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昨天来过灵异小说《人云鬼语》免费阅读

人云鬼语

编辑:愁蝶未知 作者:昨天来过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21 11:34:30

在读:2108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世界上到底有也没鬼?人死了要到哪里去?真的有天堂和地狱吗?的话也没,为什么百千年来人们一如既往的对神虔诚顶礼膜拜?的话而已是一小撮人发了神经病,那为何教堂和庙宇遍及的世界每一个角落?而关于鬼的故事不断地的传说?  不存在就有道理。的话你不我相信,不代朱依玲冲进房间,在哪白色的病床上,叶弋安静的躺在那里,朱依玲轻轻的走到他的身边,只见这个前天还是活脱脱的一个人,永远都睁不开眼睛了······。
展开全部

人云鬼打一成语  


  朱依玲正骑着自行车回来,经过一个小桥,忽然一个道士闪出来,拦住道路说:“姑娘请留步。”朱依玲跳下车来说:“道长,怎么了?”那道士打量了朱依玲半响,说:“姑娘最近可是有不如意之事?”朱依玲说:“是呀,最近有点不好。”道士说:“你印堂发黑,可能中魔了。”朱依玲心想,原来是个江湖骗子,说:“你才中魔呢,不好意思我要走了。”那道士紧追不舍,说:“姑娘,不要走,你真的中魔了······”

  朱依玲说完,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叶弋的手上。忽然,叶弋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朱依玲一惊,只见叶弋紧闭的眼睛有两滴眼泪溢了出来,朱依玲惊喜的说:“你一定听见我的说话了,是吗?你是我活着的唯一动力,你知道吗?”

  母亲暴怒起来说:“如果你要喝死人在一起,你就离开这个家,永远的离开。”

  朱依玲的母亲坚决的说:“玲子,我不容许你把一个死人留在这里。”父亲也过来劝朱依玲说:“玲子,你就放弃吧!叶弋已经死了。”朱依玲紧紧的抱住叶弋说:“他没有死,他会活过来的。”母亲着急的说:“难道你要和一个死人过一辈子吗?”朱依玲斩钉切铁的说:“是的,我不会丢下他不管的,在他出事的最后一刻,他也不曾舍弃了我。”

  小蕾说:“我男朋友要是对我好一点,我也不至于这样的悲观!”朱依玲说:“亦刚对你也不错了,你还不知足。”小蕾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亦刚这个人太花心了,也不知道背着我在外面有多少女人,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朱依玲说:“起码他每个月都给你钱花。”小蕾说:“要是给钱花就叫女朋友了,他不知道给多少人钱花了,我就是想独立一点才出来做事的。”

  朱依玲把玉佩放在叶弋的床头上,正对着叶弋说:“叶弋,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我爱你的心永远不便,你好好睡觉吧!”朱依玲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什么时候,忽然被人惊醒,朱依玲睁开眼睛又惊又喜,只见叶弋坐了起来,朱依玲扑倒在他怀里说:“叶弋,你醒了,我以为你永远都醒不来了。”叶弋没有说话,眼泪扑扑的掉下来。

  朱依玲吓得在角落里得得瑟瑟,陈子杨走了过来说:“你到底怎么了?”朱依玲惶恐极了,躲到角落里,大声叫唤:“你出去,你快出去!”陈子杨慌慌张张的穿起衣服,说:“好好,我出去,我出去。”陈子杨说完走了出去。

  陈子杨没有跟进来,一个人对着大雪狂饮,直到深夜,才摇摇晃晃的回去,那个背影竟似好是熟悉,又好像是从未见过······

  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就是不离不弃,不管对方是贫穷与否,都视对方为是唯一的依靠。朱依玲说:“叶弋,你就是我的灵魂,你消失了,我也成了没有灵魂的躯体。”这天,朱依玲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忽然有人拼命的敲门,朱依玲吓了一跳,打开门一看,却是小蕾。小蕾说:“玲子,你怎么不上班,也不请假,打你电话也打不通,我还以为你······”朱依玲笑了笑说:“还以为我自寻短见了?”

  老者说:“世间一切的孽缘都是一个情字,你所爱的人已经几番轮回转世,万事讲究缘法,切莫强求。”

  十几个人打捞了一个晚上,那滚滚的江水,哪里见得人影,人们只好散去。朱依玲死活不肯回去,呆在江边,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她的好友小蕾怕她情绪失控,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不敢离去。

  据北魏郦道元所著《水经注》中云:晋时有一叫王质的樵夫到石室山砍柴,见二童子下围棋,便坐于一旁观看。一局未终,童子对他说,你的斧柄烂了。王质回到村里才知已过了千年。石室山竟然是一座仙山,陈子杨追击叛将龙沙八莫名进了仙山,不想一去千年,妻子莫琊已经轮回转世几番,就是现在的朱依玲。

  朱依玲说:“那是一个很远又很近的地方,有一个人自称叫陈子杨,还说是我的丈夫。我也感觉这个人有点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手里拿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看上去满脸的愁容,他的衣服已经破旧不堪了,两只眼睛却是炯炯有神······”

  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叶弋还是没有醒来。朱依玲白天在酒店上班,只有中午回来一趟。朱依玲早上早早起来,把小米熬成米汤,轻轻的喂着叶弋,朱依玲说:“叶弋,你知道吗?我的前生一定是欠了你的债,因此是来还债的了。”

  老者叹了一口气说:“你乃是一个性情之种,人世间诸多的磨难要你去面对。”

  陈子杨醉眼朦胧的说:“她就是你呀,你就是莫琊呀!”朱依玲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我是莫琊?”陈子杨拉着朱依玲的手说:“对,你是我深爱的莫琊,你记起来了吗?”朱依玲摇了摇头,陈子杨说:“我们是在一次庙会里认识的,你不记得了吗?”朱依玲说:“庙会?”陈子杨回忆说:“是呀?那一天,你和你娘来看花灯,你还被人欺负了,是我把你救出来的呀?”

  少年说:“我能回去了吗?”

  小蕾笑了笑说:“哦,说的那么的肉麻,当我是透明的了。”朱依玲说:“我就你一个好姐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又不是外人。”小蕾叹了一口气说:“玲子,你真是一个痴情女子,要是当初我和你争叶弋的话,到了这一步,我会选择放弃的。”朱依玲笑着说:“人各有的活法,我也不一定全对,但是我坚持。”

  一个少年衣衫褴褛的出现在峭壁之下。少年昂望悬崖上的老者问:“师父,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出谷?”

  父亲拉着母亲走了出去,两个人的声音慢慢的消失的转角处。朱依玲愣愣的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心中的痛苦不堪。我怎么能这样放弃我曾深爱过的人呢?那就是只有一丝一毫的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少年&有多长
    。少年&有多长

      一个少年衣衫褴褛的出现在峭壁之下。少年昂望悬崖上的老者问:“师父,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出谷?”

  • <p>&生亦幻

    &生亦幻

      这是一个凄绝的爱情,一个阴阳相隔曲折的爱情,妖魔鬼怪修身斗法,前世今生亦幻亦真。

  • 如果你&‘慧’
    如果你&‘慧’

      存在就有道理。如果你不相信,不代表它的不存在,如果你相信了,你也未必就能看见,因为一切除了一个‘缘’字,还有就是一个‘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