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扑通大呲花免费,短篇,短篇小说《与尔偕行》目录章节

与尔偕行

编辑:执伞青衣袖 作者:扑通大呲花

状态:连载 时间:2021-11-02 14:37:25

在读:2318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展开全部

与尔偕行的尔什么意思  与时偕行是什么意思  


突然,梅竹苑大门大开,涌进一群人,他们脸上或焦急或悲伤。荞儿正欲阻止他们往里闯,但定睛一瞧,走在最前的是大少爷,他正满脸担忧的盯着怀中的人,视线再往下移,怀中人面色苍白如纸,毫无生气,一袭白衣有点点红迹,左胸处更是红的让人触目惊心。来不及反应,荞儿便被一同进来的管家指示去请大夫。或许是一切都来的太突然,荞儿在向外跑去的过程中被门槛绊了一跤,起身时撑在地上的手沾满了血色。荞儿也只得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划破了手,往身上随便一抹便接着向院外跑去。

“荞儿,你也跟着大夫过去。”管家随即补充道。

收到外祖来信,里面提起小妹启程回京,祝鸣谦心里不禁激动起来。虽在外祖家见过几次,但不曾好好相处过。他对这个妹妹有太多的好奇甚至是愧疚,巴不得把自己能够给的一时间全部给全。只是父亲在外征战,自己也刚入仕不久,忙的天昏地暗,礼物都是挤时间准备。虽是如此,祝鸣谦依旧很是开心。

也不怪老头子心狠。祝雅珩是在祝鸣谦三岁时出生的,彼时祝家夫人身体已然不好,生下祝雅珩后,祝夫人的身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最后的心愿就是盼着一大家子能健康平安,儿子能有个好媳妇,女儿还能有个好婆家。前边的祝老头倒是还能做到七八分,至于后者,祝鸣谦他是不担心的。男子嘛大有可为,不在乎一时儿女情长,更何况自己儿子同自己一样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还怕找不到合适的。这女儿,就比较让他头疼了。因着从小身体不好,便送去依山傍水的外祖家修养,顺带让一肚子墨水的岳父好好培养一下自家闺女。想着近朱者赤,小珩儿虽不必非要像个大家闺秀,但总不至于什么都不懂。结果他每次收到岳父信笺,里面对他女儿的描述不是上房揭瓦,就是追鸡逗狗,甚至将学堂的老夫子都气的三天没去上课。空有一副承了其母九分颜色的皮囊,干的都不是闺阁女子该做的事。因此,祝将军对于女儿的婚姻大事操碎了心。眼下有此良机,还不好好把握。这要是违了夫人的志,百年之后哪还有脸面去见她。

......

景盛元年

“又在犯花痴了”,正喝着茶的女子瞥见对座男子一脸猥琐的模样,无奈叹气,欲做不熟状。怎奈男子想的入神,本来清冷俊朗的脸上竟还泛着点点红晕。

大夫一番检查后,去了前厅。荞儿则留在屋内替祝雅珩用温水擦拭着额头,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好不容易得见的瓷娃娃。

“哥,我非去不可吗?”被围在梳妆台前的少女做着最后的挣扎。

“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房内,祝鸣谦一行人被隔绝在一副崭新的屏风外,那是他为了贺小妹回京,跑了大半个云城才找人做得的,上面的梅花是自己亲手所画,是母亲最爱之花。不知妹妹喜欢什么的哥哥,送出的礼物总是如此生硬又温暖。他想着妹妹看到屏风后的反应,可能是惊喜,也可能是嫌弃,却万万没想到是如今这般。

“珩儿,若那日你并未和我搭话,现在的你我又将是何种境遇?”

多年之后,宁其琛再次回想起和祝雅珩相遇那天,脸上依旧能冒出许多粉红泡泡......

身后的荞儿,看着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祝雅珩,不禁觉得心疼又好笑,但更多的是放下了那颗悬着多日的心。眼前人终于生动鲜活,能说能闹,对于荞儿而言已是世间大幸。

终于到了去接妹妹的日子,祝鸣谦行至离城门不远的西市。想着妹妹与自己不太熟稔,又记着外祖信中提过妹妹酷爱面人,便下马在面人摊处让摊主做个和自己面容相似的好跟妹妹套个近乎,却不想因为这个面人,耽误了时间,让他看到此生无法释怀的场景——城门处,大滩血迹,随妹妹而来的家仆大半伤亡,妹妹却不知所踪,只在一个一息尚存的家丁口中得知在他们入城之后,突然遇袭,众人拼死反抗无果,小姐还被他们掳走,身上还被刺了一剑。祝鸣谦听后五雷轰顶,强稳心神后命留守的祝家军全程找寻小姐下落,一夜未敢眠。次日清晨,祝家军在城外小河摊旁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祝雅珩。

“大夫何时才到!”祝鸣谦按捺着心中怒气,尽量让自己足够沉稳,但还是担忧地望着屏风后的人儿。

“知道了知道了,头发已经在荞儿手里了。”祝雅珩无奈。

管家正要回答,便从房间外步入了一个身影,身后还有一个女孩喊着“大夫到了,大夫到了。”正是荞儿。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了知道

    &了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头发已经在荞儿手里了。”祝雅珩无奈。

  • <p>&不得了

    &不得了

    “不必拘礼,救家妹要紧。”祝鸣谦打断正欲行礼的大夫,此刻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 己足够&担忧地
    己足够&担忧地

    “大夫何时才到!”祝鸣谦按捺着心中怒气,尽量让自己足够沉稳,但还是担忧地望着屏风后的人儿。

  • 不禁觉&儿而言
    不禁觉&儿而言

    身后的荞儿,看着趴在桌上无精打采的祝雅珩,不禁觉得心疼又好笑,但更多的是放下了那颗悬着多日的心。眼前人终于生动鲜活,能说能闹,对于荞儿而言已是世间大幸。

  • <p>&一个身

    &一个身

    管家正要回答,便从房间外步入了一个身影,身后还有一个女孩喊着“大夫到了,大夫到了。”正是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