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用过晚膳,霍府来了两位不速之客。穆淮一身青色便服,盛世美颜上,一双如深海的眼眸,正紧紧盯着她。旁边的男子,她不曾见过,可一身华服,气质不凡。能与穆淮同行,想必身份尊贵。“霍将军...

用过晚膳,霍府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穆淮一身青色便服,盛世美颜上,一双如深海的眼眸,正紧紧盯着她。

旁边的男子,她不曾见过,可一身华服,气质不凡。

能与穆淮同行,想必身份尊贵。

“霍将军,我是谢府世子谢景枫,你就直呼其名好了。”

谢景枫大大咧咧地,率先爽快地开口。

霍檀颔首回礼:“既然都是爽快之人,你也不必唤我霍将军。”

“霍兄!”他倒是不拘谨,露出洒脱恣意的笑容,“我来看看霍蓁,听说她被退婚后伤心欲绝,我是生怕她做傻事啊。”

“你们先聊。”话落,他径直朝霍蓁的院子走去。

霍檀愣了一瞬。

虽说是不拘小节,且她有现代思想,但谢景枫那大摇大摆地,像是在自家花园一般。

她不在京都这段日子,莫非错过了什么?

“不请本王喝杯茶?”温凉磁性的嗓音拉回她的思绪。

霍檀这才记得躬身行礼:“淮王殿下,凉亭中坐会可好?”

“嗯。”

穿过两侧开满月季的青石路,两人走进凉亭落座。

“霍将军,本王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是来与你谈合作的。”

穆淮开门见山,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霍檀笑容浅浅:“我如今只是个落魄将军,殿下何必拿我寻开心?”

清冽的嗓音略带着沙哑,不似男子音色浑厚,也没有女子般娇柔。

穆淮神色无波无澜,眼尾挂着极淡的笑:“落魄将军与失宠皇子,倒是有点般配。若是联手,你不觉得挺好吗?”

什么般配?

什么挺好?

这话怎么听着很容易让人歪解的。

这时,采苓端着茶壶走来,尴尬的气氛才有所缓解。

采苓倒了茶后退下。

一时间茶香四溢,嫩绿的茶叶浮浮沉沉。

霍檀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随性地将几根散落的发丝拂在耳后。

穆淮瞳仁里的异色一闪而过,不疾不徐地说:“三十五个精英中有一个是奸细,这个诚意够与你合作吗?”

霍檀蓦然惊住,手指紧紧握着茶盏。

大理寺与采苓都检验过,三十五具尸首都已安葬,并没有少了谁,奸细…还有待查证。

她猜测是有奸细,可那些人都是对她极其衷心之人。

期间到底是出了什么纰漏?

她只觉得胸腔腾起一阵阵汹涌,生生地难受。

“霍将军不必惊讶,本王只是顺便查到了这个。”

霍檀稍微理清思绪,将茶盏放下,语气有点疏离:“霍家今时不同往日,殿下没落井下石已是难得,可这事我还得好好捋捋才行。”

穆淮露出一副失落的模样:“众所周知,本王也是在夹缝中求生存,所以想依附将军,以后有个靠山罢了。”

“不过,你需要考虑也是正常,毕竟无论是太子还是洵王,都比我有优势。”

想依附她?

这是要抱团取暖呢?比谁更惨啊。

她觉得这个淮王,脑子是不是有病?

霍檀轻咳两声,朝他抱了抱拳:“殿下真是抬举我了,现下你没有对霍家避之不及,我已经感激不尽。”

话落,她端起茶盏一饮而尽,言行举止颇为豪气。

穆淮顿了一下:“你是觉得本王与枫林刺杀案有关,心存芥蒂?”

霍檀怔了一瞬,淡淡地问:“那敢问殿下,此事与你有关系没?”

“我说没有,你会信吗?”

他不假思索地开口,斜靠在椅子上,神态慵懒地看着她。

霍檀坦然与他对视,清澈的眸子宛若一汪深潭,琢磨短瞬,她轻吐一个字:“信!”

穆淮邪肆地勾了勾薄唇,与她相视一笑。

“霍将军是爽快之人,本王就静候佳音好了。”

霍檀内心吐槽,面上若无其事,既不答应也没拒绝。

此时让她明确立场,拉帮结派,对整个霍家并不是好事。

片刻后,谢景枫快步走来,像是呕气了一般,气鼓鼓的。

霍檀连忙起身:“我就不送了。”

穆淮垂着眼睑,轻轻晃动着手中的茶。

兵权一事,谢景枫心里还有疙瘩,他瞟了眼穆淮后,才看向霍檀,悠悠说道:“霍兄,明晚我会举办个茶会,你能去吗?”

霍檀点头:“能。”

谢景枫有点意外,毕竟他们是首次见面,不过转念一想,瞬间恍然。

“你现在就是个空壳子将军,有机会多结识点权贵也是对的。”

霍檀笑言:“谢世子所言极是啊。”

谢景枫打着哈哈,“你一定要赏脸才是。”

霍檀笑着应允,笑不达眼底。

两人踏出霍府,谢景枫舒展下双臂,饶有兴致地说:“明晚赵婉兮也会去,你与霍檀也算是情敌吧?”

“不对,她可不止你一个情敌啊,还有我太子表兄呢。”

穆淮睨了他一眼。

谢景枫一副八卦的样子:“嘿嘿,我们这次可是赶上各种好事了。”

穆淮懒得理他,径直踏上马车。

夜幕深沉,皓月逐渐升起,洒下一片银色的光。

一场大雨过后,所有的痕迹都已被冲刷。

树影婆娑,唯有枫树下一座座坟冢,显得寂寥诡异。

霍檀隐在茂密的树叶中,透过缝隙,借着微弱的光,一双清冷的眼睛淡淡地扫视着。

采苓压低声音问:“将军,他们真的会来吗?”

“嗯,淮王透漏消息,肯定是意有所指,他们定会毁尸灭迹才会安心。”

“那您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属下当时与大理寺卿可是仔细分辨过啊。”

“我信你!”

闻言,采苓一时语凝。

一阵风吹过,树叶簌簌地响起,原本静谧的树林,开始陆续有其他动静,越发显得幽森可怖。

不多时,十来个如鬼魅般的身影倏地现身。

窸窸窣窣一阵后,有的开始拿铲子准备开挖,还可见几个手中提着火油。

果然是打算销毁一切!

采苓气得要跳下去阻止,被霍檀拉住手臂。

她示意采苓稍安勿躁,不管穆淮是出于何种心态,此时暴露身份无疑是给自己添麻烦。

毕竟那些人究竟背后是谁,还不得而知。

霍檀提着一颗心,他们的性命因她而失,现已入土都不得安宁。

她定要让他们付出沉重代价!

忽然,光线亮堂些许,幽静的树林霎时间闹腾起来。

“全部拿下!”

怒喝声起,那些黑衣人顿时乱了阵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