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妖族复兴之花殇兰陌小说_妖族复兴之花殇小说阅读

妖族复兴之花殇

编辑:愁蝶未知 作者:梧桐阅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7-17 14:01:26

在读:429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妖族振兴之花殇》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兰陌之间的故事。妖族振兴之花殇约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展开全部


兰陌被丫鬟们围着任她们摆弄,自从她踏上凤撵她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不管来到幽泉他封她做什么,她都会把他当唯一的夫君,为了族人能够好好的生活在琼苍大陆上,她认了。

看着两个自小跟着自己的丫鬟,兰陌的喉头动了动,终是没说出话来,给了她们一个没事的笑容,拉开房门,和衣躺在塌上,实在太困,她要补觉。

白使早禀报了多次,仍不见君夜出来,急的满头是汗。夜色渐渐浓了,奶娘不忍兰陌受辱,她握住兰陌的手轻轻的搓了搓,带给她一点体温,只见奶娘下了凤撵,走到门口,拍了拍门,弯腰恭敬的说道:“君上,我家公主好歹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可为何要如此的折辱她?”

兰陌侧头看看他,戚戚的说:“女儿只不是过是看看风景罢了。”

一个妇女撩起帘子着急的问道:“孩儿他爹,到没有啊,这穹苍大陆怎么这么大啊?”

红色的凤撵停在眼前,由十二皮麒麟兽拉着,光彩夺目,很是奢华。兰陌一步一步的踏上去,“咚咚”的脚步声震击着小心脏,在最后一步时,她回过头,见到父皇笑中带泪的脸和四周子明虔诚的目光,觉得一切都是有价值的,回过头,决绝的坐在撵上,任喜娘盖上头纱。

翌日,兰陌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小院,两个陪嫁丫鬟伊芙和墨韵正焦急的在院内等待着,卜一见到她,惊喜的跑过来,小声的说:“公主,你终于回来了。”眼角还有没擦掉的泪痕。

兰陌再也不能平静,哭道在父亲怀里,自小失去母亲,父皇妃子众多,又为国事操劳,只得把她扔给奶娘,偶尔见面,也只是远远的几声呼唤。如今感受到父皇真切的存在,却是在即将离别之际,怎能不让人悲痛。

“来人,把死人给本君拖下去,免得碍了眼,扫了本君的好兴致。”

两个陪嫁丫鬟兴奋的手舞足蹈,公主来幽泉都半年了,今日终于被册封为君妃,虽然是迟了点,可终究是被幽泉的女主人了。

那赶车的汉子出声安慰道:“别着急,赶得的上,不会误了公主出嫁的时辰的。”

兰陌惊呼着跌下凤撵,奔向倒地的奶娘,半途中被君夜咔住脖子,轻蔑的说道:“呵,妖族公主?你只是本君用一块地交换回来的东西,记住了,来了我幽泉,你就不再是公主,本君高兴封你什么你就是什么!”

“铛铛铛”鼓楼上的钟声想起,预示着时辰已到,妖帝牵着凤冠霞帔的兰陌公主,慢慢的从台阶上下来,四周跪满了的妖族子民,虔诚的祝福着他们伟大的公主。

接下来的几日,兰陌住的小院里侍卫多了起来,分来了好几拨的丫鬟,各种珍宝不断的往里送,府里最偏僻的小院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问你为什么药救我?”君夜提高了声调,呼吸也有点急促。

兰陌愣了愣,没想到他会醒的这么快,转过头,只见君夜坐在塌边,双手撑着身体。

新城上,兰陌公主一袭火红嫁衣,她站在城墙上,望着底下的乌压压跪倒朝拜的子民,脸上滑下一滴泪珠。

目光过处,新城楼的最后一隅在余光中尽存于记忆,只要族人安乐,父皇安康,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

那妇人正色道:“怎么不急,公主出嫁才把这片穹苍大陆换来,今日是大喜的日子,我们这些受了恩惠的子民怎么能误了时辰呢!快快快!”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离七月&衣,司
    离七月&衣,司

    离七月初九还有十几日,司衣府第二日就派人来为君妃量体裁衣,司珍府送来的珠钗环翠精致又高贵。

  • 君夜也&么说,
    君夜也&么说,

    君夜也愣住了,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真是个有趣的女人,看向她的眼神里浓重又有些玩味,他朝外面吩咐道:“白使,送客!”

  • 住的小&珍宝不
    住的小&珍宝不

    接下来的几日,兰陌住的小院里侍卫多了起来,分来了好几拨的丫鬟,各种珍宝不断的往里送,府里最偏僻的小院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 弄,自&一的夫
    弄,自&一的夫

    兰陌被丫鬟们围着任她们摆弄,自从她踏上凤撵她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不管来到幽泉他封她做什么,她都会把他当唯一的夫君,为了族人能够好好的生活在琼苍大陆上,她认了。

  • 培元丹&派上了
    培元丹&派上了

    掌灯时分,兰陌从梦中惊醒,夜明珠熠熠的光芒照亮了这间不大的屋子,兰陌快速穿上鞋子,她还要去看君夜,昨夜给了他培元丹,今夜还得去给他顺脉,在妖界时,她就很喜欢研究药理,这下还真派上了用场。

  • “问你&也有点
    “问你&也有点

    “问你为什么药救我?”君夜提高了声调,呼吸也有点急促。

  • 边,急&桌子,
    边,急&桌子,

    做完这一切,兰陌早已累到虚脱,趴在塌边,急促的呼吸着,缓了会儿,她挣扎着站起来,扶着桌子,给自己倒了杯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