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春江灵异小说《风生酒馆》最新章节

风生酒馆

编辑:情话微凉 作者:春江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12-25 11:30:27

在读:10678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午夜时分一到,风铃声悄悄响了,在寂寞孤独的夜色中,客人们陆续的回到了酒馆里,嘻笑声,怒骂声,被掩盖住住的窃窃私语声,彻夜不眠的在酒馆中回荡,倘若有其他人能听到这样的声音,或许会我以为里面正有人在举行一场疯狂的的夜宴呢!我叫金山,是风生酒馆的掌柜,但别听了我的名字就以为我是一个财迷,恰恰相反,我辞去了薪酬颇高的工作,悄悄躲在祖父母留下的老宅中,开下了这家并没有太多盈利的酒馆。。
展开全部


  蛟好久没来酒馆了,但我却一直常备着只有他才会点的杨梅酒。

  “啊,是嘛,风生酒馆,有空我会去的。”蛟也朝我报以微笑。

  睡梦中,我似乎迷迷糊糊的看见了蛟,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位和他同样清秀的少女,想必是凤吧。

  每当午夜一到,风铃声悄然响起,在寂静的夜色中,客人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酒馆里,嬉笑声,怒斥声,被掩盖住的窃窃私语声,彻夜的在酒馆中回响,如若有其他人能够听见这样的声音,也许会以为里面正有人在举办一场疯狂的夜宴呢!

  夜里突然起风了,屋檐下的风铃叮叮作响,趴在柜台上发呆的我这才回过神来,不知不觉三更夜都已过了,本就不多的客人都渐渐离去,风生酒馆在这样的深夜显得如此的清净,也是一件难得的事情。

  烛娘讥讽的笑声让我心里愈加烦躁。

  “可不是嘛,梦里我和凤说了好多话,她还跟我说,其实她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那条河,她也一直知道我在找她,只是她旧的本体没了,现在暂居在新的桥体中,所以没有足够的修为化形,原来她只是在涅槃重生,再修行个百年时光,我们还是可以再相见的。”蛟微笑着说。

  聊得开心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天已经快亮了,酒也喝尽,但刚刚重逢的我们却似乎意犹未尽。但不管怎么说,蛟总是要回去的,我也是要尽快的休息,不然白天的客人们又要等不及了。

  我第一次见到蛟时,也是在这样的梅雨季节里,那一次梅雨已经连续下了接近半个月,老镇的许多地方都被淹了,南济河的水也涌上了岸,酒馆因为食材的匮乏已关闭了好几天。可我实在忍不住这份清闲,便出去采购食材了。路上的积水已淹没到大腿,我摸索着走到南济河边上时,却发现根本分不清哪里是河,哪里是路,索性一脚踏下去,整个人都不小心滑入了河中。

  可谁又知道,两座桥历经了百年的风吹雨打,竟然修行出了桥灵。两座寂寞的桥灵一相遇,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定是世上最大的欣喜了。

  “你没事就好。”看到蛟状态不错,我心里由衷的高兴。

  “你怎么笑得出来,不想干了么!赶紧去巷子里迎接客人。”

  “我在府东巷开了家风生酒馆,午夜后你有空的话,可以来我店里做客。”我笑道。

  我叫金山,是风生酒馆的掌柜,但别听了我的名字就以为我是一个财迷,恰恰相反,我辞去了薪酬颇高的工作,悄悄躲在祖父母留下的老宅中,开下了这家并没有太多盈利的酒馆。

  “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也不枉你如此奔波劳累。”我朝他笑了笑。

  正是从那时候起,蛟常来我店里做客,但每次都是在客人快走光时,进来点一杯杨梅酒自斟自酌,我看得出他是有心事的。

  自从那一次大醉之后,蛟再也没有来过风生酒馆,我也再没见到过他,我想像他那样执着的人应该还在继续寻找着凤吧。

  匆匆的忙完了一切,我的身子终于碰到了床,劳累了一宿,脑子里却都是蛟的话,其实我很想看到蛟和凤在一起是什么样子,就这么想着想着,很快便入睡了。

  其实我知道,蛟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的开心,在他那副布满幸福的面容下,一定还有着许多的无奈,因为谁都知道,百年的寂寞时光哪是那么轻易熬过去的。

  “切,无趣!”烛娘头一昂便走开了。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鲜活。&有人好
    鲜活。&有人好

      按照传统的说法,你可以称他们为妖怪,但不必太害怕,因为在我看来,他们好像比人更加鲜活。也许会有人好奇,想问我为什么会开这么一家酒馆?又是何缘故会与妖怪们有这样深的来往?

  •   环&里鲜有
      环&里鲜有

      环溪老镇的深巷中藏着一座名叫风生的小酒馆,这里鲜有外人知晓。

  • 汁也想&案,或
    汁也想&案,或

      对于这些早已能够料到的问题,我却绞尽脑汁也想不到答案,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 我的经&寻新鲜
    我的经&寻新鲜

      春去秋来,风生酒馆在我的经营下生意稍有起色。白天,这里是寻新鲜的年轻人和老居民们的集聚地;而半夜之后,风生酒馆将会迎来一些奇怪的客人。

  • ,她叫&但她的
    ,她叫&但她的

      对了,我还有一个手下,她叫烛娘,但她的故事容我日后再慢慢道来。

  • 的名字&家并没
    的名字&家并没

      我叫金山,是风生酒馆的掌柜,但别听了我的名字就以为我是一个财迷,恰恰相反,我辞去了薪酬颇高的工作,悄悄躲在祖父母留下的老宅中,开下了这家并没有太多盈利的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