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一品樱花_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在线阅读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一品樱花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25 09:34:37

在读:2086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是作者一品樱花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主要讲述是主角顾黎生和宋青柳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不是要生这个畸形儿吗?我们陈家是不会承认这个没手美脚的怪物。为了陈家的传宗接代,我肯定要找人来生我的大孙子了!不过你放心,给国飞找的女人我已经物色好了。”说着,婆婆看了一眼我的肚子,撇撇嘴嫌弃道:“而且,就你这不争气的肚子,恐怕以后都生不了正常的孩子!我这可是好心帮你分忧,给你减轻负担,你可别不知好歹!”“乐观些,人一旦处于低谷,再努力走几步就会能走出去了。宋青柳,你要向前看。”。
展开全部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而已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英文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抖音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图片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宋青柳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歌词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说说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小说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是哪首歌的歌词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第14章他鼓励我

可是就是这么渣的陈国飞,我曾经也想一直牵手就这么走下去,现在想想,当时的我是多傻才会蒙蔽在陈国飞的闲言话语里。

“乐观些,人一旦处于低谷,再努力走几步就会能走出去了。宋青柳,你要向前看。”

说着,顾黎生站了起来。他来到我的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子,低头俯视着我。脸上淡然的神情让我的心一点点平静下来,随即只听到轻轻浅浅的迷人嗓音在办公司里回响:

“你被人设计的快递事件,如果最后处理好,那就相当于免费给你打了一次广告。到时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你,这件事情过后也会更加认可你的作风与能力。

你婚姻不好,老公出轨,但是你及时发现了,如果能够顺利离婚,那么对于你就是一次重生。

现在你面临的两件事情,看似对你来说都是重重困难,但是换个角度想,这两件事情都能够帮助你。

人做事情总是喜欢陷入悲观,往悲观的去想。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做事情都要往前看,不能一直在原地彷徨、迷茫。”

我震惊地看着顾黎生,心里许多情绪翻滚涌动。

顾黎生的话,经过空气一点点渗透到我的全身各处。以至于好久以后,我和顾黎生在一起时,回忆起现在顾黎生说的话,心里都是甜的。

再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正是由于顾黎生时不时掏心窝的鼓励,才把现在支离破碎的我一点点地拼凑起来,重新组成一个全新的宋青柳。

“顾总,我知道了,谢谢你。”我虽然还是勉强地笑着,但是现在显然多了几分信心。

顾黎生轻笑了几声,瞥了我一眼,一言不说就出去了。

一整天,我都是在研究着那个重要的合同,而到了下午临近下班时,正当我琢磨要不要继续在公司加班时,顾黎生却是把我交到了他的办公室。

顾黎生见我来,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翻看着文件:“你准备一下,待会儿和我去应酬。”

我闻言,皱了皱眉,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我的肚子。

我很清楚应酬是免不了要喝酒的,只是我肚子里面现在有宝宝。要是喝酒,估计会出问题……

顾黎生见我不说话,手里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一眼犹豫的我,而后整个后背依靠在办公椅上,嘴角挂着一抹邪邪的笑意:

“我知道你有宝宝,这次应酬不喝酒。待会儿我要去见一下黄总,刚好谈论的事情和你现在负责的那个合同有些关系,你在一旁听着。”

听到顾黎生的话,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刚想道歉时,而顾黎生却是直接从抽屉拿出一把钥匙丢给我:

“开车你会吧?”

我一愣,立即点了点头,不过几乎是立即的,以前的一幕幕立即浮现在我脑海里。我眼神一黯,心底那一抹恐惧与害怕感慢慢重新浮现,我很快又摇了摇头。

在顾黎生疑惑的视线中,我捏紧手,一点点回忆着以前的事情,忍着心里的颤抖道:

“我会开车,但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开了。我爸是出车祸去世的,就是在我生日那天……”

说着,我的声音哽咽了几下,那血淋淋的一幕幕逐渐浮现在我眼前,我摇了摇脑袋,随即就再也没有说了。

顾黎生恍然地点了点头,不过眼神逐渐变得复杂起来。他扫了我一眼,随即轻声说道:

“我爷爷是船难去世的,高中那会儿我和几个朋友去海里玩,差点就溺死了,不过现在我还是经常去游泳。”

我抬头,眼神有些惊讶,下意识地不解地看着他:

“为什么?你不怕再次出事儿吗?”

顾黎生摇摇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依旧非常淡然,却带了几抹坚定:

“不怕,我相信我自己。”

我睁大眼眸,再次被他的强大气场惊到,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面前的顾黎生。

不得不说,顾黎生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成熟男人,经常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办公椅上,话都不用多说,就有一种让人很难挪开视线的吸引力。

有顾黎生的地方,仿佛整个空间的档次都提升了不少。

就在我发愣看着顾黎生的时候,顾黎生斜睨了我一眼,修长的手指在文件上快速落笔,轻声道。

“别这么直直看我,一般的女人看多了很容易就爱上我。出去吧,收拾好了等我。”

话音一落,我顿时就收回了目光,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而后想都没有想赶紧逃离般地出去了,身后响起几声醇厚的轻笑声。

顾黎生的效率非常快,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来到了和黄总相约的酒吧。

在顾黎生和黄总长谈了两个小时之后,事情终于谈完了。黄总家里有事先行离开,于是剩下我和顾黎生在原处坐着。

见事情结束,我松了一口气,放下一直握着的纸笔,终于有时间打量这一家酒吧。

在华城这个地方,这个酒吧有些与众不同,有着专属于它的一种格调。

一楼有些昏暗,零零散散的灯光变化闪烁,是个极其喧杂吵闹、但却能够肆意放纵的地方;而二楼则是截然不同,二楼的专横偏向文艺路线,灯光明亮,连播放的音乐都是小提琴曲,更适合于休闲和谈事情。

置身于二楼偏于高端上档次的地方,在看道周围穿着精致的女人时,我不自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一身与这里格格不入的衣服,当下感觉整个人有些拘束。

与我完全不同,顾黎生似乎经常游走在这种高端场合,整个人是非常的自在。此时的他翘着腿,右手随意地勾着酒杯,整个人染上了几分邪佞不羁。

此时此刻的顾黎生,是完全不同于工作时的严谨模样,不过那张刚毅的脸搭配上非凡的气质,依旧让人难以移开眼睛。

旁边一些胆大的女生甚至都朝顾黎生暗送秋波,如果不是我坐在顾黎生旁边,估计她们早就来搭讪了。

顾黎生轻轻扫了一眼局促的我,微微皱眉道:“没出来玩过?”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第19章跪下恳求

我嘶吼完,陈国飞瞪大眼眸,眼神空空的,嘴里刚想说的狡辩话语顿时咽回肚子里。

我看着依旧跪在我身下的陈国飞,心里有些凄凉。

第一次他跪我是求婚,第二次他跪我,是求原谅。

虽然我早就想过,有会和陈国飞完全摊开的一天,但是真的来临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控制不住会痛。

奢侈女人见我情绪失控,走过来安慰了我几句。

现在她过来教训张雨柔,给张雨柔下马威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和我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我瞥了一眼地下跪着的陈国飞,一点点走到张雨柔面前,面无表情冷冷道: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你是不是,还想怀陈国飞的孩子?”

张雨柔低着头不说话,我怒火顿时就来了,一把拉起她的头发,怒吼道:

“你说啊,你是不是早就打算怀陈国飞的孩子,来挤掉我的位置!”

我的话音刚落,张雨柔一下子抬起头,脸色发狠地看着我,伸长脖子嘶吼:

“你怪我?你要怪怪你老公啊!你以为你老公这样,我会看上你老公哪里?

是你老公迷奸我的!他下了药来迷奸我!”

看着张雨柔一个劲儿的否认,我心里冷笑了几声。

还真够种的!

证据都摆在面前了,到现在还嘴硬!

当下,我顺着张雨柔的话往下走,我一下子就揪起陈国飞的领子,面露怒意:

“陈国飞,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你迷奸的她?

你怎么这么不是人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子是犯法的?”

当下,我拿出手机,按了几下,扬起来放在陈国飞面前:

“陈国飞你承认不承认?不说我报警了!”

一听到报警,陈国飞一下子就慌了。

他又跪了下来,朝我磕头,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

“老婆,是她勾引我的,不是我主动的。你冷静点别报警啊,快把手机放下来。”

我眼眸一狠,没有再理陈国飞,而是看向张雨柔。

而张雨柔,则是又死死咬定是陈国飞迷奸的她。

我看着面前狗咬狗的两人,心里一阵想笑。

两个都是不负责任,互相推卸责任的人,怪不得能够搞在一起!

最后,在他们两个争执中,我几步冲到门口,打开门,指着张雨柔和陈国飞命令道:

“出去,既然你们两个都不肯说真话,就给我滚出去!”

旁边的婆婆见我动真格了,立刻就想来阻止。

只是婆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我一句话冷冷地顶了过去: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两个出轨了?不然的话,你怎么在我查到畸形的那一天,就迫不及待想让张雨柔给陈国飞怀孩子!我告诉你,你现在要是敢说一句,你也给我滚出去!”

婆婆一听,当下浑身一僵,眼眸闪烁,瞬间就闭上了嘴。

而此时陈国飞站在门口,脸色僵硬地看着我,目光泛着可怜之色,做着最后一次的哀求道:

“老婆,你要相信我啊,我是爱你的。你忘了吗?以前我们结婚时约定好要一辈子走下去的。

这件事,你要怪就怪张雨柔,一切都是她的错,老婆你千万不要赶我走啊!你赶我走,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办啊?!”

看着陈国飞哭天喊地的表演,我心里泛起阵阵厌恶。

结婚?

还好意思提结婚?

如果是以前我还没有看到他的真面目,可能现在就会被他骗了。

可是此时此刻,我只是觉得陈国飞越来越恶心。

我冷冷地看着他,眼神没有丝毫情绪,指着门口吼道:

“陈国飞你走不走?不走那我走!我现在就去把孩子打掉,明天我们就离婚!”

陈国飞一听到我说离婚,眼眸瞪得大大的,整个人就懵了。

在他眼里,我一直都是爱他的,一定不会轻易提离婚,现在我的行为,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而婆婆也瞬间傻眼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我。随即一下走上来,面色一转,朝我讨好道:

“青柳啊,你生气归生气,说离婚干什么?这孩子都有了,离婚你让孩子怎么办?而且啊,指不定你肚子里的是个大胖孙子呢!”

大胖孙子?

想到那天早上张雨柔和婆婆的对话,我看着面前的这张老脸就想撕碎。

“你不是说张雨柔身体好,想让她怀的吗?那你让她怀啊!我可一点也不稀罕怀你的孙子。”

说着,我看了一眼站在门口处不肯走的陈国飞和张雨柔,板着脸道:

“你们不走是不是?行,那我走,我现在就去打掉孩子,陈国飞你明天准备好和我离婚!”

说完我拿起包包就往外走,婆婆见状顿时急了,生怕我打掉孩子。于是一下子拉着我,朝着陈国飞挤眉弄眼道:

“你先出去,等我劝劝她,她想通后,我再叫你回来。”

陈国飞听到,较忙点点头。

而此时婆婆看着张雨柔,脸色刻意板起来,故意大声呵斥道:

“张雨柔你个贱人,破坏我们的家庭,欺负我们青柳,信不信待会儿我打死你?还不快滚!”

张雨柔愤恨地瞪了我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等张雨柔和陈国飞一离开,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一下子把被子床单全部扔到垃圾桶里。

只要是张雨柔的东西,我统统都扔了。

最后,我找了一套新的被子和床单,铺到床上,这才停下来。

而在我收拾的过程中,婆婆在一旁警惕地监视着我。见我最后坐下来,她这才坐下来。

而我完全当做没看到婆婆,一个人坐着吃苹果。

不一会儿婆婆见我冷静了一些,于是凑了过来,放低声音劝我:

“青柳,你好好想想啊。你说你要离婚,现在离过婚的女人可就一个烂货,倒贴钱都没有人要,你说你离婚了以后怎么办?还不是得回来找我们国飞?

再说了,我们国飞人好能力也强。男人嘛,总有那么一两次花心的时候,哪个男人不会出去偷腥啊?听婆婆的,你就原谅国飞这次好了。”

哪个男人不会出去偷腥?

我看着眼前婆婆,心里一阵厌恶。

她的心到底是黑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手指在&文件上
    手指在&文件上

    就在我发愣看着顾黎生的时候,顾黎生斜睨了我一眼,修长的手指在文件上快速落笔,轻声道。

  • “顾总&地笑着
    “顾总&地笑着

    “顾总,我知道了,谢谢你。”我虽然还是勉强地笑着,但是现在显然多了几分信心。

  • 事件,&就相当
    事件,&就相当

    “你被人设计的快递事件,如果最后处理好,那就相当于免费给你打了一次广告。到时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你,这件事情过后也会更加认可你的作风与能力。

  • 一口气&一直握
    一口气&一直握

    见事情结束,我松了一口气,放下一直握着的纸笔,终于有时间打量这一家酒吧。

  • ,你做&在原地
    ,你做&在原地

    人做事情总是喜欢陷入悲观,往悲观的去想。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做事情都要往前看,不能一直在原地彷徨、迷茫。”

  • 右手随&意地勾
    右手随&意地勾

    与我完全不同,顾黎生似乎经常游走在这种高端场合,整个人是非常的自在。此时的他翘着腿,右手随意地勾着酒杯,整个人染上了几分邪佞不羁。

  • 宝宝,&酒。待
    宝宝,&酒。待

    “我知道你有宝宝,这次应酬不喝酒。待会儿我要去见一下黄总,刚好谈论的事情和你现在负责的那个合同有些关系,你在一旁听着。”

  • 说话,&头看了
    说话,&头看了

    顾黎生见我不说话,手里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一眼犹豫的我,而后整个后背依靠在办公椅上,嘴角挂着一抹邪邪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