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祭奠那曾经仙侠小说《血君》(完整版)

血君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祭奠那曾经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09 07:38:33

在读:1093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血君》已改,在创世中文网新书发布以及最新《修真三千》请不喜欢的朋友们前来观看视频。你们的支持是我唯一的动力,谢谢您你们。 血君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前方百步,有间客栈,上联:有缘来无缘去金榜提名十年功。下联:无忧来牵挂去庙堂江湖刹那间。横批:缘分天定旁立小牌:有缘免费无缘不进一切随缘。
展开全部

血君王不死之王同人  血君子小说  血君子黄浦凌云  血君江山  血君王  血君子  


  林清寒走进客房,看见了一个浴桶,桶里的水居然是翠绿色的,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林清寒心想,这老掌柜真好,早都算到了我出汗难受要洗澡,但是却没想到给我整这么一出药浴,唉,他日金榜提名一定要好好谢谢他啊。想罢,林清寒把手中的科题放到桌子上,褪去衣衫,躺倒了浴桶了,舒舒服服的泡了起来。

  前方百步,有间客栈,上联:有缘来无缘去金榜提名十年功。下联:无忧来牵挂去庙堂江湖刹那间。横批:缘分天定旁立小牌:有缘免费无缘不进一切随缘

  黑脸大汉一脸茫然扭头看相老掌柜的:“五师叔,好像是200年前,我刚入山门,正好赶上师祖他老人家宣布招收小师叔为关门弟子的时候吧?”“是啊,我记得呢时候掌门师弟很高兴,庆祝了三天三夜。想着有了小师弟,宗里能复兴了,奈何兮,奈何兮,你火速将此事回禀宗门,叫大师兄早做准备,这次,不能让他走老幺的后路啊。这可是咱清风宗的宝。”“遵命,五师叔。”

  林清寒走到一楼找了张靠窗户的位置坐下,对着双手发抖的老掌柜说:“老掌柜,你怎么手抖得这么厉害,来碟茴香豆,一壶小酒。”过了一会,林清寒见老掌柜的没反应,就起身前面柜台,伸了五根手指来回晃了晃。正在沉思中的老掌柜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发现有一只手掌再自己面前晃过,想也不想直接挥了一下手。只听闻“啊,哎呦呦,老掌柜的,你这是什么手,是铁疙瘩么?怎么碰我一下这么疼。”林清寒跳着脚,使劲揉着自己的胳膊怒喝道。老掌柜的突然才反应过来,心中大惊,这不是我的宝么,哎呀,刚想他他就来了,这手怎么肿了?完了这要是碰的缺胳膊少腿的,我这把老骨头可就乐子大发了赶紧看看。“哎呦呦,我刚想事呢,没看见客官,得罪了得罪了,走走走,坐下我给你看。”老掌柜的赶忙扶着林清寒说道。哎哟哟,林清寒哼哼唧唧的说:“你给我看什么,你又不是郎中,赶紧来瓶跌打药,再来碟茴香豆,一壶小酒。”“伙计,来碟茴香豆,一碟牛肉,再来壶酒。”说罢,老掌柜的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白瓷,挨个给林清寒的胳膊上药。弄了一会,总算是把他的胳膊给包扎好了,对林清寒说:“来,我再给你把把脉,看有没有别的什么问题。”林清寒依言把手费劲的挪了挪伸平,老掌柜一看乐了,心想,我就是随口说说,这小子居然这么听话。正好,让我再探探这小伙的躯体和筋脉。

  “昨晚睡的怎么样?早餐合不合口味?”老掌柜依旧是半眯着眼问道。林清寒笑了笑说:“睡的还好,一夜无梦,早餐也还好,能填饱肚子的早餐就是好早餐。就是不知你老昨天是怎么看出来我身上不超过10两银子?”林清寒挠了挠后脑勺问道。老掌柜笑了笑说:“我这家店开了很久了,什么人不都见过?再说了,有钱人一般都不会来我这店的。”林清寒一听,顿时明白了,拍了一下手说:“还是您老经验老道,我先出去买两本书,一会回来。”老掌柜挥了挥手说:“外面人多,早去早回,说不定你回来的时候还想洗个澡呢。”

  大明国204年秋,又到了进京赶考的日子,京城四大门口人头攒动,犹如那星空中的点点星光,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嘿,起了怪了还,也不晒啊,怎么一个劲的死命流汗啊,算了,买到最近两年的试题也行了,回去看看吧,顺便好好泡个澡。”林清寒边擦汗边嘟哝道。

  而另一边的老掌柜顿时还没反应过来,缺件那暗红发男子直径走来了,坐在老掌柜的对面问道:“老李头,这么多年你没再娶,居然是因为好男风?”老掌柜闻言也算是反应过来了说道:“这是个误会,如果来的不是旧梦贤弟,而是红尘弟妹的话,呢个小家伙也不会这么误会,要怪就怪你来的不是时候呐。”“怎么叫我来的不是时候呢?我要是早来或是晚来一会,能错过这么一出?我看这正是时候。”离旧梦抓起酒壶给自己满了一杯,朝老掌柜点头。

  第二天,林清寒做了起来,发现桌子上已经放上了香喷喷的早饭,凳子上放了一盆清水和一条毛巾,林清寒看了一眼伸个懒腰,走到了跟前,洗了把脸,随手擦了两下坐在凳子上就开始吃早餐了。“嗯?这是什么菜?居然咬下去是硬的,要到中间却变成了软的?奇了怪了还,管他呢么多,不要钱,先吃饱再说”胡吃海喝一顿后,林清寒摸了摸肚子打了个嗝,拿出了钱袋掂了掂便下了楼。

  “小伙子,不要来回转了,我还要做生意呢,你可以进来的,不收你钱。你要是不想进来别堵门行么。”坐在柜台的老丈半眯着眼说道。林清寒猛地一顿,抬头看着老丈若有所思,他说能进,也就是说刚刚小包子说的我有这个运气?林清寒抬起头来对视老丈问道:“我听小包子说这里吃住免费?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么?具体的代价是什么?我如果付不起代价又当如何?”“这里一切随缘,有缘你就能进来,分文不取,无缘你连这个门都进不来。”老丈顿了顿,露出了戏谑的表情问道:“你一个身上连10两碎银都攒不齐的穷小子,我能图你个什么?进来吧,傻小子,房间随便挑,不要乱动,吃饭有人送。”林清寒脸红了红说:“多谢老掌柜。”然后飞也似得冲进了客栈,上了客房。“咦,小家伙很奇怪啊,明明有灵根,怎么对面的测灵镜不发光。怪哉怪哉,算了,传书回去问问大师兄。”老掌柜笑着看着林清寒飞奔似的上了二楼疑惑道。老掌柜一挥手,虚空中出现了一张青色的符咒,老掌柜对着符咒说:“大师兄,今天遇到一小子,仙凡禁让他通过了,可是大厅的测灵镜居然不发光,这是什么灵根啊?”说完,符咒便自己燃烧了起来。

  就在此时,客栈来了个人进门高声喊道:“老李头,这次你可算办了次好事啊,额,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林清寒听到这个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此男子一头暗红色长发,发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秀气似女子般的柳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红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一抹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突然间,林清寒把手一抽喊道:“我明白了,原来你个老不修居然是好男风的,我说你这开个客栈的分文不取,原来是别有所求啊。你说你给我把脉,干嘛抓住了我的手还不放了?我要赶紧去好好洗洗手。”说罢,林清寒把手一抽,立马飞奔,像后厨跑去。

  伙计这么一听也是心里一惊,这是我爷爷啊,这些年一直没再续,结果就是因为好男风?我这脑子有点乱啊,先走为妙,当即说:“客官,我给你带路。”林清寒跟着伙计就走向了后厨,林清寒边走变打量着伙计,发现这伙计虽说长得不算帅气,倒也生的白净,看的过眼。身穿麻布衣,一双澄净的眼睛倒像那不懂世事的孩童,顿时喃喃道:“怪不得啊,连个伙计都找了个这么白净的,呢老不修不是好男风我还不信了。”这伙计听完,脸上双颊红了一下对着林清寒说:“才不是呢,掌柜的是我爷爷,我是他孙女,我叫李玥枫。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吧。”“额,原来是爷孙啊,可是呢个暗红发男子和你爷爷也认识呢吧,长得呢样,来的还这么巧,我这不是刚好想到一块去了么?”林清寒一听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了,说道。“要不过会了咱们出去了问问爷爷,把误会解释清楚了不久好了么?”李玥枫急忙道。“呢行”林清寒答应了下来。

  林清寒刚走,有个黑脸汉子就进来嚷嚷:“五师叔,师傅让我过来送个新的测灵镜。师傅还说,大厅呢个二十一年前就该换了,能撑到现在着实不容易,呢小子呢?在不?把他诳过来测测。顺便给我找个地方,我住几天,接这个小子一起回去。”老掌柜的手一伸说:“诳诳诳,就知道诳,看着你们师兄弟几人,就你长得最憨实,心思却是最活泛的,真不知道你这样的怎么能长得这么憨实。快拿来我加持个延时阵法,等呢小子回来试试就知道了。”“对了,住哪都行,离我的酒窖远点,虽说都是凡酒,可也耐不住你一喝一酒窖啊。”老掌柜敲着桌子说道。黑脸大汉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说:“真是亲师叔,还是你了解我,我这次就喝一点点,绝不喝光,你放心,我绝对离得远远的。”老掌柜一听这话,立马捂着头说:“行了,赶紧滚蛋,我也不强求你,这次说什么留下半窖酒,要不我大师兄告状去。”“哈哈,还是亲师叔了解我,一定,一定。”黑脸大汉像只偷了鸡的黄鼠狼一样,一溜烟就跑没影子了。老掌柜摇了摇头,把新的测灵镜换上,又回到了柜台。

  “老掌柜,我回来了,麻烦帮忙准备一桶热水,我泡泡澡,外面天也不热啊,我这汗不停,真难受。”林清寒边擦汗边往自己的屋子走。老掌柜依旧是半眯着眼,好似没听见,依旧保持着呢个样子。等林清寒一走,立马站了起来喊道:“臭小子别喝了,快过来看看。”黑脸大汉抱着一坛酒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正在这时,测灵镜一道红光闪出,紧接着红光的颜色慢慢变深,深的发紫又有些像是黑色。。。

  老掌柜的手伸向林清寒的左手,神识向着林清寒的筋脉走去,发现林清寒的筋脉虽无破损,但却是小脉不堵,大脉不通,躯体偶尔有点暗伤却也不打紧。心想还行,没白让他泡了泡培元汤,进门了稍微淬体一下,基本就能修行了。让老夫再探探他的识海。当老掌柜的把神识伸向林清寒的识海的时候,却发现林清寒的识海居然是不完整的!而且还是空的!老掌柜愣了愣,就把神识再向里面伸了伸,发现这个识海之后,还有一个识海!一个完整的识海!这下可把老掌柜惊的不轻。直接当场不敢动了。过了一会老掌柜的反映过来了,这两个识海,呢就一定是夺舍重生的老妖啊,我现在千万不能轻举妄动,万一这个老妖发现我异动引起了什么误会,呢乐子就大了。轻则神识被毁,重则就不好说了,也不知道这老妖已经恢复到什么境界了,万一是元婴后期,你这让我怎么混啊。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他不吭声,我就不动了。神识撂这,你要毁就毁,过一段时间你不毁了呢就说明你也在装,你肯定修为不如我,呢我安心撤回来就好办了。打定主意,老掌柜嘴角一微,就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心态了。

  赶考之时,京城人满为患,正可谓是公子满地走,寒门学子不如狗。林清寒身穿一袭青衫,背了个深蓝色的包裹,从客栈出来,走在大街上,拉了个身穿麻布衣服,肩披白毛巾伙计模样的人问道:“这位小哥,你可知这翰林院旁哪还有空闲的客栈了?”这位伙计看了林清寒一眼问道:“这位公子可是从西门而入,一路向东走来?”林清寒诧异的看他一眼答道:“正是,敢问有何赐教?”说罢,不动声色的递上去一两碎银。呢伙计模样的人也不伸手,笑了笑回答:“赐教到不敢,我当小二也有些年头了,经历过三次大考,每年大考前几天都要来这边的集市找王大妈来交菜的定金,像你这种大考前几天才到达京城的学子见过的那是真的不要太多了。每次大考之时,这京城这条街上还有三家空闲的客栈。有钱财的去大明客栈,这是大皇子所开,里面呢,呢是一个奢华啊,锦衣玉食应有尽有;有背景的去青云客栈,这是亲王产业,里面不用花费,只不过是为了二皇子笼络人心,你要是没背景,又想住进去的话签份卖身契也就罢了。至于第三家么,就在前面百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住过有间客栈的啊,虽然说不收钱,但是住在里面的人从来都不会考上,有些人住了一夜失踪了,有些人第二天失踪了,又有些人大考哪天不是闹肚子使劲上茅房,就是睡着了。当然还有最后一些人呢,连门都进不去的啊,这简直就是看运气。”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一声:“小包子,你又偷懒啊,客栈里这么多人快点回来干活!这个月的工钱扣你一半啊!”“啊,老板不要啊,我这就来了千万不要扣我工钱啊!这位公子,言尽于此,就此别过,看你也没几个钱,日后你若金榜题名千万不要忘了我啊!”小包子边跑边喊慌忙道。这个小二,倒也心肠不错,他日清寒必有厚报。林清寒微微一笑,摇头想到。

  过了一阵林清寒发现没动静,心想这不对啊,这老掌柜给我把脉,怎么不吭声了?奇怪啊,看他的表情。两眼微眯,像是在想什么事,但他又嘴角一微,这是闹拿出呢啊?这时,伙计刚好把小菜准备好走了过来把小菜牛肉酒放好站在一旁心想:好久没见爷爷给人把脉了,怎么感觉这个气氛不对啊?爷爷居然在笑,对方居然满头大汗,这是干什么呢?这俩人保持这个姿势倒地要干嘛啊。

  “唉,我刚探查了一下呢小子的筋脉识海,发现筋脉虽无破损,但却是小脉不堵,大脉不通,躯体偶尔有点暗伤,和正常的凡人无异。但是他的识海却是有点小问题了。”“什么问题?”“双重识海。”“什么?”“也就是说这小子有可能是元婴老妖夺舍的,我这不就惊了一下么,我就想啊,我现在千万不能轻举妄动,万一这个老妖发现我异动引起了什么误会,呢乐子就大了。轻则神识被毁,重则就不好说了,也不知道这老妖已经恢复到什么境界了,万一是元婴后期,你这让我怎么混啊。我就装了一下高深莫测,想吓唬吓唬他,结果你就来了。要怪就要怪你,你说你早不来晚不来,这时候来干什么?这时候来了就来了,为什么不是红尘妹子来?是你来了就来了,你为什么长成这么样?让人家误会我好男风,我这是黄泥掉到裆,不是屎也是屎了。”“我长成这样怪我了?爹娘生的,你耐我何?再说了,你以为我想长成这样么?要不是当年我还未出生的时候,爹娘遭到仇家埋伏,娘亲被仇人的阴气打入胎气了,我会长成这样?一点都没大丈夫的风范,被人家笑称吃软饭的,天天还在家被老婆教训。”“你也就这点出息了。”“李在道!你再给我说一句,我就少说要和你讨教两招了。”“别别别,贤弟别气,咱们谈正事,谈正事,毕竟正是要紧嘛。”“嗯,这还差不多,这样,你刚说他两个识海,但是没有发现他身上的灵气波动,呢么就会只有两个答案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金榜提&。横批
    金榜提&。横批

      前方百步,有间客栈,上联:有缘来无缘去金榜提名十年功。下联:无忧来牵挂去庙堂江湖刹那间。横批:缘分天定旁立小牌:有缘免费无缘不进一切随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