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藏阴山海图胡宵龙堂小说_藏阴山海图小说阅读

藏阴山海图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梧桐阅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17 13:59:52

在读:1957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藏阴山海图》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胡宵,龙堂,海昏之间的故事。藏阴山海图约8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展开全部

山海藏深意下一句  山海藏精全文阅读免费  山海镜花浊阴  山海藏深意出自哪  烛阴山海镜花  藏于山海什么意思  藏阴山海图txt下载  藏阴山海图下载  藏阴山海图 百度阅读  


藏阴山海图小说名字叫做《藏阴山海图》,这里提供藏阴山海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藏阴山海图小说精选: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但是这个世界上的确的存在一些诡异的东西。我叫萧笃,出生于1991年的一个公务员家庭,那个时候因为刚出生时轻的要命,所以我粗头大脑的老爸就直接给我起了一个笃,据说是厚实,结实的意思,其实不然,多年后我补脑起老爹给我取名的场景只有呵呵了。19岁那年我大学毕业了,成为了我们班上的第一个北漂,带着一点点大学时留下来的积蓄,来到了这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办公所在地。所以在没有任何人帮助的时候,我很顺利的在刚下火…

“嘿嘿!”胡宵,打开车门揉了揉鼻子“你小子嘴巴还是老样子,天下就没有你说不倒的人。”

接着花了身上所有的钱毅然决定把房子建在了一座坟山上。房屋建好后,太爷爷却说先不急着住进来,然后在山下安置好家人后,独自一人上山待了一月,一个月后他把家里人都接了上去,那时候家人才知道太爷爷居然把家里所有的家具摆放方位给颠倒了一个位置。

“妈的。”我骂了一句看见不远处胡宵也因为这些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鬼东西而摔倒了,“死胖子”我高喊着想要彼此勉励,但是很快我发现胡宵距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不,不对。不是距离远了,而是我的位置变动了。”

“也就是说是阴河?”说着我就往前面走去,面前是一扇门,这是一扇非常古老的船门,门的上面雕刻了一个女人的画像,我知道那是妈祖。妈祖,又称天妃是历代航海船工、海员、旅客、商人和渔民共同信奉的神祇。古代在海上航行要先在船舶启航前要先祭妈祖,祈求保佑顺风和安全,甚至是在船舶上立妈祖神位供奉。

“吓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没事!”我拍了拍胡宵的胸口,虽然自己也有点害怕,但是这种情绪最好还是不要在这里传播。

“拜请扶乩?”当时也不知道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所以胡宵在没有我提醒的情况下就读了出来,可是当他读完之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看到那红色的柱子居然表面的一层朱漆全都自动的剥落了下来,就像是一层干涩在上面的血液一样。

“前些年这里来了几个人据说是老家的祖上埋在这里,特来祭拜的,当时他们问过了帮你们管理山头的李叔,李叔说可以进去祭拜,但是不能烧纸,结果一进山两个人都这么消失了。无影无踪。”

“到了水上,这里就是给死人住的船墓了。”胡宵有点无语的说道,当时我以为只是导游骗我们说的假话谁知道这居然真的有啊!

故事要从我回到家里的那天晚上说起,我的家住在县城,而我太爷爷的墓和老宅子都在乡下,所以单身又穷酸的我只好找到了我小的时候的好友,现在已经是一方土财主的胡宵开车子带我过去。

“就是因为要点时间明天陪你们疯啊!等会儿送我去三溪桥一趟,我得去我家太爷爷那儿扫个墓。”

我本以为我会这样过完我的一生,大学毕业后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姑娘,然后娶妻生子,相守白头。可是我发现我错了,直到我清明节代替出差的老爹回到九江永修这边的老家替太爷爷扫墓的时候我才发现,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就绝对躲不掉。

“半个月?”我有点吃惊了,你说要是一个星期内我还是可以接受的,可是这半个月怎么解释?

早先年的时候一直听人说我们家的狗念家,好几次随着我们搬出来又逃了回去,而那几只狗我们也舍不得卖掉,也只能随它们了,所以现在的房子里估计已经成了狗窝吧?但是大人们的话往往是不怎么可信的,至始至终我也没有搞清楚那几条狗是念家还是念太爷爷。

黑暗中胡宵专心开着车子,而我也随着离房子越来越近想起了一些东西。大晚上的除了车外的照明灯,就是车厢里胡宵嘴上的烟头亮了。很久之后胡宵已经不怎么打瞌睡了他开口问道“其实吧,你那个老房子最近出过事!”

“这是一个类似于旱船屋的船。”胡宵想了一会儿说道“这样的建筑风格在岸上是房子模仿船只建筑的,我有在陕西看过,但是到了水上.......。”

我叫萧笃,出生于1991年的一个公务员家庭,那个时候因为刚出生时轻的要命,所以我粗头大脑的老爸就直接给我起了一个笃,据说是厚实,结实的意思,其实不然,多年后我补脑起老爹给我取名的场景只有呵呵了。

“不能这样,情况不对,这个地方似乎有些不符合常理的地方。”胡宵贴着我的耳朵说道。

叹了一口气,曾几何时这个宅子可一直是我炫耀的资本,可是如今过来一看才知道,它早已经变成了一处狗窝,还是会挖土的狗。

我从胡宵的背面居然变动到了他的正面,我看着胡宵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像是一个死人一样,可是我们脚下的木板在转动啊!确确实实的在动,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个房间是一个转盘?我想着之前我在地板上看到的字马上,联想到了一个不敢置信的事情,可是那边胡宵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惊吓大声的吼了出来“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嘛?救我.......。”突如其来的灾难中一个胖子全力吼出来的声音可想而知,但是就是因为他这么一吼整个房间再度变动了起来。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后院,&后院里
    后院,&后院里

    然而还不至是这样,我们的房子居然还多了一个后院,后院里有一个很大的木屋被锁给紧紧的锁住了。

  • 开车门&下就没
    开车门&下就没

    “嘿嘿!”胡宵,打开车门揉了揉鼻子“你小子嘴巴还是老样子,天下就没有你说不倒的人。”

  • “你说&起搜山
    “你说&起搜山

    “是啊!”胡宵一个劲的点了点头“你说稀奇不?你家山头就那么大,我们当时还把你老爹请了过来陪我们一起搜山来着,就连你家的房子都让你爹进去查了一遍,可是压根就没人啊,别说人了痕迹都没有。”

  • 会抽烟&清楚,
    会抽烟&清楚,

    “少来,要是你老婆发现你找的是男人还发火,那我觉得完蛋的是她才对。”我摆了摆手把烟给他丢了回去“好东西自己留着吧,我会不会抽烟你还不清楚,我看你是生意做多了吧!”

  • 而我也&的烟头
    而我也&的烟头

    黑暗中胡宵专心开着车子,而我也随着离房子越来越近想起了一些东西。大晚上的除了车外的照明灯,就是车厢里胡宵嘴上的烟头亮了。很久之后胡宵已经不怎么打瞌睡了他开口问道“其实吧,你那个老房子最近出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