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大茄子吖签约,VIP,现代言情,豪门世家《捡来的夫人是条鱼》最新章节

捡来的夫人是条鱼

编辑:情话微凉 作者:大茄子吖

状态:连载 时间:2022-11-18 22:09:16

在读:1178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佛系人鱼咸鱼仙女—醋精偏执控制欲大佬】 檀革水是A市名流中有名的高岭之花。 吸引着无数名媛伸手打算,想方设法的想把高岭之花纳入怀中。 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贵公子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小丫头采了。 云安安本来是一条浪天浪地的鱼,却一不小心攀上了一张永久饭票。 沾沾自喜后发现鱼跑不掉了,在海城的私人沙滩上的别墅里。 檀革水浑身湿透将巨大的银色鱼尾纳入怀中,骨节分明的大手搂紧细腰。 低沉的嗓音温柔入骨:“安安你别想走”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展开全部


十二月是海城最冷的天,海面上弥漫着雾气,只有一轮冰凉的圆月挂着。

云安安穿成了一条鱼,或者说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美人鱼。

她穿过来的时候自己还是小鱼苗无比怀疑人生,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海底兢兢战战生活了十九年,云安安从大西洋游到太平洋,没有遇到一个同类仿佛灭族了,但是脑海里不时传来的声波,又告知云安安是有同类的信息,她闷的快疯还好自带天赋点能和动物鱼类交流。

人鱼是大海的宠儿,在海里云安安就是天生王,活的还算自在痛快每个人鱼脑子都有传承,云安安也不例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换个灵魂,先祖的传承断断续续至于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见过其他人鱼。

今天是一年里少见的月圆之夜,根据海鸥的说法和传承人鱼的记忆,古时人鱼会在这天里寻求先祖的庇护。

在礁石上歌唱呼唤自己族人,当然也有遇过不怕死的渔船经过,船只水手无一生还。

云安安小心翼翼的探水面,等待着族人歌唱召唤。

不知道为什么记忆的族人是海洋的霸主,而到了她这代就是个渣渣整个人脆的像碎冰冰。

太想吃雪糕辣条了,她已经吃了十几年的生鱼天天追着鱼啃,无聊的时候只能捡捡垃圾玩无趣到让人发疯。

云安安小心翼翼的趁这浪打浪,借力坐在黝黑的礁石上,硕大的尾巴摆在石头上。

看着空中巨大的月亮,云安安等了等,突然间感觉有点不对劲。

潮水如蚁群般迅速的退下,空中的明月被黑色的云遮住。

云安安明显察觉到不对劲,刚反应过来潮水已经退了下去,就怎么莫名其妙的搁浅了。

云安安懵了这下完了,这潮水怎么退的那么快,传承里没有交代这段,按道理来说这次涨潮不应该到早上才退的吗?。

精致的鱼尾巴闪着银色的光,云安安头疼的想这下怎么搞,等在涨潮估计是早晨太阳升起。

她要晒成鱼干了,穿越不算离谱,穿越后不是人也不算离谱,变成鱼干就离谱了,她不是人鱼公主吗?

云安安崩溃的想是明天被晒成鱼干,或者脱水致死被人发现然后上社会新闻,被研究人员解刨然后拍探索纪录片,还是自己一点点的牺牲尾巴挪回去。

突然间云安安感觉有人在靠近,变成人鱼后她的五感更加的清晰,脚步声越来越近。

来不及思索和反应,精致如喇叭裙的大尾巴掉在的柔软的沙滩上,细细的沙砾钻进鳞片深处又疼又痒红肿一片。

云安安整个人都躲在了锋利的礁石中,整个人都快缩进巨石的缝隙中。

好在石头的缝隙够大,身体没有挨着贴在石头上的藤壶贝类。

白皙柔嫩的手臂无声的砸在粗糙的沙粒中,擦的皮肤生疼细细血丝粘着沙砾。

云安安整个人慌的不行,这要是被发现了那就要被切片研究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云安安也越来越慌整个人缩的严严实实。

整个人高度警惕的望着周围好像没了动静,云安安心跳了跳一束光突如其来照在了她的脸上。

云安安被灯光刺的眼睛生疼,完球了这下。

没有灯光的荒滩耳畔是凌冽刺骨的海风呜呜作响,黑色的皮鞋陷进刚刚退潮的烂泥里,铺面而来的腥气让檀革水皱了皱眉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心血来潮的,想起早上考察的这片待开发的荒滩。

A市北边靠山南边靠海,海洋资源及其丰富这次和地方合作的开发计划,也划入了这片荒滩海洋是人类最后的狩猎场。

檀家虽然远在帝都但是也盯着这块肥肉,远方的礁石上闪这稀碎的光芒,檀革水没有在意退潮的海滩,总是有一些会发光的藻类和浮游生物。

刚想离开不远处的礁石隐隐约约有些异响,檀革水打开手机灯慢慢靠近。

一个女孩缩在两块礁石的缝隙下,乌黑发长发湿漉漉盖在胸前遮住了无限的风光,一张漂亮的极致的脸女孩还在往缝隙里躲藏。

这一幕极大程度震惊到檀革水,他对上一双泛着水光无助的黑眸。

檀革水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不知所措,云安安被光照着眼睛发涩,心里慌的晕头转向。

完了她的尾巴她要被切片了,才发觉她的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化成了一双白皙纤长的双腿。

还来不及高兴,檀革水先一步将外套裹在少女身上,把人抱出来云安安挣扎的要下来,想开口发现她没有声音。

虽然她穿越以后也没能有声音,但是如今腿都有了为什么不给她声音啊!

檀革水将人竖着抱起来,厚实的手掌扣住纤细的腰指尖一片冰凉,怀里的人还在不断挣扎,不假思索大手紧扣住,云安安挣扎了半天也没有挣开。

檀革水没有时间思考为什么偏僻的荒滩,会出现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少女,怀里的身体透着冰凉的气息蔓延在两人之间,仿佛在抱着一块海水冻的冰。

沿海大道上停着一辆黑色的车,特助李应无奈的在车里等着老板回来,手里的公文包放标书。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半夜心血来潮跑海边,早上事情不是已经敲定了,忽然他看见老板好像抱着一个女人过来,走进一看李应吸了口气,一个女孩身上裹着老板的西装外套。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檀革水迅速单手拉开车门,将少女放在后座将车上中间的隔板升起,隔绝旁人的视线。

“李应去警局,在找人送一套衣服来暖气打开”沉稳的声音在车内响起,有条有理安排下李应莫名其妙听出了一丝急躁。

云安安无比崩溃,她只是晒晒月亮顺便祈福,居然被人给捞回去了重点是说的话她还听的半知半解,跟普通话一样但是就是莫名其妙听不太懂。

云安安小心翼翼的掀开笼罩在头上价值不菲外套,抬头对上了一双漆黑深邃如寒潭的眼眸。

两人四目相对,云安安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盯着,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线条硬朗的下颌线。

她居然被人捡回去了,还是一个长的还可以的男人,云安安看着渐行渐远发的荒滩内心无比自闭。

檀革水压下内心的悸动和猜测,看向坐在真皮座椅上的云安安,身上裹着他的外套,一双修长柔嫩的腿上布满细细小小的伤痕,沾满了沙子。

一双杏眼镶在精致的小脸上多了些不可言说的风情,低着头将那张媚到人骨子里脸藏在了阴影下,海藻一样的黑发覆盖在白皙骨感的背上。

双脚被一双大手握住,云安安本能想要挣扎,但是腿偏偏就动不了。

云安安有点崩溃男人捏着他的腿有点疼可她说不出来话,腿也动不了。

好在檀革水意识到捏疼了放开,白皙的腿上出现一道红印,檀革水没有想到那么轻的力度,也在少女的腿上留下痕迹。

云安安不敢乱动身上只有一件带着男人温度的外套,现在她无比被动连基本的沟通都难。

黑色的车辆停在的警局,李应没有立刻打开车门,一边等待的同事递上了一套衣服。

檀革水接过助理的衣服,礼貌的放在云安安旁边,然后缓缓的关上车门反锁退了出去。

云安安谨慎的望了眼空无一人的车辆,伸手拿起来给她准备的衣服。

现在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人看光,要不是她的腿没有知觉,差点就羞耻的脚趾抓地。

她堂堂海洋霸主沦落这种境地,好在她还留着前世的记忆,穿个衣服应该是不成问题。

半响后云安安崩溃的看着,自己穿的乱七八糟的衣服,不是吧变成人后连衣服都不会穿了。

云安安泄气的看着自己身上歪七扭八的裙子怀疑人生。

檀革水绅士的在外面等着,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剑,许久后不见车内人有反应。

一旁的李应和助理也在等,檀革水打开车门,一眼就看见少女无处安放的手,一脸沮丧的看着身上穿的乱七八糟的衣服。

扣子被扣的乱七八糟,露出白皙的香肩,背上一对漂亮无比的蝴蝶骨海藻一样的湿发,长到腰间整个人如同深夜里引诱水手的海妖。

见他进来警惕的望着她,檀革水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助理,见两人转身背对车门收回视线。

“你不会穿衣服吗?”微凉暗沉的声音响起,语气满是笃定,云安安有些崩溃到她耳朵里,就是只听懂衣服两个字。

像是在脑子装了一个屏蔽器一样,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词。

来的路上云安安翻了翻脑子里祖宗的传承,毫无意外没有答案。

云安安只能祈求先祖面前的男人是好个乐于助人的好心人,一双含水的杏眼无辜的看着檀革水,身上穿着乱七八糟的浅绿色裙子。

一疑似聋哑腿部残疾的少女,在寒冬腊月里一丝不挂出现空无一人荒滩谋杀吗?

檀革水纵横商场数十载,谈判桌上的对手数不胜数,如果没有人发现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脑海里闪过无数猜测。

檀革水面色如常的将少女的背后的拉链拉好,修长的手指拂过光滑细腻的后背,云安安跟个洋娃娃一般被人摆动,内心无比自闭又无可奈何。

一旁的助理见檀革水抱着少女出来,也来不及想跟上去开门。

值班的民警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年纪看起来很小的女孩。

民警上前询问基本情况,“在海滩上发现的吗?腿部残疾。”

“嗯,可能是聋哑人发现她以后没有听见她说话”

民警大致了解后,不知过了多久,云安安在一旁冰凉的不锈钢椅子上昏昏欲睡。

檀革水在和民警做笔录,抱起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女孩,乖巧的像只猫。

此时的天空泛起鱼肚白,云安安不舒服的窝在檀革水的怀里蹭了蹭,檀革水压下了心底的悸动和疯长的情绪。

不是云安安没有警惕心,一夜未眠神经和精神紧绷成一根线已经到了临界点。

在男人提供一个舒服的怀里,云安安没忍住在男人怀里睡的香甜。

警局门口等候的特助推来一个轮椅,檀革水顿了顿大步跨过,李应使了个眼色给特助。

一旁的助理将车门拉开,将袋子里提前备好的药膏递上去。

怀里的人睡的香甜,乌黑的湿发被一通折腾的蓬松柔软,散发海风的清新,萦绕这一丝弱不禁风的味道。

檀革水不是傻子但也不是好人,他知道少女引人堕落的外表下藏着无数危险,一个连指纹出生登记都查不到的少女,仿佛突然间出现在这个世界,及其可能是被某个不知名的人圈养在某个地方又被抛弃。

怀里的人不舒服的翻了个身,细嫩的双腿卷缩着,腿上密密麻麻的白沙和被礁石刮到的细小伤口。

檀革水用手帕擦拭干净涂上药膏,清凉的药膏覆盖在火辣辣的双腿上,云安安睡梦中舒服的蹭了蹭火热的怀抱。

檀革水压下眼底的阴翳,注视着熟睡的少女,哪是怕在睡梦中少女浑身上下也弥漫这一股楚楚可怜气息。

李应坐着副驾驶暗自惊奇,他从毕业以后就校招到檀氏,无比佩服这位年轻的当家人,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将衰败的檀氏从新开始,雷厉风行的手段和游刃有余的心计震撼了不少人。

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废那么大功夫给一个疑似故意杀人罪的受害者,还是腿部残疾的聋哑人安排身份不是有福利院吗?未免也太善良了吧。

低调迈巴赫驶入A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云安安舒服的躺在了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昏昏沉沉的沉浸在黑甜的梦乡,不知过了多久云安安醒来时,看见房间的落地窗外红到发紫妖艳的夕阳。

云安安晃晃了晃迷迷糊糊的脑袋,身上因为床单的粗糙磨一片红痒。

痒痒的不过云安安没敢抓,从小的皮肤就嫩平常不注意,穿的衣服材质不好就被磨的一片片,穿越后这种体质有过之而不及。

又在床上坐一会,云安安头疼的想这下完蛋了,她本来以为男人将他扔到警局就完事了,然后就可以被送到疗养院里在找机会偷偷溜进海里。

没想到她居然被人带了回来,云安安脑袋都打结了要是能说话,还能让人把她扔海里,可问题是她现在还是正常人眼里一个残疾人,就算能说话谁敢将她往海里丢。

顶多以为她脑子有病,云安安还在绞尽脑汁的想如何让人将她扔海里,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对方似乎也没有要云安安开门,只是例行公事一样敲了两声就开门走进来了。

云安安坐在床上愣了一下,看见男人手上的托盘摆着热气腾腾的白粥,和几道清淡的小菜。

云安安差点眼眶一红她有多久年没有吃过热的饭,目不转睛的盯着男人。

檀革水对上少女热切的目光,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支起了床上桌,云安安期待的看着桌上的白米粥和小菜。

貌似没有肉云安安虽然非常高兴能吃到正常的饭菜,她在海里都是抓着鱼生啃,但是这没有肉就让人难以下咽。

大概是云安安面上的失望太过明显了,檀革水顿了顿开口“你有点低烧,现在还是清淡点好别挑食”

好听的声音可惜到了云安安脑子里,只听懂了挑食两个字好在白粥配小菜还是很舒服的。

云安安认命的拿起勺子,生疏的舀起一勺粥,像是刚刚学吃饭孩子颤颤巍巍的送入口中。

檀革水一旁看着,脸上阴云密布他本来还在想可能少女只是被家人保护起来,受不了严密的保护才自杀然后被冲刷到海滩。

但是现在的情况远远超过檀革水的认知,一个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孩子,是有人刻意不教还是想把少女关起来。

脑海里的阴谋论肆意翻涌,云安安不知道身旁的男人在头脑风暴,她好久没有用过筷子颤颤巍巍的,笋片一个没有夹住掉在了被子上。

云安安瞄了一眼旁边的男人,阴沉脸色乌云密布帅气的俊脸上满是生人勿近,不是吧她不就是没有夹稳掉了吗?

不至于那么生气吧,云安安小心翼翼的点了点男人的胳膊,檀革水回过神看着床上被子上的污渍,叹了口气“不用管他一会让服务员上来换”

云安安虽然只能听懂两句话,但是她会推理拼凑了一下,好像意思是她等会叫人来收,云处安高兴的点了点头好歹现在能猜点意思了。

檀革水缓了缓脸色拿去桌上被抛弃的筷子,打算投喂云安安尴尬的脚趾抓地。

她还没有被人喂过,虽然现在在别人眼里是五谷不分的残疾人,但是这也太尴尬了吧,不过要是她自己吃估计得吃到明年。

云安安满脸通红的吃掉递过来的食物,两人就沉默而尴尬的一个喂一个吃。

檀革水貌似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对亲手喂宠物情有独钟,感觉好像真的不错,结束尴尬的一餐后檀革水还有些意犹未尽。

檀革水绅士的在床上放了一件,深色的长裙裙摆上勾勒漂亮花草暗纹。

然后将提前备好的智能轮椅拿出来,这款是檀氏和b市军区医院合作的一款针对残疾人便利的电动轮椅。

虽然还在研究阶段不过保障安全是没有问题的,轮椅里智能控制芯片和定位器都连接到了檀革水的手机上,可以随时查看位置和修改位置。

修长的大手指了指床头铃示意她有什么需要帮助按响这个铃,云安安脸上一红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然后檀革水便绅士礼貌的退了出去。

云安安把手搭在轮椅上软皮的扶手上,背上和腿上是被床单摩擦的红痕暧昧又引人遐想。

又红又痒好在衣服的布料足够柔软,努力把自己塞进裙子里拉链却不小心卡住头发,僵持了半天云处安还是没能将自己的头发解救出来。

云安安无奈的按下呼唤铃进来的是一个女管家,三两下就帮忙把衣服穿好,将云安安抱到了轮椅上推出房门。

云安安满脸通红的低着头,在海里她可是天生的女王,没想到上岸后连最基本的事情都要别人帮忙。

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檀革水预约了心理医生和身体检查,电话里朋友的好奇的打听这什么状况?

檀革水一转眼就看见做在轮椅上的少女,一身他亲手挑选的深蓝色长裙典雅又梦幻,海藻般的黑发被绑起来堆在脑后。

云安安进来是刚好看见男人在打电话,熨烫的笔直的西装站在落地窗外。

果然深色很适合她,云安安有些不安她虽然有些粗线条和男生混的跟八拜之交,不过还是头一次看见长的那么正点的男士。

被火热的视线注视着还是浑身不自在云安安有些窘迫,檀革水收起视线走了过去,替过女管家的双手扶着轮椅。

缓缓推出酒店大门,酒店外一辆低调的黑色车子在门口等候,云安安懵逼了一会,轮椅被抬上车窗外的天完全黑了。

城市的灯光闪烁天上看不见一颗星星,云安安有些懵这是去那里,很快一行人在机场停下。

云安安暗自道不好,这要是走了岂不是回不来吗?在登机口上云安安手用力的握着栏杆不肯放手。

安检人员愣了愣,走上去打算交涉檀革水先一步示意助手拦住安检员,将提前办理好的残疾证递给安检。

檀革水看着握着栏杆不放手的女孩,蹲下去视线与女孩齐平,云处安有些懵逼,但是让她走是不可能的谁知道他们要去那里。

到时候她怎么回来,檀革水看着一脸焦躁不安的女孩,缓了缓语气“你喜欢这里吗?以后我们还能回来的,你的案子警察也在跟进到时候找到你的家人也会回来的”

李应在一旁看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他从来都没有看见过顶头上司这副语气,温柔的哄着一个小女孩。

云安安脸上的抗拒轻了两分,但是手还是抓着栏杆,柔若无骨手心被栏杆压出了一道道红痕。

两人僵持着半响,檀革水神色越发温柔云安安扛不住松开了手,扪心自问谁能抗住一个帅哥温柔的目光。

云安安虽然十几年没有遇见过一个男生,但是她也是纯正的外貌协会,被这样盯着实在是扛不住。

不过他说也是,自己在这些人面前估计就是失足少女,有谁会想到美人鱼的存在是真实的吗?

等过段时间发现她根本没有所谓的亲人,那时候会把她扔福利院里到时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海里。

檀革水看少女乖乖放下的手心,揉了揉她的头,看了全程的李应从惊掉下巴的状态缓过来。

赶紧去办理登机手续,被这样一闹耗了不少时间,檀革水看着做在轮椅不安的女孩,语气越发的轻柔“你有名字吗?”

云安安点了点头指着VIP候机室,窗外的云层被夜染的层层叠叠。

“你叫云朵吗?”

云安安点了点头,神奇的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能听懂很多最基本的词语。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人面前

    &人面前

    不过他说也是,自己在这些人面前估计就是失足少女,有谁会想到美人鱼的存在是真实的吗?

  • 安安虽&常的饭
    安安虽&常的饭

    貌似没有肉云安安虽然非常高兴能吃到正常的饭菜,她在海里都是抓着鱼生啃,但是这没有肉就让人难以下咽。

  • 上是被&痕暧昧
    上是被&痕暧昧

    云安安把手搭在轮椅上软皮的扶手上,背上和腿上是被床单摩擦的红痕暧昧又引人遐想。

  • 云安安&就帮忙
    云安安&就帮忙

    云安安无奈的按下呼唤铃进来的是一个女管家,三两下就帮忙把衣服穿好,将云安安抱到了轮椅上推出房门。

  • 走是不&谁知道
    走是不&谁知道

    檀革水看着握着栏杆不放手的女孩,蹲下去视线与女孩齐平,云处安有些懵逼,但是让她走是不可能的谁知道他们要去那里。

  • 对上少&和小菜
    对上少&和小菜

    檀革水对上少女热切的目光,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支起了床上桌,云安安期待的看着桌上的白米粥和小菜。

  • 视着熟&少女浑
    视着熟&少女浑

    檀革水压下眼底的阴翳,注视着熟睡的少女,哪是怕在睡梦中少女浑身上下也弥漫这一股楚楚可怜气息。

  • 安安扛&的目光
    安安扛&的目光

    两人僵持着半响,檀革水神色越发温柔云安安扛不住松开了手,扪心自问谁能抗住一个帅哥温柔的目光。

  • 的保护&然后被
    的保护&然后被

    檀革水一旁看着,脸上阴云密布他本来还在想可能少女只是被家人保护起来,受不了严密的保护才自杀然后被冲刷到海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