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执默职场小说《影路人生》全文免费阅读

影路人生

编辑:清尊素影 作者:执默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3-27 12:33:20

在读:1565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这是一个影像的时代、视听的时代、机械可以复制的时代、金光逝去的时代。——瓦尔特  当从北电名落孙山的刘孤风看见这一行字的时候,会觉得阳光极其的刺目。他倍感周围是那么的寒冷的天气.....  刘孤风并也没选择放弃自己的理想,不是抬胸膛,挪着着他有些略为有些身体肥胖对于暨宁蒲西区的人们来说,这里有的只是无数的矿坑和因采煤过深积水成湖的塌陷区。当再过二十年后这里的煤矿完全挖没,那么浦西区就只剩下矿坑和日益严重的刺鼻气息。。
展开全部

随机路人生快穿  未选择的路人生哲理  艺路人生  一路人生  路人生坎坷  


  刘长歌百无聊赖的看着过往的一节节车厢,刺眼的阳光再次洞穿他的眼眸,肉刺般顶在他双瞳,可这并没有让他低下头,他只是随便又找了个窗口坐了下来沐浴着温馨的阳光。

  PS:小默求推荐票喽,人家说做人要厚道看书要投票,支持小默,讲述一个小人物真真正正的影路人生......

  可当刘长歌转过身的瞬间他呆住了,面前的女孩带着一顶报童帽,稍稍微卷的长发披肩飘逸,高挺精致的鼻子,粉嫩的嘴唇,有些歉意的对刘长歌一笑,脸袋两边的酒窝有点浅粉,瓜子脸的下巴上有着一条淡淡的“W”型美人沟。

  “你。。。你。。你个臭流氓!你给我等着,别让我遇见了,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你!”

  “刘长歌,怎么没走?你妈在楼下等着呢。”

  “这是赔你的...”说着就从钱包里扔出了一叠“毛爷爷”出来,女孩头也不转直接要走。

  当女孩吃惊的缓过神来啐了口臭流氓时,刘长歌早就走远了。周围的乘客也都收回了刚才好奇的目光,谁也不出声,顿时女孩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车厢。

  佟雪并不是暨宁人,却在暨宁做了六七年的艺考辅导。由于只做编导专业的辅导,在东山的西南地区名声算是数得着的,学生的升学率也比较高,惹得同行使用各种造谣毁坏她的名誉,但她总是迎刃而解反弄得别人灰头土脸。

  刘长歌用手轻扭了下女孩的鹅蛋脸,然后把钱甩给那个女孩转身就走。

  随着火车摇摆不定的车厢中,刘长歌倚靠着车窗向外面望的出神。还有几个小时就到暨南了,第一次独自出远门,乡村的风光顿时让他有些疲惫,当无数一样的画面反复的流淌在脑海里,那种窒息感觉很难受。

  上身披着卡其色的风衣里面是带着围巾的毛衫,下身修长的牛仔长裤臀部扬起的弧度宛如勾画般,迷人但不妖媚。

  “谢了姐,我这就走。”

  对于暨宁蒲西区的人们来说,这里有的只是无数的矿坑和因采煤过深积水成湖的塌陷区。当再过二十年后这里的煤矿完全挖没,那么浦西区就只剩下矿坑和日益严重的刺鼻气息。

  他回到座位开始沉默,想象着自己即将踏上的暨南,想象着遇见各色各样的人,百般刁难的考官,精致美丽的女孩,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点头之交。或许那个女孩要大学毕业了吧,或许自己留在她大学门口的佛珠被人捡走了,又或许自己会遇见更好的百分之百的女孩。

  后门口半倚着墙的佟雪沉着脸不断地摇头。

  刘长歌还是板着脸,女孩便开始打量他,从穿着上看他绝对不是个家里有钱的主,穿的牌子都是大众款的,难道他是缺钱了?女孩心里不由想着。

  “小姐,我是去暨南艺考,但你不要说得那么亲昵,搞得我跟你男友似的,这样身份不清不楚多不好!至于大不大度与你何干?”刘长歌嘴角咧出个小小的笑样。

  想想着三年来一路苦苦支撑的自己,以及越来越不稳定的情绪。他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外面,面无表情。仿佛三年的记忆如同昨日般清晰。现在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刘长歌了,她真的走了,线也真的断了。

  女孩把整个车厢找遍才发现了他,便悄悄地在背后看着他。

  本来刘长歌就在气头上,看见女孩那么嚣张心想,白富美怎么了?有钱了不起啊!靠着父母或者所谓干爹什么的,也就是花瓶一个。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而已的&。这些
    而已的&。这些

      他们是艺术生,是高中里那些尖子生所不屑的坏孩子。他们是充满对艺术激情的朝圣者,他们是为了应付家长上个大学而已的富二代。这些他们都是,但是没有人可以否认在高三一学年里他们的辛苦和执着!

  • 在那透&的玻璃
    在那透&的玻璃

      佟雪并没回答眼镜青年的话,只是站在那透过模糊的玻璃望着男孩。

  • 边的老&杂声顿
    边的老&杂声顿

      旁边的老师明显感到佟雪的不适而走进了教室,刚才的嘈杂声顿时鸦雀般寂静。

  • ”的熏&陶变得
    ”的熏&陶变得

      东山省的人们因为长期受两个声名远播的古人所谓“思想”的熏陶变得循规蹈矩墨守成规却健壮耿直,麻木固执的暨宁人也是一样,倔强是一种精神,一种理想被现实洗涤之后的无奈。

  • <p>&镜的男

    &镜的男

      佟雪的眼睛里充满了不解和疑惑,从办公室走出的带着眼镜的男青年脱下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怎么了雪?”

  • 机在墙&完老老
    机在墙&完老老

      “去吧,让你徐哥用相机在墙上照几张就是了,弄完老老实实给我回家,上次你提前半个月给家里说学专业去了结果跑去疯玩我还没算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