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嫣然,这次新品上市反响非常好!为了表示感谢,哥决定了,等咱们回帝都后,哥陪你去芬兰看极光。怎么样?”花锦麟在花嫣然边上说道。花嫣然不仅是帝都胸外科鼎鼎有名的“花一刀”,还是...

“嫣然,这次新品上市反响非常好!为了表示感谢,哥决定了,等咱们回帝都后,哥陪你去芬兰看极光。怎么样?”花锦麟在花嫣然边上说道。

花嫣然不仅是帝都胸外科鼎鼎有名的“花一刀”,还是闻名遐迩久负盛名的花都集团的调香师。

“再说吧!成天做不完的手术。你有心了,我不见得有时间。”花嫣然淡然的应道,目光落在供台正中的铜像上。

进到宗祠,她便觉得供台上那尊老祖宗的铜像格外亲切。

“你调调班呀!”花锦麟挑了挑眉,朝花嫣然眨了下桃花眼。

花嫣然看花锦麟一眼,话语婉转了几分,“医院的事多,哪是说调就能调的?我先看看吧。”

花锦麟见妹妹松口,心下欢喜:“嫣然,要不……你把医院的工作辞了,回公司来上班,怎么样?”

花锦麟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殷切的看着花嫣然。天知道,他有多想嫣然回公司!

花嫣然回头看花锦麟一眼,淡淡的回道:“别套路我,不怎么样!”

不出意料的答案,花锦麟耸耸肩,摊摊手,无奈的说道:“好吧!你高兴就好。这句话权当我什么没说。不过,调班的事,你安排一下。”

“锦麟,嫣然,过来上香磕头。”花父上香行礼后,转身叫一双儿女。

花嫣然与花锦麟一起走过去,从花父手里接过香。

花嫣然站在铜像前鞠躬行礼后,等花锦麟插好香退下了,才上前将香插入香炉里。

抬头时,花嫣然看清老祖宗手里的龙纹令牌,震惊得瞪大双眼,忙掏出套在项链上的翡翠戒指。

戒指通体碧绿,龙身栩栩如生,花嫣然为它取名青风。

花嫣然看看手里的青风,再看看老祖宗手里的令牌,怪不得花嫣然震惊,一大一小的两条龙,一样的色泽,一样的身姿,像克隆出来的一般。

“嫣然,插好香赶紧过来磕头呀!”花父见女儿久久未动,催促道。

花嫣然仿如没听见花父的催促,踮着脚,鬼使神差的将青风放到大龙的眼睛上。

青风嵌入龙眼,龙眼顿时发出一道金光。随即,花嫣然被金光包裹住,一股巨大的力将她拖进金光的漩涡之中。

花嫣然在惶恐中失去知觉,等她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昏暗的屋里。

佛说三千大千世界,不知这一回,她又落到哪里?

借着桌上昏黄的油灯,花嫣然看清自己躺的架子床及床上挂着的碎花布帷帐……

记忆深处熟识的场景让花嫣然心神一震,旋即坐起身来,难以置信的四下环顾。

一如旧时的模样,花嫣然下床走到桌边,随手拿起桌上的书翻起来,看着书里整齐的批注,眼里不由得蕴起水雾。

过了片刻,花嫣然合起书,嘴里喃喃道:“回来了!谢谢老天爷送我回来!”

花嫣然在老旧的方桌边坐下,抬头见到铜镜里模糊的自己,随即抬手摸摸脸,再低头打量自己。

纤细瘦小的身姿……

花嫣然不淡定了,她得去化妆间好好看看。

想到此,花嫣然随手抓起脖子上项链,将项链上的青风取下来。

青风随她去现代,在那边,与她朝夕相处形影不离二十多年,她能让花家重振,全靠青风!因为青风是枚带空间的戒指。

花嫣然将青风套到食指上,正准备转动,戒指发出一阵蓝光,瞬间消失了。

“青风!”花嫣然看着左手空空的食指,惊愕的叫道。右手下意识的去摸青风消失的地方。

指尖隐隐有戒指的轮廓,花嫣然自语道:“怎么隐起来?怕人瞧着?”

青风仿佛听懂她的话,清晰的显出形来,随即又消失了。

花嫣然瞬间会意过来,她如今回到一穷二白的前世,身上突然多了枚翡翠戒指,难免会让人起疑。

更何况,上一世,青风还是阿爹给她的及笄礼。

现下的光景,她该未到及笄的年岁。

花嫣然的心踏实下来,嘴角弯弯,随口道:“得,你想得周到。啵,来,亲一口。”

消失的青风即刻显出形来,好似等着花嫣然兑现自己的承诺。

花嫣然看着不隐形的青风,问道:“怎么了?”

青风傲娇得没有任何反应,花嫣然宠溺的摸了摸翠绿的龙身,“行了,别闹!”

戒指乖乖的隐了回去。

花嫣然试着转动青风,随即进到空间。

进到化妆间,花嫣然看着镜子里十来岁的小姑娘,稚嫩的脸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远山般秀美的眉,娇俏,挺拔的鼻梁,樱桃般小嘴,精致完美的五官……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花嫣然抬手摸了摸鼻子和嘴唇,嘴角往上翘翘,满意的点头道:“唯一的遗憾,皮肤光泽度差了些,接下来,得好好养养了。”

花嫣然从化妆间里出来,转身去到厨房,给自己弄些吃的。

吃了饭,花嫣然从空间里出来,躺回床上,盯着床顶的帷帐沉思起来,

想着宗祠里发生的事,她消失了,老爸老妈及花锦麟一定很难过吧?

特别是老爸,绝世女儿奴,怕是要难过许久了,花嫣然微微叹口气。

还好,有花锦麟在,花锦麟会照顾好他们的!

想到妹控花锦麟,想到还未成行的极光之旅,医院里和蔼可亲的院长,话痨助手肖和……花嫣然再次叹气。

只是,老祖宗手里怎么会有青龙一样的令牌?

难道因为这个,她才穿到花家做二十多年的女儿?自己和花家有什么渊源?

花嫣然抬手摸了摸脸,对了,自己与花嫣然拥有同样的面容……

花嫣然想了许久,直到困意袭来,喃喃自语道:“睡吧,一觉醒来,便是顾花语了。”

顾花语,顾家三房顾德昌之女。

顾家,大家长顾怀东与老伴万氏生了四儿两女,大儿子顾德方,娶了秦村秦大力的女儿秦秀月。

秦氏生了三子一女,长子顾成栋,长女顾成娇,次子顾成林,三儿子顾成桂。顾成栋娶了关氏,育有一子顾知义,小名青穗。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