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老木了科幻小说《心灵历险》免费阅读

心灵历险

编辑:执伞青衣袖 作者:老木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03 16:34:31

在读:6781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一个虚拟的职业,具有幻想的努力能不能能实现心中期待……的目标?假定我们的心能能保持一段时间的单一化任何一个平平淡淡的故事都是我们精彩的人生的一页---- 心灵冒险之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便往金河桥边走去。桥拦边,人们几乎都是两两一起望着河水,聊着天,心思围着身边的人转。林前停了脚步,因为一个熟悉的身影-----老头,不高,短发,穿了套没见过的衣装。没过去是因为他身边还有个年轻女子--------背影看着就像高中生。“他女儿?”林前退了几步坐在草丛里等着。过了一会,林前看了下时间,到点。看着老头也看了下时间,然后对年轻美女点头示意说了句什么。美女走了,老头朝着椅子方向走来。“你女儿不是在读大学吗?”林前没站起来。“你不是想问是不是我女朋友么?”老头笑着也坐了下去。“十几年没有女朋友不是活得很好?功能早就退化了吧?”林前笑骂。“死了几个月,该活了吧?”老头没理他的话题,有点严肃地问。“真是女朋友?介绍给我认识吧,我要劝劝她,你不能害人呀老头!”林前也很严肃地说。“死小子!”老头无奈叹了口气,“活不活?”“说吧!”林前叹了口气,“死不了,就得活!”“便宜你了这次。”老头停了一下,继续说,“你是我战友的儿子这不用作假,这次补习,考上了四川文体大学----”“等等,’‘文体大学’有这个大学吗?”“有,这个不重要,编这个你更专业,看着办吧。”老头拍了他一下“关键是这真是神仙都羡慕的美差,刚才站在我边上的是我二十年前-----”“等等,刚才那个人多大?”林前一惊。“比我小两岁!”老头望着他很干脆地说。“------”林前暗想,我怎么退步这么大。“好了,直说吧,多少钱,什么目的?”林前看着老头一脸色相,怕听他犯贱的故事,想走了。“别急,这次不一样,价钱也高,不过时间长点,”老头停了一下“就保平安无事,每个月五万!”“每个月五万?!”林前大惊,“要干多久?是什么事?杀人也不用这么多啊?!”林前又问,“什么时候能接这么大的生意了?是私人的?要写遗嘱的那种?”“你死了三个月,只是休息一下,我可是想退休了!”老头叹了口气,“那个人来找我------”里前瞄了他一眼,“退休?”“本来想请你吃顿好的-----”老头看他怀疑的眼神,伸手摸出钱包扔给他,气愤地模样。林前检查了一下崭新的钱包,里面全是“红头”。林前默然地把钱包小心的放在西裤里,幸好口袋宽松。林前没理会老头一脸惊讶的样子:“老王啊,钱不是那么好赚地!我不管是哪个烧包出钱,这次我要先收钱------提前五天付!”老王这回没什么表情,“这次的事我完全脱手,不会有我提供的什么资料了;一切由你,目的就一个,保护一个人!”林前认真听着,“她女儿?”“这张卡有五万。”老王递过张卡,“她应该会按你的要求打款;不管你做不做什么,只要她平安,钱照付。”林前觉得这个世界变得不现实了,钱怎么这么好赚了!“老王,我们去庆祝吧!吃顿好的!”林前热情地说。“我没钱了.”老王平静地说.“老黄!两瓶酒,来盘爆炒鸭舌!老王知道金龙酒店这菜多少钱?二百八十六!”抛开能诱惑自己的,那就是真相.康城火车站,失物招领留言板。各种失物协寻和感谢留言几乎贴满了挺大的黑板。在右下角的边沿上有张玻璃纸留言,(很奇怪,明明上面还有空地。)-----“本人遗失一个钱包,里面有竹子的照片。有酬谢。电话-------“车站刚送走一批旅客,稍微清静点。林前在小食摊坐着。台上放了一瓶啤酒一包烟。喝着酒,手上夹根烟,没点;他不抽烟,但要见竹子,必需。“木子,活了?!”一声不高的喊叫。一个上身印满椰树的休闲衬衫,下身一条大红牡丹短裤,脚上一双黄色皮鞋的反潮流青年坐在了林前对面。林前直摇头,“你那什么会现在又这么穿了?”“竹根会!”竹子拿起烟点了根,顺手放进裤袋。
展开全部

心灵历险杂志  心灵历险记  


  “有一个女孩,本城的,刚考上大学;她的习惯和周围人的情况-----胡小佳。你自己去。”“怎么了木子想通了?开追了?”竹子眯着眼问。“别挂皮了!放‘大姐’那,‘302’房空调网下。下午!”“靠!这么急?!只收一千!不准别怪,先收钱!”“你穷疯了!”林前照给,又另给了三百:“买烟熏死你!”竹子笑了,“不用谢了啊!”夜-----城里自然灯火通明。林前很满足这套出租房,因为它一面向着康河的转道处,在入夜后,这里一片黑。面对黑,面对平稳奔赴自己命运的康河,林前觉得“心静如水”这句话的涵义太广:静吗?只是不同时间的不同心境而已。同时同地的多种感觉却不知是谁才能承受得住了。是从三个月前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吗?竹子和老王死命劝,才定了个期限。从没想过生活头什么不妥,但自从有了面对黑暗的心境后,似乎有了什么别样的感觉。自己和老王`竹子接触还没什么,可象那个只看背影就感觉很年轻的女人,老王却说比他小两岁!换在以前是根本不在意的,可现在----自己的心里却非常肯定!怎么会?自己好象越来越喜欢沉默。可是心里是谁的声音?不管自己想不想听它说的话却都能听见!是它让自己学会享受黑暗和寂寞的;花了三个月却只让自己更放松`更安静,觉得这一切都很好,几近完美!不是特别地开心却是平和地------舒服。林前静竟地躺在躺椅上,望着星空,星星在黑暗里,但谁能忽略它?林前沉入了莫名的感悟中。明天有事要做?对了,要赚钱了!-----没死就要活。无论怎么活,你总要证明你在活着。那个声音没出现,也许自己在思考的时候他不来打扰自己?似乎面对老王和竹子的时候自己并没有什么改变,否则他们应该发现吧。胡小佳?-----自己要变成保镖了?太奇怪了,连竹子都说;“你傻了吧?要保这么久?死老头一句话就走了,你怎么做?”白天似乎没自己想象的人多。为什么什么事都要在心里跟自己对话呢?却很自然!“大姐美食”“小木!你昨天来了?我昨天去了临城!”依然热情。“大姐!”林前笑了笑,“更漂亮了!”“去!”刘欣兰拍了她一下,“要真漂亮,就当我男朋友!”“好啊!”林前配合地跟前台服务员说,“小张,这是我女朋友了啊!”“你这树桩身材,想得美!大姐才不要你呢!”小张小着嗔怪地看着他。:“你懂什么-----”林前还没说完就被刘欣兰推向楼梯。“这叫结实!”刘欣兰说完暗点了一下小张,“小张,看着点啊!小王,客人叫了!”小王捂嘴笑着去了招呼客人。推开“302”的门走了进去,还没坐下,林前就有点严肃地问:“欣姐,有事?”“先坐。”刘欣兰一反常态地低声说着,让林前坐下,然后转身关门再去泡茶。林前看着她,心里奇怪为什么自己会问出那句话,而她,似乎真的有什么事。“小木,有件事想拜托你-------”刘欣兰似乎有点犹豫,“我,我不相信别人-------”“说。”林前很干脆,抿了口茶,等着。刘欣兰有点扭捏地说:“我有个姐妹,她有点担心她老公,最近有--------”“噢,这没什么!让竹子跟几天,拍几张照片,ok!竹子干这个,十拿十稳!”林前轻松一笑,------外遇嘛,扭什么捏呀!“哎,不是!-----”刘欣兰急得拍了他一下,“他前段时间整理文件的时候,不小心把不该知道的也一起整理了,所以------”“有人要搞他?”林前顺着说,坐正了一点。“嗯!他说着几天有人跟着他!”林前想了一会儿,看着她说,“你那姐妹,连这个都告诉你?”“不是她告-----”刘欣兰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低了下头又马上抬起,但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林前盯着她说:“大姐!你不会这么无聊地喜欢上别人老公吧?!”“他对我很好!”刘欣兰低着头低声地说。“他还是别人的老公!对你好?”林前没所谓地懒懒地说,“那他还是好吗?!”“他是-----”“好了!算了!”林前打断她说,“这些不管了;想帮他吧?名字,工作。!”刘欣兰沉吟了一下:“武绍康,秘书。”“姓武的?不多嘛,秘书,什么秘书?”林前在脑海里搜了一下,“噢-----!新闻里听过一次,不是什么大官嘛,能接触什么秘密?太紧张了吧!”林前在确定这个人后就知道是大事,只不过看她太紧张了,给她缓和一下。“可他真的被人跟踪!”刘欣兰是真急,“所以想让你看看是什么人!”“大姐!这可是政府的事,应该报警呀!”这可真不是林前谦虚,能免则免。“还不确定,立不了案还怕惊动了他们!”看来商量过。“内行啊。”林前望着她,“是你查,还是他们要查?”“是------”刘欣兰犹豫着,“我!”林前笑了,“会撒谎吗?”“会----”知道自己太紧张,刘欣兰也笑了一下,认真地说:“帮我!”“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林前问。“我只说找朋友看一下。”刘欣兰不知为何林前忽然严肃起来。“你确定他们不知道你认识我?”“这------”刘欣兰不知所措,“他们不会骗我吧!”“你知道是什么文件吗?”“这,他没说,怕连累我!”刘欣兰说着脸上竟起了红晕!-----起码年轻了十岁!唉!难道总是在别人手里的东西更好?林前缓了一下语气:“那,文件还在他家里?”“我没问,应该------是吧。”刘欣兰慢慢应着。

  九点多了,两人似乎有点醉的相互摇晃着搭着肩。但一出了老黄的店后门,竹子就踮着脚尖跑向林前跟他说的那栋楼;而林前马上往相反的方向跑了几步,翻上了人家的围墙,走了一段后,跳了下去-----

  又是晚上.几个月来生物钟已经习惯了这时把自己叫醒.几个月来的无所事事让林前终于体了把被遗忘的感觉.今天是8月9日,离约定的时间在一个小时后.从出租屋出来,来到巷子里的饺子馆后门----生意一如以往."老黄!一瓶酒.‘‘"小林,来了?一斤饺子?‘‘"嗯!‘‘一切照旧,老黄却觉得这个小林有些不同了.就在昨天,他也和往常一样穿着拖鞋懒洋洋的出来,而今天:衬衫,长裤,皮鞋!这种天气,又是晚上,简直就是奇怪了!"老黄,把本子拿来,全结了.‘‘"才月初啊?‘‘老黄不解,但还是飞快地拿出了记事本."给你钱,还嫌烦!‘‘林前一笑,"走了!‘‘"好,好!‘‘老黄低头数着钱,也没几张"再来啊!‘‘"好!‘‘林前应着.一切似乎还和几个月前一样.沿着河边走,耳边有车呼啸而过的声音."车似乎多了.‘‘林前自语.金河桥广场,音乐园泉左边小林第三把椅子,没人,不奇怪---还没到点,但,椅子没法坐了---只剩下铁架,木条被人踩断还剩两根在地上。“NN的,大家越来越努力了!”林前苦笑。“死老头,也变得不守时了。”林前在椅子尸体旁停了几分钟,没见人来。

  好像不紧张,还不忘调侃竹子。

  “小林,酒来了,”老黄双手都没空着,笑着说:“外送一盘炒田螺!”

  ‘那个人好像很急,就在这两天一下子请了十个!你说我能不知道?“竹子看着他的样子,疑惑地问:你抢了人家二奶了?”“你可太看得起我了-----”林前一下笑了。“行了,别谦虚了”,竹子依然认真地说,“你是不是在那个女的家守了一下午?”“咦?什么时候跟上我了!”林前笑着。“那么多钓鱼的,还差我一个?”竹子很奇怪林前的态度,但也就放松了一些,“老鼠说,小的出门你不管;你在跟大的?”“这要是造谣的话---”林前一顿,“不会吧?这些人是跟着我的---”“我就觉得你查错了人———那个胡小佳---”竹字一说名字就下意识地往老王那边望去。“远,听不到。”林前肯定地说。“她太纯了,一下了的!”竹子说到这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可那个大的———压妈,什么都没有!---”“靠!,难道一定要有点什么?人家是良家妇女不行?”林前笑骂。竹子却好像么什么心情跟他开玩笑,端起杯,一口干了,盯着林前问:“你觉得一个科长的老婆,完全一个家庭主妇,他们能拿出每个月五万来请人保护他们的女儿吗?”“明天我打两万给你;我这个东家,还真没让我失望!”林前笑了一下,看来有疑点的事就是不那么简单呀。林前给他到上酒:“继续呀,朱大真探!”

  “木子,得罪人了吧?”竹子少有的认真地问。感觉出不同寻常,林前想了一下才说:“是有点不对劲;你先说说吧。”

  “有人请‘尾巴’跟你,而且是全天候的!”“这么明目张胆?就让你知道了?”林前

  “送的?!”林前笑他,“怎么不用大盘!”“这个小林!”老黄摇摇头。

  “我想,”林前慢慢地说:“你那个秘书和你那姐妹的感情,应该比你想象的好!”看着刘欣兰的沉默,林前觉得这是个好时机,于是起身出门。关门时果然看到刘欣兰仍是静静地坐着。林前希望她思考后能有个结果;毕竟她这种状况是林前不希望发生的。

  林前去了找老王。电话不通,这是应该的----他说了要脱手;去了他住的地方,已经是别人住了,多问了他一句还被甩了门!---老小子是真脱手了。

  便往金河桥边走去。桥拦边,人们几乎都是两两一起望着河水,聊着天,心思围着身边的人转。林前停了脚步,因为一个熟悉的身影-----老头,不高,短发,穿了套没见过的衣装。没过去是因为他身边还有个年轻女子--------背影看着就像高中生。“他女儿?”林前退了几步坐在草丛里等着。过了一会,林前看了下时间,到点。看着老头也看了下时间,然后对年轻美女点头示意说了句什么。美女走了,老头朝着椅子方向走来。“你女儿不是在读大学吗?”林前没站起来。“你不是想问是不是我女朋友么?”老头笑着也坐了下去。“十几年没有女朋友不是活得很好?功能早就退化了吧?”林前笑骂。“死了几个月,该活了吧?”老头没理他的话题,有点严肃地问。“真是女朋友?介绍给我认识吧,我要劝劝她,你不能害人呀老头!”林前也很严肃地说。“死小子!”老头无奈叹了口气,“活不活?”“说吧!”林前叹了口气,“死不了,就得活!”“便宜你了这次。”老头停了一下,继续说,“你是我战友的儿子这不用作假,这次补习,考上了四川文体大学----”“等等,’‘文体大学’有这个大学吗?”“有,这个不重要,编这个你更专业,看着办吧。”老头拍了他一下“关键是这真是神仙都羡慕的美差,刚才站在我边上的是我二十年前-----”“等等,刚才那个人多大?”林前一惊。“比我小两岁!”老头望着他很干脆地说。“------”林前暗想,我怎么退步这么大。“好了,直说吧,多少钱,什么目的?”林前看着老头一脸色相,怕听他犯贱的故事,想走了。“别急,这次不一样,价钱也高,不过时间长点,”老头停了一下“就保平安无事,每个月五万!”“每个月五万?!”林前大惊,“要干多久?是什么事?杀人也不用这么多啊?!”林前又问,“什么时候能接这么大的生意了?是私人的?要写遗嘱的那种?”“你死了三个月,只是休息一下,我可是想退休了!”老头叹了口气,“那个人来找我------”里前瞄了他一眼,“退休?”“本来想请你吃顿好的-----”老头看他怀疑的眼神,伸手摸出钱包扔给他,气愤地模样。林前检查了一下崭新的钱包,里面全是“红头”。林前默然地把钱包小心的放在西裤里,幸好口袋宽松。林前没理会老头一脸惊讶的样子:“老王啊,钱不是那么好赚地!我不管是哪个烧包出钱,这次我要先收钱------提前五天付!”老王这回没什么表情,“这次的事我完全脱手,不会有我提供的什么资料了;一切由你,目的就一个,保护一个人!”林前认真听着,“她女儿?”“这张卡有五万。”老王递过张卡,“她应该会按你的要求打款;不管你做不做什么,只要她平安,钱照付。”林前觉得这个世界变得不现实了,钱怎么这么好赚了!“老王,我们去庆祝吧!吃顿好的!”林前热情地说。“我没钱了.”老王平静地说.“老黄!两瓶酒,来盘爆炒鸭舌!老王知道金龙酒店这菜多少钱?二百八十六!”抛开能诱惑自己的,那就是真相.康城火车站,失物招领留言板。各种失物协寻和感谢留言几乎贴满了挺大的黑板。在右下角的边沿上有张玻璃纸留言,(很奇怪,明明上面还有空地。)-----“本人遗失一个钱包,里面有竹子的照片。有酬谢。电话-------“车站刚送走一批旅客,稍微清静点。林前在小食摊坐着。台上放了一瓶啤酒一包烟。喝着酒,手上夹根烟,没点;他不抽烟,但要见竹子,必需。“木子,活了?!”一声不高的喊叫。一个上身印满椰树的休闲衬衫,下身一条大红牡丹短裤,脚上一双黄色皮鞋的反潮流青年坐在了林前对面。林前直摇头,“你那什么会现在又这么穿了?”“竹根会!”竹子拿起烟点了根,顺手放进裤袋

  竹子看了看他,仍出一把钥匙:“别想了,今晚我睡你这;这是摩托车,停在白塘里中间那条巷子,周到吧!”竹子得意地笑着。林前笑着看着他的竹竿身材:“就算我骑你的摩托,那些‘尾巴’不是瞎子吧!我们俩的身材合起来是三个你!他们----”“不是我那辆!”竹子打断他:“死了三个月,连脑子都死了!”林前无言以对,端起酒高声说:“老黄!来盘鸭舌!”

  “你说他真的骗我?”不知为何,刘欣兰却并不是太吃惊了。

  "他们应该不会对他怎么样的."林前分析着:"真要动早就动了,应该只是要找回文件;而且已经让他发现了有人跟踪,说明那个秘书把文件藏得很好,那些人想逼得他漏出些线索---"说到这,林前沉默了下来.刘欣兰不敢打断他思考,小心地续着茶.林前忽然叹了口气:“唉!欣姐,你应该是被人利用了。”

  “操!骂我!懒得理你。”竹子喝了口酒,“没了!再就要看看你那两万能起什么作用了!”林前叫老王又拿了几瓶酒,沉默地和竹子喝着。

  林前觉得有点怪,太多巧合的事连在一起,就是怪。

  很意外地看见竹子在店门外张望,林前站起身招了招手。竹子本来有点着急的面色在看到林前后,明显放松了下来,刁着根烟走了进来。老黄马上拿了付餐具上来。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