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一只花猫灵异小说《鬼海手札》最近更新

鬼海手札

编辑:眉目不知秋 作者:一只花猫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22 12:44:14

在读:7021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堙没千百年的我们的文明,怪异的长生秘术,大海之中的妖岛,迷雾深处的仙宫。  一只花猫2014年作品,创世中文网正版发布。 鬼海手札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经验老道的疍家人,被称为把头,上年纪的把头保持着每天清晨喊海号的习惯,他们呼喊的号子铿锵有力,迎着从海平面冉冉升起的朝阳,用尽胸腔里的力量,喊出那一口地道的海号子,喊海号原本是过去疍家人相互之间,在海洋上传递消息的暗语,后来逐渐变成一种古老的习俗,从元朝保留至今。。
展开全部

惊奇手札鬼舔人  惊奇手札拦路鬼  惊奇手札鬼罗  惊奇手札鬼  鬼事手札结局怎样了  鬼事手札txt下载  鬼事手札epub  鬼事手札 小说  鬼事手札祁桑  


  左姓是贝壳岛上的通姓,更是疍家的大姓,左海争道:“我连着三声简短的嗨,意思是询问周围有没有人,你左进叔回我嗨噢嗨,意思是环境恶劣不能出海,我再回过去一声拉长声调的嗨,意思是我听见了。如果没有这种暗语,在恶劣的海洋环境中,我们是很难生存的,离地三分险,入海七分凶,没有团队协作,只有葬身鱼腹,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学喊海号了吧。”

  左锋被父亲拽起来,很不服气:“要当你当,反正我不稀罕,把头?当吃当喝?能多挣几个钱?还不是天天在海里破命?”

  左海争沉默了,沉默意味着默许,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不再谈箱子的事,而是转移了话题:“总之先离开这艘船,八成这艘科学考察船遇见海猴子了!”

  清晨,左海争叫醒熟睡中的左锋:“锋子,起床了,今天教你喊海号子。”

  左锋把酒肴往旁边一推,从身后拿过那个密码箱,放在桌子上:“叔,你能弄开这玩意儿吗?这是我从那艘科学考察船上拎出来的。”

  左锋问父亲:“你见过海猴子吗?”

  左海争道:“把箱子原样放回去,咱赶紧走,等回去了通知海警,这船上到处透着一股邪性,所有的东西咱都别碰。”

  大海,疍家人的牧场,富饶诡异的南海,这儿是左锋的故乡。

  左锋双手一摊:“爹,搬到哪里不得花钱?咱把这箱子拿回去,神不知鬼不觉,只要你我不说,海警来了,他又能怎么样?”

  左海争用手电照着包心树上的花纹:“你看这些花纹,是一种类似符咒的东西,镇邪用的符咒,只有大户人家才这么讲究,陪葬的奴隶都不是心甘情愿,必然有怨气,所以用这种花纹来镇压陪葬者的怨气,由于包心树密封好,古人认为陪葬者的灵魂就会永久封闭在里面。科考队的人把这么邪性的东西拖在船后,肯定是这东西的邪气把海猴子引来的,所以才让这艘船有了这样的下场。”

  左进一边研究密码箱,一边回应道:“我说哥,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韩信不还有受胯下之辱的时候吗?最后不还是封王封侯!”

  左锋不乐意了:“放回去?我娘这么严重的风湿病,没钱怎么治?先不说医药费,就光说从这里到陆地看病拿药的路费,你掏的起吗?这里可不通公交车,来回光船上烧的柴油钱就上千,家里拉的饥荒还没还上呢,你还在这里装着一副清高的模样?”

  此时这精钢缆绳后面连接的不是射枪,而是一口特质的大网,网口还露在海面之上。

  左海争一瞪眼:“你懂个屁!”

  雾气依然很大,没有消散的迹象,一上船,左海争就觉着脚下打滑,好似踩住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但那东西也不动,也不出声,用手电一照,才看见是一条死狗,但是这狗只剩下身子,脑袋已经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腔子里流出的污血发黑变干,发出阵阵腐臭味,从狗尸的皮毛判断,它不是老百姓养得起的土狗,起码是个有名的品种,疍民从来不养狗,所以说不出是什么品种。

  左锋道:“这还用学,疍家人喝酒就跟天生会出海一样。”

  左锋好奇心很强,非要上船,左海争死活不让,他和儿子的性格恰好相反,是一个稳重谨慎的人,左锋从海边摸起两支断裂的珊瑚枝,一支自己握住,另一支递给父亲,珊瑚枝十分坚硬,断裂处更是锋利,可以当成防身武器,虽然锋利不及匕首,但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些断裂的珊瑚枝都是被海浪冲上岸的,南海是一个巨大的宝库,经常冲上来一些破碎的青花瓷碎片,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做工很精细的东西,据说郑和下西洋时的沉船,就沉在南海的某处,这些东西就是从各朝的沉船里被冲上来的,至于珊瑚贝壳,更是不计其数的被冲上来。

  左家父子一溜烟跑回家,左海争进了门,摸起无线电联系海警,这样漂流在海上的遇难船只挺常见,海警接警后,基本懒的去,而是让发现人自己看着处理,但这次一说是蛟龙号科学考察队的船,海警就当正事了,在无线电里说:“等雾散了我们马上过去,请你们协助保护好现场。”左海争寻思这次可是破天荒了,平时就算报了警,也没人管。

  左海争道:“嗯,不是海盗就好办,在海上招惹谁,也别招惹海盗。”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着密码&不过你
    着密码&不过你

      左海争凑过去对着密码箱瞅了瞅:“不会,不过你左进叔会。”

  • ,咱们&,如果
    ,咱们&,如果

      左海争道:“包心树除了放财宝货物用,还有另外一个用途,就是装死尸。这里面如果是财宝,那一定是科考队找回来的,财宝就是国家的,咱们不能动,如果里面是死尸,咱把它给打开,不是没事找事吗!”

  • 进一边&应道:
    进一边&应道:

      左进一边研究密码箱,一边回应道:“我说哥,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韩信不还有受胯下之辱的时候吗?最后不还是封王封侯!”

  • <p>&,我早

    &,我早

      左进不假思索:“东晋,我早就听说黑龙漩大漩涡下面有大墓,听说是东晋的,八成这个包心树中的古尸,就是被那大漩涡子卷上来的,科考队十成是奔黑龙漩去的。”

  • 海雾:&得明天
    海雾:&得明天

      左进看看外面的海雾:“一会半会他们来不了,我们远离海岸,再开几百海里快出国了,还有这么大的雾,就算艳阳天,开着军舰过来也得三个小时,估计海警最早也得明天到。”

  • <p>&  左

    &  左

      左锋问:“叔,你说那个云锦有一千六百年历史,那一千六百年前是什么朝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