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千种柔情恰似你_西米_安晓,叶北宸

千种柔情恰似你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西米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27 11:20:50

在读:1616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安晓看上了包,叶北宸买。安晓想去旅游,叶北宸百忙之中抽时间陪太太。某天,发来精心准备好的生日礼物,安晓从床上爬出来问,“叶北宸,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叶北宸:“所以踏上阶梯,进了卧室,她拿着睡衣走向浴室,就在关门的那一刻,卧室的门被重重推开,安晓撞在冰凉的墙壁上,还没有反应过来,高大伟岸的身躯就低头吻了下来。。
展开全部

干种柔情恰似你  千种柔情恰似你莫霆  千种柔情恰似你陆南  千种柔情恰似你百度云  千种柔情恰似你 陈楠  千种柔情恰似你全文免费阅读陆楠  千种柔情恰似你免费阅读  千种柔情恰似你陆楠免费阅读  千种柔情恰似你陆楠  千种柔情恰似你 小说  


他唇角泛起冷弧,挑起她的下颚,迫使她的眼睛看向他,透过她漆黑恐惧的瞳孔他能清晰看到,他黝黑的眸子已经冷到了骨子里,“在你的心中,我叶北宸便这么多余?连你主动调去安城分院也不值得跟我说一声?”

她又摇头否认,叶北宸爱她,那么动作也定然是极温柔的,又怎么舍得在她的身上留下这种……类似屈辱的痕迹。

安晓恐惧,整个身子细微的颤抖了起来,她不懂,只是三个月不见,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安晓挣扎,“叶北宸,你放开我!”

她的暗恋对象在安城。安城分院有空缺,她几乎是在知道这一消息的那刹那,便立即申请调入去那,整整三个月,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打过来。

安晓恐惧,整个身子细微的颤抖了起来,她不懂,只是三个月不见,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叶北宸,我知道之前不辞而别是我不对,我求你别这样,我真的知错了。”

这是她们两人在结婚两年后第一次同房,在他进入的那刹那,她知道,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已经结束了。

踏上阶梯,进了卧室,她拿着睡衣走向浴室,就在关门的那一刻,卧室的门被重重推开,安晓撞在冰凉的墙壁上,还没有反应过来,高大伟岸的身躯就低头吻了下来。

系上衬衣纽扣的手微滞,男人转头凝着她,“安晓,事情由你开始,就轮不得你说结束。”

安晓回到叶宅的时候,偌大的别墅如她三个月前走的时候那样漆黑一片。

他的吻很霸道,堵住她的嘴几乎都带着惩罚性的咬。

不……

她撇开他钳住她下颚的手,企图推开他站起身,然而,无论是体魄还是力度她始终不及他。

他黝黑深邃的眸子紧盯着她的脸,漆黑到没有一丝情绪,“安晓,还不记得你的身份,已经是叶太太?”

安晓眼睫轻颤,没有出声。她跟叶北宸结婚两年各自生活互不关心,她以为他根本就不在乎,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不在乎。

安晓眼睫轻颤,没有出声。她跟叶北宸结婚两年各自生活互不关心,她以为他根本就不在乎,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不在乎。

“跟他一起去的?”叶北宸没回到她的话,冰凉的大手搂住她的腰死死地贴向他,那力道大的几乎要将她的腰生生勒断。

不知是她的反抗刺激到了他,还是他本身就心情不佳,男人没听,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踏出浴室丢在了床上。

她的挣扎彻底惹怒了他。他没有前戏的进入,安晓只觉得疼得整个灵魂都在颤抖。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没有一&”
    没有一&”

    他黝黑深邃的眸子紧盯着她的脸,漆黑到没有一丝情绪,“安晓,还不记得你的身份,已经是叶太太?”

  • 的大手&从西裤
    的大手&从西裤

    高大的身躯倾身压了下来,男人修长冰凉的大手直接简单的,撕碎了她被汗水浸湿的衣服,甚至从西裤扯下黑色皮带捆上了她的双手。

  • 板,听&的承诺
    板,听&的承诺

    安晓躺在床上,心既然前所未有的平静,她目光平静地望着上方天花板,听到自己说,“叶北辰,你背叛了你的承诺,我们离婚吧!”

  • 分院有&空缺,
    分院有&空缺,

    她的暗恋对象在安城。安城分院有空缺,她几乎是在知道这一消息的那刹那,便立即申请调入去那,整整三个月,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打过来。

  • 身,一&又响。
    身,一&又响。

    事后,男人起身,一颗颗地系上衬衣纽扣,无论在什么状态之下,他永远都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即便他的手机铃声响了又响。

  • <p>&在乎。

    &在乎。

    安晓眼睫轻颤,没有出声。她跟叶北宸结婚两年各自生活互不关心,她以为他根本就不在乎,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不在乎。

  • 扎彻底&魂都在
    扎彻底&魂都在

    她的挣扎彻底惹怒了他。他没有前戏的进入,安晓只觉得疼得整个灵魂都在颤抖。

  • 可是她&始终让
    可是她&始终让

    她想叫他动作轻点,可是她的骄傲与倔强始终让她开不了口。

  • 身去浴&洒中淋
    身去浴&洒中淋

    她闭上眼,在床上躺了一会,掀开被子起身去浴室冲凉。淅淅沥沥的水从花洒中淋下,那白皙肌肤上的痕迹任她怎么洗也洗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