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倾听世界尽头的寂静小说阅读_倾听世界尽头的寂静杨溢小说在线阅读

倾听世界尽头的寂静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刘适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1-03 08:11:50

在读:1939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聆听世界尽头的静寂》是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杨溢的故事,这是一段梦与想像的旅程,故事中每个人都在找寻着自己心里的那座城,那里有最美好的的自己,最美好的的曾。主人公是一位音乐家,在一次委托中有意间步入了一座奇妙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他会有什么样的际遇,这是一场和心灵的问答,希望能正读这本书的你也可以慢慢的的体会。“谈话顺利?”司机开着车问。。
展开全部

倾听世界尽头的寂静TXT  


“谢谢!”

我翻到了第二页,与第一页相同,页面上排列了很多的、数量大体相当的字母,我随便在灰色的字母“H”上面画了一个圈,果然,其余的“H”都消失了!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过来了!知道吗?差一点儿你就没命了!”她把胳膊伸到我的脖子下面,使劲的把我扶起来,我横竖总算是坐了起来,但是我并不知道在我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看她的表情并不像是虚张声势,想必问题比料想中的严重得多。

在起风的一瞬间,我想起了柴科夫斯基的《花之圆舞曲》,那经典的旋律,仿佛正在耳边真切的响起,在这摇曳的荒草、沙沙作响的树冠以及温暖的夕阳之下,我情不自禁想到这只曲子。我再次想起了丢下我一个人独自出走的妻子,因为我曾经和她一起合作改编并演奏过这支曲子。但是此时,她的模样在我的记忆里无论如何也无法清晰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好像从我的记忆中淡出了,如同电影镜头转换的中间段,算了,想那些唯有徒劳!

“他是个艺术品收藏家和投资人,那人还算地道,我曾经听这里的人偶然谈到过他的家世,他的祖上是个什么富商,财富相当不少,而且是书香门第。我所知道的也就是这些了!”

“‘7号地区H区P.M.fiveo'clock-Sunny-AutumnDoor’是你要演出的第一个地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接下来的其他演出地点的信息就不需要再来我这里领取,你的地图上会提示你的。”小伙子一边说着一边递给我一张金属材质的有电话卡般大小的卡片,上面刻着那一串令人匪夷所思的地址信息。我接了过来,放进了背包里。

我们真的在生活和音乐上都有着无法解决的矛盾吗?真的是这样吗?我不停地问自己!回想着这些,我逐渐感到了一种由心而生的迷茫与困顿,算了,现在我只想来一杯兑水威士忌,躺在沙发上翻翻书,或者听听希伯来狂想曲《所罗门》,这才是我此刻最想做的事情。

我从木屋出来,外面已经映出了晚霞,我看了看手表,咄咄怪事,竟然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时间已经是七点一刻,可我却不曾感到在房间里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充其量不过10分钟,时间真的在变快?罢了罢了,不管怎样,事已至此,即便时间在这里扭曲了也好、或者被自己的错觉欺骗了也好,只能顺其自然了,我应该赶在天色黑下来之前尽快赶回工作的地点才是。我再一次确认了一下地图册和那张金属卡片都已经装好,便从来时汽车碾出的痕迹向回走。我边走边想,现在的我很像是一个身处野外的探险者或者野战兵,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一个人独自应付。这里的森林和夕阳并没有和我所生活过的那个城市的有什么不同,同样有青草的气息、腐烂树叶的气味、湿润泥土的芬芳,植物同样吸入二氧化碳,释放氧气。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对这里的所谓的“绝对自由”有直观上的认识,一切都再正常不过,我踏着齐腰高的野草,感受着晚霞温暖的光线透过林间映照在我身上的感觉,这场景让人惬意也让人伤感。

“……是的……很多事情我也没有想明白,所以给我时间让我冷静!”

《倾听世界尽头的寂静》主要讲述了杨溢之间的爱情故事,内容描写新颖,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倾听世界尽头的寂静小说章节。倾听世界尽头的寂静小说精彩节选:我踏着齐腰高的野草,感受着晚霞温暖的光线透过林间映照在我身上的感觉,这场景让人惬意也让人伤感。

“谈话顺利?”司机开着车问。

“明天见!”司机扶着方向盘说,

“您说的这些对我而言很有帮助!”

“不必客气!原本我也没有兴趣去了解更多!因为在我的概念里,即便了解了他的那些家世背景,对于自己也没有什么现实的意义!况且,这里的每个人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东西,也许包括所谓的梦想!在寻找的过程中,不要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才是重要的!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我点头,我很想问他为何要提醒我在天黑前回去,但是终未出口。

可这房子现在却只有我一个人住。一来是我的妻子嫌这里缺少家的感觉(当初却是在她的坚持下我们才搬到这里的),二来她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与我联系了,我到处找不到她,我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她还活在这世上,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她只是不愿意见到我。这在她离开这里之前三个月、我们的一次平静的长谈之后便告诉过我了。她说,和我在一起让她疲惫不堪,她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无论是在个性的差异方面还是音乐演奏方面,除非其中一个人离开,还未等我开口,她便说她已经选择到另一个城市生活了。在谈过话之后,我们像平常一样、像所有的正常的夫妻一样平静的生活着,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次谈话。但是,在去年一个下雨的清晨,她离开了这里,走得悄无声息,直到那天深夜,她没有回来,我通过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找不到她,才发觉她真的走了。同时这也提醒了我,那次谈话在她的心里一直是算数的,她走之后的一个星期里,我反反复复的回想了我们的婚姻生活,无论从哪一个方面讲,我都不能算是优秀的或者说至少无法让她满意,这不能怪她,错多半在我。也许我这人无论与什么样的异性结婚或者相爱,恐怕都会不可避免的给对方带来伤害。而且,一旦专注于自己的演奏,便会对身边的妻子的演奏提出我极尽苛刻的要求,并且时常会强迫她接受我建议的风格(虽然仅限于在音乐演奏的合作方面),某些时候,这一点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谈话间,司机已经把我带到了我来时的山脚下的停车场,由于并非是原路返回,所以时间上也缩短了很多。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公路的路肩上,正是旸澍带着我进入树林的地点,天色已经很晚了,我看到的是灿烂的星空。我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此时,我感觉到有一个人正坐在我的身边,我定睛看了好一会才完全看清楚这个人,原来正是那个开MINI-COOPER的女孩——韦洢,此刻的她,并不是初次见到我时的那种冷冰冰的表情,目光中充满了关切。

“好了,你可以去工作了,从这里原路返回即可!记住,要在天黑前赶回你的驻地,祝你顺利!再见!”

"还好!接待人似乎是个艺术家?"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品收藏&,我曾
    品收藏&,我曾

    “他是个艺术品收藏家和投资人,那人还算地道,我曾经听这里的人偶然谈到过他的家世,他的祖上是个什么富商,财富相当不少,而且是书香门第。我所知道的也就是这些了!”

  • 脚下的&短了很
    脚下的&短了很

    谈话间,司机已经把我带到了我来时的山脚下的停车场,由于并非是原路返回,所以时间上也缩短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