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林家成签约,VIP,古代言情,穿越奇情《南朝春色》全文章节阅读

南朝春色

编辑:翩若惊鸿 作者:林家成

状态:完本 时间:2022-02-13 17:03:56

在读:2106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在经历过了几十年的动乱后,北朝梁国宣帝即位,南北两地,此外会出现了鲜有的繁华热闹安宁。有着极美的容颜,除了着不堪入目又混乱不堪的前一世记忆的女主,复活在这个繁华热闹世间。她想,这一世,她会是妖孽,她肯定要在这外表靡华,实质却是荆棘满地的世道,求一个最高贵的最非常优秀的天之骄子也敢求的:在世间安安稳稳,岁月静好。现在,这两本书当当和京东,亚马逊和新华文轩,博库网和各大书店都有销售,朋友们要是喜欢的话可以下单哦。。
展开全部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轻叫一声,挣扎着坐了起来。

虚岁十三的张绮,还没有长开,青白的小脸上,五官虽然姣好,却远远谈不上惊艳。现在的她,还是一个刚被父亲派人从老家接来的私生女。

不行,不管如何她得防着,她承担不起那种可能!

这些实实在在的难处,再与风花雪月扯不到一块。不但不唯美有趣,反而是沉重琐碎无比。她自恃美貌的母亲,从此后身边再也不会出现那些青春张扬的少年郎,上门求娶的,多是一些鳏夫老汉。

十三岁的张绮摇了摇头,她伸出因营养不良而略显青白的小手,一边掀开车帘,一边看向外面,“还有多久到达建康?”

张绮一派天真,她不等这几个沉下脸的家仆训斥,担忧地咬着唇说道:“我听说过,他们最喜欢对我这种年纪的小姑下手,我,我害怕!”她睁大水灵灵的双眼,又紧张又惶惑地看着温媪。

想到这里,张绮声音微提,清脆地唤道:“温媪。”她唤的是中年白胖妇人,这三个仆人都是张家的家仆,跟着主人姓张。

“姑子,到了!”一个疲惫暗哑的妇人声音惊醒了张绮,令她生生一惊。

见状,那四十来岁,圆脸白肤的妇人关切地问道:“姑子,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那破碎的记忆,似乎出了问题。很多关健的东西都给遗落,记得清楚的,反而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场面。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骄娇无双》和《误长生》都出版上市了,为了保证质量,这两本书都是我亲自修改了两遍,删去了十来万字枝枝叶叶的。同时最重要的,我还每本书都增写了五万字的独家番外,这番外只在简体上放哦。

刚才她说这番话时,那汉子明显的有点慌乱,张绮暗暗心惊:看这汉子的模样,明显是心虚啊,就是他要对自己下手?

哼!这汉子只是张府的家仆,他的身家性命都在张府主子手中。这种人没人追究也就罢了,若惹得人怀疑,他就讨不了好去!

“恩。”张绮点了点头,对于回到建康,她并不期待。这一个月来,她络络续续记起了一些事。从那不知是梦还是幻觉,零零碎碎的记忆中,她看到了她并不美好的一生。

现在,这两本书当当和京东,亚马逊和新华文轩,博库网和各大书店都有销售,朋友们要是喜欢的话可以下单哦。

魏晋以来,民风开放,《子夜歌》唱道:“寒鸟依高枝,枯林鸣悲风。为欢憔悴尽,哪得好颜容?”情窦初开的少女们,不管品性如何,都愿意追随心爱的丈夫,求一夕之欢。张绮便是这一夕之欢下的产物。

如果她的回记都是真实的话,这三人中,已有一人联系了盗贼,准备把她劫去卖到青楼里——这个时代,贵族耽好享乐,富人以蓄养美妾歌伎为荣。一些青楼负责从各地收集资质好的少女,教会她们琴棋书画,梳妆打扮后,便做为礼物送到那些贵族豪富之家。因需要的量太大,各大青楼的爪牙只得四处掳人。张绮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足能买个高价。

“快了快了,约莫两天功夫。”

听到她的叫声,那白胖妇人再次凑上前来问道:“姑子,你怎么啦?”语气仍然是关切的,可眼神中多多少少透着不耐烦。自她赶到那乡下地方,接了这个姑子上路后,这小姑子就老是一惊一乍的,来多了几次,饶是她这个自认为脾气软和的人也烦躁起来。

望着这三人,张绮双手再次紧紧绞在了一起。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绮几年&在后,
    绮几年&在后,

    于是,生下张绮几年后,她母亲便郁郁而终。而给了她生命的那个父亲,前不久无意中知道了张绮的存在后,便让人把她接回建康老宅。

  • 头去,&外。
    头去,&外。

    听到白胖妇人的询问,张绮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无事。”她伸出头去,瞟向车外。

  • 营养不&掀开车
    营养不&掀开车

    十三岁的张绮摇了摇头,她伸出因营养不良而略显青白的小手,一边掀开车帘,一边看向外面,“还有多久到达建康?”

  • 握,一&边轻轻
    握,一&边轻轻

    双手相握,一边轻轻绞动,张绮一边寻思着:那个夫君,怎地不管我如何想来,都记不起他的面容,他的名字?

  • 大家族&家仆才
    大家族&家仆才

    她父亲的家族虽然是大家族,可她一个身份低微的私生女,没了也就没了,因此那家仆才敢放肆。

  • <p>&是一些

    &是一些

    这些实实在在的难处,再与风花雪月扯不到一块。不但不唯美有趣,反而是沉重琐碎无比。她自恃美貌的母亲,从此后身边再也不会出现那些青春张扬的少年郎,上门求娶的,多是一些鳏夫老汉。

  • “谁跟&你说的
    “谁跟&你说的

    这样的张绮,稚嫩中有种让人心疼的可怜,温媪心下一软,也不忍责怪。她蹙着眉训道:“谁跟你说的这些胡话?我张家也是建康一大家族,断断不会有此胆大包天之徒!”

  • 子却得&妇人。
    子却得&妇人。

    也许,历史上是有做了皇后的寡妇,也有生了孩子却得到完美婚姻的妇人。可那些毕竟是凤毛麟角,根本轮不到她母亲身上。

  • 是张府&就讨不
    是张府&就讨不

    哼!这汉子只是张府的家仆,他的身家性命都在张府主子手中。这种人没人追究也就罢了,若惹得人怀疑,他就讨不了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