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可惜,可惜。这么多肉,都得扔了。”彭煜惋惜地看着卫队肢解异种的尸体,准备投入焚化炉焚毁,不由得啧啧轻叹。袁燕呛道:“异种的肉,你敢吃?”“我不敢。”彭煜笑着回应,配合他那张斯...

“可惜,可惜。这么多肉,都得扔了。”彭煜惋惜地看着卫队肢解异种的尸体,准备投入焚化炉焚毁,不由得啧啧轻叹。

袁燕呛道:“异种的肉,你敢吃?”

“我不敢。”彭煜笑着回应,配合他那张斯文的面孔,莫名有种痞气。

他转身对邱擎道,“邱队长,这里没我们事了吧?”

“没有了。”邱擎摇头,“等审讯组那边整理清楚具体情况,我会把事情汇报给陆先生。到时候或许还要你们帮忙。”

“好说,好说。”彭煜说完,就拉着表情不耐的袁燕一同离开了。

听到“陆先生”这个称呼,苏愿注意到身边的俞梓萱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在发现邱擎正面带严肃地走向她所在的方向时,又闭上了嘴。

“苏小姐。”邱擎朝苏愿略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实在抱歉,陆先生也没想到基地内会有异种出现,让您受惊了。”

尽管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但苏愿依旧有些不太习惯被人这般恭敬对待。

这也让她越发好奇原主的身份。

“没关系,我没受什么伤。”苏愿用挑不出错的措辞答道。

邱擎又道:“我来之前陆先生特地关照过,说是目前还不清楚基地内是否还隐藏有异种,保险起见,希望苏小姐能搬去指挥中心。那里分布着卫队最精锐的部队,一定能保证苏小姐的安全。”

感应到俞梓萱的目光,苏愿状似无意地问道:“陆先生也在那里?”

“是的。”

“好,我会搬过去的。”苏愿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苏小姐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邱擎道,“需要帮您收拾行礼吗?”

苏愿摇头:“不用了,只是……”

她看了眼俞梓萱,“我这位朋友想要和陆先生见一面,不知道她可否与我们同行?”

邱擎听闻,将目光转向俞梓萱。

少女礼貌地笑了笑:“我是俞梓萱,来自松叶城基地。”

“松叶城……”邱擎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我知道了,那这位俞小姐就和我们一起走吧。”

俞梓萱自然是连声道谢。

由于苏愿身上的伤还需要换药,所以她先跟着陈医生去了趟基地唯一一家“公立医院”——绿湖诊所。

诊所的规模并不大,共分为前后两楼,每栋楼两层。前面是用来看病、配药、做手术的地方,后面则是陈淑安和昔日绿湖河岸的独苗医生,林居林老先生的住处。

陈淑安带着苏愿到那里的时候,林医生刚给之前送来的那个昏迷的年轻男子做完手术。

林医生约五十岁左右,有着一头黑白相间的蓬松头发,和蔼可亲。见到苏愿,他还很熟络地打了声招呼,就像是在面对同辈一样。

向来清冷的陈医生在面对这位老先生时,也难得的露出了淡雅的笑容。

换完药和绷带,苏愿正犹豫着要不要拜托陈医生送她去“指挥中心”,毕竟她实在不认得路。好在先前见过的秦郑辉及时出现,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你就是苏愿苏小姐吧?”秦郑辉边走边聊,“邱队长担心您找不到地方,所以让我来这接您。”

他长着一对浓眉大眼,笑容又开朗和气,极具亲和力,“这儿距离指挥中心不远,几分钟就能到了。”

苏愿笑着应是。

“对了,您应该还不认识我吧?”秦郑辉一拍脑袋,“我叫秦郑辉,以前是边境自卫队的,后来受了点伤,想要找个小基地安定下来,就选了怀化基地。”

“在那我遇到了老张,张蓬轩,苏小姐您应该见过他……我们都叫他‘壮哥’。我俩天天一起出去搜集物资,时间长了,商量着组了个猎人小队,就叫蓬辉小队。”

“我们队一共四个人,另两个成员您也见过的,风风火火的那个是燕子,袁燕,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那个是彭煜。”

“本来我们小队在怀化混得也算是风生水起,可谁知道两个星期前,一群异种突然来袭,基地的城墙没坚持两天就被攻破了。一群普通人、异能力者死的死逃的逃……”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没几个人真的逃出来了。”

秦郑辉“哈哈”笑了两声,“据我所知,除了我们四个,就只有陈医生了。”

怀化基地城破人散……这事陆先生之前倒是提到过。

苏愿听出了秦郑辉语气中些微的悲伤,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接什么话。

索性一直沉默。

“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秦郑辉看着并不惆怅,“其实绿湖河岸要比怀化好太多了,至少人人都能有饭吃……吃不吃得饱另说哈。”

“我在怀化待了四五年,每到冬天就闹饥荒,每到夏天就闹瘟疫。大家心里都清楚,就算没有那群异种,怀化也撑不过今年冬天。”

秦郑辉唏嘘,“果然还是大基地好啊。”

说话间,两人已经穿过层层岗哨,来到了指挥中心的楼下。

据秦郑辉的热心分享,苏愿得知靠近城门的这一整片区域都归属于绿湖河岸的护卫队。卫队的四个小组众星拱月,将“指挥中心”——一座三层高的白色小楼围在了中间。

看着眼前这栋基地内最高的建筑,苏愿突然想起了什么,喊住准备离开的秦郑辉:“秦队长,您对松叶城基地有什么了解吗?”

“松叶城啊……那可是个和绿湖河岸差不多的大基地。”秦郑辉想了想。

“其实松叶城在怀化基地,甚至在边境护卫队,名声都比绿湖河岸要响亮。但主要是因为里面的异能力者多,战斗力强。要是从安全性和宜居性比较,绿湖河岸其实更甚一筹。”

苏愿不解:“能力者众多,安全性反而比绿湖河岸差?”

“松叶城位置不好。”秦郑辉解释道,“距离异种经常活跃的区域太近,离其他基地又太远,自然会受到异种的频繁骚扰……强大的战力就是被这么逼出来的。”

“像绿湖河岸,甚至是怀化,一般都不会让基地外的人定居,除非对方是能力者。但松叶城不同,他们来者不拒。但流浪者们加入基地后,往往被训练几个月就要上前线当炮灰……”说着,他叹了口气。

原来如此……苏愿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眸。

“说起松叶城……”秦郑辉突然道,“您知道那位俞小姐在哪吗?我件事想拜托你们。”

拜托我们?我能帮上什么忙……

苏愿面上一片淡然:“她去见陆先生了,好像是要谈些很重要的事情。”

秦郑辉点点头,爽朗地笑道:“那苏小姐陪我站一会吧,等她出来我们再谈。”

“好。”苏愿没在意他大大咧咧的态度,“不用喊我苏小姐,直接叫苏愿就行。”

一直被这么叫,弄得她也必须以敬称称呼别人,说实话挺不习惯的。

秦郑辉右手握拳,砸了下左手掌:“那敢情好,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么文绉绉的。”

经过这么一茬,他看苏愿似乎都更顺眼了点,“抱歉啊,我之前还以为你和那些大人物一样高高在上的……毕竟身份摆在那里嘛。现在看来,倒是个难得的爽快人。”

高高在上……虽然苏愿不太在意他人的评价,但她直觉,这位秦队长肯定因为耿直被别人打过。

她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言语间试探道:“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哪来的什么身份啊?”

“你这就太谦虚了。”秦郑辉压低声音道,“我可听人说过,现在绿湖河岸的总负责人陆先生,他曾经是追随你母亲的。只是不知道为何,你母亲去了其他地方,所以才轮到的陆庄贤当家。”

“而且陆先生对曾经的负责人,也就是你母亲非常尊敬,单凭这一层关系,你在绿湖河岸的地位就不会只是个‘普通人’。”

说着,秦郑辉给了她一个懂的都懂的眼神。

原来是这样……

苏愿表面不动声色,实则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她在基地受到的种种特别待遇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秦郑辉不经意看了眼指挥中心的方向,眼睛一亮,当即挥手道:“俞小姐!”

苏愿听此也转过身,果然看到了俞梓萱从阴影处显露的身影。

见到他们,俞梓萱笑了笑,步履轻盈地走近。

从她脸上,苏愿看不出任何情绪,自然也无法猜测她和陆庄贤交谈的结果。

双方简单打过招呼,俞梓萱便率先问道:“秦队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秦郑辉道,“主要是见识过俞小姐的天赋能力之后,想要雇佣你帮忙做个任务。”

松叶城也有过猎人小队加入,所以俞梓萱对他们的运作模式并不陌生,思索片刻后道:“什么任务?”

“很简单的,也没什么危险。”

秦郑辉先给她吃了颗定心丸,“之前我们从怀化基地逃出来的时候,带了不少物资,有食物、衣服、枪支弹药等等。但是路上遇到了异种群,只能就地掩埋,轻装突破它们的封锁。”

“这两个星期里,我们尝试过去找回物资,却没想到,那里竟然成了一个小型的异种聚集区,粗略估计,大约有二十只。”

“仅靠我们小队的四个人,实在无法从这么多异种眼皮子底下把物资带回来……但如果有你们二位加入,就不无可能了。”

秦郑辉笑着道:“等拿回那些东西,我们小队只取其中六成,剩下的作为报酬。两位觉得如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