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温茶米酒签约,VIP,武侠,武侠幻想《万界武侠扮演者》全文免费阅读

万界武侠扮演者

编辑:隔山隔海 作者:温茶米酒

状态:连载 时间:2022-11-23 12:18:16

在读:1854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一双铁手对日月,武道禅宗验绝学。东京浮华冠天下,凌霜盛名篡龙颜,秦时明月照沧海,千秋风云试万劫…… 怪异潜藏此方世界,乘风闯过他方武林。一次次带着不属于那片江湖的武功,名扬天下。且待诸多英雄扮相走一遭,洗净面谱,才知晓——本来我即是豪杰!PS:副本不止有简介这些,部分副本背景会有魔改。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展开全部


大齐,东海郡,长罗侯府。

桃花夭夭,红杏绽蕊,暖阳疏影间,一座描绘水墨山川的屏风立在园内,屏风前面,放着一张黄花梨木的坐榻,上面铺着雪白厚实的绒被。

一身金丝云纹白袍的少年郎坐在此处,手捧一本神仙志怪的小说细细看着。

这少年郎显然是个锦衣玉食的,可是身形却有些消瘦,面色苍白,唇色淡到几乎不见一点红晕,看着书本故事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用一只手捂着胸腹之间,眉宇之间露出忍耐的神色。

这少年郎,正是长罗侯独子方云汉,今年十八岁。

也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地球的极限运动爱好者方云汉,投胎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八年。

穿越成一个侯爷独子,而且还是天高皇帝远,乐享一方富贵的那种侯爷,应该可以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可惜,也许是投个好胎已经用尽了幸运。

今生的方云汉,在十二岁的时候突患重病,动辄五内如焚,痛不欲生,有时还会呕血。

长罗侯延请各方名医诊断之后,确定这是得了血枯症之后的症状。

此症,患病原因不明,也无方可救,且根据古籍记载,凡是患此病症的,没一个人活过弱冠之年。

于是,从十二岁开始,方云汉每天都要吞服那些补气血的药丸,一日三餐的饮食也精心把握,长罗侯只求靠着这些无微不至的照顾,能够让他儿子多活几年,甚至他本人都为此迷上了佛道之事,经常到各种古庙道观之中居住祈福。

不过,方云汉自己倒是逐渐看开了。

人多活一世,已经是赚了,就算是痛到想要自残的病症,在熬过了一开始的几个月之后,也会逐渐习惯,没什么好怕的。

嚓!

轻轻的纸张摩擦声,方云汉把手中书翻过了一页。

这大概又是平平无奇的一天。

突然,天光大暗,一阵怪风席卷长空,隐约间似乎有烟雾刹那间远扬万里,飘荡于天下山川。

这天色的变化来得太快,太剧烈。

阳光骤失,方云汉一下子就连近在咫尺的书本文字都看不清了,他抬头望去,只见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穹,已经黑如墨石。

那一片纯粹的黑色,甚至使得九天之上的云雾都变得沉重起来,似乎也被凝固了,看不出一点云层翻卷的痕迹。

这种景象,显然不是普通的雷雨将至,阴云聚集可以解释的,方云汉抬着头的时候,甚至突然有些担心那看起来就像变成了一整块黑色玻璃的天空,会不会突然掉下来。

他倒是有点儿理解杞人忧天的主人公了。

就在天南海北,不知多少人仰首望天的时候,那一片沉黑中,突现一点红芒。

红色光芒,初始如谷粒大小,可顷刻之间,就无声放大了数百倍,其大如斗,还裹着一层喧嚣无比的绯红焰光,仿佛天上多了一轮红色的、冰凉的太阳。

万事万物都裹在冰凉的红光之中,方云汉眼角余光一瞥,恍惚间似乎看到园中花朵淌下了红色的液滴。

这绯红大星又下降了许多之后,划过一道暗沉沉的轨迹,坠向西方。

方云汉仍仰着头,眨着眼,有些愣神。

老实说,在他前世生活的那个时代,什么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天象,流星雨、日环食都早见了个遍,发达的天文观测器械,仿佛把宇宙中最瑰丽的一角呈现在人类的眼前。

但是那一切,仍然比不上刚才那一刹那,那直击心底的震撼与……雀跃?

方云汉抬起手来,捏了捏鼻梁。

为什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感觉?好像十分笃定,将有什么新奇刺激、闻所未闻的变化要发生了。

这样的天象,对于大齐的百姓来说,是一种万分惊恐的不祥预兆,不少人已经仿着从前天狗食日的习俗,把一些铜锣拿出来大肆敲打着,街道上,甚至长罗侯府之中,都乱糟糟一片。

就在这远远近近的嘈杂声响之中,一个无比清晰的声音在方云汉耳边响起。

【武侠人物模板,激活,初次历练即将启动,能量储备,检测中】

【能量储备充足,启动完毕,历练,开始。】

这是……穿越者外挂?还真有这种东西?

啪!

书本坠地,方云汉呆愣愣的拍了拍耳朵,想要确定刚才是不是幻听,还没等他想个明白,眼前就被一片白光塞满。

少年全身毫光一闪,已凭空消失。

当一群侍女忧心嘈杂扰了世子,涌入园中来找方云汉的时候,园内已经空无一人。

后世,《玄道》卷一有载:“齐,安远十二年春,白昼天昏如墨,俄顷,大星坠于西,时人以为异,自此,天下怪谈频发。”

………………

古木参天,郁郁葱葱,一片隐藏在林间的古朴房屋,被人为破坏,变得残破不堪。

门窗寥落,墙壁上多出一些大大小小的窟窿,鲜红的血迹泼洒在地面,顺着岩石的缝隙缓缓流淌,渗入泥土。

数十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这些房屋之间,林荫之下。

方云汉只觉得眼前的景物突然切换,眼睛酸痛,大脑有些晕沉,闭眼缓了一下,再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副血腥的场面。

“这……”

“这是又穿越了吗?还是被传送到什么其他地方了?或者缺失了一段记忆?”

方云汉忍着胸口乱糟糟的痛感,试图理清思绪,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怒吼。

“恶贼!吃我一掌!”

方云汉扭头,只见林子里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壮汉大步跨出。

那汉子猛然一跃,几乎像是一头从山上狂奔下来的猛虎,竟然跳出了将近十米的距离,手掌上带着如同铁叶大风扇的呼啸声,对着方云汉拍了下来。

方云汉只觉得眼前一花,眼睛已经被一抹黑暗占据,两耳被风声刮的生痛。

他脑子里嗡的一声,一股强烈的死亡的恐惧袭上心头。

‘我靠,我这是刚激活了金手指,就要死了吗,还是这么不明不白的就被打死了?!’

‘这他么合理吗?’

‘不,老子不接受啊!!’

方云汉在昏沉之中爆发出了刺痛咽喉的吼叫,一拳挥出。

我是可以生死看淡,被这烂病折磨死。但要是有人想打死我,那我、也、要、打、死、你!

怀抱着这样的念头,方云汉五脏六腑之间,忽然生出了一种蓬勃、膨胀、爆发的感觉,好像有一股灼热的气流在他的血管中轰鸣着涌入了拳头。

然后,碰撞!

嘭!!

乱发壮汉浑身一颤,踉跄着倒退了出去。

方云汉扑通一下半跪在地,岩石迸出了几条裂纹,拳头通红如血。

乱发壮汉双手一甩,吐出一口逆气,就要再上。

“慢着!”方云汉右手颤抖,喘息着站起来说道,“你为什么打我?”

壮汉怒目而视:“你这恶贼,害了我们众多长老、帮主,还有脸问?”

“你动一下脑子好吗?”方云汉左手握着右手的手腕,不断的按压,试图缓解那种令人骨头都麻了的酸痛感,道,“我连你都打不过,怎么杀的了这么多人,而且这里血流满地,如果真是我杀的,我身上这一身白衣,会一点血迹都没有沾上吗?”

壮汉呆住了,看着自己双手愣愣的点头,说道:“确实,你这么弱,怎么可能杀得了帮主?”

“帮主啊!”这汉子突然哀叫一声,对着远处一具倒在门边的尸体扑了过去,跪倒在尸体旁边。

他往左一看,喊一声“赵长老”,往右一看,喊一声“林舵主”,再把头颅转动,看着那数十具尸体,抱头怒吼道:“到底是谁害了你们?”

刚才还要打生打死的,现在这壮汉却完全把背部对着方云汉,好像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被偷袭。

方云汉的眼睛眯了起来,呲着牙又坐倒在地,一边捏着通红的右手,一边思考自己疑似再次穿越的事情。

‘系统?聊天群?老爷爷?’方云汉在心里轻声试探着,眼前忽然一亮,多出了一个悬浮在半空中,距离他脸部大概一尺左右的半透明方框。

方框内部,是他最熟悉的前世简体文字。

【人物模板:铁手(铁游夏)

万斤铜壁御洪涛,赤手凶拳伏寇枭。六五神侯、诸葛太傅府上四大名捕之一。

主修功法:一以贯之神功,大气磅礴神功,赤手凶拳。

当前能力进度:3%。

注:江湖上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宿主姓名不改,请以贴近人物模板行事风格的作为,于本世界生物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印象越深,传播越广,则进度越高,可获取更多力量。

能力进度达到百分之百后,可于三天内自主选择时间返回主世界,或三天期满,强制遣返】

‘还真有金手指啊~’

方云汉垂着头,忽然想到什么,手掌轻轻的按住了胸口,脸上顿时流露出一种复杂的神情。

那是一种,仿佛自我的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身体已经自动的喜悦起来的感觉。

他好像……没那么痛了!

从十二岁那年开始,方云汉胸腔之内的剧痛就没有停止过,一开始甚至只能靠药物才能勉强入睡,至于后来,那就真的是疼到习惯了。

整整六年多,他习惯了在每一次呼吸之间都伴随着胸腔内的抽痛,以至于今天这种痛苦减轻之后,他甚至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紧接着就是狂喜。

能活的话,谁会想死?

方云汉脸上带着明显的笑容,努力调整呼吸,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仔细的感受。

嗯,疼痛的感觉还在,但是减轻了很多,好像有一种温润的流体无时无刻不在抚慰着那些受伤的内脏,稀释着错乱的痛感。

这和刚才涌向拳头的那股气流好像有些像。

方云汉看了一下那个武侠人物模板,这就是这个人物模板带来的力量吗,3%的能力进度已经可以减轻这么多痛苦,那如果达到百分之百,是不是就可以治愈这病?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碰了一下那个半透明的方框,却发现手掌从方框上穿了过去。

顿了顿,方云汉从怀里拿出一个装着救急药丸的盒子,那盒子表面打磨的极其光滑,犹如镜面,照人脸可以分毫毕现,但却没能映照出半空中的半透明方框,他又换了几个方位测试了一下,确定这个方框应该是只有自己才能看见。

而且,方框的消失和重现都是完全由他心里的想法控制,非常方便。

而整个方框上的文字,大多数都是灰白色,只有写着主修功法的那一栏,是亮白的色泽,方云汉尝试着用意念控制点击了一下,那一栏里面顿时跳出了大量的文字图谱,覆盖了整个方框,看起来应该是武功秘籍。

虽然对武功秘籍很好奇,但现在这地方显然不适合仔细研究,方云汉收了方框之后,思索了一下,目光又放到了不远处那个壮汉身上。

‘贴近人物模板的风格……推动能力进度……铁手这个人物,最显著的特点,不就是名捕吗?’

“喂!”方云汉对着那个乱发壮汉喊了一声,那人回过头来,脸上居然挂着两行热泪。

这人虎背熊腰,胡须和头发连成一体,一看就是那种硬汉,此时却哭成这副模样,必然是真情流露了。

“你干吗?”

方云汉道:“你不想报仇吗?”

壮汉的脸色又危险起来:“你不是说你是无辜的?”

“又不是说让你来杀我报仇。”

方云汉没好气的指了指地上鲜红的血迹,说道,“这些血液还没变色,说明他们死的时间离现在不算太远,凶手可能也没有走的太远,你光在这里哭有什么用,不如赶紧帮着找找线索,或许能够立刻锁定凶手的下落。”

“是啊。”壮汉一抹眼泪,双目炯炯有神的扫视着四周,搜寻蛛丝马迹,过了片刻,面色郑重道,“我什么都没发现啊。”

方云汉叹了口气,心中却是打了个响指。任何跟破案相关的故事,如果没有一个笨蛋在旁边衬托的话,又怎么能够显示出破案者的睿智?

“虽然这些人身上的衣服很多补丁,但并没有多少破口,按理来说,不至于人一死,衣服就散了。”

方云汉指着那些尸体,也不卖关子,“可是现在,他们的衣服都被解开,显然是有人想在他们身上翻找什么东西。而且这种东西必然是体型较小,人藏在身上也不至于被看出来的那种,你知道你们这儿有什么宝物符合这种特征吗?”

壮汉摇头:“我没听说过有这种宝物。”

“没听说过?”方云汉皱眉,说道,“你在你们这个帮派中的地位如何?”

“我是八袋,且是沧州分舵舵主,曾经跟随帮主十年,帮中可入前十。”壮汉说道,“我叫赵大鹏。”

方云汉看着对方的衣着,奇道:“八袋,丐帮?”

“你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赵大鹏一脸古怪。

方云汉眼也不眨的胡诌:“我初次喝酒,喝醉了,晕晕乎乎就到了这边,就连是走过来的还是划船过来的我都不记得了。所以,这是哪儿?”

赵大鹏摇摇头,道:“那你以后好好记着,这里是君山。”

“洞庭君山,丐帮总舵。”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指地上&着找找
    指地上&着找找

    方云汉没好气的指了指地上鲜红的血迹,说道,“这些血液还没变色,说明他们死的时间离现在不算太远,凶手可能也没有走的太远,你光在这里哭有什么用,不如赶紧帮着找找线索,或许能够立刻锁定凶手的下落。”

  • 打了个&关的故
    打了个&关的故

    方云汉叹了口气,心中却是打了个响指。任何跟破案相关的故事,如果没有一个笨蛋在旁边衬托的话,又怎么能够显示出破案者的睿智?

  • 方框上&去。
    方框上&去。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碰了一下那个半透明的方框,却发现手掌从方框上穿了过去。

  • 随帮主&叫赵大
    随帮主&叫赵大

    “我是八袋,且是沧州分舵舵主,曾经跟随帮主十年,帮中可入前十。”壮汉说道,“我叫赵大鹏。”

  • 名不改&为,于
    名不改&为,于

    注:江湖上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宿主姓名不改,请以贴近人物模板行事风格的作为,于本世界生物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印象越深,传播越广,则进度越高,可获取更多力量。

  • 么弱,&?”
    么弱,&?”

    壮汉呆住了,看着自己双手愣愣的点头,说道:“确实,你这么弱,怎么可能杀得了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