“那就看看别的美人,望京城里,美人环肥燕瘦,你喜欢哪种的?”

“我只喜欢阿弱那样的……旁的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羡慕那个叫沈什么的小乞丐吗?”醉鬼歪着头,抱着蔺朝月的胳膊说话。

“我是哪里比不上那个脏兮兮的乞丐了?”祝平只觉得自己被人塞了满嘴的黄连。苦的眉心都舒展不开了。心里面藏着的那些心酸委屈,如开闸洪水,眼泪把蔺朝月肩膀的衣服都给打湿了。

祝平推搡了一把蔺朝月,似乎是真的不解,“我长得好看的啊,好多人都喜欢呢,怎么唯独阿弱就看不见呢?”

“你就当阿弱眼神不好吧。”蔺朝月板着脸应付到。

祝平下意识的就反驳亲兄弟,维护心上人。“你才眼神不好呢,你全家眼神都不好。阿弱哪里有错了?肯定是我娘的错,我娘没把我生成阿弱喜欢的样子。”

喝醉了的祝平形象碎成了满地的玻璃碴子,这下子是拼都拼凑不起来了。

温晏本来不想笑的,实在是忍不住了。捂着嘴,肩膀都成了筛糠。

祝平哭成了被抛弃的小媳妇样,可怜巴巴的,转眼又凶巴巴的六亲不认,这反差简直不要太大。怪让人疼好笑的。

蔺朝月被连带着被两个兄弟一人捅了一刀,磨着牙,瞪了一眼温晏:“还笑!笑个屁啊,你还是个人吗?”

“哎,朝月啊,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人以群分,我和你走在一起,你可别狠起来连自己都骂进去了啊!”温晏挑眉,风骚的捋了下鬓角的发,继续说道:“不过,一辈子能看到一次祝平这么丢面子的样子,咱哥俩以后吹牛逼都有谈资了。”

“你是真的狗的很!”蔺朝月觉得祝平要是知道温晏看他醉酒的笑话,等到醒来怕是恨不得把这家伙给咬死:“有些谈资只适合烂在肚子里,多嘴说出来,小命怎么没了的。怕是都不知道。”

温晏连忙的做了个闭嘴的动作。

两人寸步不离的守着祝平,生怕他醉的太厉害想不开把自己作的掉进河里淹死了。等人折腾的睡着了,两人才亲自把他给送回了祝府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