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德华黎明学友武侠小说《盛世暗流》全文免费阅读

盛世暗流

编辑:饮了晚风 作者:德华黎明学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1-01 07:21:00

在读:29985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永徽盛世看似太平无事繁华热闹,看似暗流汹涌。看大唐天子,李竣工后人,杨广乱党究竟谁主浮沉,又究竟谁正谁邪? 盛世暗流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样的天气是决计不能出江的。当然,只要你出得起价,仍会有些亡命之徒敢接你的生意,船老大们都深谙水性,只要到时候船毁人不亡,拿了你的定金重新买一艘恐怕都够了。或许正真的亡命之徒不是别人,正是你?。
展开全部

大漠烽火盛世暗流  盛世暗流相近的成语  


  可是有人总是以为李隐是一块石头,一块只会杀人的石头。李隐愿意做一块石头,但他不喜欢杀人,杀人只是他的工作,不是他的爱好。

  十岁的李隐清晰的记得母亲将自己藏在一堆柴禾下,然后母亲跪在刀疤脸前面,用匕首割断了自己的喉咙。当刀疤脸扒开柴禾时,那丑陋的刀疤终于把自己吓晕了过去。

  但李隐他不是一块石头,他是一个人,一个有思想的聪明人。聪明人总是有许多烦恼。自从第一次将剑刺入一个陌生人的喉咙后,李隐总是被烦恼困扰。随着年纪的增长,就像缠着葡萄架的长青藤般只会越来越旺盛。

  狄英忙从哀痛中回过神来:“唉,什么立不立功的,我等身为朝廷命官,为百姓伸冤,还世间公道,这些本就是分内的事!”说着挣脱陈老的手,叫来手下便一一吩咐下去。

  酒从喉咙流下去,热气从喉咙往上涌,呛到了李隐的鼻子,眼睛,险些掉下泪来。

  十年了!

  狄英挥了挥手,把青烟拍散,看来狄英查到真相前,死者还不能走。“哧”的一声,狄英擤了把鼻涕,往手里哈了口气,搓了搓手,然后说道:“开工!”众捕快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搬尸体的搬尸体,挖瓦砾的挖瓦砾,还有人拉起几条线,防止围观的百姓进入。

  但今天他想喝酒,他要了两个酒盅。

  和尚露出诧异的表情,道:“你认识我?”

  十年了,这条蜈蚣整整折磨了他十年,从小时候梦到这个蜈蚣被吓醒,到后来恨不得揪出这条蜈蚣把它斩断。

  和尚笑的弯下腰,道;“好有趣的孩子,我倒是喜欢的很。没错,我不想杀你,再问你个问题,为什么想杀我?”

  狄英自己也低头弯腰细细查看起来。许久,一捕快跑过来说道:“捕头,陈老仵作来了。”狄英直起身来,“好好,快叫他看看尸体。”说着也朝排放在旁边的尸体走去。

  他正盯着门口那棉布做的门帘,好像在等着谁。

  李隐不想被人看见,就没有人能看见他。

  李隐道:“我杀不了你。”

  狄英是浙江一带小有名气的捕头,虽然才二十七八岁,却已破获不少大案凶案,更是习得一手祖传的狄家刀法,威震浙江黑白两道,所以年纪轻轻便做得天台县捕头的位置。他这个人有两个爱好,第一个爱好是睡觉,要想让他不睡觉就得勾起他的第二个爱好,那就是破案。

  此时那大汉倒在山寺门口似乎动弹不行,四周围上一帮和尚,人人手持戒刀僧棍,几个火把亮起,人群中走出两个黄衣和尚,一个白眉白须,看起来慈祥安和,应是得道高僧,还一个虎背熊腰,面如红砖,眼如铜铃,威武的很。只听那个白眉和尚道:“哦米拖佛,我已答应贵寺慧戒首座的请求,同意与你们共同参阅敝寺宝典,你们又何必用偷呢?”那大汉坐起身来,“呸”的一声吐了口痰,道:“参阅个屁,你给我看的是什么宝典,啰里啰嗦的一大堆,老子可一个字也看不明白,你他娘的想打发我啊?”原来这国清寺深受前朝皇帝喜爱,那时自然蒸蒸而上,隐隐有压过少林寺之势,可惜一朝天子一朝臣,当今皇上受过少林寺救命大恩,于是少林寺又压过了国清寺,这下是少林僧人欺头上来了。狄英心道:这少林和尚要看国清宝典,国清寺忍了,看完之后还要顺手偷走,想来国清寺已是忍无可忍,于情于理都是这少林和尚无理在先。

  李隐并不喝酒,酒会让人不冷静。

  就这样放弃自然不是狄英的性格。到了晚上,狄英换上夜行服,便往国清寺潜去,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国清寺外的溪涧旁,借着月色往溪涧里一照,心中笑道:“自己白天里穿捕快服当捕头,今晚穿上夜行服倒也有十万分的像贼啊。”正要过那溪上的拱桥,却听寺内传来吆喝声。接着寺门“嘭”的一声被撞开,一个大汉倒身飞出,狄英吓一大跳,眼看四下无处藏身,忙手抓栏杆,纵身往外一跃,稳稳的躲到了桥下。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李&黑黑的
      李&黑黑的

      李隐这个时候站在船头,双手环胸,斜斜的抱着一把黝黑的剑,剑身缠着油布,皱皱黑黑的,像是女人的裹脚布。白色的衣衫微微的迎风翻动,风却从袍子里灌了进去,可李隐仍是一动不动,仿佛一点不觉得冷。

  • 看日头&了看慢
    看日头&了看慢

      船老大抬头看了看日头,又看了看慢慢清晰起来的江面,问道:“要走么?”

  • ,然后&在刀疤
    ,然后&在刀疤

      十岁的李隐清晰的记得母亲将自己藏在一堆柴禾下,然后母亲跪在刀疤脸前面,用匕首割断了自己的喉咙。当刀疤脸扒开柴禾时,那丑陋的刀疤终于把自己吓晕了过去。

  • 盅推到&了桌子
    盅推到&了桌子

      倒满第一个酒盅,又倒满第二个酒盅,动作缓慢而庄重,像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然后把一个酒盅推到了桌子对面。

  • 哎!”&旋即又
    哎!”&旋即又

      “哎!”李隐微微叹了口气,表情暗淡了下去,喃喃的说:“师傅啊师傅。”旋即又明亮起来,因为这次他是去送信,或许用不着杀人,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