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瞳拭红尘灵异小说《极惘世界》最新章节

极惘世界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瞳拭红尘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3 12:36:31

在读:979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可怕的异世界,饱含了戾气与幽暗;血腥暴虐的异生物,不断地的消泯着人性;心中的孤独的,希望能很渺茫的因为未来,负着着心中的痛苦,前方的路,何去何从? 极惘世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第三章食人魔。
展开全部

世界现在有几极  世界第一个永极  世界有几个极  迷你世界极  世界五大极  世界第3极  世界4极是什么  没有怜惘的世界  西方极世界  


  在所有人都愕然恐惧的时候,只有一个人默不作声,放佛没有听到一般,闻人翼看向她,淡淡的问道:“怎么了,白银枫,在考虑什么吗?还是在想些什么?”

  “我想,大家都见过一次了,那些东西...”闻人翼顿了顿,“开门见山,各位,这一次,我们遇上类似食人魔的怪物了。”

  “什么?她就是景夏?”以前早就听团队有人说景夏是个容貌和才智都过于常人的人,白银枫未领教过后者,但其容貌算是见识到了。

  “算...是吧,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高轩摸了一下鼻子,马上便转换了以往的面容,冷静地看向正在盯着自己的白银枫说道:“说吧,不只是来看一下这张照片的吧?”

  安凌璐也气呼呼的坐了下来,但显然还是在想着闻人翼说过的话,眼睛紧张而空洞的看着地面。

  第一章迷惘“景夏,对不起,我还是无法原谅我自己,无法做到我对你的承诺,一想到这个承诺,我的心,就被内疚的刀片撕割着......对不起,最后,我甚至没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你现在,还会听到我在叫你吗?”海滩旁的一座呈圆锥体的高塔中,一位少男左手托腮,右手执笔,眼睛呆呆的望着炯蓝的大海,少男长得很标志,1.81左右的身高,留着黑色头发,穿着湖蓝色的上衣,看上去是个思想正直的人——让人看上去,很有安全感。他像是想跟大海说些什么,可是非常可惜,海浪在拍打海滩后,立刻扭头返回了。少男眨了眨眼放下了笔,轻轻的将刚刚写好的信叠起来,拉开了抽屉,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这是少男第五次写的无头信了,没人知道,那是寄给谁的,当然,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该到那里去寄信呢?“我真的好想你……这条路,到底还有走多久?”“咚!”,塔下好像有什么声音,这声响的清脆,直接传到少男的耳朵里了,少男缓过神来,忙跑下3楼。跑到2楼时,他就听到了激烈的争执。其实在这之前,高轩就有心理准备了,这种情况出现的太多了。“我实在受不了了!这种日子到底要坚持到什么时候?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你不要在闹了!这里没有一个人不想要回家!你能回,现在就回!走!走啊!”这时,少男已经到了一楼,一楼是个大厅,不难看出,这个塔非常的大,至少从这个大厅就可以看出来,大厅内部看起来已经非常破旧了,但是难以掩盖其原本面目:两侧的高档红毯引出的旋转楼梯,奢华的吸顶灯,还有精美木质的家具,简直就像贵族的派对场所。可如今,沉淀的灰尘与死寂的坏境,将这奢华的一切衬托得如此恐怖。大厅中,有七个人,其中站在中央的两个人,一男一女,吵得特别厉害,他们脚下还有摔碎的花瓶,看来,刚才的声音是他们俩发出的。其他五个人:孙伟力和秦方圆在劝架;龙欣在扫地,看上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惊住了,手拿着扫把发愣;李呈则是向楼上跑,大概想叫人,遇上了正在下楼的高轩;最后一个,白银枫,她带着帽子,披着橘色头发,是个秀美清智的风韵少女。她依着靠门的玻璃窗,看样子对这边形势不感兴趣——也许是见的多了。“凌璐,你安静一会行吗?总得想办法呀……”孙伟力拉着她的胳膊说道。这个大声喊叫的少女叫安凌璐,她像是被吓坏了一样,不知所措“我不要听,不要听!”少女捂住耳朵,“你们没看到季辉死时的样子吗?我们也会的,我们也会的!”安凌璐口中的季辉,是她的男朋友,两人在同一所大学读书,安凌璐长得倒也乖巧可爱,但现在,她是完完全全被吓坏了。的确,这也不怪他,季辉…….是在死的太惨了。“你要是在这么胡闹下去,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安凌璐!”跟他争执的那个男子指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咬出来。男子叫贾旭,是个很健壮的人。刚才与安凌璐发生了一点口角,于是就大骂开来。“好了,你也别吓唬她了,贾旭,季辉刚死,对她来说也是个打击。”孙伟力知道,贾旭一向脾气很急。“也没错,谁能接受自己的恋人突然就……”龙欣捂住了嘴,没再说下去。少男走上前去,蹲在安凌璐面前,手轻轻的拍了安凌璐肩一下,对她说:“你知道么?也许就在你抱头痛哭的时候,‘那些人’正在磨刀炼器,向我们这里进发了,你是选择在这继续消沉下去,还是和大家一起逃过这一劫?”少男的话很平缓,“季辉走了,你还有大家……”谁知还没等少男把话说完,安凌璐一把推开他,“你离我远点,高轩!之前一阵子你就一直跟‘闻人’首脑唱反调,你安得什么心?要不是闻人首脑,不但季辉跟其他三个人会死,就连我们也活不了!现在你反倒来劝我,我不想看到你!”少男叫高轩,他仿佛想说什么,但看到安凌璐激动的神情,还是咽了回去。“哼,高轩,之前有景夏帮衬你,我承认,你和景夏的智商和生存能力的确很高,但她现在已经死了!只剩下你了,你还不清楚……”“嗖!”的一声,还没等贾旭的风凉话说完,高轩便站了起来,可以看出,他手上已经攥出了汗水,这气场,令在场的人为之震撼!“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很沉重的声音传来,“高轩说得对,说不定‘那些人’现在已经过来了,而我们还在窝里斗?”众人随着声音向上看去,站在旋转楼梯中央的,是一个英俊男子,潇洒帅气,一双深邃的眼睛更是让女性为之着迷,用“美男子”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他,就是众人的首脑——闻人翼“首脑……”贾旭愣在那里,而安凌璐也赶紧擦去眼泪。“从今天起,我们之间无论是谁,不许有争斗,我们队伍只剩下12个人了,人越少对我们越不利。”闻人翼轻咳了一声,“尤其是我们的心态,自乱方寸是大忌。况且,我们不能让朋友白白的死去。”首脑的话果然有信服力,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冷静了许多。的确,闻人翼的才能无可置疑的出众。高轩站起身后,扭头便上楼了,他知道,再怎么说,他们也不会信任他,毕竟在此之前,他曾与闻人翼的观点出现过公开对立,他现在的处境,只能用两个字来诠释——孤独。看了高轩一眼,闻人翼缓缓地转过了头,“今晚,我们全员要召开一次会议,务必全员参加。”说罢,将一张纸贴在了公告墙上,就回房间了。“你们…对高轩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秦方圆看着两人,在一旁的他,觉得高轩显然是生气了。“别管他,哼,多管闲事。”贾旭说道。“通知一下其他的人,别忘了今晚的会。“嗷——嗷嗷呃——”等等,刚才这是什么声音?安凌璐汗毛都竖了起来。“嗷——嗷”声音在一次在塔外响起,虽不知道距离,但相当恐怖、绝望,让人听了毛骨悚然。他们,他们来了!白银枫忙从窗边起身,其他人也是瞪大了眼睛,盯着这座他的大铁门,就好像这道门随时都会被撞开一样。“别慌!”突然,闻人翼在楼上大喊一声,显然,他还没有走进房间,就听见了这个声音。“声音里我们很远,暂时不会到这里来,大家按原来的计划进行,通知今天做站岗工作的人,再把这个塔从头到尾检查一遍,绝对不允许出任何差差错!”这如一颗定心丸,大家镇定了下来,忙跑回自己房间去了。而白银枫还在大厅独身的站着……“景夏,你真的……不在了吗?”高轩也许是听惯了刚才那嘶吼声,无动于衷的回答了自己房间,躺在了床上,舒适的床垫使他刚才紧绷的神经有了放松感,他拿着一张裱好的相片自言自语道。相片的左上角已经有一出断角,而相片本身也有皱纹了,可高轩一直保存着它。相片上是两个人的合影,取景是在山上的一颗迎春花树下,花开的相当灿烂,衬托俩人的笑容,真是刚刚好。这两人,一个人是高轩,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少女,不,确切的说,是一个少有的,具有古典美的大美人!这样说的确不愧于她,照片中的她,端庄貌美,颇有淡雅气质,披着微卷的黑色长发,头上顶着一个半圆形亮晶发卡。她正轻摆身体靠向高轩,露出迷人的微笑。“我……不相信你就这么走了,这不可能……”两行温热的液体顺着耳廓留到床上,高轩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可他自己很清楚,站在自己身边的照片中少女,已经不可能有任何存活的希望了。“直到现在,我还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高轩的思绪飞到了三年前……

  这还是高轩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个姿韵少女,她不苟言笑,脸上表情很单一。

  “自己的想法?”高轩木木的站在窗前,从白银枫进门开始,高轩就感觉白银枫有事要做,可是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与话语,难道自己是多虑了?还是白银枫想来看一下自己的房间,来打探一下?也不对,不要说自己,连整个队伍在这里住都是暂时的,应该说被迫到此,她应该不指望能从自己的房间里搜出什么来,再者说了,能从自己眼皮底下拿走什么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高轩深放了一口气,捂着嘴看向窗外,再一次感觉被孤独所占掩,如果景夏还在,说不定可以问问她,可是她却永远的留在了那个地方,高轩再次把照片擦了擦,但这次,他放到了抽屉里。

  “啊,这可真是个美女啊,”白银枫有点惊讶,“这是谁啊?”

  高轩双手落在膝盖上,低音说道:“那是景夏……”

  高轩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四周一看,人已到的差不多了,上午在客厅出现的7个人除了龙欣都到齐了,高轩刚想去跟白银枫说什么,便看见闻人翼拿着一张纸进来了,便又坐下了,其他人看到,也纷纷安静下来。

  “我?我今天貌似什么也没做吧,怎么了?”高轩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了疑惑,为什么她会主动到自己房间来?难不成只是来喝喝茶?还是想在自己这里得到些什么信息?虽说白银枫之前就在队伍里,但不可能现在才来主动找自己,如果是别的原因,那就说不准了,还是小心为妙。

  时间到了晚上,高轩听到有人陆续的上楼声,知道到了会议时间了,便起身喝了口水,定了定神,“无论如何,得先好好的生存下去。”他开了门,看到贾旭正往四楼走,贾旭看到高轩看门,不屑的啧了一声,撇头就走,高轩淡定的关上门,上了锁,便往楼上走,闻人翼说的会议室,就在塔顶靠着阳台的一件大屋子里。

  “我…能进去吗?我想跟你说点话。”白银枫站在门外。

  “哦,没事,你进来吧,也没有凳子,你就随便一坐吧。”高轩把白银枫迎了进来。

  高轩不明白为什么白银枫要在这时候找她,平时跟她接触的也不是很多,只知道他当时与景夏进入这支队伍的时候,她就在了,但是与这支队伍失去了联系,直到景夏出意外后一段时间她找到了队伍所在,所以还不真正了解她。

  白银枫右腿微微的别在左腿上,淡然的说了一句话:“首脑,包括大家,没人发现,今天开会少了一个人么?”

  闻人翼刚一进门,嗖的一声,从后面挤出个人来,一溜烟的窜了进来,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说一溜烟窜了进来真不为过,因为如果让陌生人看到,这真像一只老鼠一样。他叫冷廉,平时一言不发,别人都以为他有些毛病,见了人还发怵,不只是不好意思还是害怕,见了人便匆匆的走过去了,从不打招呼,多说一句话,现在他正畏缩在墙角的一张凳子上,这情况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看大家不理他,闻人翼摆了个手势,他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坐下的时候还撞了前面安凌璐一下,安陵路回头看了一眼他,很反感的转了过去,不只是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反感他。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不跟你&.”白
    不跟你&.”白

      “不跟你绕圈子,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自己清楚,但我只想了解,你和景夏到底......”白银枫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高轩放下了他手中的杯子,动作不快不慢,但很有力道。

  •   “&白银枫
      “&白银枫

      “啊,这可真是个美女啊,”白银枫有点惊讶,“这是谁啊?”

  • <p>&”

    &”

      “我想,大家都见过一次了,那些东西...”闻人翼顿了顿,“开门见山,各位,这一次,我们遇上类似食人魔的怪物了。”

  • 面安凌&里的每
    面安凌&里的每

      看大家不理他,闻人翼摆了个手势,他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坐下的时候还撞了前面安凌璐一下,安陵路回头看了一眼他,很反感的转了过去,不只是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反感他。

  • <p>&脸上表

    &脸上表

      这还是高轩第一次近距离看这个姿韵少女,她不苟言笑,脸上表情很单一。

  • 现在都&不只是
    现在都&不只是

      “算...是吧,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高轩摸了一下鼻子,马上便转换了以往的面容,冷静地看向正在盯着自己的白银枫说道:“说吧,不只是来看一下这张照片的吧?”

  • 想着闻&紧张而
    想着闻&紧张而

      安凌璐也气呼呼的坐了下来,但显然还是在想着闻人翼说过的话,眼睛紧张而空洞的看着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