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峰灵三君灵异小说《死亡冒险》免费阅读

死亡冒险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峰灵三君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4-24 11:59:29

在读:1790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为解一个谜,却渐渐地又将迎来无数个谜,我以为而已简单的的探险旅途,却不知道一切未知接踵而来。我以为彻底摆脱了世俗是自由的之身,却不知道走得出世物走不出黑幕。我以为人易看,却不知道心难猜。我以为死才需勇气,却不知道活一直这样才是勇者我顿了顿将笔停在了本子上,当再次回过神来本子上已深深烙下一粒黑色印记,我急忙收回了笔,望着本子不知是那黑色印记还是心里的迷惑使得心中一丝压抑“因为,FREE集团是给了我们必备装备以及我们个人所需装备,但他们承诺的后勤保障我们却没看到,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一觉醒来就在岛上了,我只记得来到这里之前我们是在FREE集团参加集结宴。而来到这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FREE集团的人,队长说这是FREE集团让我们快速适应野外生存的方式,免得被原本社会的人际人情所干扰。虽然这种解释有点扯,但现在也只能这样想给自己点安慰,如果我们都想着被FREE集团扔了,那整个队将陷入无限的绝望之中,后果很严重!”我看着自己刚写的笔记长叱而叹地合上了本子,打开背包将本子和笔放了进去,帐篷外不断传来窸窸窣窣的嘈杂,不知是昆虫还是什么蛇之类的危险生物。帐篷内,我望了眼同账都已经熟睡的林羽,脸上露出一丝心安的笑意,我心里明白阿羽是我在这个队里唯一可以完全信赖的好兄弟,我俩是一起报名参加的这次冒险活动。其他六人里,陈肖、杜浪、沈之烨是典型的利益趋向者,完全为宝藏而来,不由得让人心存戒备,真不知发生利益冲突时他们会不会倒戈相向。白颖是队里唯一的一个女性,混身散发着邻家女孩的清纯之气,如果仅凭第一印象绝对是令人爱怜的文静淑女,但事实恰恰相反,那文静的面容下藏着颗疯子般赤热之心,一想也知敢来原始大森林的肯定不是柔软的泛泛之辈。王哥,大家一直都这么叫,具体叫什么名字不得而知,他是队长,对队伍极其负责,他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听说他曾独自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队里的传奇人物。哑巴,想到队里的这最后一位,我条件反射的摇了摇头,如果要给他填个资料表可能最省墨水了,白纸一张,进到队里以来从没见过哑巴说话,所以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哑巴,如果把他的表情比作漫画,那只能说画这幅漫画的画家懒到画了一张图在那复制粘贴,但在队里,连王哥都会敬哑巴三分,实力不容小嘘。想了这么多,我咬了咬牙,我知道,旅途才刚刚开始,我关了手电伸了个懒腰口里还歇斯底里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便躺了下去。
展开全部

死亡冒险电影  死亡冒险岛  死亡冒险破解版  死亡冒险僵尸生存破解版  死亡冒险僵尸生存下载  死亡冒险游戏  死亡冒险中文版  死亡冒险僵尸生存中文破解版  死亡冒险破解版下载  死亡冒险僵尸生存  


  第二天天蒙蒙亮大家便草草的吃了点干粮拔营起寨踏上了征途,也是刚起床不久的缘故,人都懒洋洋的,一路安然无话,也不免有一种压抑的气息,这使得话唠阿羽可是满身憋屈,背着包紧跟在我身旁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唠叨着为什么不一起聊聊人生,谈谈理想。我向他翻了个白眼,用眼神瞟了瞟哑巴道“喽,找你哑爷聊人生,谈理想去”

  王哥让我放低了点头,开始拨着我头发胡乱的找着,不知怎的,我突然感觉头顶一阵钻心的痛,好像什么东西从头顶往我脑袋里钻,我不免有丝晕觉,当我再睁开眼睛时我已经靠着树坐在了地上,感觉眼前一切像看电影似的不真切,哑巴站在我的面前正拨动着我头发,突然我看到有两只手忽隐忽现的在我眼前张牙舞爪般的挥动着,我眼珠左右瞥了瞥,看到王哥正拼命的控制着张牙舞爪般的那双手,我突然又看到哑巴一阵吃痛小退了一步,我纳闷的眼珠向下瞥了瞥,我看见两条被翻起裤脚而且满是血窟窿的腿在不停的踹着哑巴,王哥用一只手锁住那双张牙舞爪的双手腾出另一只手将那布满血窟窿的其中一条腿按了下来然后用膝盖压了上去,随即又拉住了另一条腿压了下去,那两条腿拼命的想挣脱却无济于事,我看到哑巴又走近了我,手里拿着好几根细细的铁针似的玩意,有点像针灸时用的那种针,看到针让我突然产生了不好的感觉,我才发现我好像就剩眼睛了,好像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消失了,因为没有任何感觉,但我还有些许的意识,我还能简单思考我所看到的景象,我突然想到以前听老人们讲到的一个词叫回光返照,是说一个病危之人或已经没了意识的人突然出现病症减轻了或突然意识清晰了的情形,这些情形并不一定是好兆头,老人们死人见多了都说那是回光返照,就说明这个人要死了,此刻,我的眼睛瞪着前方的哑巴愣住了,难道,我要死了

  阿羽听了王哥的夸奖束起食指摇了摇“NO,NO,NO"然后举手拍了拍胸脯“我是要成为冒险王的男人”

  王哥那只劈刀被我弄丢了,我从包里拿出了我带的匕首扔给了王哥,然后拿出了压缩饼干分了分,我马虎的吃了几口便跑到水边用手舀着水洗起头来,洗了一会感觉也差不多了,我便站起来用手按了按头发想把水挤出来点,突然我感觉到手按着的头发间有东西在不停的蠕动,我吓了一跳,急忙用手扯散着头发抖个不停,王哥看见我奇怪的动作急忙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一只手仍然不停的抖散着头发,另一只手开始胡乱的抓着然后对王哥道“有东西,头发里有东西”

  “打住”我被阿羽说的一阵反胃,想着再不制止可能郭德纲老师和于谦老师紧接着就要开启不折不扣的同志生涯了,心中一阵汗颜

  阿羽一只手背到身后另一只手指着我装的有模有样的喊道“于谦老师啊,哦,不,阿谦啊,这才几天没见就不认识你家纲纲了”

  王哥指了指地上突出的树根,而哑巴指了指挂在树上的藤条,我思索了一番将我的分析说了一下“如果他们走的是树根就说明他们是故意不留下脚印,如果他们是攀着藤条过去的说明当时可能下面有什么危险让他们不得不攀着藤条走”

  阿羽听了哼了一声道“庸人,燕鹊安知鸿鹄之志哉,没品位,没追求”

  “有区别吗?”阿羽满脸不服气的道

  我听了想了想第二种的确有可能,但第一种不可能,因为树根只是突起于地面,如果地面有危险那走树根和走地面没多大区别啊,但无论原因是什么,眼下我们似乎都应该向前去探一探,但我还是把背包从肩上卸了下来放在了地上然后冲哑巴和王哥摆着手“咱们在这修整修整吧”

  “进入幽灵岛第三天,队伍继续行走在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中,因为潮湿和肆虐的蚊虫不少队员开始抱怨,甚至有人打了退堂鼓。说实话,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到这来的,或许和我一样是拿了FREE集团的召集函,而我之所以报名是因为FREE集团承诺给参加者提供所有装备与后勤保障,这给我实现多年的冒险梦提供了机会。另外一个原因是这次冒险的目标好像是一批遗落在幽灵岛的宝藏,如果我们能找到幽灵域即所谓的藏宝之地就能拿到FREE集团的高额报酬,不得说我现在所知的队里就有几人是奔着宝藏和高额报酬来的,宝藏与报酬两样拿了一样就可少奋斗多少年。不过,不管什么原因,现在都得努力的走下去,因为……”

  “那是什么问题啊”阿羽脸上爬满了疑惑

  “这是你存不存在的问题”

  我听了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难道就这样扯不开关系了,另外关键是我连冷哥是谁都不知道,但我也懒得再去问,阿羽见我又一言不发,叹了口气,突然又凑到我耳边轻声道“那我可替你去告白去了”

  我无奈的只能摇头,突然想起了白颖,便又拍了拍阿羽的肩膀“别在这跟我扯犊子了,尽是浪费口舌,去找妹子谈人生、聊理想去,说不定还能抱得美人归”

  阿羽开始在我耳边踌躇满志的讲起他所谓的抱负,我也只是一边赶路一边对他说的话敷衍的点着头,说了一会见我爱搭不理的,他无奈的将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好无脑的来了一句“乔云阡,你就不能开个金嘴陪我说句话啊,我就那么没有存在感?”我推开了他的胳膊然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骚年,这不是你有没有存在感的问题”

  和阿羽在一起那么久了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知道他又在开玩笑,想都没想一脚就踢了过去,力道恰当,轻轻的踢到了他背包上“去,爷对男人不感兴趣”

  我俩慢慢搀起哑巴,哑巴恢复了意识但身体有些透支,靠着我俩的搀扶可以慢步行进,而哑巴手心中插着的巨蟒断牙我俩也没有立即给拔出来,因为我们三人的背包都在其他人那,没有医药包我俩不敢盲然将断牙拔出来,万一止不住血或伤口感染都会十分危险,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到其他人

  其实对于我提出修整有两方面原因,于私,我头上还有那万恶的血浆,虽然干了但总让人感觉不舒服,现在恰巧有水,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这样的河水,于公,我们三人刚经过一阵折腾,身体不免有些疲倦,另外哑巴还有伤在

  “当然有,这是本质的区别,有没有存在感的前提是你存在,如果你都不存在何来的存在感!”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说话,&中了啊
    说话,&中了啊

      阿羽看我良久没说话,推了推我肩膀“还真被我说中了啊”

  • 口味太&不安全
    口味太&不安全

      我一听阿羽说冷哥心里也泛起了嘀咕,难道说我给他点错人了,还是他理解错了,如果是他理解错了那只能说他口味太重了吧,非往男人身上想,顿时感觉自己以后都不安全了,万一发生点什么

  • 大笑,&肩膀上
    大笑,&肩膀上

      阿羽一阵大笑,将胳膊搭在我肩膀上“知道冷哥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