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春梦潦草仙侠小说《天工记之李思传》全文章节阅读

天工记之李思传

编辑:眉目不知秋 作者:春梦潦草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1-11 07:21:21

在读:2826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太阳风暴大规模突然爆发使大量的明物质和暗物质流在李思周围流淌,雷暴天气使空气被电离、规划建设在山顶的雷达站,正其他工作的雷达,身旁除了两个神仙正对轰,当这一切的偶然的必然的突然发生的时候,当着一切本不应直接关联的事件直接关联的时候,那么必将会突然发生一件可非是寻常的事。绿毛松鼠这时候也停住了,也听起了老和尚讲道,这时候李思可就纳闷起来了,平时这个畜生除了食就是性要么就是暴力,今天怎么成了好学生了。。
展开全部


  回到自己的洞府之后,当然了是树洞,李思第一个想法是刺激一下自己久违的味觉,找出绿毛松鼠以前储存的食物,一边吃,一边在想今天的事。心里不断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找一个眉清目秀的母松鼠结婚,还是一统林中松鼠,做一个松鼠中的王者。折腾一天李思有些累了,渐渐的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第三回狼与狈泼皮配狗官困兽斗李思连三元

  **怎见得?每有诉讼涉及妇人者,吴知县便以“行刑需见皮肉,有伤风化”之由来一个“后堂行讼”,到了后堂,若是这妇人姿色平平便脱去裤子打屁股,是县令亲手打,吴知县名之曰:“父母官行父母之责也。”若是这妇人有几分姿色,便以药石制之,**后,吴知县自画一副并题淫词,注明年月时辰,姓甚名谁,以及女子身体特征床上表现。带妇人醒来后示之以胁迫,无往而不利。就这一点来讲,吴知县在此道上可为冠希宗瑞之流的祖师了,毕竟他们都是玩设备的,吴县令可是玩艺术的。若是逢涉及男女奸情的案例,那更是投吴知县所好,处理起来也就更是得心应手,收监之后,对女犯肆意凌辱**,但凡这类案子的女犯人定罪后多是不得活的,是以吴知县更是肆无忌惮。

  “这怎么打道我家里来了,而且这架打的却也不寻常,以前一般都是两只公松鼠互殴,这次确是一只体型较大的公松鼠打一只体形偏小的母松鼠。”

  “我说怎么那么多人愿意被**呢,这种日子当真轻松无比,吗的,老子这也算是被**了吧。”郁闷归郁闷,但是日子还得过,李思可不会大吼一声“freedom”然后傻不拉唧的去啃笼子。

  绿毛松鼠这时候也停住了,也听起了老和尚讲道,这时候李思可就纳闷起来了,平时这个畜生除了食就是性要么就是暴力,今天怎么成了好学生了。

  花县的县令老爷姓吴,名德才,名字是好名字,又是德又是才,但是和这姓一连起来就露了底了,这吴老爷放官之前清瘦的很,到了花县这不怎么富裕的地方一年功夫,就把自己吃的脑满肠肥,看着都像要滴出油来。这吴县令有几个嗜好,一**,二好吃,三好玩。

  这绿毛松鼠便和中了催眠一样,蹦蹦跳跳的就来到和尚前边。这时候李思看清了老和尚的相貌,这老和尚白眉过腮,眉间川字,眼窝较深,赭眼立瞳,瘦鼻薄唇,脸色蜡黄。

  “原来是个搞传销的。”李思恶意的想到,这老和尚后边的话就有点飘飘渺渺,深奥不明了,李思也懒得去听,懒得去琢磨,可是松鼠却很认真。李思突然意识到,这老和尚肯定不简单,以前就听说高僧讲经,鸟兽来听之类的传说。于是也用心起来,因为自从那两个神仙打架的事情发生之后,他的世界观就完全改变了,信了以前很多不信的,不信了以前很多相信的。

  李思一听差点气死,心想“怎么着,感情玩命的不是你啊,你真是往死里折腾我啊,等我出去的,我半夜进你屋子里咬断你的子孙根。”李思狠狠的想着,但是却没有注意到这咬断子孙根是要用嘴的·····

  于是很滑稽的一个画面就出现了,一只松鼠,背着手,一步一步的往回走,走到墙边,抬着头站在那看。为什么,因为他不会爬墙了!摔了几十个跟头之后他终于成功的爬上墙头了,就这样,他从树上到地面,从地面到墙头,从墙头再到树杈上,一路跌跌撞撞回到树林深处。

  吴府的家丁用毛笔蘸了墨汁朱砂在李思身上乱涂了一阵子,把李思气的一佛出世,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话音刚落,一只猞猁夹着一阵腥风,带着一声惨叫就摔了进来。

  睡梦中,李思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回到了大学时代,和自己室友一起上课逃课,考试补考.........

  李思一听这句心里踏实多了,但是紧接着下一句差点把李思吓死。

  忽一天,吴知县想要弄些个山中的小兽玩玩,这高大怡便带着几个恶霸家丁进山来了,见树上一只绿毛大松鼠,穿着个红屁帘,正拿着个小木棍追的另一只比他还大一点的绿毛松鼠上串下跳,顿觉心中一喜,这松鼠端的有趣,讨好老爷的物件便要着落在它身上了。与几个家丁商议后设下埋伏。三天之后,李思就顺利落网了。也怪不得李思不警觉,因为像他这样的绿毛松鼠林子里多的是,这山上也经常见人上来,可是没有谁对这些松鼠感兴趣,松鼠们也都是不怕人的。可是他忘记了,穿屁帘松鼠就只有他这一只啊。李思呆在笼子里心里郁闷。“我这是得罪哪个神仙了,当个松鼠都这么坎坷。”抬头再看看那捉它的高大怡,绿豆眼,蒜头鼻,猪拱嘴,招风耳,红脖子红脸红鼻头,整个一个杀猪卖肉的,正在看着他嘎嘎的怪笑。李思不由得浑身一寒,心里想:“吗的,要不是老子现在是松鼠,我弄死你,让你淫笑。”一路走一路诅咒,一路就被带到了花县县城。

  可是有一句老话,就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说你一个松鼠,没个鼠样,还不找死。于是在李思穿越到这的一年之后就被人个抓住了。

  开始的时候李思没什么感觉,因为他对松鼠的身体没有控制权,没有感知权,但是药丸进肚子不到一刻钟,李思渐渐有了感觉了,什么感觉?以前他每天都像是在飘着,像是云,现在渐渐感觉有了一定的限制,像是风筝了,似乎有一种联系建立在他和这幅松鼠的身体上,又过了约一刻钟,他渐渐的发现这幅身体里边的邻居消失了,而他李思就成了这副躯壳里的唯一灵魂,也就是说,他从今天开始,就是一只真正的松鼠了,还是绿毛的。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了,而&确是一
    了,而&确是一

      “这怎么打道我家里来了,而且这架打的却也不寻常,以前一般都是两只公松鼠互殴,这次确是一只体型较大的公松鼠打一只体形偏小的母松鼠。”

  •   这&跳跳的
      这&跳跳的

      这绿毛松鼠便和中了催眠一样,蹦蹦跳跳的就来到和尚前边。这时候李思看清了老和尚的相貌,这老和尚白眉过腮,眉间川字,眼窝较深,赭眼立瞳,瘦鼻薄唇,脸色蜡黄。

  •   老&和尚拂
      老&和尚拂

      老和尚哈哈大笑,一个黑乎乎的小药丸就扔进松鼠的嘴里,并单手一点一道金光摄入松鼠眉间。做完这些后,老和尚拂袖而去,留下松鼠在这发呆。

  • 趣有趣&你与贫
    趣有趣&你与贫

      “一体双魂,有趣有趣,既然你与贫僧有缘,我且与你养魂丸一粒,今日种因来日得果,福祸未知,我却为之,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