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纷飞寒秋武侠小说《飘雪梦》全文章节阅读

飘雪梦

编辑:海浪无声 作者:纷飞寒秋

状态:完结 时间:2021-02-04 07:42:19

在读:29485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了废旧。。。。。。。。。。。。。。。。。。。。。 落雪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我看了我手中的碎银漫步在街上,突难我看到一个招牌“有一间赌纺”我不竟心中暗叹,这店铺赌场的胆子真大,我想了想看着有意思就跟了进去,这个经营的店真大,竟有三层,第一层就是和普通赌坊一样,有色子,有猜单双,还有一种牌,想不到的是竟和现代的翻金花差不多,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我随便找了个打色子的赌了一小把,赢了三十两到了第二层时有两个打手,想不到的事进第二层要五十两筹码白银才能放进,我想不到还有这规矩,还算好我有五十两,二个打手放我上了第二层,想不到第二层是个赌比武输赢的,人也少了好多中间有一个武台,两个大汉你来我往的不分生死在打。我一看也明白不少,想来和现代的黑拳差不多,这样的赌总又两种,一种场内,一种场外,不过基本上是庄家赢。。
展开全部

梦月飘雪  梦飘雪行李箱  梦飘雪拉杆箱  飘雪梦悠悠  飘雪梦工厂  飘雪梦想的声音  飘雪梦姑  飘雪梦之旅三重唱简谱  飘雪梦之旅  


  第二天两姐妹来到我房间又给我打了热水,在收拾房间,这时“柳小兄弟,昨天睡的可好,”刘琦走进我房间道。“刘公子你来的正好,昨天救了一个姑娘,而我正想告辞,在这待的太久了,该回家看看了,这个姑娘你来照顾好了。”我说完看看,昨天的两姐妹那楚楚眼神没办法又道:“刘公子打个商量,这两姐妹…….。”“柳小兄弟,我知道,这两姐妹你送你做侍女吧,随你处置,男人嘛,何况是这样的姐妹花。”刘琦看看两姐妹那异样的眼神说道。

  “没关系,哈哈,没想到我能遇到柳家神秘的四公子,真的有点想不道,呵呵算是我高攀了,哈哈。”刘琦还是有点惊讶笑道。“刘公子”我刚说三个字“还什么刘公子,就叫刘兄弟反我们岁数没差多少,要不叫声刘大哥也行。”刘琦笑道。“那先叫刘兄弟,哈哈,我还神秘,对了我想我的事没多少人知道吧,也许柳家人早就遗忘了我吧。”我落寞笑了笑道。“兄弟我也是通过父亲知道一点我想应该没多少人知道吧,不过兄弟你也不要愁我相信你会创一翻大事的,也能得到家族的认可的,哦想起来了我记的前二个月你们柳家发生一件事,说大也不大,好像黑风堡的人逼婚柳雪儿,也算的是你二姐说是三个月如果还不答应就联盟黑道其余二堡血洗柳家镇和柳家,但我想了想以柳家的势力不可能被这区区三个黑道势力所铲平的吧。”刘琦先安慰我道又告诉我这样的消息,“那如此我要提前走了不然就晚了,谢谢刘兄弟,他日在来报答刘兄弟,对了希望刘兄弟不要张扬我的事情,多谢了,告辞”我一听之下连声道辞。

  我跟着侍女左拐想不到这还是一个门进去前进第三个房间想不到是品春阁看来这里人很少,“公子请进,这房间旁边外面窗外靠近湖是所有房间最好的,等下这房间会派下人到时后可以方便公子吩咐,”小于说完,我叫她退出房间。这里有两间大的房间,我进去的是客厅对面是窗可以看倒外面的湖,还可以看到岸上的行人左边是卧室供主人休息,总的这个房间给人非常安静清爽。

  “少爷,马车来了是不是现在就出门去。”赵山虎进来道,“先喝口水,等小三子准备好干粮,就走,走扬州那条路,去柳家镇,你们记好,我真名字叫柳寒天,是柳家四少爷,也许以后不是了。”我说完之后没落叹口气,赵山虎好像觉察到什么连道:“我赵山虎以后生是少爷人死是少爷鬼,不论什么事都以少爷为前。”这时两姐妹也连声道,只是说着感觉有点变味了,我连改气氛道:“阿虎,这两姐妹是我侍女以后不可在我眼皮里欺负人。”“少爷知道了。”赵山虎目不转睛看看我,有看了两姐妹接着低下头,我看了看赵山虎看两姐妹眼睛清明不断点头,看来此人不错,点了点头,这时小三子来道:“少爷干粮准备好了,这里有两壶酒路上解渴。”赵山虎拿上车,两女也跟我走进车里,赵山坐起车前赶起车来。这时我们车子缓缓前往柳家镇去。

  我看了我手中的碎银漫步在街上,突难我看到一个招牌“有一间赌纺”我不竟心中暗叹,这店铺赌场的胆子真大,我想了想看着有意思就跟了进去,这个经营的店真大,竟有三层,第一层就是和普通赌坊一样,有色子,有猜单双,还有一种牌,想不到的是竟和现代的翻金花差不多,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我随便找了个打色子的赌了一小把,赢了三十两到了第二层时有两个打手,想不到的事进第二层要五十两筹码白银才能放进,我想不到还有这规矩,还算好我有五十两,二个打手放我上了第二层,想不到第二层是个赌比武输赢的,人也少了好多中间有一个武台,两个大汉你来我往的不分生死在打。我一看也明白不少,想来和现代的黑拳差不多,这样的赌总又两种,一种场内,一种场外,不过基本上是庄家赢。

  “不了,不了,公子你先洗我们才能洗,”烛雪摇头道烛心也退到姐姐边上。“胡闹!烛雪,烛心过来,还不听话乖乖先洗了,我一个男孩子不要紧的过来,你们先洗洗,不洗我可帮你们洗了。”我有点恼道,这该死的封建制度,最后没办法我只能洗干毛巾来到两女面前帮她们搽干净她们的眼泪,又洗了毛巾洗了脸才挂在毛巾架上,可是回过头看到两姐妹都羞红脸:“都怎么了?”我一脸木然“公子那刚洗了我们脸的。”烛雪大着胆说,但越说越小声我会意一声笑道:“这有什么,对了两位姑娘我要休息了,你们也退下休息吧。”说完我走进里面的房间打算先躺下休息,想了想又道“把门关一下,谢谢。”

  “我要看看这柳公子是不是真的坐怀不乱,”刘芳狠狠想了想突难调皮的笑道,刘琦看看了妹妹那调皮的笑,连道:“芳儿不可对客人乱使坏。”“哥,你简直就是我肚子蛔虫,没事人家只想送柳公子两个下人,你也不想想他一个小毛孩,还是个男孩子,有许多做事情都不方便所以我送两个佣人放心。”刘芳撒娇道。刘琦摇了摇头苦笑起来很难想道这间赌坊是小妹开的。

  说完我走客厅窗外穿窗下去来到湖边的岩石上,拿着玉箫,吹起来《江满雪》这是我在昆仑思家乡风景所做的,“江中纷飞飘雪,已是花落去。时而残月映江面,才知晓相思已化泪,风清清,水静静,几多江水,几多情,是梦是泪,早已雪纷飞。如梦令,江满雪,孤帆远影早无痕,一曲玉萧奔月去。”(无聊自己乱写的不要见怪)

  还有个就是我刚交手那次,谢员外的女儿谢灵雪早已经注意我,可惜原来想不到的事,我说出这样的话,而后有点伤心,不紧被自己的这样的心事吓了一跳。而那云台派的小姑娘早已经两眼放光活像现在的追星族一样。不过这事后我也想不到我也名声也响起来,时后成了那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当我知道这一切时我一生都奉献给了剑,只能让她们伤心。

  这时的太阳落下山,房间进来两个女孩子,一看之下几乎长的差不多同样几乎十四,五岁肌肤如雪,清纯绝色,虽难比不上他们的主子刘芳但细看之下可以算的的上是秀色可餐但一定在现代一定是明星及的大美女,更何况是一对双胞胎一样的女孩,一个女孩点着烛火,一个女孩端着热水放下同时说道:“柳公子我们姐妹是服侍你的。”点烛火的女孩子说道:“我们是双胞胎,公子一定看的出来吧,我是姐姐叫烛雪,旁边的是我妹妹叫烛心。”我叹道:“世界竟有如此相似的姐妹,烛雪姑娘你们是怎么区分的。”“呵呵,柳公子其实我笑的的时候有酒窝,我妹妹没有,可很害羞。”烛雪笑道“哦,确实不难真不知道怎么分,对了你们父母了”我看看道问道,可一问之下后悔了这个时代女孩做这些就知道是父母死了看着快掉眼泪的两姐妹连声安慰道:“对不起,柳某不是故意的,真不好意思!”“没关系反也过去了,心儿快服侍柳公子洗脸.”烛雪止住泪水说道,旁边的心儿脸上还挂这泪水,但看到我看过来脸羞红的低下头端这热水细声道:“柳公子,我来服侍你洗脸。”我看了看笑道:“你这妹妹真害羞,还是我自己来。”我从心儿手中接来热水,还真热,我双手用内力降了热量,敢到温度低下来了水变的温了,心情好温和道:“烛雪姑娘,你和你妹妹洗下脸,都哭成小花猫了。”

  “哈哈,哪走你这个妖女偷了我五毒教的冰蚕圣物想走”一伙拿刀的人追杀一个娇小的黑衣姑娘,那姑娘早已经满身是血向我走来“救我,公子救救我。”那姑娘求救道。我依然站在湖岩石上闭着眼睛,这时,那姑娘走了过来倒在我身边岩石上,不一会那伙拿刀的围了过来,其中走出个算是个领头的人;“小子五毒教的事也敢管,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我苦笑的摇了摇头,这本来没我的事的,是这姑娘应是倒在我身边岩石然是天意要我管定这事,这还没完这时又出来一伙人应是认为我与这姑娘有关,我真是倒霉,想了想算了先救下吧,“我知道你们先回去吧,她偷了你们的东西,等我先救了人之后问清楚原因。”说完我从身上掏出个雪莲丸“谁知道你是不是同伙,兄弟们上!”那带头的人说了一句就开打了,没办法之下我只好以萧带剑,脚踏逍遥步,运起飘雪剑法中第八剑招“寒风飞雪”这是以一招大面积招式几乎到我周围的都被我剑招中的剑气刺中喉心,这伙二十个人一下子死去十五个还有三个重伤两个轻伤,带头的被我剑招所带的寒风吓的苍白的脸不断又壮起勇气说到:“你等着,我们西域五毒教,老教主已经闭关出来了早晚我们五毒教会报仇的,就算你们正道飘渺道人,魔教的教主也奈何不了我们五毒教老教主。”说完丢了个黄烟,我笑道:“哈哈哈,这中原越来越有意思,好久没这热闹了,告诉你们老教主明年三月份我来拜访。”我先笑到然后传音给那些逃走的兄弟道,而后扇开这有毒的烟,回头看看那女子,只好好人做倒底抱起那女子飞进楼房里,最后叫醒两姐妹给这个女子包扎下。自己走出里面房间在外面打坐起来,接着两姐妹出来说道那姑娘睡了,我也叫两姐妹自己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最后我在外面房间打坐一晚上。

  这时,江上飘起了雪,这是我融合自然功法所起的,吹完之后我立与湖边,让湖风吹起自己的衣服,而后闭起目静修起来。

  我听着赌场的叫嚣,摇了摇头走到第三层入口想不到第三层要一百两银子底薪,不过这时赌坊有位老兄说到上面是吃饭的地方很贵,如想去最少要一百两白银,以为最低价格都一百两,我咂舌不以,这是什么服务想了下还是走出去,这时我刚要走出二层入口突难出来两个打手下人说请我上三层吃顿饭,我一头雾水这时又会有哪个请我,我跟着这两个下人走到第三层,才发现第三层是一条走廊两边都是房间,都关着门不过我运行我的功力于双耳还是听到点有的有女子笑声,有的还有男子赌博叫骂声当没有下面两层那样吵,两个下人引我到最后一个房间我知道进入正题,我走进去只见到两个人想不到的是一个刘琦一个女子,不过看起有点于刘琦相似,这时刘琦笑道:“柳兄我们又见面了,坐下这是舍妹,”“这赌坊是你开的。”我见了刘琦请我坐下又道:“不才,不是我,是舍妹。”“你就是柳寒,柳公子,看起来也是小毛孩,竟难随便乱叫小姑娘小丫头,”我苦笑道:“姑娘严重了,对了还没请叫姑娘芳名。”“哎,看我都忘了舍妹叫刘芳,来柳兄弟这可是我们自家量的五梅酒看行不行。”刘琦说道,我喝了一口想不道这酒很醇,口齿间还留下梅香不像梅子酒竟是梅子味,不但梅花香味留下来了,还有点甜,“不错,清香中带有梅花香,比起女儿红更好喝。”我喝了一口道

  我没发觉其实远在湖中上次酒馆遇到姑娘其实早已经在船上看到我了,可惜我只发现船“这个少年武功已经出神入化几乎和我父亲差不多了,你看黄师兄,我敢担保,我们停的船离他遥远,想不到这少年已经觉察到这船了,如在近点定被发现。”江洛心担忧到,“恩,应该不要惊搅他,最好收回打打探的人,这个少年真危险,如果不是我打探的人没敌意,也没妨碍他做事,说不定我们要损失惨重,一定要警告教中等人不要打搅这少年。”黄天邪担忧道。

  “还好阿虎你在,现在有点急事回家,你的事情做完了不,交代完了就准备一辆马车。”我看道赵山虎连吩咐道。“少爷来了,恩我这就去准备,小三子看好茶。”赵山虎吩咐好小三子就走出去,“少爷请喝茶,”小三子端了一杯茶,“小三子是吧,帮我一件事拿这点银子去买点三五天的干粮,事情有点急,快点剩下的算你的了。”我拿出二十两银子道。“少爷使不得,老大说过少爷要小的办事要用的银子到当铺拿就是了,其实这当铺是老大的,老大说了他走了这当铺归小的管,送给小的,随便我怎么办,小的这就去准备。”小三子说完走进店里我只好收起银子,看看两边的姐妹差点忽视了,“恩,先坐下,出门在外的,以后我叫你们小雪,和心儿吧,。”我站起来道“奴婢不敢。”小雪和心儿道。“事情有点急,以后在我身边不要叫什么奴婢了,就叫自己的小名吧,坐下吧休息下,难道要我帮你们,恩这就对了”我看了看两姐妹坐好了,小雪连声小声道:“奴….小雪谢谢少爷。”心儿羞红也道:“心儿谢谢少爷。”“恩,这还差不多了,当我的侍女首先要会武功,到时路上教你们,从此以后你们一个就给我拿剑,一个给我拿萧吧。”我说完道。“谢谢少爷。”说完两姐妹要跪下,我一抚衣袖不让她们跪,又道:“以后不必给我下跪,就平常礼就行了,记住以后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不要动不动就跪,小雪这是我母亲遗留的玉箫如今随我带了多年,以后你帮我保管,以后我会教你玉箫的,心儿等回家我书房遗留着我曾经自己制作的最成功的剑以后我的剑就交你保管教剑法。你们两姐妹记好在江湖中会有你们身影的。”小雪收好玉箫,赵山虎进来了。

  我郁闷的无语了,被他一说好像我对这姐妹做过什么一样,“那好吧我告此了。”我受不了这气氛走出房间,又道:“你们姐妹跟着我了有什么东西就收拾下我在赌坊前门等一段时间。”“恩。”两姐妹走了出去,“柳小兄弟我知道你要走,这点银两你那着路上消费,毕竟回家心急吧。”刘琦也跟出来道拿出五百两送到我手里,我看看了刚交往的热认识的朋友有点感动,想了想道还是告诉我的真名字:“刘公子,真不好意思,出门在外不本有点不方便不得不隐藏名字,其实我是柳家四公子本名叫柳寒天,或许我早已经被这柳家开除了吧。”

  “谢谢柳公子,柳公子要进来休息下吗?其实我们姐妹早就喜欢柳公子了。”烛雪羞声道,我温声说道:“不必了,你们先穿点衣服睡,这样不会着凉,我到窗外赏下月,你们先休息,我会看好你们安全的。”

  “柳兄弟想不到你不但武林高手,还是个品酒高手,只是可惜没有看到你那醉打花折枝,听水只用两招,厉害”刘琦称道.最后刘芳道“是呀,不但怀抱小姑娘,还能大言不惭说红颜白骨似美女如无物。”刘琦尴尬的看看我,我也不知道这小姑娘吃了什么火yao说道:“刘姑娘,我柳某人一生痴剑喜剑爱剑敬剑,我曾为剑苦练十二年,对我来说天道就是我的一生,对与那事我只是对剑的敬,对与那小丫头我只是顺着救下来。”“你的意思,如果凌小妹不用剑的话你就狠心让她摔下来了,”刘芳狠狠道,我品了一口酒点了点头,“真是个无情人”刘芳小声道“想不道柳兄对剑的执着竟到如此境地,我敬柳兄一杯,不过像柳兄的一表人才的只是可惜那些姑娘对你的情意。”我干了一杯,又道:“人生来就是孤独的,有的人为权,有的人为色,有的人为权,有的人名可最后还不是孤身一杯黄土掩埋地下,我只愿意常陪与剑,对了三个月后我会在扬州开一个书院刘公子,刘小姐如果有意思就来玩。”这时刘琦点了点头,有道:“我看天色晚了,柳兄弟就到这里休息下,这里是舍妹经营的还算不错就是委屈了柳兄弟。”我想道:“那多谢刘兄弟,多谢刘姑娘,刘姑娘乃奇女子呀!”“谢刘公子夸奖,小于带柳公子去品春阁休息,”这时外面出来一个丫鬟,我道了一礼请迟,跟着丫鬟出这房间.

  不一会只听见门关上了声音,差不我快睡的时候这时进来两个人,我一惊醒:“睡。”连身而起“公子是我们烛雪烛心。”“怎么是你们。”我走下床道,不知不觉觉的自己功夫差了,最后才想道原来是自己进到这没有保持自己自己运功,和道法自然状态,“我们,我们是陪公子睡的。”烛雪和烛心同时越说越小声。“真是乱来,我一个人睡惯了,你们回去吧,快快回去。”我气道,黑暗中我还是看的到,两个小美女早已经爬到床上盖上被子了可是露出的肌肤可以看的出两个女孩早已经脱guang了衣服了,可是我早已经背对着这对姐妹了,不紧暗骂一定是刘芳刘琦妹妹鬼主意“呜呜~公子,柳公子不要敢我们走好不,不难我们就被会敢出去接客的,我们两姐妹早已经没了家如果在被敢出接客,呜呜~”烛雪边哭边道,妹妹早已经流下眼泪,“那好吧,你们就留下一晚明天走吧,我到外面走走吧。”我叹了口气到,真是一对苦命的姐妹“柳公子谢谢了,你是好人,其实其实这一晚我们姐妹早是你的人了,如果明天回去也会去接客的,其实我们还是处女,如果明天真的回去也要被接客的,小姐说了的其实我们两姐妹如不能留在柳公子身边就会被接客,我想我和妹妹还是死了的好。”说完和妹妹低声抽泣起来。“这样吧,明天我和你们小姐说下。”我叹了下拿起玉萧“柳公子你不能不要我们姐妹,因为小姐,小姐不在赌坊了,明天你找不到的,明天如果你一走我们姐妹也会的,呜呜~。”我无语了,想了想只好道:“你们先留在我身边吧!我身边缺了侍剑的侍女,从此以后,你们就待在我身边吧!”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样不会&着凉,
    样不会&着凉,

      “谢谢柳公子,柳公子要进来休息下吗?其实我们姐妹早就喜欢柳公子了。”烛雪羞声道,我温声说道:“不必了,你们先穿点衣服睡,这样不会着凉,我到窗外赏下月,你们先休息,我会看好你们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