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张梨花虽然也想去镇上卖山菌,但她奶指定不会让她去的,摇头道:“我不去,跟往年一样,我们家还是我小叔去卖的,我明儿还要接着往山上来捡呢!”大家都晓得她家里那回事,周石头听了,虽然在...

娇娘发家录

推荐指数:10分

《娇娘发家录》在线阅读

张梨花虽然也想去镇上卖山菌,但她奶指定不会让她去的,摇头道:“我不去,跟往年一样,我们家还是我小叔去卖的,我明儿还要接着往山上来捡呢!”

大家都晓得她家里那回事,周石头听了,虽然在意料之中,却也有些失望,便笑道:“那行吧,等下次你去卖了,咱们一路!”

其他人怕周石头不给他们搭车了,就都围上了周石头,簇拥着他往村里去。

宋秋和张梨花落在后头,他们只用走十来步就能到家。

想着周石头那眼神,宋秋看着张梨花,不由得暗暗笑了笑,嘴上却不多说,梨花还小呢,不急。

“这一背篓放不得,我明儿一早打算去平安村大集卖了,你真不跟我一起去?”

眼见着离院子还有一段,张梨花瞥着他们家院里没人,冲宋秋挤眉弄眼道:“我倒是想去,可我奶咋可能让我去卖?”

“那还是往年一样,我偷偷替你卖些,你也能攒些银钱。”

张梨花点点头,自小的情分,也不跟宋秋客气,向了背篓过去,让宋秋抓上一大把。

往年都是这样的,一次帮忙卖个半斤一斤的,积累下来,也能攒不少。

“又要辛苦阿秋你啦!”

宋秋麻溜的抓了一大把兜在本就短了一截的衣摆里,只道:“咱俩谁跟谁呢,你说这话多生分。”就没再多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句话前世她就深以为然。

但到了这里,见识了张家,她才知道,都是难念的经,这难也分个高中下的。

张梨花的爷爷张老豆同她奶老邓氏刚成亲不到一年,当时县衙来征兵役,正好把生得五大三粗的张老豆给征去了。

老邓氏转年就生下了大儿子张南瓜,可儿子直到一岁,都没得张老豆的消息回来,老邓氏带着儿子,每天等啊等。

突然有一天,有消息了,却是张老豆被征去了云州的东营大军,跟着上官去打倭匪,尸骨无存。

老邓氏一听这消息,当下就病了,要不是老袁氏两口子帮扶着,早就跟着去了。

病好之后,她娘家人就劝她带着儿子再嫁,要不然一个人想拉扯儿子长大,多难?且寡妇门前是非多,老邓氏又长得好看。

老邓氏被说得多了,看着年幼的儿子,没过多久就和人重新成了亲,男的姓李,也是个鳏夫,家里没有其他人了,拜了堂就住进了张家来。

两人先后生下了一儿一女,日子过得也算美满。

但好景不长,突然有一天,那个听说死了的张老豆竟突然就活生生的回来了!

众人称奇不已,一问之下,才知道张老豆当时为救上官被砍了好几刀,都以为他死定了,但那上官念他相救之恩,替他找了最好的大夫,将人给治好了。

他养了大半年才养好身体,可左手却废了,自然不能再当兵打仗,上官便将他留在自个身边当个亲信,做些账中的简单活计。

但张老豆实在挂念家中媳妇,等仗一打完,就和上官求了情想回家来。

上官念他救命之恩,就同意放他归家,还给了他一笔丰厚的银子。

张老豆怀揣巨款高高兴兴往家回,结果一到家就看见许久不见的媳妇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三个孩子在院子里嬉笑打闹,当下就风中凌乱了。

张老豆本就脾气不好,又当过兵打过仗,血水里挺过来的,哪受得了这窝囊?

当下就二话不说冲上去同人扭打在一起,别看只有一只手能用,那拳头也是硬得不得了的。

要不是老邓氏求情劝架,照张老豆那血性,李大锤能活活被打死。

自然,让张老豆手下留情的还是老邓氏给他生了个儿子。

张老豆当时一听这个,才收了手。

不过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李大锤已然好不到哪里去。

张老豆不杀他,却也容不得他,只喊他赶紧滚蛋,滚得越远越好,一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松山村。

李大锤想带走儿子和女儿,张老豆双眼一瞪,没门儿!

是以,最后远走的只有打不过说不过张老豆的李大锤。

张老豆很喜欢老邓氏,两人又是从小认识的,念她是以为自己死了怕养不大儿子才在娘家人的劝说下再嫁的,便很快就原谅了她,也认下了李大锤的儿子和女儿。

跟他姓,往下排,二儿子张冬瓜,大女儿张水芹。

后头两人又生了两个儿子张地瓜和张胡瓜,小女儿张香叶,一共四个儿子两个女儿。

一家八口,虽说有两个不是亲生的,但张老豆手里有钱,也不在意多两张嘴。

毕竟,他想跟老邓氏好好过日子。

但这事总是发生过了,两人有个吵吵闹闹的,难免就总是提起这事。

久而久之,张老豆这里没啥,老邓氏自己心里却过不去,觉得这双儿女十分碍眼,从而对这一儿一女就厌恶起来。

不说动辄打骂,却也是没少磋磨,张水芹得洗全家人的衣裳,且每天干不完的活,等到嫁人,也是老邓氏胡乱给她配了个婆家嫁了。

而张冬瓜这里,老邓氏给其他三个儿子都花了聘礼娶了媳妇,给他却是拿十斤粮食买回来的媳妇,穷山沟里的,没见过世面,说话都不敢大声。

连这个儿子都不喜欢,那这儿子所出的孙女孙子就更不喜欢了。

张梨花就是张冬瓜和陈氏的女儿。

她上头还有个哥哥张杨。

这一房人在张家的日子那是相当不好过的。

老邓氏铁了心的看他们不顺眼,起初张老豆也护过他们,但时间久了,吵得累,他也就不乐意管了。

像这样的处境,老邓氏怎么会允许他们接触跟银子有关的事?

每年山菌出来了,她都是要让张梨花去捡的,但卖是从来不会让她去卖的。

宋秋有原身的记忆,对张家的这些事情自然也清楚得很。

眼见着张梨花进了她家院子,老邓氏就吊着眼睛往她背篓里看。

“赶紧拾掇了,明儿你小叔好往镇上去卖!”

“好咧好咧!”

张梨花应着,就往院角的水井边来。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