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渔人草帽科幻小说《2012——地心救赎》最近更新

2012——地心救赎

编辑:朱唇点点醉 作者:渔人草帽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3-10 16:31:00

在读:1812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2013,传言纷纷,但它到底是否可以不存在呢?一个刚本科毕业的大学生在一次奇遇后步入了地心。他获知2013是真实不存在的,便为地球而就的救赎之旅就了。。。。。。 2013——地心救赎最我是谁?刚来舰船制造基地不久的技术员,再准确点,我就是个实习生,菜鸟。我叫孙强。大学时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很强,可以通过那么多的考试,谈那么多次恋爱,甚至还可以逃那么多次课都不被老师抓到。那时我的信仰就是做事情不能玩儿命,什么都跟考试一样,过了就行。可有句话说得好,现在不玩儿命,将来命玩儿你。现在,我就是一个被命玩儿得心碎的人。。
展开全部


  此时此刻,我是真的相信了,但我。。。。。。就我这样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又能做什么呢?“现在你相信了?”洛月圣者拍了拍我的肩。“是。。。。。。可是。。。。。。可是我能做什么?我有什么能力拯救球呢?”我毕竟只是个平凡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我的第一反应只能是不知所措,我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颤抖,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在往上顶,直冲到我的大脑里,脸上烧着了一般的烫。“不错,你的确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但拯救地表需要的是一颗爱地球的心。”洛月圣者的语气变得那么意味深长,“来吧,我带你去永恒圣殿,你会知道自己该如何走完接下去的路的。”他抚开那幕蓝屏,拉着我走进了面前那柱火红的树干里。

  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的,阳光很温暖,风也不大。真是给力的一天哪。我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扭了两下屁股,想去找块大礁石躺着好晒晒太阳。沿着设计室侧门的那条路走了一会儿我就相中了不远处一块比较平整的礁石,哈哈,就是这个了。我一路小跑过去,很轻松地爬上了礁石,惬意地躺了下来。这里离工地很远,领导们也不会发现的,真是块饭后休闲,平时偷懒的圣地啊。诶?那是什么?我看到礁石上的一条小裂缝里长出了一颗草。基地上虽然荒凉,但还是会长些植物的,只是这棵草实在是太奇怪了。我起身过去,仔细一看,这草通体红色,而且红得发亮,总共有五片叶子,均匀的长了一圈,最中间还有一粒红色的宝石一样的东西,我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拔这棵怪草。就在草的根部松动的一刹那,我脚下一阵晃动,礁石开始迅速地裂开,我想赶紧逃走,但已经晚了。脚下瞬时已经空了,我抓着怪草,一直下坠着,速度好快,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粉碎了,逐渐失去了知觉。。。。。。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下坠了多久,不管怎么样,现在我已经能模糊地感觉到自己已经停止了自由落体运动,正躺在某个很柔软的地方,还能闻到一种奇特的,清新的淡淡香味。好安静啊,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吸,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涌上心头。天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好奇心驱使我努力地睁开了眼睛。

  现在是2012年的某一天,我在设计室里休息。

  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地上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是草地?可我从没见过如此奇特的草,它们绿到透明,绿到梦幻,仿佛只要有一阵风,它们就能流淌开来。还有头顶的天,蓝得飘逸,蓝得温柔,蓝得博爱,让我有一种想不顾一切要融入其中的冲动。此时此刻,我的内心里完全是震撼,我这是在哪里?还是在地球吗?这时,我的手心忽然有什么东西在跳动,我抬起手一看,那棵红色的怪草!它居然像心脏一般“嗵、嗵”地跳动起来了!我忙把它放到了草地上,“嗵、嗵”,它继续跳动着,而且还慢慢地把它的根重又探进了土地里。我正诧异的时候,怪草上那颗宝石样的东西突然向上射出了一道红色的耀眼光芒,直到那蓝色的天上。我还没来得及遮住眼睛,那道光已经消失了,怪草也不见了,但是更怪的情况出现了:我头顶的那片天似乎是倾斜下来了一般,在我面前展开成了一层巨大的透明薄幕。我半胆怯半好奇地伸出手,贴在那层薄幕上,轻轻地在上面抚过,那层薄幕也随之散开,一座同样是蓝色的,水立方似的殿堂出现在我面前。这座蓝色殿堂的门是敞开的,也许这下我可以知道我现在是在哪里了,想到这儿,我赶紧走了进去。

  我是谁?刚来舰船制造基地不久的技术员,再准确点,我就是个实习生,菜鸟。我叫孙强。大学时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很强,可以通过那么多的考试,谈那么多次恋爱,甚至还可以逃那么多次课都不被老师抓到。那时我的信仰就是做事情不能玩儿命,什么都跟考试一样,过了就行。可有句话说得好,现在不玩儿命,将来命玩儿你。现在,我就是一个被命玩儿得心碎的人。

  我感觉自己飘浮了起来,不过还没来得及多想什么就又站住了。这次到达的地方终于让我有了点熟悉的感觉。像是间很大的书房,但是没有书架,只是蓝色的天花板上悬挂着很多羊皮卷一样的东西,外面还环绕着幽蓝的光芒。“这是地心的永恒圣殿,上面悬着的是地球之书,是地球诞生以来的所有记忆,每一卷地球之书都由地心圣光保护,可以永恒不灭。”洛月圣者领着我在一卷卷地球之书间徐行。我四处看着,却发现不远处有一卷似乎和其它的都不一样,外面并没有圣光的环绕。“那卷为什么不一样呢?”我随即指向了那卷异样的地心之书。“那卷是地表之魂。”洛月圣者带着我走了过去,“它本应和其余的地球之书一样由圣光保护,传至永久,但因为记忆里有太多地表人类的血腥、狡诈、贪婪,它的灵魂就快被冲散了,圣光无法环绕它,这也就意味着它的生命不久就将完结了。”洛月凝神看着这卷地表之魂,语气里带着深深的悲伤。“它跟2012有关系?”我很疑惑。“对,它是地表的灵魂,没有了它,现在的地表也就将不复存在。”“可是你说过地表会再生的。”“是的,地表有再生的能力,可你不知道的是,每再生一次地表,地球都会膨胀一次,整个宇宙也会膨胀一次,宇宙的每一次膨胀都会让所有星球的现有生命遭受毁灭,所以地表的灾难也是整个宇宙的灾难。”“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是什么?”“既然你们知道地球面临这样的灾难,那为什么不是你们来拯救它呢,你们地心人跟地表人到底又有什么关系呢?”“地表的生命都由地心生命库的生命精灵成长而来,两亿多年前,恐龙灭亡,地表经历了一次浩劫,为了避免再有那样的悲剧发生,我们输送了高智慧的生命精灵到海洋里,后来就演变成了你们地表人,我们本以为高智慧的地表人日后会好建设好地表,使其免遭外来灾难,结果现在即将要把地表毁了的却是你们自己,所以这一切后果只能由你们自己来承担。”洛月的语气已经有些激动了。听了这些,我不觉有点惭愧了,如此高智慧的自己至今为止连搜小船都没造过,更不用说建设地表了,哎~~~“那我该怎样去完成这次救赎呢?”其实我仍旧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要做什么,但我已经很清楚自己是一定要做些什么了。“在这卷地表之魂里,存在一个三十六维的空间,每一维之中都包含着一种原罪,每一种都是你们地表人类遗留在地表记忆内的致命缺陷,你必须消除所有原罪才可以挽救地表,也只有消除所有原罪之后你才能回来,”洛月的话严肃中带着温和,“但我必须告诉你,以前从未有人进入过这个空间,没有谁知道其中有多少艰险,而你将孤身一人面对一切,也许你会成功,也许将被毁灭在其中,一旦你进去了,一切都将不可逆,你准备好了吗?”洛月的话又一次让我不知所措了。我这是要去干嘛?做英雄。。。。。。还是。。。。。。当炮灰?不知道,管它呢,还是不知道吧,因为我决定要去了,为什么?不为什么,因为也许进去了我就知道为什么了,对吗?既然这样,好吧,不管前面有什么,等着我吧!我来了!

  在这个远离城市的三百多平方公里的基地上,我是那么的渺小,没有人会关注到我这个不起眼的小菜鸟,我可以很悠闲地无事可忙,但悠闲的同时总会苦闷到蛋疼。我们的这个基地其实就是海里的一座孤岛,是专门设计和制造军用舰船的。为了保密,上级部门会在施工期间严格控制我们的通信,外出就更不用想了。每隔半个月都会有船给我们送来补给,也会顺带一些书籍影碟之类的精神食粮。很多与世隔绝了很久的前辈们会在这时候聚在一起看一些爱情动作片排解苦闷。可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因为船上搬下来的食物从没有新鲜,至于那些爱情动作片之类的精神食粮,大学时实在是吃的太多了,不想再吃了。我最期待的还是定期的体检,因为陆航的医护机组里每次都会走出一些年轻的,精神抖擞的女卫生员。我们的基地里没有女员工,甚至连一只雌性的动物都没有,所以任何一个在基地里出现的活生生的女同志都可以让我激动半天。我的运气比较好,每次给我检查的都是年轻的女军医。其实也不是运气好,只是我的资历太低了,所以只能有同样资历比较低的年轻医生为我检查。至于那些年长的军医都是为老鸟那样有高资历的领导检查。老鸟是我的顶头上司,高级工程师,核航母设计团队的领头专家。我就是被老鸟选来基地的。还记得那时领导们问老鸟要带哪个去基地,老鸟在我们几个新人面前来回走了几遍后指着我说:“就要这个吧,傻愣愣的有点菜鸟样,好带。”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就背地里叫他老鸟了。老鸟的年纪其实不大,五十出头,为人和善,还有点小时髦(不然也不会叫我菜鸟了)。但最近老鸟却是真的老了好多。阿拉伯地区发生了大地震,几个主要的产油区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全球面临着巨大的能源危机老美和日本人都打起了南海的那点资源的主意,频频派舰队在南海周围活动,国防部紧急命令要加快核航母的设计制造进度,老鸟为了这个几乎是每天都茶饭不思,日渐消瘦了。不过老天似乎是很不给老美和日本人面子。日本本土大地震,富士山也喷开了,大半个岛国都成了废墟。老美的国度接连遭遇飓风,好几个洲都被掀了个底朝天,镇守在南太平洋的几个舰队也被海啸给没收了。两家都急破了脑袋。总部趁着这个间隙召开紧急会议,老鸟今天一大早就去了总部,留下我处理一堆技术参数。半天才处理完,现在我已经是头昏脑胀了。2012,哎~这该死的2012把大家都折腾得不像样子了。。。我心里嘀咕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事来。哈哈,今天该是体检的日子了!对,又要来女医生了!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又阳光了起来。我赶紧整理好了桌上的图纸,走出了设计室。

  他带着我一直向前,最后来到一层和我之前所见相同的蓝色薄幕前。“接下来就需要你一个人进去了,这是地心圣袍,请把它穿上。”白发男人微笑着把他身上的那件袍子取下,披在了我身上,然后抚开了那层薄幕。又有一座殿堂出现在我面前,不同的是,它是红色的。等我再想和那个白发男人说话时,他已经消失了,我身后的蓝色殿堂也不见了。看来我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向前走了。走进红色殿堂,我四处张望着。殿堂里只有有四根巨大的火焰般红的柱子,我走近一看,不对,那不是柱子,而是什么树的树干,而且和之前那颗怪草一样在跳动!我吓得退后了几步。“看来是来自地表的人到啦。”在我惊魂未定之际,一个身披蓝袍的男人竟然从那树干里出来了,和先前不同的是,他的头发是火红色的,额头那个标记也是火红色的。“你到底是什么人?!这里到底是哪儿?!”我的心里越发的有些恐惧了,也很着急。“哈哈,你不用害怕,这里是地心人族的生命殿堂,我是生命殿堂的守护者洛月圣者。”蓝袍男人笑道。“这里真是地心?地球人都知道地心是不能住人的。”“呵呵,那只是你们地表人族的看法,因为你们根本都不可能到达地心,所以自然不会知道。”“那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因为使命。”“使命?”“拯救地球的使命需要有人来完成。”“拯救地球?”我先是一愣,继而大笑起来“哈哈,你是开玩笑吧,只有电影里才有这情节,2012来了,大家拯救地球,哈哈。”我笑得肚子都疼了,不屑地看着眼前这个人。“我说的就是2012。”他突然很严肃了。“哈哈,好,既然你说2012的传说是真的,那你总该拿出点证据让我相信你吧,比方说地球什么时候会毁灭。”我对眼前这个凭空出现的人充满了不信任,因为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境里。“好吧,既然需要你来完成这使命,那我不妨告诉你,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地球将面临一场浩劫,地表会遭到毁灭,而和你一样的所有地表人类都将永远消失。”说到这里,这个叫落月圣者的男人仰起了头,脸上写满了忧郁的表情。可我还是很难相信他“你说地表会毁灭?那地心为什么不会呢?”“地心是地球的心脏,每一个星球都有自己的心脏,而且永远不会停止跳动,而地心人族作为地球生命的守护者,也拥有与地心同在的能力,但地表不一样,它是地球生命的表达,是地球的皮肤,如果你们可以维护好它,它将永葆活力,如果你们不能善待它,那它就将和你们一样老去,消亡,而你们也将和它一起化为乌有,之后新的地表会长出,新的生命也将开始。。。。。。”“好了好了,”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既然这样,那你说我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拯救地球的使命?”“用你们地表的计时方法算,一年。”“哈哈,哈哈,你这不是开玩笑吗?”我更觉得眼前这个人真是无比荒诞,只好苦笑着“现在2012年都已经过去一半了,你居然告诉我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拯救它,命玩儿我,你也想玩儿我吗?!”“你以为你还是在2012年吗?”落月圣者双手搭在了我的肩上,神秘地微笑着“自己看吧。”他笑着走到了之前他出现的那棵树旁,双手举起,轻轻地抖动了两下。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张蓝色屏幕。“同学们,从今天开始起,你们就是高中生了。。。。。。”天啊,那屏幕里,那不是我高一时的班主任吗?还有那个。。。。。。我看到了我,对,是我自己,正靠着前排同学的掩护在和同桌比赛抠脚丫子。“这。。。。。。这是。。。。。。”我瞪大眼睛看着洛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呵呵,你以为你还在2012年吗?”洛月微笑着“你进入地心时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光速的百倍,现在的你在2005年,而地球也暂时被封存在了2005年的时空里。但只有一年的封存时间。”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