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主角是孟于非的小说在线阅读 起点人生免费阅读

起点人生

编辑:愁蝶未知 作者:hewei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1-02-18 12:21:24

在读:254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小说主人公是孟于非的小说是《起点人生》,它的作者是hewei以及最新写的一本官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原因讲诉:小说的风格风趣朴质,亦浪漫的亦唯美浪漫。主要原因刻画出小环境的尔虞我诈,主人公情路历程的苦辣酸甜味,语言朴质带风趣,在情节进展的同时...另一位负责人孙总据说是懂得农林果技的人,可自尊心强得出类拔萃。他不仅知道嫁接可以分为芽接枝接桥接,还懂得果树密植会造成单产减少,尤其令人称奇的是他还深知美国杏李的风味独特,还知道日本甜柿性喜温暖,谁一旦和他说到果树种植,他马上把话题移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之外的国际空间,尤其是和中国口头友好而各心怀鬼胎的日本和美国,大谈中国农场和它们的差距;一个果子从树上掉下,他立即毫不犹豫地把终极责任推给政府,大声指责政府对经果林人员不重视,因为这个原因,他获得了不少尊崇。五十来亩土地中一部分种上桔子和柚子,今年有九株柚子已开挂果,这已被他多次重申,是他精心护育的结果,言下之意如果没有他,全场职工们还将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才能见到光明的成果。第一批果子,当然特别具有象征意义,因为局长已准备届时将其排上大用场,不仅要请记者们来见证此水土保持项目的经济成绩,还准备将它送给几位主要领导,以有力的证据为明年争取更多的资金铺路。现在孙总领衔已对这九株树上的一百二十一个果子进行特殊护理,有渴望抱孙子的太婆照顾怀孕媳妇般的尽心。但是,正当众人期望甚高的时候,事情竟往相反方向发展,九株柚子或因过于受宠而自残式地撒娇,果子纷纷下落,这一下把孙总吓得灵魂出窍,拿出全部秘法挽救无效,一周之内就掉了八十五个,还剩仅三十六个时止住了,恰好等于西游记五观庄上镇元子大仙家中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的人参果数量,只略有不同的是掉下来的果子没有沉入土中,而是气息全无地躺在地上,发黄发霉溃烂,孙总成天心惊胆战地躺在床上,叹气,再没心思推给政府了,众人又怀疑他可能暗下决心要与柚子共存亡。直到柚子不再掉了,他才勉强从床上起来,恰巧高局同孟于非来了,盯着掉下的果了,又瞧着自己准备以柚子为题准备做的一篇大文章就此要泡汤,高局气不打一处,又只得安慰:没关系,没关系,摸着石头过河嘛,只要这几个果子能茁壮成长,就是成功!钱总表示,在孙总技术负责的前提下,自己可以以党籍担保这三十六个果子不再出意外。局长开始冥思苦想能否找到一个办法让这三十六个果子完成一百二十一个果子的规划使命,接着要大家想想,孙总为他的想法提心吊胆,因为他担心这过重的使命会使三十六个果子不堪重荷而又来一次集体自杀,他脆弱的神经已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局长在嘀咕,他就在暗中祷告,而且拿定主意,明天或者后天,去附近的清风寺里烧烧香,请菩萨显灵护果,也许中国式的传统方法比西方的要管用。为了不再**孙专家,几个职工主动效法林黛玉葬花的作法,来个“职工葬果”,把掉在地上的柚子都拾起来,找个地方挖坑埋了,这很大程度减轻了孙总的心理痛苦,他能够鼓着勇气再去那几棵树下,去看看多灾多难的劫后余生的三十六个果子。“小孟,这个……果子的事,有何高见?”高局特意向主人公征求意见。“若仅仅是送领导果子数量不足的事,可以届时去市场上,购上一百八十个,三五百个也行,充作咱们种植的产物,谁会较真查问?这三十六个,就让它挂着吧,让领导记者们来的随喜得了。”“我正有此意,可谓英雄所见略同。真有你的,小孟,不愧是大学毕业的。”局长赞叹不绝。孟于非对他的夸奖别扭,可无可发作。他淡淡地说:“原来咱们学校也是常用类似的办法应付各类检查的,方法可以变通着用。”二人离开了苗木场,局长如维吉带着旦丁游历,让新来的大学生了解他的丰功伟绩。他明确地告诉孟于非:“现在,局里只有你我是大学生,咳,你不清楚,以前,就我一人是啊,多孤独。现在我终于有了一个交谈的对象了。”言下之意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发现一个知音,可以想象其精神世界之空寂,让人感叹。孟于非听着这番比官场应筹更无聊的话,不知该如何回答。工作分配带来的打击使他对自己的学历文凭已产生了一股厌恶感,他颇为忌讳别人提及,局长又蓄意和他谈写作,言语之间很快向他透露,他正在构思一篇名叫《加强昭平市乡镇企业发展的对策与研究》的文章,文章分四个部分,先谈全市乡镇企业发展的现状,再论乡镇企业进一步发展面临的制约因素;第三是行政上的引导,第四是经济上的扶持。他说他的这篇文章有可能触及到一些很深层的问题,特地请孟于非参考参考,如此乡镇企业的社会属性问题就相当敏感。孟于非对他的信任感到别扭,不想去参与他的思维,影响他的创作成果。他不清楚局长的这篇文章在接下来几个月后将引发乡企局重大的变动,轻描淡写地说:“肯定选择社会主义吧,这该没有疑问。”他的回答立即让高局不屑了,因为按他的理念和从上层得来的隐秘信息,上层已在刻意回避和模糊数十年来动员全国头脑精心树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个水火不相容的概念,换个说法就是传统的社会理念已经受到了很大的质疑。而作为大学生,居然还在死抱着这个行将就木的意识残骸,显然可测其肚中的墨水深深浅了。他再次把这名大学生结论为外强中干,到单位这么以来,不曾见他有任何专业方面的展示,让他不得不心存敬畏,今天才得知是黔驴一只,技止此耳,与自己大同小异,于是在他面前的自信忽然提升了,中止了对他的赞赏。高局开心地拍拍大学生的肩膀:“没关系,没关系,社会大学才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从这里学到的东西才是真东西,从无字句处读书嘛!”主人公对对方的措辞和幸灾乐祸式的口吻莫明其妙。。
展开全部

起点人生作文  起点人生模拟器  


《起点人生》 第7章领导.同事.工作(下) 免费试读

乡企局近一年来对乡镇企业的管理颇有创意和成效,这体现在以下几个例子中,一就是对附近一些遇到麻烦的企业如木材厂进行关心,直到把它们关心得濒临破产,而不得不放手时,于是乡企局把它低价接过来,简单整治后出售,谋取差额;二是在效益好的企业上想法插手入股,分红增加收入,三是自办企业,培植财源,把原来属双溪镇小河村经营的一个效益很差的发电站无偿地接管过来,变成自己的企业,而效益变好了。孟于非来到局里,局长暂时没安排他干具体工作,让他先了解熟悉单位的情况。乡企局有三个属于自己的企业,这一点他很快就知道了。头一天,他协助财务股两位的人员填报统计局急需的本季度全县的乡镇企业数据,这本是统计股的事,因为统计股股长黄年这段时间因病住院,没上班,另外两个负责具体统计的人员也有事耽搁,所以暂时由财务股的两位人员帮忙填报。两位财务员其中一位是老李,是财务股股长,也是会计,之所以谓之老,因为他秃顶,加之不幸染上的肺心病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衰相毕现。平时,他总是药不离身:安茶碱黄芪冲剂喘舒参蛤丸等,没有它们护驾,他简直就出不了门。

出纳员是位名叫王玉晴的结婚多年不愿生育孩子的中年女子,长发扎成马尾,一双杏眼,妩媚中透出鲜有的聪明;老带着股恋爱式的甜意,好象十年前结婚时的快乐表情被她永恒地凝固在脸上,保持到了今天;尖尖的十指,干细如耙,仅见到这十个指头,就可以断定她是从事财务工作的,她点钞拨算盘珠子的速度简直让主人公佩服得五体投地。本来,他对自己的珠算水平还有比较充足自信的,可第一次见识到她的手在算盘上流动的姿态,就彻底收敛起了表现一下的欲望她那指法可谓行云流水矫若游龙,翩若惊鸿;弹指间,阵雨点窗声声急,蚁阵十里已分明。王玉晴对孟于非的到来很好奇,瞧着他愣了好一阵,说:“咱们单位怎么又一个了?”

孟于非不明白她所言云何,她解释说,局里下属的西沟发电站也有一个男孩,叫冯越的,很让人爽心悦目,帅极了。孟于非听着好笑,也没想了解,客气地请他多多指点自己的工作。

本次统计主要两项内容,一是现有乡镇企业产值的统计,二是新增乡镇企业名单和数量,他负责了第二项内容。

“这个季度新增了哪些企业呀?”他茫然地请教二位同事,出纳员没吭声,老财务股长欲言又止的指点:“估摸着填吧!”

“估摸着填是什么含意?不用调查吗?”新工作员惶恐不安。

老李无所谓地出言救急:“哪有那么多新企业供咱们填?除非办企业是用复印机复印那么轻松。据我了解,本季度就上次填报的几家,已报过了的……填吧,再填上十个八个的,才能体现我县乡镇企业发展的蓬勃势头……没关系,放心填就是了,谁也不会把它当真的,不然的话,你可以向高局长请教,他也曾搞过统计的。孟于非半信半疑,仍然下不了笔,这时恰巧高局过来,他忙向他请教,高局看都不看,一挥手:“照他们说的做,胆子大些就得了。”

孟于非仍然没信心,向二人找来以往填报的资料存底,认真地看,准备依葫芦画瓢。老李提供的资料显示,去年,全县共新拉了乡镇企业二百九十二户,本年上季度新增了七十户,他仔细地琢磨企业名和企业老板姓什么,不琢磨则已已,一琢磨大吃一惊,因为其中有不少并不陌生的名字赫然在册:王洪文张春桥康生都在这儿办有砖厂,他揉揉眼,以为自己看错了,再看一遍,一点没错,就是上季度的事!文革中的几员猛将干臣销声匿迹多年,主人公还以为他们均已作古,殊不知,原来都挺低调地在这里办实事了,他差点怀疑自己窥探了尚未解密的国家机密。以下还有李时珍吴三桂也分别开有小煤厂,看来改革开放的巨大感召力不仅使已故的一代医圣欣然回阳,并弃医从工;也使当年迷恋美人闻名遐尔的枭雄死而复生,潜心发财。接下来翻到去年的资料,则有张献宗康熙李莲英甚至有时传祥,张海迪;接下来还有斯大林斯二林斯三林,大概捅了斯家的马蜂窝,全飞出来了,都清一色的办煤厂矸砖厂每户月产值十万二十万三十万不等。他胆怯地将手中的笔捏了又捏,直到捏出了汗,一张空白表在手里看了又看,迟迟写不下一个字。

老李看了他一眼:“填呗,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就自然适应的,咱们这种下三烂单位,这样工作足以对得起工资了。”

他想而又想,在本季度新增乡镇企业统计表上,艰难地写下了第一个字:李。该李什么?他绞尽脑汁,写了“李世民”,又磨蹭了片刻,干脆把他的儿子唐高宗也写上,于是李治入表了。既然老子儿子都可以办企业,那孙子辈就可遵祖制而上,于是李显李旦李隆基都在册了,随后又写了七八位帝王将相。写到这里,他感到有点毛骨耸然,担心触动了如此多有分量的阴间之魂,会有不祥之灾,为了心里安稳,忙忙的又添了二个名字:钟馗姜子牙。并把他们的投资额定为最大的,产值效益也是最好的,如此一来,不安全感迅速降低了。

他把正式上班第一天的处女作表格交给老李审看,老李看了,颇为妒嫉地说:“唐朝的这些人,我原来准备下个季度再用的,没想到你倒捷足先登了。算了……哎。你也是,还是节约着用嘛,一次就上这么多,以后怎么办?当真只有张三李四瞎编啊?上不了台面的名字,用起来不踏实。”

“没关系的,找本《古今名人录》就可以了,至少两三年够用。”女出纳员随口回答,一对眼睛闪动着少见的机灵。

乡企局经营的砖厂是一个有四位管理员二十多位临时工的小砖厂,厂子位于双溪东约三公里的公路旁边,与它比邻而居的还有七八个砖厂,分属于村外来老板和几位镇领导的。每天早上五点钟到晚上七八点钟,几个砖厂里切割机粉碎机发出的刺耳的震耳的响声着飞扬的尘土或隐或现的开挖得体无完肤的山坡,穿梭其间的周身积着尘土蓬头垢面的工人,让人误以为走入了烽火连天的上甘岭战场,砖石就是在这个环境中生存发展的。孟于非随高局来到砖厂,开始在局长的带领下逐渐了解乡企局的家底。按局长的说法,这些都是他呕心沥血挣下的家业。

在砖厂,主人公见到了局里另一位主要领导,副局长马仁贤。马仁贤年过半百,挽衣挽裤,全然没有点国家工作干部应有的风度,十足的农民派头。以他的口头禅,他跟他父辈一样,是过脏日子累日子上了瘾了,哪怕以后去见阎王,他也就是这副行头。可以设想,如果阎王爷嫌他脏,肯定会把他给踢回来的。据说,十五年前的某天,他为保护公社的公共财产,同犯罪分子作斗争,左手被犯罪分子乱刀砍伤,后经全力医治,仍有四道没法复原的痕迹。其中二个指头严重畸形,整个手掌总让人产生恐怖感,胆小的人不敢看。其年,他被评为地区劳模,在地区劳模表彰会上,一位适逢其会的省委副书记高调地握着他的这只手,并且重点地看了看那两个残指后认为:“能握这只手,是我个人的荣耀,我想,敢不敢握这只手,是否主动握这只手,也是检验咱们领导干部是否和劳动人民心连心,体贴劳动人民的标志。”他的左手尤其是那两个断指,经过省委领导一番话开光点相后,立即身价倍增,各级领导纷纷以能与他这只手亲密接触为荣。或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缘故,他的没受伤的指头没受伤的右手也沾光不少,与领导们亲密接触了。因为他认不了多少字,各级领导虽然大力关怀提携,很多工作他还是不能胜任,即使在乡企局当副局长,也有人私下里把他比作本单位的“陈永贵”。高局把孟于非当作乡企局的重点后备人材向他介绍,“这是咱们局里正式分来的第一个大学生,这大大地提升了咱们单位的形象。”

负责苗木场管理的有六个人,领衔的二位分别被高局称为“钱总孙总”,加上另外三名副手,是局里的正式人员,余下一人是临时聘用的烧饭煮菜人员。局长把它们介绍给孟于非,又把钱总和孙总称为自己的股肱干才。钱总叫钱百安,一看就是条抱负雄伟的潜龙,只是暂时蛰居于此,因为他打量陌生人时,他的眼神也把你逼退到千里之外,在他的心中大堂正殿里,永占供奉着自己,周围人只有参见的份;在陌生人面前,他会假装不苟言辞,据说是贵族气息,一张脸好象冷却了数千年的岩浆岩,每每地壳深入喷发的喜怒哀乐浆汁,都没有冲破已冷结的岩石就无声无息地消退了。但正如绝大多数还没有引以自豪的人生成就的人一样,头脑中总涌动着离奇的出人头地的念头。这位钱总,一有闲遐,就开始设计人生的奇遇,比如某一天在某大众会场合,有一位身份显赫的人,当今省长书记什么的,亲自给自己打电话来,自己与之亲密交谈,而众人震惊得不约而同地停下来听其与省长书记电聊;或者又构思某天和本市王市长不期而遇,自己突出的才华令市长在为倾倒;周围的人都对他尊崇有加,刮目相看。常时,职员同事们闲聊,他一般不会参与话题,主要是他们的话题很平庸,介入会降低自己身份。在苗木场里,他接待过一些在他看来有身份有学识的人,比如市水利局副局长,县委某副书记,还有记者。他认为,这些人是和他在同一个层次上的,偶尔聊瘾发作时,他也能和职工们扯上半晌,不过这对他来说无异于欲求茅台五粮液,却得土烧酒般的无奈。在苗木场负责,是项轻松的工作,绿化的果苗已种上并成活,无用他来特别操心,接待领导是更重要的专业知识。大概长期琢磨飞黄腾达的事,久之总会琢磨出了名堂,后来他果真飞了出去,此是后话。

另一位负责人孙总据说是懂得农林果技的人,可自尊心强得出类拔萃。他不仅知道嫁接可以分为芽接枝接桥接,还懂得果树密植会造成单产减少,尤其令人称奇的是他还深知美国杏李的风味独特,还知道日本甜柿性喜温暖,谁一旦和他说到果树种植,他马上把话题移到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之外的国际空间,尤其是和中国口头友好而各心怀鬼胎的日本和美国,大谈中国农场和它们的差距;一个果子从树上掉下,他立即毫不犹豫地把终极责任推给政府,大声指责政府对经果林人员不重视,因为这个原因,他获得了不少尊崇。五十来亩土地中一部分种上桔子和柚子,今年有九株柚子已开挂果,这已被他多次重申,是他精心护育的结果,言下之意如果没有他,全场职工们还将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才能见到光明的成果。第一批果子,当然特别具有象征意义,因为局长已准备届时将其排上大用场,不仅要请记者们来见证此水土保持项目的经济成绩,还准备将它送给几位主要领导,以有力的证据为明年争取更多的资金铺路。现在孙总领衔已对这九株树上的一百二十一个果子进行特殊护理,有渴望抱孙子的太婆照顾怀孕媳妇般的尽心。但是,正当众人期望甚高的时候,事情竟往相反方向发展,九株柚子或因过于受宠而自残式地撒娇,果子纷纷下落,这一下把孙总吓得灵魂出窍,拿出全部秘法挽救无效,一周之内就掉了八十五个,还剩仅三十六个时止住了,恰好等于西游记五观庄上镇元子大仙家中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的人参果数量,只略有不同的是掉下来的果子没有沉入土中,而是气息全无地躺在地上,发黄发霉溃烂,孙总成天心惊胆战地躺在床上,叹气,再没心思推给政府了,众人又怀疑他可能暗下决心要与柚子共存亡。直到柚子不再掉了,他才勉强从床上起来,恰巧高局同孟于非来了,盯着掉下的果了,又瞧着自己准备以柚子为题准备做的一篇大文章就此要泡汤,高局气不打一处,又只得安慰:没关系,没关系,摸着石头过河嘛,只要这几个果子能茁壮成长,就是成功!钱总表示,在孙总技术负责的前提下,自己可以以党籍担保这三十六个果子不再出意外。

局长开始冥思苦想能否找到一个办法让这三十六个果子完成一百二十一个果子的规划使命,接着要大家想想,孙总为他的想法提心吊胆,因为他担心这过重的使命会使三十六个果子不堪重荷而又来一次集体自杀,他脆弱的神经已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局长在嘀咕,他就在暗中祷告,而且拿定主意,明天或者后天,去附近的清风寺里烧烧香,请菩萨显灵护果,也许中国式的传统方法比西方的要管用。

为了不再**孙专家,几个职工主动效法林黛玉葬花的作法,来个“职工葬果”,把掉在地上的柚子都拾起来,找个地方挖坑埋了,这很大程度减轻了孙总的心理痛苦,他能够鼓着勇气再去那几棵树下,去看看多灾多难的劫后余生的三十六个果子。

“小孟,这个……果子的事,有何高见?”高局特意向主人公征求意见。

“若仅仅是送领导果子数量不足的事,可以届时去市场上,购上一百八十个,三五百个也行,充作咱们种植的产物,谁会较真查问?这三十六个,就让它挂着吧,让领导记者们来的随喜得了。”

“我正有此意,可谓英雄所见略同。真有你的,小孟,不愧是大学毕业的。”局长赞叹不绝。

孟于非对他的夸奖别扭,可无可发作。他淡淡地说:“原来咱们学校也是常用类似的办法应付各类检查的,方法可以变通着用。”

二人离开了苗木场,局长如维吉带着旦丁游历,让新来的大学生了解他的丰功伟绩。他明确地告诉孟于非:“现在,局里只有你我是大学生,咳,你不清楚,以前,就我一人是啊,多孤独。现在我终于有了一个交谈的对象了。”言下之意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发现一个知音,可以想象其精神世界之空寂,让人感叹。孟于非听着这番比官场应筹更无聊的话,不知该如何回答。工作分配带来的打击使他对自己的学历文凭已产生了一股厌恶感,他颇为忌讳别人提及,局长又蓄意和他谈写作,言语之间很快向他透露,他正在构思一篇名叫《加强昭平市乡镇企业发展的对策与研究》的文章,文章分四个部分,先谈全市乡镇企业发展的现状,再论乡镇企业进一步发展面临的制约因素;第三是行政上的引导,第四是经济上的扶持。他说他的这篇文章有可能触及到一些很深层的问题,特地请孟于非参考参考,如此乡镇企业的社会属性问题就相当敏感。孟于非对他的信任感到别扭,不想去参与他的思维,影响他的创作成果。他不清楚局长的这篇文章在接下来几个月后将引发乡企局重大的变动,轻描淡写地说:“肯定选择社会主义吧,这该没有疑问。”

他的回答立即让高局不屑了,因为按他的理念和从上层得来的隐秘信息,上层已在刻意回避和模糊数十年来动员全国头脑精心树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个水火不相容的概念,换个说法就是传统的社会理念已经受到了很大的质疑。而作为大学生,居然还在死抱着这个行将就木的意识残骸,显然可测其肚中的墨水深深浅了。他再次把这名大学生结论为外强中干,到单位这么以来,不曾见他有任何专业方面的展示,让他不得不心存敬畏,今天才得知是黔驴一只,技止此耳,与自己大同小异,于是在他面前的自信忽然提升了,中止了对他的赞赏。

高局开心地拍拍大学生的肩膀:“没关系,没关系,社会大学才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从这里学到的东西才是真东西,从无字句处读书嘛!”

主人公对对方的措辞和幸灾乐祸式的口吻莫明其妙。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