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西瓜男神灵异小说《灵异神医》全文免费阅读

灵异神医

编辑:长歌陌路 作者:西瓜男神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5 12:49:13

在读:1258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妇产科医生的灵异事件传奇。 灵异事件神医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来到电影院电影还没有开始,我给林静在外面的商店买了点零食然后找到位置便安心坐了下来,那个男的应该没有买票吧。林静看着我,问我道:“哎,胡小布,你干嘛天天背着个包啊?你不会是gay吧?我听说一般弯男都喜欢背包的。”我白了她一眼,道:“你见过我这么man的弯男吗?哼,难道我学过如来神掌也要告诉你吗?”林静笑道:“哈哈哈,如来神掌?你当你是周星驰啊?乖,来唱个一百块。”我闭上眼睛没有去看她,往事又重现在我的脑海中...。
展开全部

灵异神医电剧  灵异神医电视剧  


  青衣老头微微看了我一眼,对我说:“放心。再过个几天就能下地行走了,小娃娃,告诉我你是怎么遇到这红头环蛇的。”于是,我便把我是怎样在那草丛里遇到红头环蛇又如何一路逃跑,最后慌不择路从山坡滚落到这里来全部告诉了他。他听完微微一点头,叹了口气道:“也罢,我看你与我也甚是有缘,小娃娃,你想不想修道啊?”

  感觉自己睡了很久,一醒来便看到自己躺在一间小木屋里,空气里弥漫着浓厚的药渣味,非常刺鼻。我艰难的爬起身,看见自己右腿被俩根木条固定着,头上缠着好几圈毛巾,非常重。这时,有人推开了木门走了进来,我一看吓了一大跳。进来的是一个青衣老头,脸上的皱纹像小蛇一样蔓延着,右手抓着一条红头蛇,分明就是先前追我的红头环蛇,那条蛇好像还没有死透,身子还在不断的蜷缩着。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听人说人死了之后就会变成灵魂,身子变的很轻很轻,我现在应该就是这种状态吧?突然,我前方又是一条蛇张开毒牙向我袭来,我猛地一挥手,整个人坐了起来。啊?原来是个梦吗?那个青衣老头呢?我艰难地爬起身,发现腿上用来固定的木条已经不见了,活动了一下好像已经能动了,只是我全身乏力暂时站不起身而已。我缓了缓劲猛地一用力,站了起来,刚往前走一步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前倒去。突然门被猛地一推开,青衣老头跑了进来,看见我摔在地上像条蚯蚓一样在蠕动。他“啧”了一声,走过来把我抱起来放床上,对我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虽然喝了这蛇精血身体恢复能力加快想要变回以前也不是这一两天的事情。”我害怕自己会一辈子就这样躺在床上,忙问道:“老爷爷,那,我会不会一直这样啊?要是我父母知道我变成这样了肯定会伤心死的。”

  我叫胡小布,毕业于中南大学,今年23岁,参加工作一年了,也让我的女上司林静欺负了一年了。本来我学的是社会心理学,小时候是想当个心理医生,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来L市市中心医院当了个妇产科医生,我胡小布唐唐七尺男儿,特么来当了个妇产科医生,唉,就怕遇上同学聚会问我是干啥的。“胡医生,今晚你有空吗?我这有俩张今晚的电影票哦?”林静对我道,我看向她,她戴着一副蓝边眼镜,扎着俩个麻花辫。看背影就一个村姑一般。但人长得其实挺可爱的,我就想啊,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女人是怎么当上这个妇产科主任的,难道是传说中的那啥规则?“喂,问你话呢?想什么呢你”林静看着出神的我道,我说:“呃。主任,那啥,咱工作时间不谈私事好不?”林静揶揄我道:“哎呦喂,胡医生啊,今天咋这么敬业了啊?平时不都是一个人躲那看小电影吗?有进步啊。”我大汗:“我去,办公室还这么多人呢,主任你给我留点面子好吗?我啥时候看小电影了?你尽瞎说!”林静冷哼一声,“没看小电影?那你说你昨天上厕所的时候手机放办公桌上,画面上还在播放着苍老师是什么个情况?”我打哈哈道:“啊哈哈,那个啊,是我在向国际友人领教学术问题,吸取前人经验呢!”林静抬起腿就往我小腿上踹一脚,道:“得了,少跟我贫嘴,说,去还是不去?”我说:“林主任,你看啊,我们一男一女去多不合适啊,要是让人看见了也挺不好意思的是不?"林静想了想,然后一脸天真的对我说:“要不?你戴口罩,这样拦着别人就不知道是你咯?哎呀!我真机智”我....句句在理,我竟无言以对,林静看我不说什么,就又说:“好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嗯,喏,放这了,你要是没来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将票放在桌上,然后转身便走出了我办公室。我摇了摇头,将电影票放进抽屉里,便掏出手机继续观看苍老师的动作电影。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我急忙跑出去,只见一群人围在一起,我赶快跑过去,分开众人。只见一个青年男子右手拿着一把手术刀,而左手手臂紧紧缠住一个白大褂女子的脖子,那白大褂女子分明就是刚刚从我办公室走出来的林静。只见那青年男子神情紧张,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而林静吓的花容失色,眼镜一直盯着横在自己脖子面前的手术刀。青年男子看着围着的众人,估计是害怕有人制住他,大吼一声:“闪开!都给我闪开!不然我就一刀捅死这个女人!”这下众人都分开来。我站在一边,试图和青年男子搭话:“嘿,兄弟,你怎么了?”青年男子看着我,低着头许久不说话,我看他一动也不动,便试探着想往前去,这时他猛然抬起头,大喊:“为什么和我分手?为什么要和我分手!”边说还边挥舞着手里的手术刀,林静吓的又尖叫一声,青年男子朝她吼一句:“你闭嘴!”这时保安都赶了过来,全朝青年男子大吼“放开林主任”我顿时大汗,人家本来就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你们这一群大老爷们朝他一吼,人家不更加疯狂了?果然,那青年男子仿佛害怕了,勒住林静的手臂更加用力了,我看见林静原本红彤彤的脸蛋已经让憋成了猪肝色,我忙拦住保安不让他们再去激他,又对那青年男子说:“兄弟别急,你别激动,你有什么困难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到你。”青年男子说:“让开,都给我让开,我要出去!”我忙给那些保安使眼色,示意他们让开,口上对青年男子说“好好”。保安赶忙让出一条道出来,青年男子马上拖着林静往电梯走了过去,电梯刚好来到3楼,出来一个老人家,老人家让这场面吓了一跳,差点瘫倒在地,青年男子一把把他扯出来,赶上去的保安急忙扶住老人家,青年男子迅速关闭电梯门,带着林静下了一楼,我急忙往旁边的楼道跑去,直接再扶手上往下滑,跑到电梯门口旁边。而此时一些群众早已报警,警察也已经赶到了医院门口。随着“叮当”的一声响,电梯门开开,青年男子迅速勒着林静走了出来,他看见门口一群警察顿时慌了神,往旁边闪去,却没有看见正好躲在电梯门口墙壁边的我。我看见好机会马上冲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移到了青年男子拿刀的右手边,一把抓住他手腕,一个用力,把他手往后一扳,青年男子吃痛,掉了手术刀,而那只勒住林静脖子的手也习惯性的伸过来想挣脱开我,但哪有那么容易,我左腿膝盖往下一跪跪在青年男子右腿膝盖内侧上,青年男子顺势一跪,朝地上扑去,我以右脚为支点,左腿一转,迅速夹住青年男子右手臂,让青年男子动弹不得。而就在我动手夺掉手术刀时,警察已经冲了上来。迅速上前来按住被我制伏在地的青年男子,我这一系列动作赢得围观众人的喝彩。一个中年警察过来拍拍我的肩膀,道:“小伙子不错啊!有两下子。”群众的喝彩声与那个被按在地上的青年男子发出来近似癫狂的呼喊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没有管那些围上来夸我的群众和同事,径直走到了林静面前,问她有没有事情。林静依旧惊慌失措的望着前方,仿佛让吓掉了魂魄一般,我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她马上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我,然后一把扑到我怀里嚎啕大哭。我连忙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我看向那个被抓走的青年男子,只见他从警车上回过头看着我,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他居然朝我诡异地一笑,我心顿时凉了一下,那青年男子便被警车带走了......

  来到电影院电影还没有开始,我给林静在外面的商店买了点零食然后找到位置便安心坐了下来,那个男的应该没有买票吧。林静看着我,问我道:“哎,胡小布,你干嘛天天背着个包啊?你不会是gay吧?我听说一般弯男都喜欢背包的。”我白了她一眼,道:“你见过我这么man的弯男吗?哼,难道我学过如来神掌也要告诉你吗?”林静笑道:“哈哈哈,如来神掌?你当你是周星驰啊?乖,来唱个一百块。”我闭上眼睛没有去看她,往事又重现在我的脑海中...

  修道?那岂不是要出家当道士?那就是不能娶媳妇咯?那我就不能和胡莹在一起啦?我马上把头甩拨浪鼓一般的说不要。青衣老头疑惑道:“你这小娃娃,平常人想修道都难遇良师,我炎明道人响当当的大人物要收你个小娃娃为徒你倒还不肯了。”我撇了撇嘴,对他说:“当道士又不能娶老婆,一点都不好玩,我才不要当道士。”

  我在山上到处转悠,突然,看到草丛里有个什么东西在动,我马上蹲下身,在地上捡了一根树枝小心翼翼地往草丛走去。突然,一只扁平的椭圆形的火红蛇头露了出来,我听村里捕蛇的李老头说过,要是看到红色头的蛇千万不要靠近,因为那是红头环蛇,毒性极其强,但现在我隔这条蛇就四五米的距离啊!那条蛇看着我,突然昂起头,头往后仰,身子形成一个标准的“S”型。在山里长大的孩子都知道,当蛇把头往后仰的时候就是要攻击了,而且越往后攻击距离越远,我吓的惊出一声冷汗,大叫一声“妈呀!”这时我再也顾不得什么了,转身就跑,后面传来阵阵的“咝咝”声,我急得眼泪止不住的流,但我虽然慌乱却也没有忘记被蛇追的时候要跑“之”字型路,因为蛇是近视眼,跑成之字就看不到你。不过蛇的嗅觉何其的灵敏,大热天的我本来就出来一身大汗,汗臭气大得很,那条红头环蛇一直对我穷追猛赶。我慌不择路一脚踏空,大叫一声往前面滚去。

  青衣老头大笑道:“哈哈哈,你个小娃娃真好玩,小小年纪就想谈婚论嫁,我上清茅山是不忌婚嫁的,怎么样,小娃娃,这下你可愿意?”我一听可以娶老婆,顿时放心了下来,便满口答应。

  那是在我八岁的一个夏天正午,村里的人都在午睡,我一个人无聊的很,便跑到村子四五里外的潜龙山去掏鸟窝。湘西地带山高险峻,而我们村正是在这群山环抱之中,潜龙山过去就是深山了,村里老人说在深山里有许多神秘的东西,进去之后就难出来了。

  青衣老头见我答应了,便正色道:“既然你愿意随我修道,便得按规矩章程来办事,你可明白?”我点了点头,青衣老头嗯了一声,又说:“此后我教你修习道术,你得切记,道术不能随便在凡人面前使用,不能对清白无辜的百姓使用道术,否则必遭天谴!”青衣老头看我听进去了,又说:“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人,一定要对这世间一切怀有一颗敬畏的心。”我忙从床上爬起来,支起身子作揖道:“弟子谨遵师傅教诲。”青衣老头忙扶我躺下,对我说:“你身子不适,拜师的一切礼仪就免了吧,你且好生休息几日,带病愈后我再教你修行。”说罢便又走了出去。

  青衣老头看了我一眼,走到一旁的桌子旁,抄起一把菜刀,轻轻在蛇颈和肛门之间稍微偏后的位置割了一个口子。我看村里的人剥过蛇,这个位置一般都是蛇胆的位置。青衣老头拿了个碗将蛇血接了下来,然后双手在口子的旁边用力一挤,一颗蓝色的蛇胆便飞了出来。青衣老头端起那碗蛇血,右手成剑指,口中念念有词得呢喃着,突然剑指猛的一指,蛇血竟然腾腾的冒起了气泡。青衣老头端着那碗蛇血来到床前,对我说:“把这喝了你蛇毒就能解了。”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碗血,脑袋甩了甩,玛德!这个谁敢喝啊,我和你非亲非故的,鬼知道你会不会毒死我。

  一阵天翻地覆,我头仿佛撞到了石头,俩眼一黑,晕到前我看到自己腿肿的老高,身边一滩血,而“咝咝”声还在我耳边响着,我无力挣扎晕了过去。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