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漆点灯灵异小说《私家异闻录》免费阅读

私家异闻录

编辑:旧梦拾遗 作者:漆点灯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29 12:55:43

在读:101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人的话不能够说出来他所明白的真相,那他真的是太一点遗憾了,为了不留下的这样的一点遗憾,我才最终决定下笔在这里,时间记录下我经历过的一些事情,里面有一些是真相,但更多人的是表象。  我的眼前有一片厚实的迷雾,想看清楚前方的路也许要经历过无数的磨难。  而如今我正处于一个不帖子里有一串连拍的图片,拍摄的画质不算清晰而且采光不好,但勉强可以看出是最普通的那种藏风民居。我一阵失望,心想看来又是那种包装华丽的垃圾帖,划了两下鼠标滚轮,楼下的评论果然也差不多都是“楼楼你欺骗我们好奇心”之类的抱怨。。
展开全部


  那个女人并不愿意透漏她的真实信息,只是单纯的在讲述这件事,她只是在最开始时提了一下这个贴吧的用户名是他丈夫的,所以我暂且把这名失踪的记者称呼为邹巴。

  “这是什么?”我赶紧问。但这一次,那个女人再也没有回话。

  当然!我回道。网络上从来没有绝对的信任,我想这个女人也只是随便找个人聊聊,缓解一下心情。

  我在西藏吧里看到一个名叫藏民塚的帖子,觉得名字起的挺有意思,就随手点开来看。

  女人赶到村子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村口有一人跪在地上,手里拿着转经轮,嘴里念念有词。女人打着手电去照那人的脸,那人突然冲着女人一瞪眼,翻出白色的眼珠子,空闲的手一挥,警告意味十足。女人被吓了一跳,后退两步往村子里跑去。

  如果你认识历史系的教授,希望你能让他看看这张照片。女人又发了一张照片过来:这张照片与之前的不同,这是在土地上临时画出的简易地图,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符号。

  我赶紧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拍摄照片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看到房间里乱的要命,昨晚的饭盒还堆积在茶几上,我简略的收拾了一下,把这些垃圾都塞进了袋子里。

  我愣愣的看着邹巴这个名字旁边的男性符号,有些无语,心说不会是玩我呢吧?随便找个人聊天都能碰上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思忖了一会,打下“节哀”两个字。

  “我想是的,他是个死脑筋的人,认准了的事从来不会管别人同不同意。”

  方汉一缩脖子,直接转移了话题:“我今天啊去教务处签文件,碰见了楼下那个富二代校友,学经济的,你还记得吧?好像是和你一个姓。”

  那个女人似乎不知疲劳的一直用文字详细的叙述她所经历的一切,包括似那个人说的那句话都写了出来,就像在写小说一般,似乎只有这样她才得以喘息。起初她打一句我看一句,后来实在是困了就迷糊一会醒来再继续看。

  邹巴对于村民将尸体放于村口不下葬的行为十分不满,毕竟现在是夏天,哪怕是在海拔高一些的藏区尸体也容易腐烂。这三具尸体身上已经出现了大小不一的尸斑,看上去脸色灰白,即恶心又吓人。

  女人看这家人会说汉语,心里很高兴,喝了两口热茶就等不及的问她丈夫的下落。

  于是我翻回去找那个我刚关掉的帖子,但是再点开时却发现网页上显示:该帖已被删除。

  三具尸体被放在村口的第四天,来了一个带摄像机的男人,显而易见,这个人就是女人的丈夫,邹巴。

  我并不是喜欢在贴吧里留言评论的人,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看到什么都不过分,欺骗也谈不上,赚取点击才是王道。我直接点了右上角的叉,但在关掉帖子的同时,突然瞥见评论中夹杂了一条楼主的回复。

  我长舒了一口气,心说幸亏没有耽误什么事情,不然一定要让那只金毛好看。我关掉学校网页,突然发现菜单栏里有个对话框一直在闪,点开一看,瞬间来了兴趣。

  我有些无语,但心里总有些不甘,突然想起那个楼主的网名是邹巴,就搜索了一下,发了条消息过去:能聊聊吗?

  村里人吓坏了,纷纷去寻找,最后发现村里的墓地被人动过,在不起眼的地方多出了一座新坟,他们赶紧把坟挖开,里面埋得是那三具尸体和一台摄像机,而那个记者却不见了踪影。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后迁居&大,在
    后迁居&大,在

      女人最后在东南角的一处人家住了下来,那家人原本是四川人,后来家业破产后迁居到了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这里也算的上是小资阶级。

  • 被放在&夫,邹
    被放在&夫,邹

      三具尸体被放在村口的第四天,来了一个带摄像机的男人,显而易见,这个人就是女人的丈夫,邹巴。

  •   “&到底是
      “&到底是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女人也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劲,焦急的问道。

  • 人看这&不及的
    人看这&不及的

      女人看这家人会说汉语,心里很高兴,喝了两口热茶就等不及的问她丈夫的下落。

  • 伸了个&经大亮
    伸了个&经大亮

      我伸了个懒腰,起身拉开窗帘,天已经大亮了,如果不是对话记录清晰的在我的电脑上保存着,我都要怀疑这是不是我做的一个梦,现在想来,整个通宵都像是一场闹剧,我只是听人讲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

  • <p>&生了什

    &生了什

      “你如果想要弄清楚你的丈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仅凭这些照片是不够的。”

  • 准了的&事从来
    准了的&事从来

      “我想是的,他是个死脑筋的人,认准了的事从来不会管别人同不同意。”

  • 在讲述&下这个
    在讲述&下这个

      那个女人并不愿意透漏她的真实信息,只是单纯的在讲述这件事,她只是在最开始时提了一下这个贴吧的用户名是他丈夫的,所以我暂且把这名失踪的记者称呼为邹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