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慢慢唐灵异小说《谜非雾》(完整版)

谜非雾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慢慢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5-15 12:04:01

在读:127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现实里,暗流翻涌,透着玄机!  谜雾中,一片模糊不清,到处迷朦!  为何秦朝时期陶俑十分相似于我;为何梦境事物闪现出眼前。  抽茧剥茧  谜雾中的世界渐渐地非常清晰,变的真实的;  现实里的世界渐渐地朦朦胧胧,变的虚幻;  谜非雾,现非实。  三观颠覆,如何扒开谜雾!“啪嗒……”。
展开全部


  顿时,推门声响起,一个身影从外面窜了进来,从头到脚淋湿了一大片,只是怀里抱着一个用垃圾袋包裹的东西还显得很干爽。

  可老头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继续解开那个垃圾袋。

  况且在这古董城周边有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在混饭吃,上个星期,黑麻的店铺就被坑了,一个民工模样的人提着一个金钱蛤蟆走进来,说是刚刚在工地挖到的,上面的泥巴还没有洗干净。

  老头阴仄仄的笑了笑,:“既然是做旧,那靓仔你帮我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别瞎想了!你们生意人,开门笑迎八方客,贫富贵贱皆是宾。哪那么多心思。”老头继续晃荡着二郎腿,说道:“我今天只是来请你帮我掌掌眼,帮我看看我这件大开门的物件到底值多少钱。”

  “老先生,如果您要出货,那可走错地方了。”

  排除这个因素,我实在想不到像我这样普普通通,无权无势的大学生,何德何能可以让别人浪费半个月的时间来监视。

  我赶紧拦住老头要打开塑料垃圾袋的手,指了指店铺说道:“您看看,我这里也就卖一些乱七八糟的挂件和饰品,在加上一些不值几个钱的铜方孔和破碗盆子,小本生意,另外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伙计,老板出远门了,我现在只负责帮她看看店,没本钱和权力收货,您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这个当然!”

  “哼……”

  老头张嘴龇牙,指着牙齿让我看,我赶紧跳开,任谁都没有心思去看一个猥琐老头满嘴的黄牙。

  秦始皇兵马俑!这个玩笑似乎开得越来越离谱了。这已经不仅仅是国宝级别的文物,更是世界第八大奇迹,私人根本就不可能收藏,更加不可能会被一个顶着狗尾巴草的猥琐老头子用垃圾袋提着满大街跑。

  我差点没笑岔气,谁会把国宝装在垃圾袋里,:“国宝?是吗!它是汉代的乐舞陶,还是隋代坐部伎陶,又或者秦始皇的兵马俑!”

  老头进门时,我就绷紧了神经,我想过他会拿个破烂讹诈我,也想过他会拿个做旧的高仿物件欺骗我,从头到尾都想不到包裹里面会是一个人头。

  “这一个星期里我见你给别人掌过五次眼,一次字画,一次陶器,一次青铜,两次杂项,你敢说你什么都不懂!另外那个青铜爵你自己出了一万二千八收了进来,你敢说你不收货!”

  这是一种态度,一种认真的态度,虽然我心里早就认定这个陶俑的头百分之百是假的,但能仿得这么好,肯定出自一个做旧的高手,那么就值得我认真的对待。

  事情变得有些诡异了,我这个店铺的主人变得非常的被动,被一个莫名其妙的顾客反客为主,牵着鼻子走。

  另外,一个古董值不值钱,除了年份、品相、稀有程度等因素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文化。一个商贾家中的鎏金玉瓶也比不上皇帝大便用过的恭桶。

  干……干!你大爷的!

  对于一个古文物的爱好者,稍微上一点档次的古物件,谁不是绵绸锦缎,又或者玉盒金锁好好地保护着。像这种包裹古物的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这种保存的方法对于古物的损害非常大。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一&灵的伤
      一&灵的伤

      一个个都大吵大闹,要黑麻赔医药费,赔误工费,赔营养费,赔幼小心灵的伤害费,还有地上那只摔坏的金钱蛤蟆另外算钱。

  • 演的戏&登场。
    演的戏&登场。

      主演的戏基本杀青了,不到两分钟,跑龙套的群众演员纷纷粉墨登场。

  • 周边有&钱蛤蟆
    周边有&钱蛤蟆

      况且在这古董城周边有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在混饭吃,上个星期,黑麻的店铺就被坑了,一个民工模样的人提着一个金钱蛤蟆走进来,说是刚刚在工地挖到的,上面的泥巴还没有洗干净。

  • 点大的&开门货
    点大的&开门货

      “靓仔,我不买东西,再说吧!这屁点大的古董城挖个底朝天也翻不出几件大开门货。”

  • 不到平&抬头看
    不到平&抬头看

      我很不情缘的支起身体,真想不到平日里就冷清的古董城为什么在这大雨倾盆的时候还有人上门,抬头看去,只见进门的是一个六十左右的瘦小老头。

  • 微上扬&老头不
    微上扬&老头不

      他这一笑,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只见他漏出满口的黄牙,微微上扬的鱼尾纹,加上半眯的眼睛里透出的一丝市侩精明,让我感觉到这个老头不笑还好,一笑起来表情就有那么一些猥琐了。

  • 来七八&老乡,
    来七八&老乡,

      黑麻的店门口一下围过来七八个人,有的号称是躺在地上不断哀嚎流血民工的老乡,有的自我介绍是他同母异父的兄弟,还有的站出来说自己是这个民工前任老婆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