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醉酒点江山历史小说《醉美武唐》最新章节

醉美武唐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醉酒点江山

状态:完结 时间:2020-12-25 13:10:25

在读:2676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那一年,高宗李治病入膏肓,君权垂老;那一年,武后媚娘日月半空中,权倾天下;那一年,公主太平豆蔻年华,人比花娇;那一年,阁老狄公,充满智慧卓远,运筹千里......武唐,多少才子佳人,王侯将相,泼撒出的一幅危机与繁华热闹我们同在的盛世画卷。且看武家二郎攸暨太原城中的一处高宅大院的花园中,一个六岁的少年抱膝坐在已然开始枯落的梧桐树下,任凭落叶拍打在稚嫩清秀的脸上,浑然不觉,少年眼神迷离,显然有着很深的心事。少年名叫武攸暨,乃是武家次子。。
展开全部


  秋天日头短,早早的天色便暗了下来,下学的时间自然也比夏日早了些,武攸暨、武攸宁兄弟俩便踏着金色的晚霞出了先生的院门。

  看着武攸暨大口吃饭的样子,杨氏笑道:"慢些吃,别噎着,时间还早呢。"刚吃完早饭,武攸宁便牵着弟弟的手往家里的私塾走去。

  "二郎,你真厉害,平日里就看着我读书你便能识得这么多字,哪像我这般学的这样慢。"刚出院门武攸宁便急着对武攸暨说出了自己的惊讶。

  想到这里,武攸暨便回答道:"平日里看阿兄读书,跟在后面也识得一些字,只是不多,勉强能看些简单文章。"这边听着的武攸宁就纳闷了,心想:"二郎曾几何时能识字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二郎应该是今日才正式启蒙呀。"

  杨氏听到武攸暨的话欣慰了许多,面露笑容,看着眼前这个一夜之间懂事的孩子,仿佛看到了武攸暨光宗耀祖的那一天,眼中充满了母爱。

  武攸暨刚要抬脚迈入屋中,这时武攸宁却扯住了武攸暨的手,将他拉了回来,接着武攸宁松开拉着弟弟的手,朝着屋里打了一个长揖礼,恭敬的说道:"学生武攸宁,拜见先生。"

  秋天的清晨还没有冷透,阳光洒在窗台上,窗外的树梢上的树叶悄悄得落了许多,武攸暨便在琴棋书画四个丫鬟的服侍下穿好衣裳。这四个丫鬟是武攸暨为了附庸风雅照着红楼梦中抱琴,入画,司棋,侍书四个丫鬟的名字取的,虽然有偷懒的嫌疑,但是比起原来的秋菊什么的倒是好了许多。

  李辰作为主攻唐史的高材生,自然对武攸暨的名字熟悉得很,因为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便是历史唯一一位女皇帝武则天的堂侄。

  楚思文看着端坐在榻上的武攸暨道:"不知二郎之前可曾断文识字?"武攸暨心想:"还好自己是历史系本科生,平日里因为学习需要也接触过不少唐朝楷书,倒也能认得大半。"

  楚思文听了武攸暨的话当即来了精神,六岁孩童能识文断字虽然不能算是神童,但已经是极为难得了,若是二郎当真有这个天赋,自己倒是可以将这一身学问找个传承之人了。楚思文便从书桌上取出一册论语,指着第一篇学而篇道:"那你就把这一篇论语读给我听。"

  时值初秋,再加上这竹子的点缀,武攸暨顿时感觉周身清冷,不由打了个寒颤。

  刚入屋中,武攸暨便看见一个男子端坐在书桌旁,男子三十岁上下,身着粗布青衫,体型瘦削,气质儒雅,面容俊逸,给人以脱俗之感。

  武攸宁拉过弟弟道:"先生,这便是二郎攸暨,今日阿娘让他来拜先生为师,还请先生收录门墙。"楚思文面带笑意道:"我不过荒野之人,当初在穷困之时的令尊相助才得以存活,令尊与我有大恩,我自当尽心教导,方不负令尊所托。"

  武攸暨在杨氏的敦促下端起桌上的粥大口的喝了起来。不得不说,武家虽然权势不如从前但是作为官宦家庭,武家的饭食还是很不错的。

  武家大院中的每个小院都是连着的,是以武攸暨很快就到了楚思文所在的小院。小院主屋前散乱的排列着几株四季竹,竹身布有淡淡的黑斑斑,给人以沧桑之感,似乎在诉说着主人才高避世的伤感。

  想到这里,武攸暨心中一阵激荡,武攸暨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眼中散发出坚定的目光,大步迈出园门。

  并州太原,巍峨的城墙述说着太原作为大唐龙兴之地的厚重历史,深褐色的石砖不知染了多少鲜血才成就了如今这般颜色。太原地处大唐北方,为帝国北都,因为地理的原因,太原的秋天总是来得特别的早。

  武攸暨诸事停当,深深吸了一口这一千年前的清新空气,伸了个懒腰,便迈步走向膳厅。刚到膳厅门口就看见母亲杨氏和兄长武攸宁坐在里面,杨氏朝武攸暨招了招手道:"二郎快来,不然粥快凉了。"

  "大兄,我们家的私塾先生叫什么名字?我是不是也要叫他先生?"武攸宁看了眼弟弟道:"二郎倒是识得礼数,好叫二郎晓得,先生名叫楚思文,当年先生如今科考之时因为性格耿直,敢于针砭时弊,得罪当时贵为宰相的长孙无忌,为其所不容,被长孙无忌陷害,差点客死长安,幸亏多名同窗好友求情,才得以生还。从此先生便无心科举。几年前长孙无忌垮台,父亲因为先生才识广博,聘为西席,便在我们府上教书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请教学&
    请教学&"武攸

      武攸暨看着兄长满是崇敬的眼神道:"既然父亲和兄长如此推崇先生,想来先生的才识必然不差,我需得好好向先生请教学问。"武攸宁听了武攸暨的话点了点头道:“正该如此。”

  • 写好了&武攸暨
    写好了&武攸暨

      此时满脸愁容武攸暨心中满是不甘,难道命运就这样被书写好了?难道自己就注定了悲剧的结尾?武攸暨心中顿时彷徨起来。

  • 一个六&秀的脸
    一个六&秀的脸

      太原城中的一处高宅大院的花园中,一个六岁的少年抱膝坐在已然开始枯落的梧桐树下,任凭落叶拍打在稚嫩清秀的脸上,浑然不觉,少年眼神迷离,显然有着很深的心事。少年名叫武攸暨,乃是武家次子。

  • 上这竹&攸暨顿
    上这竹&攸暨顿

      时值初秋,再加上这竹子的点缀,武攸暨顿时感觉周身清冷,不由打了个寒颤。

  • 时间还&饭,武
    时间还&饭,武

      看着武攸暨大口吃饭的样子,杨氏笑道:"慢些吃,别噎着,时间还早呢。"刚吃完早饭,武攸宁便牵着弟弟的手往家里的私塾走去。

  • 空气,&快来,
    空气,&快来,

      武攸暨诸事停当,深深吸了一口这一千年前的清新空气,伸了个懒腰,便迈步走向膳厅。刚到膳厅门口就看见母亲杨氏和兄长武攸宁坐在里面,杨氏朝武攸暨招了招手道:"二郎快来,不然粥快凉了。"

  • ,深褐&的原因
    ,深褐&的原因

      并州太原,巍峨的城墙述说着太原作为大唐龙兴之地的厚重历史,深褐色的石砖不知染了多少鲜血才成就了如今这般颜色。太原地处大唐北方,为帝国北都,因为地理的原因,太原的秋天总是来得特别的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