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乔未名扬起头:“梓萱姐的实力就算是在整个松叶城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她的天赋能力也非常适合……”他猛地刹住,抬头有些局促地看了眼走在前面的俞梓萱。俞梓萱朝他笑了下:“没什...

乔未名扬起头:“梓萱姐的实力就算是在整个松叶城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她的天赋能力也非常适合……”

他猛地刹住,抬头有些局促地看了眼走在前面的俞梓萱。

俞梓萱朝他笑了下:“没什么需要保密的。我的天赋能力是‘瞬影’,没什么攻击力,但很适合做营救这类工作。”

天赋能力……瞬影……

有异种、基地,还有“异能”,这里难道是不那么传统的末日世界?

乔未名高兴起来:“没错!在松叶城,搜救小队每次出危险的任务,都会喊上梓萱姐一起呢!”

他重新看向苏愿,“能杀了那么多异种,你的天赋能力应该很强吧?”

我的天赋能力……

从听到“天赋能力”这个词开始,她确实隐约感受到了体内的一丝特异……在她集中精神时,眼前更是弥漫出了稀薄的白色雾气,雾气中漂浮着十数张“卡牌”。

未免出现什么异状,她谨慎地用意念“打散”雾气,没去触碰里面的东西。

迎着乔未名单纯好奇的目光,她回答道:“它有很多限制。”

“我明白我明白。”

乔未名只当她含糊的回答是默认,当即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压低声音,“那些攻击力强大的天赋能力,总有这样那样的限制。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应该处于无法动用能力的状态吧?”

“……嗯。”苏愿顺势应下。

“怪不知道你一定要和我们走呢。”乔未名低头扫了眼她一瘸一拐的右脚,摆出一副“我猜对了”的得意表情。

身处树林,外界的光线大多被密集的树叶遮蔽,很难感受到时光的流逝。苏愿也是发现了脚下的光斑悉数消失了之后,才意识到,外界已然进入了傍晚。

“接下来要小心些。”俞梓萱拉近了与苏愿和乔未名的距离,“即将入秋,就算是基地附近也会出现游荡的异种,它们在夜晚又尤其活跃。一旦注意到不对,立即示警。”

“明白。”乔未名一改之前轻松惬意的模样,神色凝重。

“梓萱姐,我们应该已经快到绿湖河岸了吧?”他问道。

俞梓萱点头:“还有不到一公里。马上就能走出这片森林,看到‘墙壁’了。”

“也正是因此,更加不能掉以轻心。”

“了解。”

三人时刻关注着外界的情况,连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未曾放过,因此,在远处传来第一声枪响时,他们立刻就分辨出了具体方位。

正前方!

“……似乎是绿湖河岸主城门的位置。”俞梓萱意识到了什么,当即对乔未名道,“你带苏小姐找一处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我过去看看!”

“等……梓萱姐!”

乔未名看着少女冲出去的背影,露出挣扎的表情。

“是遇到了异种吗?”苏愿也明白过来,“……你如果想去的话就去吧,我没关系的。”

乔未名意外的冷静:“不……我相信梓萱姐的实力。只是稍微有些不放心……我们找个能看清战局的地方,可以吗?”

“好。”

苏愿之前提议让乔未名单独行动,就存了暗中前往观察的想法……在她看来,在所谓的基地之外,出现的异种数量肯定不会很多。

前有基地驻军正面应敌,后有俞梓萱和乔未名突出牵制,正常情况下她都不会有生命危险。

除非那异种能在两方夹击下逃走,选择的方向还正好是她躲藏的位置……那她的脸也太黑了。

现在身边多了乔未名这个保障,更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说实话……她还挺想知道“异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乔未名带着她绕了点路,从侧方钻出森林。

在他们前进的这几分钟里,基地正门处又传来了零星的几声枪响。此时已近夜晚,周围的光线只能让苏愿勉强看清几十米外的景象。

战况完全是一边倒。

如她所想,守军和俞梓萱呈现出了两面包夹之势,将中间那只“异种”堵死在了基地门前。

那只异种有着人类的外形,穿着仿佛是碎布拼接而成的衣物,由于距离较远,苏愿看不清它的长相和表情,却能听到那透露出绝望的痛苦嘶吼。

仿佛是一头笼中困兽。

靠近墙壁一侧站着三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应该是绿湖河岸派出的作战人员。而森林这边只有手持短刀的俞梓萱一人。

已经受了伤的异种迅速做出决断,挡开一位青年的攻击,仰头发出无声的吼叫!

哪怕是远在数十米以外的苏愿,精神都不由得恍惚了瞬间。

围杀那只异种的四人也出现了短暂的停滞,异种抓住这个时机,朝着森林的方向狂奔逃离!

就在此时,苏愿发现俞梓萱的身影突然消失,转瞬就出现在了异种的侧前方。

……瞬间移动?

俞梓萱一把按住异种的脖颈,借助自身的重量将那只足足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异种按倒在地!

她举起短刀,猛地刺入异种的胸口!

苏愿听到乔未名松了口气:“……没事了,我们过去吧。”

她点了点头。

墙壁一侧的三位青年此刻也赶到了俞梓萱身边,走在最前面的那人长相硬朗,脸上带着真诚的微笑:“辛苦了辛苦了,这位朋友,你没受伤吧?”

“没事。”俞梓萱抽出短刀,简单擦拭之后收进了刀鞘,转头看向正缓慢朝她走来的苏愿和乔未名。

除了那位硬朗的青年,剩下的两人也半转身体,在看到苏愿的刹那,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苏小姐?”其中一位身穿黑衣的青年立即迎上前来,“您怎么受伤了?”

乔未名和俞梓萱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了苏愿身上。

苏愿表情不变:“路上遇到了一些异种。”

一些……

黑衣青年皱起眉头:“那其他人呢?您是与他们失散了么?”

苏愿摇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再详谈吧。”

“……是我疏忽了。”黑衣青年道了句歉,“他们是苏小姐的朋友?”

说着,他的视线扫过俞梓萱和乔未名二人。

“嗯。”苏愿答道,“天色不早了,先把他们安排进基地吧。刚才战斗的动静不小,说不定会引来更多的异种。”

“是。”青年右手握拳,用拇指一侧轻击左胸。

这是基地内面见长官时才会用的行礼方式。

见此,俞梓萱看向苏愿的表情慢慢发生了变化,乔未名更是长大了嘴巴,表现出了明显的错愕。

苏愿的身份……可能比他们预想的要高得多。

有苏愿在,先前俞梓萱又表现出了自己的实力与善意,因此基地一方并没有对俞梓萱二人多做盘查,直接将他们放了进去。

进门后,俞梓萱和乔未名被那位长相硬朗的青年带走,而苏愿则跟着黑衣青年,进入了背靠着墙壁的一间屋子。

“苏小姐,我已经派人通知陆先生了,他马上就到,请您稍微等候一会。”青年的态度十分恭敬,但也只是恭敬。

前世的苏愿在福利院长大,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对他人的情绪更是十分敏感。

她能看出来,黑衣青年在面对她时有种公事公办的冷漠。这点从刚见面时,他丝毫不在意她身上的伤情严不严重,一开口就问其他人这事上,就可见一斑。

感觉就像是在面对利用裙带关系爬上高位的关系户一样。

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些,只是朝他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黑衣青年微微俯身,退出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终于找到机会独处,苏愿先是将从她苏醒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梳理了一遍,确认好见到那位“陆先生”之后的说辞,才闭上双眸,集中精神。

一片黑暗中,稀薄的白雾再次升起,弥漫在她的整个视野中。

那几枚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卡牌”也列于其中。

苏愿仔细数了下,发现卡牌共有十四枚。

她遵循潜意识的指引,蔓延出无形的“精神力”,轻轻触碰其中一张。

一段信息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天赋能力:残影。】

【可制造出残影替身,抵挡一次致命攻击。】

……天赋能力?

苏愿怔了怔,旋即将精神力铺展开来,一一接触剩下的卡牌。

【物品:突击步枪。】

【坚城壁垒出产的“风声”系列步枪,使用特制的5.8mm子弹。】

【物品:军用匕首。】

【坚城壁垒出产的“白狼”战术突击刀,坚韧、锋利,适用于近身搏斗。】

【技能:侦查·初解。】

【听声辨位、潜行寻踪、及时预警,初级侦查员必备的特殊技能。】

【天赋能力:炼成。】

【想要得到一把枪,首先要付出足够的钢铁,此即为等价交换。】

……

其他九张卡牌大多是些食物和生活用品,比如“苹果”、“一瓶清水”、“一打压缩饼干”、“羽绒服”……

这就是原主的天赋能力?

苏愿福至心灵,控制漂浮着的卡牌虚化隐去,凝神注视着那片白色雾气。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段文字。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