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飞燕公历史小说《战国侍魂》最近更新

战国侍魂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飞燕公

状态:完结 时间:2020-12-30 13:10:09

在读:340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燕兵不想再次穿越,有车有房有媳妇,其他工作自由的收入高。  燕兵不想称霸,无智无勇不腹黑男,不怕死怕疼怕伤  天草,我说你们的事拉上我很不道啊,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别只玩球球不说话的呀,霸王丸你这装醉算什么英雄,  半藏,半藏,我去,你直接隐身效果装不在沙~~沙~~,雪地上走出的脚步声越来越慢,燕兵心情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冷,越来越饿,更关键的是开始犯困了。不会吧,哥要死在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地方了,想咒骂两句都找不到对象。沙~沙,呦厚,这谁走的挺快呀,我刚才比这可快,我X,不对,有人,感谢上帝,终于有人了。“哎,有人吗?救命啊,我迷路了。”燕兵朝发出脚步声的方向大声喊道。脚步声很明显停顿的一下,然后向燕兵这个方向走来。燕兵跌跌撞撞的向脚步声跑去,不一会在一棵大树后走出了两个人影。我X,是穿越了,童话故事,白雪公主,哦,不是,但却是两个又黑又瘦的丐帮服饰打扮的小矮人,估计有个1米的样子。那是听不懂中文了,看着两个小矮人,防备的眼神和停下来的脚步。明显1米8的燕兵给善良的矮人带来了不安全感。“help,Iamgoodmen.”操着美剧培训出来的,燕兵又改英文来了一边。“あなたはどんな人?”两个小矮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不太像乞丐的小矮人张口说了句什么。燕兵没听懂,但确定了,这是两个日本小孩,中性的童音外加**片的发音,可以得出这个结论。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也很穷呀,谁说日本人生活水平好来着,你看看这给瘦的。“阿利亚多,考你几哇,赛有那啦。”燕兵急切的说了几句他仅知的日语,可怜的水平,连再见都凑出来了,因为实在不想说雅蠛蝶这种歧义很强的话。救救哥吧,救了哥,哥再也不对给日本灾民捐款吐糟了,而且哥也倦。就这跟非洲饥民一样的生活水平,捐了也不会泛起什么浪呀。咦,啥意思,两小日本一人从背后抽出根棍,成犄角之势向燕兵走来,这是误会了,把我当坏人了,我是脸上有道疤,这不是打架来的,是小时候在电线杆的斜拉铁丝上挂的。“别乱来啊,我不是坏人,不要误会啊。”明显两个小子没听懂,一个跳起来抡起棍子砸在燕兵胳膊上,燕兵顿时向一边歪了一下,还没喊出个疼字,另一个小子,一棍子抽在燕兵的腿上,一下就把燕兵击倒在地。燕兵张嘴想在说些什么,第一个小子的棍子已经对着燕兵的头呼啸而来。。
展开全部


  时间不长,估计是半天的路程,至少燕兵觉得自己只是很饿,但是还扛得住的时候,寨子终于到了。虽然两个小子固执叫自己的寨子是汤山岩,他们这群人是汤山众。但天草很鄙视的解释给燕兵说,所谓岩指的是小城寨,不但有防御工事,而且要达到一定规模,众更是能影响一个地方的势力才能称之为众。明明温泉山附近还有3个村落,人口都比这个小土匪窝人多,这个小土匪窝算哪门子众。

  “你的思绪很乱,这样无法与我交流。”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个思想吓了燕兵一跳,这人明明没开口啊,还有其他人,扭扭头没有啊,两小子还躺着,应该不是。“就是我,我可以直接让你感受我的意思,不过如果不触摸到你的头,我就没办法感受到你的想法。你的语言我听不懂,明白了?”“哦,明白,女侠,你是谁,谢谢你救我,我在哪?你怎么这么神奇?”好不容易找到了能交流的人,燕兵有点小激动,哔哩啪啦说的一堆。“吾名天草四郎时贞……。”通过跟眼前这个漂亮的男人的沟通,没搞错,他就是个男人,还是个标准的性向正常的直男。天草四郎是日本德川幕府初期的天主教徒,因不满德川幕府的农民政策,带领天主教徒为首的岛原农民起义,后被德川幕府镇压,本人也被烧死,继而堕入魔界。通过魔界的力量复活后与日本的一众剑客进行战斗,希望实现推翻德川幕府,建立新世界的愿望。可惜战斗过程真的是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不过天草四郎源头在魔界,魔界不灭,天草不死,战斗进行到后期,以为战斗越来越激烈,双方力量越来越强大,原有的侍魂世界随之开始崩塌。这也违背了双方的原意,大家是要建立各自理想的世界,不是要让所有人都完蛋呀。迫于无奈下,力量已远超常人的双方剑士,共同将力量输入四恶宝珠,通过献祭魑魅魍魉的力量,反向打开时空隧道,进入新世界。很明显燕兵就是新世界和侍魂世界的媒介,靠燕兵牵引噬魂世界的生灵就能逐渐通过四恶宝珠幻化的传送门进入新世界。不过期间有个小小的意外,时间出现问题,并没有传送到燕兵所在的时间,而是传送到德川幕府尚未建立的时代,地点方面不详,应该属于日本的关东方向。对于燕兵提出的回家的要求,天草也根本做不到,重立时空之门需要的四恶宝珠还未回收,众剑士也在侍魂世界并未传送,这需要更多的力量才能做到,更多的力量主要指人的意愿,原来可是噬魂世界里的所有剑士和大部分人民共同献祭身体内魑魅魍魉的力量。魑魅魍魉指的是人的四恶,暴、欲、私、怨。这四种恶发挥到极致就是魔,尽除四恶即是神。当然献祭是不可能完全的要不岂不都是神了,而且四恶延伸出四种人类的力量,力、御、智、心。天草现在就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估计稍微厉害点的剑士就能干掉他了。

  燕兵向天草道了声谢,很明显,天草没懂,把手放在燕兵头上。“不要一直想很不堪得事情,我是男人,并且是杀过很多人的男人,虽然不会杀人,但让你吃些苦头还是可以的。”

  天草的意思很明显了。燕兵尴尬的笑笑:“别介意,我没贼胆。对了,照你说的,你应该是一个很喜欢杀人的人,但我感觉你脾气很好啊。”

  脑子一片空白的燕兵没办法做出任何动作,嘴边的话也卡住了,看来是要死了,真不甘心呀。“这么容易就放弃了,真是废物。”一只白净的手出现在燕兵的面前,就这么白净的手,只有一只手抓住了落下的棍子,严格的说并不是抓住,是托住,手中忽明忽暗的有一些灰色的气息。燕兵第一次发现气是可以挡住棍子,而且一只手是可以单独存在的。燕兵正准备惊呼见鬼的时候,手的末端渐渐的隐现出一截布料,一片布料,头,躯干,腿,另一只手,渐渐组成一个忽隐忽现的人影,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稳定下来了。血红色的头发,红黑相间的束腰长跑,白皙的皮肤,脚上裹着白的缠足,足踏木屐,脸冲着小矮人的方向倒是看不见。不过应该是个大美妞吧,个头也好,快1米7的样子,就是刚才那一嗓子有点沙哑,不过蛮性感的。真在燕兵欣赏美女的时候,美女的一只手托住了棍子,另一手一探一收,就将那小子拉在身边,随手一挥,那小子像炮弹一样飞向另一个小个,两个脑袋结结实实的碰在一起。“彭”的一声,肯定很疼,两个小个也就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了,应该是晕了过去。“美女,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不知道你会不会说中文,我迷路了,遇见这两个小子,可能像抢劫吧,幸亏有你在。”燕兵揉着胳膊腿站起来赶紧着向眼前这位女子道谢。女子转过身来,嗯,真是挺漂亮,剑眉,单眼皮,细长的眼睛也有点上扬,鼻梁不长但挺,鼻头不大但很翘,嘴唇很薄,妆化的稍微有点浓,但蛮惊艳的,一只手还想燕兵的脸摸了去,30年要有艳遇了,燕兵不由得有点激动,到底要不要翻个错误啊,是不是有点对不起妻子。正在燕兵处于激烈的思想斗争时,女子的手终于摸到了燕兵的头,难道是梅超风系列的。燕兵突然想到,这只手可是随便挥挥一个小个子就飞出去了,不会想弄死了吧,这是幕后黑手?

  天完全亮起来后,天草对两个小个子,说了什么,两人就开始把一个破篮子里的不知名野菜又抓了些放进锅里,加了点雪水,拿着一个小皮袋,不知道算是倒了还是没倒,可能是盐的东西。

  “那是因为你没经过战斗的洗礼,基本的四恶还是不错了,毕竟你介绍你的年代,你所谓的身体素质,管理才能,智商情商,心态器量还都是不错的。虽然刚见面时,你放弃的太快,但那是并不适应这里的生存方式罢了。”

  “我并不喜欢杀人,我只是不介意,我大部分的力量都献祭四恶宝珠了,宝珠在手,我动用何种力量,就会产生恶念,动用多大的力量,就会产生多大的恶念。比如,战斗时,我就很残暴,手下从无活口。领导人民时,我动用御的力量,就会有绝对的权威,何人不服从,就会被我所杀。况且,四恶宝珠已经化为传送门,我只能从新积累四恶,凝结新的宝珠才能恢复力量。而现在,我的力量也就比你稍强吧。”

  沙~~沙~~,雪地上走出的脚步声越来越慢,燕兵心情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冷,越来越饿,更关键的是开始犯困了。不会吧,哥要死在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地方了,想咒骂两句都找不到对象。沙~沙,呦厚,这谁走的挺快呀,我刚才比这可快,我X,不对,有人,感谢上帝,终于有人了。“哎,有人吗?救命啊,我迷路了。”燕兵朝发出脚步声的方向大声喊道。脚步声很明显停顿的一下,然后向燕兵这个方向走来。燕兵跌跌撞撞的向脚步声跑去,不一会在一棵大树后走出了两个人影。我X,是穿越了,童话故事,白雪公主,哦,不是,但却是两个又黑又瘦的丐帮服饰打扮的小矮人,估计有个1米的样子。那是听不懂中文了,看着两个小矮人,防备的眼神和停下来的脚步。明显1米8的燕兵给善良的矮人带来了不安全感。“help,Iamgoodmen.”操着美剧培训出来的,燕兵又改英文来了一边。“あなたはどんな人?”两个小矮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不太像乞丐的小矮人张口说了句什么。燕兵没听懂,但确定了,这是两个日本小孩,中性的童音外加**片的发音,可以得出这个结论。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也很穷呀,谁说日本人生活水平好来着,你看看这给瘦的。“阿利亚多,考你几哇,赛有那啦。”燕兵急切的说了几句他仅知的日语,可怜的水平,连再见都凑出来了,因为实在不想说雅蠛蝶这种歧义很强的话。救救哥吧,救了哥,哥再也不对给日本灾民捐款吐糟了,而且哥也倦。就这跟非洲饥民一样的生活水平,捐了也不会泛起什么浪呀。咦,啥意思,两小日本一人从背后抽出根棍,成犄角之势向燕兵走来,这是误会了,把我当坏人了,我是脸上有道疤,这不是打架来的,是小时候在电线杆的斜拉铁丝上挂的。“别乱来啊,我不是坏人,不要误会啊。”明显两个小子没听懂,一个跳起来抡起棍子砸在燕兵胳膊上,燕兵顿时向一边歪了一下,还没喊出个疼字,另一个小子,一棍子抽在燕兵的腿上,一下就把燕兵击倒在地。燕兵张嘴想在说些什么,第一个小子的棍子已经对着燕兵的头呼啸而来。

  眼前的小寨只有2、30栋小木房,连个围墙都没有,确实挺寒碜的,人口也不过100出头,真的是算不上什么岩吧。进入寨子,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大冷天看来都在屋里躲着。两个小子把燕兵和天草带到寨子中最大的木屋前,天草喊了一嗓子,燕兵听懂了,应该是汤岩大郎的名字。屋子门就打开了,乱乱糟糟出来了7,8个大矮人,大概1米5应该有了,领头的一个应该快1米6了,嘴里骂骂咧咧的,八嘎应该是没错的。当看到燕兵和天草时,明显都愣了,两位高人呀,领头的这么猛,高出一头多,脸上还有个疤,带个女的,也挺高,还很漂亮。汤岩大郎向前走了两步,叽哩嘎啦说了两句,天草回了几句,大郎脸色一变,旁边的人抵过一根大棍,几个人就围过来了。汤岩大郎急走两步,一棍子就朝燕兵打来。“我去,什么情况,我没说话呀,怎么打我。”燕兵心想着。还没准备躲,一只手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为什么要用又。好吧,天草上了,直接手冒灰光托起汤岩大郎的脖子向前一推,半倒,一个漂亮的保龄球打发,干翻了后面紧跟的3个矮人。其余4人和两个小子和燕兵,露出不同的表情,4人发呆,两小子和燕兵一幅果然如此的样子。在看戏7人众还在看戏,地躺4人众还在地躺的时候,天草箭步向前,用手卡住汤岩大郎的脖子,高高举起,嘴里说了些什么,汤岩大郎奋力挣扎,用手去掰天草的手,可惜并没什么用。坚持了不到30秒,汤岩大郎嗯嗯的几句,天草手一松,就掉在地上。“大人进屋吧。”天草侧身而站,燕兵脑中就出现了这句话。“明白了。”在屋中正中面门坐定,天草坐在燕兵左手,两个小子在屋里收拾,燕兵把天草手放在自己的头上。“好吧,解释一下,什么情况?怎么叫我大人,还让我跪着是怎么回事?”“燕川兵卫门大人,这就是挽救侍魂生灵及大人回家的第一步,占领一个地盘,尊你为大人,是因为,侍魂剑士们是分三个派别的,我这一派,以霸王丸为首的敌对派,还有各有打算的中立派,我们谁做领袖都不能领导其他两派,只有大人你作为传送媒介,是我们三派的共同利益点,才具备这个可能。这也是侍魂众剑士都认可的方式。另外跪坐是日本的传统方式,虽然我也很喜欢南蛮椅,但一会汤岩大郎要带汤山众所有人向大人降服,这是必要的礼法。”虽然燕兵很想再跟天草聊会,但门外已经开始有人了,乱糟糟的声音越来越多,但明显是压着嗓子说话,两个小子收拾完屋子也出去了。不多久,门外安静下来了,汤岩大郎的声音传进来,天草回了一句,门被打开了,天草带着刚才出来战斗的7个家伙进来了,望燕兵面前一跪,低着头没说话,天草说了一段长长的话。8个人好像露出了很兴奋的感觉,同时上半身趴下,口中大声说着什么,挺整齐,估计是效忠词之类。燕兵在天草的指导下憋着嗓子嗯了一声,8个人又说了句,除了汤岩大郎跪坐在燕兵右侧外,其余7人就退了出去。接下来,又有8个人进来进行仪式,其中一个家伙也没走,上前把一把武士刀放在燕兵面前,叽哩嘎啦说着什么。当然天草在旁边全程翻译,燕兵明白了,这个小寨子,还有个正经的武士后代,就是这个家伙,名字叫长门津孝,和现在虾夷的一个地方大豪雄蛎崎家的手下武士是亲戚,只不过是同一个爷爷,在他父亲那一代就没落了,只剩下这把残剑,没错,这把武士刀只剩一半了,前面三分之一已经断掉,估计是战斗损伤,今天想献上这把刀,希望能恢复武士的身份。天草劝燕兵,虽然很烂,可以收下,安这里人的心,另外现在手下只有汤岩大郎一个武士,两名武士也可起到互相制衡的作用。结果燕兵又收下了长门津孝为武士,坐在汤岩大郎的下守。待坐好后,天草说了几句,汤岩和长门回答了下,就退出去了。不多会,进来了一个小小的女孩子送进两碗饭,可算有点肉沫了,美美的吃完没什么肉的肉粥。燕川兵卫门总算有精神用变态的方式问问天草,下面该怎么办?

  开始吃饭,兴许是习惯了,或者是确实饿坏了,燕兵终是也吃了一碗。天草和燕兵吃完,两小子直勾勾看着天草,天草点了点头,这两家伙才就着锅哼哧哼哧把剩下的吃完,看这劲头,估计昨天天草就没让他俩吃。在燕兵表示可以自己走以后,四人就出发了。

  “所以我想回家,就要尽量帮你把侍魂世界的生灵慢慢都接过来,而为了有接引的力量,咱们就要占领更多的地盘,统治更多的人。等全体侍魂世界的人都被接引过来,你就能收取四恶宝珠,然后重开时空之门,让我回到原来的世界了。”“不错,在这之前,我不会帮你回去,因为就算找到了替代的力量,更主要的是你是过来的媒介,你消失了,时空之门就会封闭,我也会被四恶宝珠吸回原来的世界。”

  睁开眼的那一刻,燕兵顿时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满目参天的白色树木,最细的一棵恐怕也比他的腰围要粗得多,虽然燕夫人总是抱怨燕兵30岁的人有40岁的肚子。不时还有几片雪花从树上掉落,一片美丽的雪世界景象。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呢?“我X,怎么这么快到冬天了,说起来这是哪啊,我XX不是在客厅小咪一下,咋可秋天就过完了。”燕兵冲口吆喝了起来,可惜没有听众,“搞什么鬼,什么情况?”满头雾水下,燕兵观察了一下周围和个人情况,环境可能是片树林,嗯,应该是森林,树都这么粗密的,地上有不浅的积雪,身上还穿着居家服,脚上没有鞋,明显脚已经开始抗议了,好红。“我X,冻死哥了。”估计不是做梦,冷得很真实。燕兵一边思考一边把海绵宝宝连帽外套脱下来,帽子包一只脚,外套包一只。脚舒服多了,可惜上身只剩薄毛衣了,燕兵不由庆幸还好是在中原地带呀,秋天的装备还是有的。暂时没有被冻死的危机,那么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被绑架了,不太可能,贷款房,国产车不足以让别人冒这么大的险吧,黑社会寻仇,这种新闻中的高级货没有交集呀。整人节目,不可能,疯狂的老外也不会玩这么大吧,而且制作费全给哥赔款估计都不够。穿越,哥这么坚定的无神论阵营怎么可能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的燕兵决定还是先四下寻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个人问个道。将两脚的装束用连身帽带固定下,燕兵甩开步子向南走去,因为南边地势看起来较低,应该比较省力。

  “好吧,我答应你,不答应也不行。但是现在,长得像大姐的大哥,再找不到地方取暖,我就快冻死了,我挂了,你也要完了。”想玩这最后的一句,燕兵终于两眼一黑,倒在雪地上了。

  “天草兄,谦虚了不是,你一个人打两,这么随意,我可是被打的满地找牙啊。”

  被俘虏后,两个小子很没节操的投降了,因为他们觉得天草很厉害,比他们的土匪头汤岩大郎厉害多了,而且天草也是有姓的大人,是他们认识的第三个有姓的人。将土匪寨的事和盘托出,说是土匪寨,其实也是个小村子,有100多人,但成年男人只有16个,平常男人们打猎,老年男人带着女人和能干活的孩子种地,挖野菜,老女人照顾还不能干活的小孩。可是不够吃的时候,男人们就去温泉山和中野之间打劫,不过因为人少,惹不过人多的商人,和其他村子,一直收获不怎么样。一直秉承着只抢东西不杀人的原则,可能怕报复,倒也勉强度日。

  一天醒过来两次,对于30岁这具还算年轻的身体真是难得的经历呀,有一次睁开眼的燕兵自嘲的笑笑,身上也已经回暖了。旁边墙上斜靠着天草四郎,真是漂亮啊,不行,不能再看这货了,会弯了,对于直了30年的燕兵来说,他并没有想改变性向的打算。这个小屋里还挺暖和,但暖和的来源肯定不是隐约能看见星星的稀疏茅草顶,而是中间的火堆,不过这是对的,要不就这10多平的小屋非被烟熏晕不行。两小矮人依偎着在天草的脚边,不知是被撞晕了还没醒,还是睡着了。“你醒了,锅里还有些粥,我给你盛一些。”燕兵明显还是不习惯明明没人说话,却突然有个意思在脑中表达。不过不得不说,这要是个女的就好了,能打还能做饭,我去,如果这也叫饭的话,什么黑黑绿绿的菜就在碗里飘着。勉强吃了几口,没什么味道,但也没想象中难吃。“谢谢。”、

  路上,天草继续简单跟燕兵说了说情况,昨天燕兵昏倒后,天草弄醒了两个小子,把燕兵弄到了最近的猎人小屋。这两小子是附近温泉山的土匪,还没下雪的时候,土匪组织在山上打猎,因为东西比较多,第一场雪来的有很突然,有不少猎物就原地掩埋了。虽然已经组织过很多次运输,但是依然会派三三两两的喽啰在搜索下有没有遗漏。这两个小子,因为还小,一个11岁,石太郎,一个12岁,又助,就被派出来干这种没油水,辛苦但不危险的工作。下来就是遇到燕兵,干翻燕兵然后被再被天草干翻。打燕兵的方式基本就是打土匪窝成年人的方式,不过以前是打头,燕兵太高,只打中胳膊。

  随着两人的思想交流,好怪的感觉,天渐渐亮了,而那两个小个早醒了,直勾勾看着天草摸着燕兵的脑袋站了半天,也没敢动。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我答应&死了,
    我答应&死了,

      “好吧,我答应你,不答应也不行。但是现在,长得像大姐的大哥,再找不到地方取暖,我就快冻死了,我挂了,你也要完了。”想玩这最后的一句,燕兵终于两眼一黑,倒在雪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