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南哥醉逍遥历史小说《梦回三国之纵横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梦回三国之纵横天下

编辑:素笺 作者:南哥醉逍遥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3-08 13:18:06

在读:221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机缘凑巧之下,主角再次穿越到了梦寐以求的东汉时期初年,为了保命和保护家人,主角就拼命地习武,投身于军旅,慢慢的的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一方势力,就与三国各路军阀撕杀乱战。。。 梦回三国之纵横天下以及最新章这日只见一群小孩躲在村头的大树下乘凉,有几个小孩甚至爬上了大树上翘首远望,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在这群孩子中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向树上的一个半大的孩子喊道:“大哥,有没有看到父亲他们回来。”。
展开全部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春去冬来,周而复始,一转眼就是七年过去了,这时在卢家的小茅屋中,只见卢氏气的小胡子一翘一翘的,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在那扶着他,旁边的几案后边还有一个年轻人在那坐着,但是一张还算俊朗的脸上好像在那憋的通红,好像忍着多大痛苦似的,突然还是忍不住差点笑出声来,忙是用手把嘴捂住了,才没笑出声来,在门口正有一个高大身影,高大的身躯快要把大门堵上了,原来这三个人正式许强、许定、许褚三人,这日老师卢氏在讲课中,问道:”我教授你们也有七年了,学术都有一定的进步,为师想知道你们以后有什么理想。”说完卢氏摸摸自己的长须,微笑着适宜许强先说,许强忙是起身说道:“强以后不求荣华富贵,但求靠着自己的才学能够为国家近点绵薄之力,让身边的亲人能够不在忧愁吃住就行了。”卢氏点了点头,说道:“强儿太谦虚了,但也是尊师重道有情有义之人。”说完又微笑的向许定看去,许定忙起身道:“定希望能靠自己的才学报效国家,造福一方黎明。”卢氏满意的说道:“定儿志向高远,但还需好好学习,不能好高骛远。”许定说道:“谨遵师父教诲。”说完做到自己的位置上,这时卢氏冷着一张脸看向最不想看到的那人说道:“不知褚儿的志向又是什么?”许褚一拱手瓮声瓮气的说道:“只求能够天天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看他娘的哪个不爽一刀剁了他。”说完不顾卢氏已经气的发抖的身躯,想到以后的美好,许褚又是得意的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天刚蒙蒙亮,此时看到在许广家的小院中有三个小身影在那学着高大的身影在练武,不时传来许广那响亮的呵斥声音,“双脚内扣,上身挺直,拳收腰间,双眼平视,出拳要快要狠,许定你给老子集中精力好好练,跟你哥哥弟弟好好学习。”此时看到许定嘟囔着小嘴,小声的说道:“我不喜欢练武。”许广看着许定叹了口气说道:“逢此乱世,没有武艺傍身,以后怎么立身于世,就算侥幸没有被人杀掉,也会被人欺负,这岂是我们大丈夫所为。”许强道:“二弟,你就听父亲所言吧,认真好好学习,将来总会有些用处的。”“练武总是莽夫所为,你看现如今哪有武夫当那个朝中大臣,把持朝堂的都是一群文人。”许定说的大义凌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许定有远大的抱负,可是知子莫若父,这个儿子有几斤几两许广再清楚不过了,从小许定就是个小滑头,嘴上功夫了得,就是不肯吃一点苦,不过许定的话还是引起了许广的重视,是啊,现如今重文轻武,武艺练得再好也不过为士大夫看家护院罢了,武人一直被士大夫认为莽夫,有点学问的人都耻于同武人为伍,可见武人在这个时期的地位之低,要想出人头地只能习文,可是像我这样的人又有那个人来愿意教授我这三个孩子。许强看着许广陷入了沉思,眉头越皱越紧,想到肯定是许广陷入了自责之中。许强道:“父亲,我观现在朝廷腐败、宦官外戚争斗不止、边疆战事不断,国势日趋疲弱,陛下不知重振超纲,降低赋税,安抚民意,却横挣暴税,搞的民不聊生,怨声四起,我看不久的将来天下必将大乱,战火四起,正所谓盛世以文人为尊,但是乱世却是我等武人的天下。”看着许强分析的头头是道,许广一时惊得嘴都合不拢,过了好半天,许广才在许强的叫声中反应过来,忙是急声说道:“强儿,你今日这番言论可不能说与别人听到,定儿、褚儿也不能说出去,不然必将引起血光之灾,慎之慎记!”看着许广说的甚是严重,许强三兄弟都是垂首说道记住了。许广望向许强的眼光充满了希翼,也许这个大儿子将来能给家族带来飞黄腾达的一天,想到此处,许广的心里充满了火热,又是开始向自己的三个儿子教授武艺,拳法,刀法,箭术,骑术,许广会的都开始倾囊相授。。。

  这时,那个一直未说话的半大男孩说道:“别吵了,父亲他们回来了。”只见刚刚还在大声嬉闹的孩童们果然都不敢在大声说话了,好像都很畏惧树上的那个半大孩童,接着他们也看到了在村头的一条山间小道上果然见到一群汉子在推着一车车猎物回来,接着这群孩子就开始着向着这群汉子跑去,嘴子嚷嚷着“父亲父亲。。。。”。

  在一片群山环抱之中坐落着一个小村庄,小村庄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家,村民大多以打猎为生,因此这里的村民大多懂得一些武艺,尤其以许广为最,使得一柄八十斤重的火云刀,为一方豪侠,村民多以此人为首。

  另一个孩童一脸担心的附和道:“是啊,强大哥,你有没有看到啊,这山里的野兽很多,听说附近的大山里还有大虫盘踞在这,他们都去了两日了,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遇到危险啊。”

  卢氏忍无可忍,一把推翻了眼前的几案,大骂道:“匹夫,果然是匹夫。”一时气的上气不接下气。许强一看暗叫不好,忙是起身扶住卢氏,嘴里嚷道:“小褚还不过来向老师赔罪。”

  不过许定的那一番话还是给许广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在离许家庄东北二十里的一个小村庄里有一个没落的小世家之人卢氏,懂得一些学问,许广打听后,遂是带着三个儿子前去拜访求学,等许广说明了来意,高傲的卢氏一口回绝了许广的请求,许广向眼前这个五十多岁,高瘦的卢氏再三请求,并答应每月给卢氏送来三头的野猪的代价下,卢氏才勉强答应了,望着这个家徒四壁的老人,也许这就是世族的骄傲,但是目的总算达到了。

  三兄弟辞了老师卢氏,出来牵着各自马,上马后许褚问道:“二位哥哥,刚才俺哪里说错了?”许定笑道:“你啊你,回答的真是他好了,我要是老师,教了你七年还这样,早就气死了。”说完还哈哈一笑。

  “哼,我父亲他们才不会遇到危险,以我父亲的本事只怕那只大虫看到了会被吓的掉头就跑。”那虎头虎脑的男孩一脸崇拜的说道。“就是就是”其他孩童也都放心下来笑着说道,接着就开始嬉闹着玩耍起来了。。。

  许广说道:“此行收获颇丰,本来昨夜就想回来了,奈何途中遇到这只大虫,耽搁了一些时辰”说着一手指着一旁的大虫说道,这群孩童顺着许广的手势看去,只见一只吊精白额大虫趴在车上,虽然已死去多时,但那凶猛的身躯,锋利的牙齿依然把这群孩童吓的连连倒退,后面的汉子看到这群孩子这样,都哈哈的笑了起来,大声的唤着自家的孩子过去抱起来安慰起来,可是许广看到自家的两个孩子许强、许褚站在那里未动,问道:“强儿、褚儿难道不怕这大虫吗?”。

  许强忙到:“父亲,孩儿不怕,孩儿还要好好向父亲学习武艺,将来也要做这个打虎英雄。”小许褚两眼亮晶晶的看着父亲,虽然未曾说什么,但从他那坚定的眼神和紧紧握住的小手就能看出,恐怕也是和他哥哥一样的想法。许广看着两个孩子的表现,满意的点了下头。一群人遂是分了猎物各自回家。

  “哎呀,不好,我的鸡腿。”说完就往屋跑,天生粗心的小许褚早把刚才困扰自己的烦恼忘到脑后去了,刚跑进屋里的小许褚一眼就看到二哥许定手里正拿着一个鸡腿正大快朵颐的啃着高兴呢,小眼睛还对自己一眨一眨的,大哥手里也拿着一个,小妹手里正拿着两个鸡腿,正吃一口左手的鸡腿,又去吃一口右手里鸡腿,看的小许褚暗自咽了几口唾液,心想,完了,总共就两只野鸡,这回没了,一脸懊恼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这时,许强笑了笑把手里的鸡腿递给了许褚,说道:“三弟,这个给你吃。”“不好吧,大哥,还是你吃吧。”嘴上虽是这么说,手上还是不争气的接过了鸡腿,遂是忙说道;“谢谢大哥,还是大哥对我好。”然后大咬一口,得意的对对面的许定一笑,好像在说:“看到了么,我也有,哼哼。。。”许广和高氏把一切暗暗看在眼里,对许强的表现更是多了积分满意。

  这日只见一群小孩躲在村头的大树下乘凉,有几个小孩甚至爬上了大树上翘首远望,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在这群孩子中有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向树上的一个半大的孩子喊道:“大哥,有没有看到父亲他们回来。”

  可是小许月似乎并不领母亲的情,小嘴嘟囔着:“不嘛,我就要父亲抱着。”看着小许月的表情,又是惹的许广一阵爽朗的大笑,然后才对许强说:“强儿,你们把猎物推进来,让你母亲去准备晚饭。”待许强答应后,就抱着小许月进屋去了,许强去把装着猎物的小车推了进来,别看小车装的满满的猎物,看似很重,可是许强很轻松的就推了进来,可见许强也是力大无穷之人,何况这年他才十二岁,是的,许强来到这个世界十二年了,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军人,天天灌输着科学世界观,不相信什么牛鬼蛇神,可是他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忠烈牺牲,意外的居然来到了两千年前的东汉末年,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这让他感慨良多,看着那个正在围绕在父亲身边,一脸崇拜自己父亲的三弟,可能就是威震华夏的虎痴许褚,许强的脸就一阵一阵的抽搐着,现在是汉灵帝光和元年,也就是七年后,光和七年,东汉将会爆发一场席卷整个国家的黄巾起义,也是这次起义,把整个大汉朝推向了灭亡的边缘,使国家进入了军阀割据,兵荒马乱的时代,看着一家人快乐的模样,许强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武艺,不然在以后的战乱中很难能够活下来,更别说保护这个感觉亲切温馨的家庭了。

  “小妹,快来看看父亲打到的大虫。”小许褚刚到家门口就开始嚷嚷道,随着小许褚的叫声,只见从屋里跑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扎着两个羊角辫,修长的眉毛下,闪动着一双水晶般明亮而又纯洁的大眼睛,白净的小脸蛋上笑起来两边各有一个小酒窝,煞是可爱,一家人都特别宠爱着这个小女孩,小女孩一看到自己的父亲回来了,就叫父亲,然后向许广跑来,许广疼爱许月,一把把小许月抱起来,然后原地转了两圈,惹得小姑娘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这时高氏出来后,忙叫道:“你看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个轻重,万一摔倒了怎么办,快快把小月放下来。”

  正在许强想着以后该如何保护家人,并为此感到烦心不已的时候,小许褚跑过来说道:“大哥,你在想啥呢,母亲叫你吃饭呢。”许强才从思绪中反应过来,看着眼前正一脸关切望着自己的小许褚,许强哈哈一笑,并对小许褚说道:“三弟,就算你这个许褚不是那个许褚,将来我也会拼命来保护你们的。”说完,许强就向屋里走去了,留下一脸莫名的小许褚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心中想到“什么这个我不是那个我的,哎呀,莫非大哥不会突然得了失心疯了吧。可是看去来不像啊、”小许褚在这狐疑不定,突然听到里屋大哥叫道:“三弟,你再不来,小心鸡腿被我们吃完了。”

  许褚一摸一头蓬松的乱发,疑惑的说道:“大哥,我哪说错了,他不是这样问我的么,我怎么想的就怎么说的。”许强一看卢氏更黑的脸色“还不快快退下。”许褚答应了一声,就是退了出去,许强、许定好一通安慰老师卢氏,卢氏气才消了点,但是也无心情在接着授课了,遂是今日早早的下了课。

  许强道:“好了,我们回去吧。”许褚望望眼前这位没自己高大,但是身躯里潜伏的力量让自己也是害怕,刚毅的脸上总是面无表情,鹰一样的眼睛让人感觉能够看到自己内心的想法似的,许褚从小佩服的除了父亲外就是眼前的这位大哥了。听了大哥的话,三兄弟一拍身下骏马,纵马而去,让附近的人看到,好三位少年郎。。。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这样,

    &这样,

      三兄弟辞了老师卢氏,出来牵着各自马,上马后许褚问道:“二位哥哥,刚才俺哪里说错了?”许定笑道:“你啊你,回答的真是他好了,我要是老师,教了你七年还这样,早就气死了。”说完还哈哈一笑。

  • 氏忍无&师赔罪
    氏忍无&师赔罪

      卢氏忍无可忍,一把推翻了眼前的几案,大骂道:“匹夫,果然是匹夫。”一时气的上气不接下气。许强一看暗叫不好,忙是起身扶住卢氏,嘴里嚷道:“小褚还不过来向老师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