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名门宗女王府冉子晚小说_名门宗女小说阅读

名门宗女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阅读王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2-25 13:59:51

在读:1619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名门宗女》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王府,冉子晚,玄小王爷,风倾,冉子婧之间的故事。名门宗女约9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展开全部

名门医女有第二部吗  名门女流落免费阅读  名门医女的免费阅读  韩国名门宗家  名门宗女醋果  名门宗女下载  名门宗女txt下载  名门宗女全文阅读  名门宗女txt  名门宗女  


……

初春的河水虽然已经解冻,但是这份寒冷怎是一个女子能承受的,冉子晚低头看了看自己,通体冰凉一身狼狈。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冷意,好一个津门桥赏风景,好一个她生来体弱自己失足掉进了河里。

“此女承紫霞而将,当为非常人也!”老者捋了捋须髯,起身向君帝拱手而拜道:“今日老朽用一生修为窥探天机助力帝王君权,也不枉皇上一生敬我为‘帝尊’,这也将是老夫此生最后一次开天眼窥玄机。自此,你我两不相负,就此别过。”

烟霭沉沉,九霄黑煞,暮云叆叇,瞬间四方涌动,不复湛蓝浩渺之态。万里层云翻滚而至,有席卷万物吞噬苍穹之势。帝都百姓无不惊慌奔走,大为骇然,唯恐天降灾祸无妄加身。

“晚儿,倒是我高攀了与你的情分!”少年的脸一瞬间的深沉,苍凉之气周身弥漫,一个人转身离去,头也不曾回过,那背影像是背负了无尽的伤感,紫衣如莲花般多多绽放。

王府小说名字叫做《名门宗女》,这里提供王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名门宗女小说精选: 《天.朝·江山志》天.朝玄氏禛帝元年春,天生异象。烟霭沉沉,九霄黑煞,暮云叆叇,瞬间四方涌动,不复湛蓝浩渺之态。万里层云翻滚而至,有席卷万物吞噬苍穹之势。帝都百姓无不惊慌奔走,大为骇然,唯恐天降灾祸无妄加身。春风乍起,阴云骤退,瞬息归于无形,浩宇星宿乍现即逝。九天之下,普照万丈光芒,烟雾弥漫之山野瑰丽,霞光皱起之天际灿烂。漫天红霞渲染了天.朝坐拥的万里江山,华丽了帝王枕侧的河川美景,惊艳了皇权治下的街头巷尾。此景只应天上有…

帝尊去,十五年不复踏足帝都一步。后……禛帝搜罗天下,网尽禛帝元年所生之女,数逾三千,收养于东宫太子府。

芳华不过二八?王侯病女,好不容易重新睁开眼再活一次,却是个短命的!冉子晚凝眉!历经生死,反倒不能再轻言可以参透生死!

冉子晚眸色沉静,散发着清寒的光芒。阳春三月,柳叶抽新枝,离百花含苞待放尚早,自己却被叫来赏风景。

自自己睁开眼的一刻,入眼的是云淡风轻,江山犹不可及的风倾。转而是吊儿郎当戏谑奚落的皇子,后又是这个束手蹙眉的少年。

天.朝君帝不禁蹙眉,声音略显沉重“帝尊以为我朝今日将有贵人诞生?”

老者轻轻摇头:“是也非也,乌云蔽日九千里,尚有万丈光芒普照时。霍乱一说言之尚早,助力天.朝福泽万世也犹未可知。后世修为,机缘……难测。”

此景只应天上有,痴情绝恋落凡尘。

同日,皇诏敕封。天.朝君帝中宫得七皇子,君帝赐其名为玄天逸,封号荧惑,世人皆称其为荧惑殿下。贞王府喜得一女,君后赐其名为央,禛帝封赐良田前倾,黄金万两,封号锦绣,以示庆贺。端王府喜得一子,君帝赐其名冉子潇,世袭端王爵位。此三子,乘天象而生,帝甚爱之,普天庆之。

又有一名女子被冉子晚大力的甩了出去,方向却不是河水,而是海河上一艘满是活物的渔船,那女子显然是被惊吓的呆住了,木木的被一船河蟹泥鳅蹦跶哒的小鱼包裹,好不滑稽。

冉子晚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历史文化博物馆,不是自己的考古发现,这是某个大小姐的闺房。对着满屋子的器皿古董顶看个不停,还发出啧啧声。作为一个十岁就可以横穿考古界,把玩真迹古董不在话下的蔺墨菲,这一屋子的摆件实在是太震撼了,乡巴佬进城吗?还是乡下丫头嫁入豪门当二奶呀,这么多得古董,这得多少钱啊。

冉子晚不禁惨然一笑,丝丝凉意一点点的渗透进来:“我冉子晚怎样过活,与你又有何关联?左不过轻如尘埃,不值所念而已。”。

人们愣在当场,有些年纪的老人,纷纷摇头:“莫不是自己年老眼花?这子晚郡主……哪里是传言说的那般芳华不过二八,先天心疾体弱的人儿呢?“

“莫非……贞氏之外,藏有隐匿?帝尊……可知该……如何甄别此女?”禛帝的声线不由一滞。

三天三夜,不曾隐去,天之异象,诡异非常。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使唤丫&的丫鬟
    使唤丫&的丫鬟

    “小姐……不过一个寻常的使唤丫头罢了,您要她作甚?咱们府里可是不缺那样儿实心眼的丫鬟!”催千秋的贴身侍女春桃,也是个见多识广的机灵人,此刻却有些不明所以。

  • 来:“&过活,
    来:“&过活,

    冉子晚不禁惨然一笑,丝丝凉意一点点的渗透进来:“我冉子晚怎样过活,与你又有何关联?左不过轻如尘埃,不值所念而已。”。

  • 看着眼&失足…
    看着眼&失足…

    “……”冉子晚收回深深地眸色,原本以为身死,如今却是安然的活着……冉子晚看着眼前女子令人生厌的挑衅,转眸看向桥墩左边的河水。袖管中的玉手,狠狠的拽着自己湿透了的衣裙:“我……失足……掉进了河里?”

  • ..又&子被她
    ..又&子被她

    “那你.....又信不信呢?”冉子晚粲然一笑,又一个女子被她扔进了海河。

  • 如皓月&当空,
    如皓月&当空,

    对着镜子,冉子晚轻轻的捋了捋自己的青丝,妙容皎洁如皓月当空,倾城绝色不足以称赞这份容颜。

  • 的女子&晚的鼻
    的女子&晚的鼻

    又一个锦罗绸缎,门第尚好的女子站了出来,指着冉子晚的鼻子“冉子晚,你太过分了!你信不信我.....啊”

  • ,难不&。
    ,难不&。

    “自然是你自己失足,难不成还赖我们姐妹推了你!”女子笑容依旧明媚,只是那一眼明媚之中,尽是得逞后的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