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风水禁术王坤士爷小说_风水禁术小说阅读

风水禁术

编辑:青梅佐酒 作者:阅读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20 14:00:00

在读:6885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风水禁术》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王坤,士爷,罗老头之间的故事。风水禁术约17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展开全部

风水禁术第二部  风水禁术没有第二部吗?  风水禁术 小说在线听  风水禁术有声小说  风水禁术小说阅读txt  风水禁术还有下一部吗  风水禁术txt全文下载  风水禁术txt完整版下载  风水禁术 小说  


我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发现一只黑猫正搭在窗台上往外头跳,它回过头来看了我一下,黄色的猫眼,黑色的月牙瞳,又是喵了一声,那只猫就跳了出去。

我不甘心。二狗他二姑突然换了一副面孔,好像她的身体里装着另一个人,突然一张脸蹦了出来,凸着眼珠,面目狰狞,他说他膝下有三个儿子,生前却忍饥受冻,他不甘心。

眼看他们朝我们正面走来,躲避是来不及了,我撸了撸袖子,准备上前跟他们拼命,谁知被我爷拉住了,示意我不要动,不一会儿那群人还有那个老头就从我们身边穿了过去,跟没看到我们一样。

他前脚啤酒才下肚,后脚二狗他二姑就甩了他一个大嘴巴,把二狗他姑丈打得两眼冒星、嘴角出血,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从地上爬起来要找她婆娘理论,这时才发现他婆娘不对劲。

我一听,吓了一跳,说这集市上人头涌动的,怎么也不下二三百人,难不成这都是被人留下来的鬼?

他说他这婆娘虽然平时里没少跟他吵,但是从没这么寒碜,然后又联想起今天回家的时候遇到送葬的,那刚才晃过的脸分明就是那事主吗!

我尴尬地咳了两声,发现二狗他姑丈满脸狐疑地盯着我,我心想不能丢了我们老郭家的牌子,清了清嗓子,说别担心,这都是小事,然后一边摸着从我爷房间里顺出来的黄布袋,一边想着平时我爷跟我讲的话。

人鬼殊途,阴阳两隔,你为什么要害这人?她可与你有怨有仇?我壮着胆子吼了一句。

我还没回说,我爷就急匆匆地往焚尸大楼跑了。我待在保安室里,那是坐也不安,站也不安,怀里踹着一颗躁动的心,搭在门口,看着黑漆漆的夜里,焚尸大楼就像一头潜伏的魔兽。

他姑丈见状赶紧说,二狗啊,你二姑平时可没少疼你,你要对得起良心啊!

也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什么原因,我影影倬倬地看到那只猫有三条尾巴……

我爷从黄布袋里拿出了一张三角黄符,叫我放在贴身的衣袋里,说是可以避免被不干净的东西迷惑了。

我俩颤颤惊惊地站起身来,二狗他姑丈把我推在了前头,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我娘们还是你娘们.

我问我爷那下一步要怎么办?我爷说先回去吧。

我说那也是你们家的事,和眼前这妇人有什么关系?他说他是饿死的,已经够可怜的了,可是二狗他二姑还对着他的棺材吐口水,他要报复她。

等到下午三点,按照平时这个时候二狗他二姑都会煮点点心烧壶茶水带到田头去给他姑丈,可是今天没有,他姑丈在田头干活又热又渴,盼着家里带碗水喝,等到四点还没人来,被太阳晒得口干舌燥,一下子火就大了,黑着个脸,活也不干了,扛起锄头就回家。

路上我就问我爷,那群黑衣人是在干嘛?为什么打那男子?

往日无仇,向日无怨。二狗他二姑操着一口老头的嗓音说道,坐在饭桌上,冷冷对我发笑。

我虽然年纪不大,但常年在外头跑,比同龄人长得都结实,身高也比二狗他姑丈高了半个头,我见他冲过来,一个闪身就把他绊倒了,摁在地上,说我是来帮你的,你怎么反倒打起我来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拿出了&出来,
    拿出了&出来,

    就在这时,我爷黄布袋里吟铃了一声,他从里面拿出了铁尺罗盘,捻了个指诀,一道青烟从罗盘里飘了出来,现出了刘解放的鬼魂。

  • 安室赶&我们心
    安室赶&我们心

    于是我们往保安室赶,谁知走到半路,保安室里传来了胖站长的一声惊呼,我们心里一惊,怕是出事了,赶紧跑到保安室,一看,罗老头和胖站长全都不见了。

  • <p>&了一段

    &了一段

    我们两人又跟了一段,发现那群黑衣人来到了焚尸大楼跟前,不一会儿,一个老头轻飘飘的从楼里飘了出来,那群黑衣人见状扑了上去,拿着皮鞭哼哧哼哧地就打。

  • 着打扮&里的人
    着打扮&里的人

    我俩进了集市,发现这些人除了穿着打扮,几乎和寻常人差不多。这里的人好像跨越了几个朝代,有的还留着辫子,有的穿着旗袍,有的跟现代人无异。

  • 还是什&,我影
    还是什&,我影

    也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什么原因,我影影倬倬地看到那只猫有三条尾巴……

  • 像两只&过二十
    像两只&过二十

    一群黑衣人追着一个男子在打。那些黑人看不清面目,脸上缠着黑气,眼睛像两只红灯笼,被追打的男子身形有些模糊,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岁,没有还手之力,被打得抱头躺在地上打滚。

  • <p>&上,我

    &上,我

    我爷背起黄布袋就准备出门,胖站长和罗老头说什么也不愿跟上,我爷只得留下他们俩,带着我往东边走去。

  • ,拼命&衣人往
    ,拼命&衣人往

    老头本来还晕蒙蒙的,被打得一阵糊涂,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拼命地躲闪,可还是被黑衣人往东边的集市驱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