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那什么.QD历史小说《三国之我本平凡》免费阅读

三国之我本平凡

编辑:初心未许 作者:那什么.QD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2-16 13:14:23

在读:1923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康帅,一个二流大学医科学生,所以一次出乎意料,尚未成年的他面容被毁,脚有残疾,被人所歧视。就当他我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一直这样的时候,老天可伶他又捉弄他,让他再次穿越到了三国时代,但是可以得到了一副完善的身体,一个美貌的老婆,但却没给他秘籍,知识,王霸之气.....“哇......”一个女生忍受不住扶住另一个女生吐了出来,“哇......”被她扶住的那个女生也吐了出来。“哇......”仿佛多米诺骨牌一样,周围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吐了出来,剩下的几个男生也面如土灰,双腿乱颤。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停了下来,放下手术刀,脱下手套,走到一旁的水池,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然后对教授点了点头打开门,走了出去。老教授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说道:“多好的孩子啊,如果不是出了那次车祸,前途该多好啊!可惜了啊!”。
展开全部

我本平凡什么意思  歌曲我本平凡  我本平凡小说  


  “哇......”一个女生忍受不住扶住另一个女生吐了出来,“哇......”被她扶住的那个女生也吐了出来。“哇......”仿佛多米诺骨牌一样,周围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吐了出来,剩下的几个男生也面如土灰,双腿乱颤。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停了下来,放下手术刀,脱下手套,走到一旁的水池,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然后对教授点了点头打开门,走了出去。老教授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说道:“多好的孩子啊,如果不是出了那次车祸,前途该多好啊!可惜了啊!”

  随着清水的流入,他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虽然身上还是那般的痛,但却好了一些,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个破旧的陶碗,里面的水浑浊不堪。一个男声高兴的大喊:“醒了,醒了,李公子醒了!”

  康帅被这忽来的声音震的吓了一跳,根本没听见男子说了什么,他只是诧异,虽然自己非常令人厌恶,但是接点自来水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抓把土放里面,而且,这么破旧的陶碗他们是从那找的,难道自己被抬到了考古系?

  康帅走了没多远就发现一条河,为了快点离开人群,也股不得这是那里,选了一个方向就沿着河边一直走。

  “今天我们开始讲人体解剖”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推了推鼻子上的老花镜,说:“解剖学是医学里重要的一部分,它能让你更加了解人体的构造,锻炼人的心性。对以后在手术台上的你们来说,如果连尸体都不敢动就更甭提真人了。”看了看周围的少男少女们,一个个女生早已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男生虽然面不改色,但是四处游走的眼神也显示出他们也是为了不在女生面前丢面子而强撑。老教授摇了摇头,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是娇生惯养啊。拍了拍手,把周围人的注意力聚集起来后,老教授说:“今天我叫了你们一位学长来给你们做演示,你们大家一定要注意看,小帅,来吧!”这时从教室的角落一瘸一拐的走来了一个男孩,他一米8几的身材,穿着一件白打怪,低着头,一头黑色长发十分凌乱。一言不发的走到解剖台前,对教授点了点头,然后就拿起一把手术刀,开始了解剖,少年没有任何犹豫,仿佛眼前的不是解剖台,而是厨房,台上的也不是尸体而是午餐做饭需要的一块猪肉,手起刀落,十分干脆。

  少年出了教学楼,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11点半了,便往宿舍走去,心想,这次又快了5分钟,看了自己的想法没错,在分离下肢踺子肌用横刀果然更快一些。“哎,看见没,冷血无情鬼脚七又出来了,估计又不知道把谁给碎尸万段了。”“真是的,你说一个瘸子不跟家老实待着还出来吓人!""你是没看见他脸呢,看见了吓死你,我跟你说,那次我看见一眼吓得我晚上都没敢睡觉”“真的假的?”“你别不信,不信你看看去......”周围两个人一边指着少年没有一点顾忌的大声说着。少年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依旧低着头走着,但是紧紧握紧的双手却让人知道他并不聋。就这样在周围带着厌恶,嘲笑的声音中,少年走回了宿舍了,来到603室打开房门,屋子里放着四张上下铺,但是只有一床被子,宿舍十分整洁,桌上放着厚厚的一摞书。丝毫没有其他大学生宿舍所特有的脏乱差,少年来到洗手间,对着镜子抬起头。那是一张多么恐怖的脸啊,一条如蜈蚣般的伤疤从左眼一直爬到下巴,整张脸红一块白一块的扭曲着,仿佛是恐怖片中的死尸一般。少年黑色的瞳孔中仿佛水一般宁静,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然,少年好像被激怒的野兽一样一拳打向镜子中自己的脸,一拳接着一拳,鲜血飞溅,但是他就如没有痛觉一般,任那玻璃的碎片扎入手中却依然锤向镜中的自己,好像这样就可以把所受到的侮辱、嘲笑都打碎一般。终于,少年没有了力气,扶着洗漱台喘息着,他抬起头,看到镜中破碎的依旧狰狞的面孔,笑了,笑自己的幼稚,笑自己的命运,笑自己无能的表现,笑这可恶的老天夺走的自己的一切。苦笑的少年没有发现,镜中的自己也笑了,但是却少了那份狰狞,多了一份慈祥和一丝神秘......

  “打扰一下,请问,这是哪?还有,你是谁?”康帅见老者哭的昏天黑地,一时半会停不下来,只好出声打断。老者听见康帅的问话愣了一下,然后以更高亢的声音喊到:“少爷莫非连老奴都不识得了?我是王管家啊!”康帅听后更加的迷茫了,王管家?自从父母不在了,自己成了毁容+残疾,要不是有国家的低保跟学校的帮助连饭都吃不上了哪还有闲钱找什么管家。随即对老者说:“对不起老大爷,您可能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什么少爷,也没有什么管家。”说罢便深吸一口气支起身子,推开众人低着头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去。

  康帅使劲从王管家的手中拉出自己的胳膊,却不想身体太虚弱摔倒在地,翻滚着滚入了河里。“少爷!”王管家大急,作势便要跳入水中。旁边一位壮年拦住他,说:“王管家莫急,成儿!”说完看着身边一少年。“是,父亲!”少年说完,纵身跳入河中。

  第二天,北京新闻:“在昨天北京ZF大学内发生一起大学生自杀案,该学生用双手打碎洗手间镜子被飞溅的碎片割断手腕动脉,而后并未被人发现因失血过多死在洗手间。经调查该学生因车祸父母双亡自己被毁容致残,可能因为压力过大导致自杀,再次呼吁加强大学生心理辅导工作......”

  “少爷,您不要这样,郎中说您要多休息!”王管家追上来伸手搀扶康帅,眼中暗淡无光,看来康帅的举动让老管家已经接受康帅已经“痴了”的观点。

  老者见康帅哪诧异的神情顿时慌了:“少爷您怎么了,不要吓老奴啊。”说着站起来大喊:“张郎中呢?快过来!”不多时过来一个布衣老者,给康帅号了号脉,然后说:“李公子身无大碍,只需静养,只是头部遭重击,不过或许以后......”“或许什么,你快说啊!”“或许公子以后会变痴!”“什么”老者听完如遭雷击“老爷啊,老奴对不住您啊!我连少爷都没有照顾好啊!”

  正在疑惑着的时候,一群人拥着一个老人过来,老人看见康帅马上跌跌撞撞的冲到康帅面前直接跪了下来,哭道:“老天有眼,少爷终于醒了,老奴罪该万死没有保护好少爷,辜负了老爷的嘱托,幸好少爷醒来,不然老奴就是万死也无颜苟活人世啊!”

  康帅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这里处处透着诡异,但是他却没有理会,他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因为他怕,怕被嘲笑,怕他那卑微的自尊心又一次被人踩在脚下一下下碾碎,而他却无力去抗辩什么,因为,别人说的都是事实!那可恨的事实!

  康帅愣住了,迷茫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和说话的老者,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公子?叫我么?这周围人的衣服怎么那么奇怪,布料好像是麻的,在拍戏么?

  北京,ZF大学

  不知道过了多久,康帅感觉嘴边传来一丝清凉,一股甘泉顺着嘴流入喉咙,慢慢的浇灭了他嗓子里的火焰,他贪婪的吮吸着甘甜的水,仿佛孩提时母亲甘甜的乳汁。

  唔,这是怎么回事,头好痛啊。康帅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疼,浑身上下的疼,不同于伤口,是发自内在的疼,仿佛是灵魂被使劲的推来推去,耳畔嗡嗡的响,脑袋好像被大锤砸过一样,昏昏沉沉。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没吸一口空气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嗓子干的直冒火,康帅发现自己眼皮都抬不起来更别提说话了。我这是怎么了,只记着自己再一次被嘲笑了之后没忍住,跑到厕所发泄了一番,还把手打破了,也不至于浑身上下都疼成这样吧。康帅迷迷糊糊的想着,忽然好像听见有人哭喊到:“爹!......”然后就又昏睡了过去。

  河水并不深,将将能到一个成年人的膝盖,少年几步走到康帅身边,弯下身子刚想扶起他,就听见康帅低声喃喃的说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少年心想,原来人痴了就是这样啊,摇了摇头,伸手拉住康帅的肩膀说道:“公子?”康帅好像没听见少年叫他,依然喃喃自语,少年见状只好说声得罪了,然后把他横抱在怀中,向岸边走去。

  心里焦急的康帅没有注意到,他虽然步履阑珊,但是却不是一瘸一拐......

  “公子!公子!您还要静养,不能乱动!”老郎中冲着康帅喊道。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随&,他渐
      随&,他渐

      随着清水的流入,他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虽然身上还是那般的痛,但却好了一些,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个破旧的陶碗,里面的水浑浊不堪。一个男声高兴的大喊:“醒了,醒了,李公子醒了!”

  • 里焦急&..
    里焦急&..

      心里焦急的康帅没有注意到,他虽然步履阑珊,但是却不是一瘸一拐......

  • 一条河&一个方
    一条河&一个方

      康帅走了没多远就发现一条河,为了快点离开人群,也股不得这是那里,选了一个方向就沿着河边一直走。

  • 动!”&老郎中
    动!”&老郎中

      “公子!公子!您还要静养,不能乱动!”老郎中冲着康帅喊道。

  • 管家已&观点。
    管家已&观点。

      “少爷,您不要这样,郎中说您要多休息!”王管家追上来伸手搀扶康帅,眼中暗淡无光,看来康帅的举动让老管家已经接受康帅已经“痴了”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