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红色的绣球在空中划过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好似一滴冷水溅进了油锅,整个人群刹那间就沸腾了起来。众星逐月,蜂拥而上,你争我夺,你推我搡,发髻散了,头发乱了,衣服也被撕破了,人人使出了浑...

红色的绣球在空中划过一条漂亮的抛物线,好似一滴冷水溅进了油锅,整个人群刹那间就沸腾了起来。

众星逐月,蜂拥而上,你争我夺,你推我搡,发髻散了,头发乱了,衣服也被撕破了,人人使出了浑身解数。高贵的公子,在这人堆里面,也早就已经失去了体面和风度。小人物们也是半点不让人的手脚其上,更甚至抢不过的时候抓挠咬人也是半点都不觉得丢人。

战况激烈,更有甚者趁机浑水摸鱼,使点小黑手。

“哎,抢就抢,你别摸我啊。”

“哎哟,我的白玉发冠不见了……”

绣球起起伏伏,人人抢的费力,欢呼声和怒骂声此起彼伏。

蔺超月原本舒朗的眉毛早就已经紧紧的皱了起来。

贺家暗中安排的人手被人群阻隔的半点用处也没有。

温晏打理的一丝不苟,十分妥帖的发型,乱的随风飞舞,他死死的把怀抱里面的绣球抱紧,蜷缩在地上的身后,压根就护不住头和背。被人按在地上,抠手指的,掰手腕的,挠咯吱窝的,简直说是酷刑都不为过。

祝平稍微好一些,但仅限于头发没乱,衣服干净整洁就不可能了,要是细细的看的话,还会发现,他鞋子都被人踩的看不出花纹了。

小公子们体面惯了,还是头会这么接地气……整个人都不好了。

“呸,真他娘的晦气,这些人真是太不讲武德了,抢绣球你文明斯文一点不好吗?看看把我给糟践的,一会我这么出去,我娘怕是都要以为我刚刚从哪个山匪窝里面逃出来的了!”

他埋汰人的功夫,还不忘记大喊自己的两个兄弟:“祝大哥,蔺二,你们快来救我出火海啊,在不来我就要坚持不住了。”

“咬牙挺住!”蔺二看准时机,突破了人群,挤了过去。祝平抬脚将那些周围围着的人打退,祝平长得高,挺拔如松鹤一般,这会板着脸,一身都是骇人的气息。

平常时候肯定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还要来触霉头。可眼下,这些人早就已经抢红了眼睛。

美人就在高楼上,美人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家境更是优渥。任谁都知道娶了这样子的神仙妃子,那都是一脚跃了龙门,此后红袖添香,平步青云,传为佳话!

人多胆子大,看准了机会,管你是皇帝老子,到了这黑灯瞎火的地方,就有人敢生出熊心豹子胆来给你来黑的。

蔺朝月已经把绣球抱了过来,一边应付这些抢夺的,一边和自己兄弟祝平汇合。他十分的小心谨慎,想要好好的把这胜利果实保住。

可越是小心,就越容易出差错。谁能够知道有人抬脚就是神来之腿,朝着这绣球踢了过来,这一脚的力气十分的大。

大的绣球竟然越过了众人头顶,飞出了这贺园的围墙。

掉外面去了……

这可真是出人意料了!

众人仿佛按下了暂停键,惊讶呆愣了一瞬间,就回过神来拔腿朝着院墙外面跑去了。整个贺园内,片刻就秋风扫落叶般,只剩下寥寥精疲力竭的人和贺家的家仆了。

贺骋眼皮低垂,看不清楚眼底的情绪,竟然还有闲暇的心情,悠哉的喝了口上好的春茶。

贺容两口子坐不住了,站起身,在高楼上想要瞧瞧院墙外面的场景。

只白天这个位置倒是能将周围的景一览无余,可这会天早就已经黑了。那院子外面的大街,灯光晦暗。哪里还能看得真切。

说来也奇怪,众人都出去,声势浩大的把贺园周边两公里的范围都挨着找了一遍,那绣球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连个影子都没看见。

祖母头发银白,即使保养得不错,也依旧熬不过岁月的痕迹。老人家眼底淤青,手上捏着的佛珠不停的转动的,显得有些的不安心,安慰孙女的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没事啊,阿弱不着急,好饭不怕晚,良缘不怕迟!”

贺容早已经急躁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的,一晚上的功夫,竟然上火的嘴角边都起了燎泡。

转眼天亮,那些无功而返的人又三三两两的回到了贺园。

一夜奔波,劳心劳力。原本的期待和激情都落空。有那心思狭隘的就不由的阴阳怪气的开了口。

“哼,你们贺家是不是后悔了?故意把绣球藏起来。耍弄我们呢?”

“就是,说什么绣球不见了,故意弄这么大的一个噱头,把我们当猴子耍的团团转,你们这些有权有势的人可真是心思歹毒!”

“看看这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怕是搏名声,赚风头眼球,想要奇货可居呢!”

当然也有人听不得这样子的小人言语。反驳道:“自己没本事抢到这绣球,你怪谁呢?这会说这些话有什么用,你要看不过去,把绣球找回来,人家要耍赖,我第一个给你鸣不平!”

“就有些人,长了一张人嘴,却总喜欢满嘴喷粪。早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知道你老娘会不会后悔没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把你的这嘴巴给你用绣花针给缝起来!”

“人家贺家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别在这里胡编乱造了。这污蔑将军和当朝郡主,你倒是嫌弃自己的脑袋长得牢固!”

贺容本来脾气就不好,听到这话,气的浑身微颤,嘴唇哆嗦。他板着一张脸的时候,右手握拳,虚掩的挡在唇边,“阿弱啊,这事是不是你干的?”他试探的问道。

贺骋亭亭玉立,白衣素颜,清透干净的好似花叶上的一滴晨露。粉色的薄唇微微的上翘,干净清澈的眼睛里面藏了星星点点的笑意:“我答应了就不会后悔,祖父应该最懂我才是。”

知道不是自己孙女暗中动的手脚,也不是自己安排的人出的问题。那还真的就是个意外。“难道是阿照那孩子显灵,不愿意丫头嫁给别人?”老人家暗自嘀咕了一句,又觉得自己这是在怪力乱神了。

看了看阁楼下面,见自己最中意的祝平几兄弟都还没回来,抬手往下压了下。众人听话的禁声。

“今天这一出,属实有些的意外。还请大家放心,我们贺家诚心求婿,三天为期,谁能把我们贺家的绣球找到并送回来,我们贺家都认!”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