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妻丑者寿灵异小说《吸血鬼教师》(完整版)

吸血鬼教师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妻丑者寿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10 12:32:41

在读:2904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我有意威胁恐吓大家,而已将实情相告,吸血鬼鬼实际上始终就在大家身边不存在着。例如我,一个十分平凡普通的中学语文教师,此外是一个吸血鬼鬼。我筹谋了千百年时间,要将一个出生于时间很尤其的人类变为我们吸血鬼家族的一员,并将他培养出来成一个非常优秀的吸血鬼鬼,不意这个人居然是自己我是HC县MZ镇一所中学的普通教师,今天,我没有因为例行的假期被取消而感到丝毫不快,反而有些兴奋,因为这便利执行我的一个计划。。
展开全部

吸血鬼教师  


  我没有去安慰她,因为很多事情是需要她独自去面对的,一切外力的帮助都毫无意义。我只是静静地,静静地等待着她自己将情绪平静下来。

  “不会痛的。。。。。。”我用温柔的目光迎向她,一边安抚,一边慢慢地将自己的獠牙伸向她光滑柔嫩的脖颈。。。。。。

  此时,她安静地躺在房间中央的那张卧榻上,仿似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

  我虽然对她的这种反应并不十分满意,还是大松了一口气,看来恐惧还是战胜了新鲜血液对她的诱惑,终究还是将那种强烈的冲动抑制住了,虽然不能说明她的确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但是也没有完全宣告我的失败。

  “哐当!”一声,这辆卡车撞上了什么金属物体,接着“啊”的一声惨叫,一个人被它撞的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千万不要小看了我们吸血鬼的特异体质,尤其是在自我治愈方面。可以这么说,只要自己的灵魂还没有完全离开身体,我们就能快速地进行身体的自我修复、愈合,哪怕肉体其实早已经面目全非。

  至于吸血鬼的称呼,虽然我们早已经默认了,但是我们族人内部交流时,都称自己为卓尔金人。

  “。。。。。。”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好像内心正在进行着剧烈的挣扎。

  身体完全修复的肖梦在足足沉睡了七个半小时后,终于幽幽醒转过来。在她再次感觉到自己身处这个诡异环境和我的存在后,似乎触动了几个小时前的某种记忆,全身战栗了一下,然后就一直发抖,将身子蜷成一团。

  我守候在毗邻MZ镇的一条公路旁边,静静地等待着那个时间的到来。

  当然,我现在没有更多的时间来考虑这些问题了,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到十分钟了,如果再不将你变成我们的族人,当你灵魂脱离了身体,那我千年的等待不是又要化为泡影。

  不一会儿,我们就走到了个好像一团白光的物体前,我拉着她迈了进去,接着脚掌就接触到了地面。

  眼前的景象令她大吃了一惊。这里,不就是做了我一年课代表的她很熟悉的地方——她去年的语文老师的办公室皆宿舍吗?

  “你现在有五分钟时间作出自己的选择,决定活下去,还是决定就此死亡。”经过一番酝酿,我认为还是用最平实最简洁的措辞跟她交流最为恰当,因而我用平静的语言这样对她说。

  你看,五分钟很快就要过去了,我还是专心点干活吧!

  “老师!”她没有首先觉察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对劲,却先发现了我的存在,讶异地看着我,并不失礼貌地跟我打招呼。

  我没有理睬她,因为这种反应是每个新变成吸血鬼的人类最自然的反应,她必须自己独立经历这段心理转变。。。。。。

  “你想变成和它们一样的东西吗?”

  各个族系的长老们各司其职,先制造出肉身,在肉身上安放接收宇宙信息的微电路,然后让肉身处于沉睡状态,将它放入由祭祀守护的水晶塔中,经历五百个以上卓尔金年,将所接收的宇宙信息转化成灵魂后,再将这些肉身分配给各族系的长老,以血为媒,完成最后程序,这些肉身才成为某个长老族系下的卓尔金人,或者说成为了真正的吸血鬼。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再有五分钟那个时间就要到来了,我有些莫名的紧张,因为我计划中的第一步是不容任何意外出现的,为了今天的这一刻,我筹划了多久!又等待了多久!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她很熟&办公室
    她很熟&办公室

      眼前的景象令她大吃了一惊。这里,不就是做了我一年课代表的她很熟悉的地方——她去年的语文老师的办公室皆宿舍吗?

  • 情发生&。
    情发生&。

      如果她有一天也成为丧尸的话,那么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当然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   因&再亲眼
      因&再亲眼

      因为我知道,真正的卓尔金人诞生并不是这么简单完成的,虽然已经有好几千年没有再亲眼看到过了,但是我仍然清晰的保留着那些来自亘古的记忆。

  • 污秽与&。。。
    污秽与&。。。

      躯体满是污秽与蛆虫,眼神空洞,好像永远感到饥饿一般,本能地噬咬一切食物,包括同类。。。。。。

  • <p>&就突然

    &就突然

      我当然不能让她尽情畅饮,在她刚尝到味道的时候就突然抽回自己的手臂。如享受着母乳的婴儿突然离开母亲的**一般,她下意识地又将獠牙凑过来。

  • <p>&  “

    &  “

      “老师,我怕,但是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好饿!”她的声音微弱的几不可闻,而且吐出来的每个字都蕴满了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但就算如此,对血液的渴望依然那么强烈。

  • 得脸色&煞白,
    得脸色&煞白,

      她再次全身一阵颤抖,眼睛朝光幕外面瞄了瞄,吓得脸色煞白,赶紧闭上眼睛把脸转开,低下了头。

  • 感受到&动着的
    感受到&动着的

      我的手臂再往前挪了挪,紧贴着她的唇角,让她能够直接感受到里面流动着的液体。

  • 她的唇&挪,“
    她的唇&挪,“

      我并没感到满意,将手臂再往她的唇角挪了挪,“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