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冷情侯爷无良妾萧权御好小说_冷情侯爷无良妾小说全文阅读

冷情侯爷无良妾

编辑:情话微凉 作者:奇热文学

状态:已完成 时间:2021-01-03 13:59:45

在读:2378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寡情侯爷无良妾》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萧权,御好,皇叔,沈御医,卫彰侯之间的故事。寡情侯爷无良妾欢迎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展开全部


三年前初到皇陵,怨气不甘愤怒几乎淹没了她整个身心,年少孤傲的她寻到了唯一解脱的办法--割腕自尽,却被侍女会意撞见,捡回了一条命,但手腕上的伤疤却永远都抹不去了。

“御好明白。”御好微微颔首,转身离开。她明白,君殇是不愿看她委曲求全,不愿看她一步步走向火坑,但是,他见与不见,结局都是一样的。不管前路多么艰难,她一定要嫁给萧权,甚至可以不择手段。

会意听了却只有更深的紧了紧眉头,倒也没再驳她,心中不由得心疼,三年了,帝姬终究还是放不下当年的一切,本是最美好的年华,却一直着了一袭素服。

她甫一进门,殿内有短暂的一刻安静,众人望着她绝美飘逸的身姿,只剩下惊叹和艳羡之声。良久,不知是谁先唤了一声“御好帝姬”,众人才回味过来,纷纷上前向她行礼。

萧权御好小说名字叫做《冷情侯爷无良妾》,这里提供萧权御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冷情侯爷无良妾小说精选: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轩辕三年,京都上阳城,一场春雨方歇,空气中尚弥漫着一股玉兰花的香气,淡淡的沁人心脾。净水泼街的京畿大道两旁围满了人群,就连道路两旁的茶馆酒楼也早已坐满了人,如此兴师动众,众人只为了见一个人--卫彰侯萧权。传闻,这位年轻的卫彰侯虽出生寒族,却凭借着自身的睿智果敢和敏锐的政见,一跃成为南朝最年轻的侯爷。但是三年前,仕途正盛的他却主动请旨前去戊守南朝边疆,一去便是三年。如今两国战事平缓,圣上…

御好点了点头,敛去眸中悲戚,拾级而上,推开了思乐馆那扇尘封了三年之久的雕花木门。大殿之内,暗紫的纱幔从殿顶轻柔的垂下,飘荡在幽深的殿阁之中,似行云流动,又似鬼影漂浮。

轻挪莲步,缓缓的漫步在这幽静的的深宫殿阁之中,偌大的殿内唯有她裙裾曳地的声音沙沙作响。思乐馆内尘封了事发当年的模样,三年来,宫人无敢踏足此殿,此番如若不是她执意要拿回留在这里的凤桐古琴,恐怕这里会永远成为宫中秘密。

御好心中一俱,下意识的拉回自己的手:“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君御好纤眉一拧,唇边强自漾起一抹春花般的笑意,不答反问道:“太子哥哥认为除却萧权,御好还能嫁谁?”嫁谁,才能让她保全母妃的后半生,嫁谁,才能让她爱的人都能周全?这世上怕唯有萧权了。

其实御好又何尝不知道,君殇是恨的,恨当年皇叔逼宫篡位,恨萧权率军破城,如今的萧权之于她,就像皇位之于君殇,一切早在三年之前便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但是君殇尚可偏安于这繁华中的一方寂静角落,她却没有选择,嫁给萧权,是她唯一的出路。

众人见她如此,更是惶恐的不敢抬头,只有几个年轻的将领低声议论:“这就是御好帝姬吗?当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啊!”

御好心中一阵冷笑,凉意漫遍全身,以色侍他人,如此又和那些妓子有何分别?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君殇拉过她的手,紧紧的握在他宽厚的大掌之中,冰冷的双手丝毫不能温暖她。

御好小说名字叫做《冷情侯爷无良妾》,这里提供御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冷情侯爷无良妾小说精选:夜寂静,月光似水,柔柔的透过几缕薄云泻下一湖月华。一叶小舟停在湖岛中心的思乐馆旁。一身素白的君御好凝立舟头,一阵晚风伴着湖水的凉意袭卷起她白色的素服,宛若折翼的蝴蝶。侍女会意在一旁系好缰绳,贴心的替她披上一件黑色的风氅,轻轻的说了一句:“奴婢在这守着,帝姬快去吧。”御好点了点头,敛去眸中悲戚,拾级而上,推开了思乐馆那扇尘封了三年之久的雕花木门。大殿之内,暗紫的纱幔从殿顶轻柔的垂下,飘荡在幽深的殿阁之中,似行云流动,又…

“这种松石只有岭南才有吧。”君殇突然拂开她袖间的薄纱,指尖轻轻的摩挲着她腕上的松石玉镯道。

御好微微一愣,顺着君殇的视线寻去,只见萧权的身侧,随驾着有一个身着白袍的少年,虽是轻纱覆面,却依稀可见清丽而秀美的面容,肌肤更是雪白晶莹,脱俗耀目,宽大的战袍下更显身形娇俏玲珑,一看便知是个女子,她巧笑的和萧权说着什么,萧权淡笑着回应着,眉目间尽是令她陌生的温柔,能让萧权这般温柔相待的人,世上除却相国千金墨螓卿,还能有谁?

“你若不愿意嫁,由太子哥哥帮你去和皇叔讲,可好?”在她身旁的废太子君殇着了一袭简素的淡蓝色的长袍,浑身上下彰显出清贵高雅的气质,略带忧郁的双眸凝视着身侧的女子,浓浓的皆是疼惜。

“卫彰侯到--”殿外传来司礼太监的一声通禀,众人皆是敛神肃立到了两旁,御好望了一眼满堂宾客,发觉萧权竟是最后一个到,好一个卫彰侯!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将领低&就是御
    将领低&就是御

    众人见她如此,更是惶恐的不敢抬头,只有几个年轻的将领低声议论:“这就是御好帝姬吗?当真是美得不可方物啊!”

  • 大人都&回施了
    大人都&回施了

    “各位大人都起来吧,御好受不起。”她竭力保持着完美的笑靥,对着满堂的大臣回施了一个屈膝礼,御好很清楚,如今的她没有任何高傲的资格。

  • 好的年&华,却
    好的年&华,却

    会意听了却只有更深的紧了紧眉头,倒也没再驳她,心中不由得心疼,三年了,帝姬终究还是放不下当年的一切,本是最美好的年华,却一直着了一袭素服。

  • 三年之&久的雕
    三年之&久的雕

    御好点了点头,敛去眸中悲戚,拾级而上,推开了思乐馆那扇尘封了三年之久的雕花木门。大殿之内,暗紫的纱幔从殿顶轻柔的垂下,飘荡在幽深的殿阁之中,似行云流动,又似鬼影漂浮。

  • 好,那&倒也安
    好,那&倒也安

    “那便好,那我们就直接去含元殿吧。”今晚之事决计不能让母妃知道,听会意这么说,倒也安心不少,遂抱起古琴起身走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