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童妡从屋内出来的时候,脑袋都是糊糊的。她感觉周围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好像更疏远了些,又好像有些畏惧。她拢了拢衣领。不安地小手紧紧捏着那一小瓶解药,埋头朝西院快步走去,甚至小跑了几步。她是真的怕阿瑞等不及了。“现在的小姑娘,看着这么弱不禁风,她感觉周围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好像更疏远了些,又好像有些畏惧。。...
[!--newstext--]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