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一只小胖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重生农门小当家》全文章节阅读

重生农门小当家

编辑:执伞青衣袖 作者:一只小胖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18 12:37:27

在读:2187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已开新《穿书后我重新开启女主剧本》,评论交流入坑!轻闲的临时工祁九里,一夕醒过来,成了中国古代家庭低配,日子艰难,加上被退亲的豆蔻少女,幸好同名电影异姓,样貌像,又多了兄弟姐妹,收获多也不少。本我以为没什么本事,可简单的的口诀算法,一越成了备受评论交流的账房先生,咳咳,“男先生”。这位经常来酒肆的“独眼”时尚有型男子,啊祁九里的菜啊,那就是自己的菜,那就下筷子了。“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展开全部

重生农门小当家罗清荷  重生农门小当家百度云  重生农门小当家下载  重生农门小当家123  重生农门小当家起点  重生农门小当家 小说  重生农门小当家 一只小胖  重生农门小当家免费阅读  重生农门小当家txt下载  重生农门小当家  


想了想上辈子的事,年纪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不过当初负责调查父母车祸事故的中年警察,在完结了这桩意外事故案后,见自己没了监护人,善良的接过了照看自己的事。

毕业后就去了公职单位做了办公室文职工作,电脑键盘上作业,写写信息,给领导各种百度复制黏贴,想法设法拼凑起一篇与时俱进的材料,然后……就是玩手机了,这就是她的职能了。

但有这么一个人,类似家人的存在,能时常联系,祁九里已经十分感恩了。

祁九里咽了咽口水,然后伸手把掀开的被子盖好,她对现状一头雾水,可惜命的本能还是好好照顾着这副身体。

祁九里惊吓坐起身,坐到半道上儿,因为浑身软绵绵,无力的又躺下了,头上的东西滑落了,手肘还磕碰到身下的床面。

这感觉不像自己的床,祁九里伸手揉了揉撞疼的左手肘,然后才摸了摸身下,一块布,布下面不知是什么,摸着有“西索西索”的声响。

除了财产外,龚大叔还给自己留了一封信。

“好吃。”祁九里咽下后中肯的评价了一句。

出口嘶哑又甜腻的声音让祁九里愣了一下,她年轻了,这声音一听就是小姑娘。

带头的是个梳着两个羊角的男童,瞧着七、八岁的模样;居中的是端着一个碗,梳着双丫髻的女童,九、十岁到顶了;最后的是年纪最长的,透着一股子书卷气的少年郎,他手里拎着一盏油灯,但也就十五六岁吧。

祁九里慌了,这不是自己的身子,不然自己的肚子哪能一下子就从平坦的姿态变为现在凹陷的模样了。

这张炕靠墙,又长又宽,占据了屋子的近一半面积,除此之外,除了炕侧面的一扇窗户,炕对面的一扇木门,炕边上的一个小几子,就只有靠角落的一只掉了漆的,缺少一小块盖板的木箱子了。

“太好了,姐醒了,对,得把灶眼里温着的白粥盛来。”门外的人激动地提高了声音。

但因为浑身忽冷忽热,难受的紧,实在睁不开眼,只能逐渐陷入昏睡,耳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直至听不见。

想到刚刚滑落的东西,双手摸索了一阵,找到了,是块布巾,感觉还有些凉意,就重新把布巾贴到了额头上,物理降温也是不错的。

祁九里看着木头结构的窗户,以及随着风飘动的纸,脑子里泛起疑惑,她的铝合金窗户上哪去了?

“九里醒了吗?”

“今晚还不退热,明日一早就去请祁大夫再来看看;这个拿着,大伯娘知道你手里该是没有银钱了。”

祁九里脑中窜过一系列的问题,但这些最终都败在了灼热泛疼的胃上,这种感觉有些陌生,但祁九里知道,这是饿的。

“姐,你醒了吗?”门外急切的低问声,让祁九里脱离了自我沉浸的世界,一把捂住了放肆的嘴。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抱着不&去,大
    抱着不&去,大

    但凡是抱着不纯目的接近的,祁九里都是无所畏惧的一律怼回去,大不了回头了这份工作,再找自己喜欢的。

  • 艰难地&睁开眼
    艰难地&睁开眼

    艰难地睁开眼后,祁九里一眼就朝着自己熟悉的方向看去,屋里有些黑,但隐隐约约能看清楚轮廓。

  • 可因为&打扰自
    可因为&打扰自

    本以为会这么安安生生、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可因为样貌出挑,即使再低调,还是有人会时常打扰自己的平静生活,想方设法为自己增添怼人的乐子,不过祁九里从不主动挑衅,都是人犯我,才还之。

  • 还真可&以让祁
    还真可&以让祁

    祁九里拥有父母及龚大叔留下的遗产,那是足够自己一辈子躺着吃喝不用辛劳的一大笔钱,所以还真可以让祁九里随心所欲,不为挣钱而工作。

  • 自己的&为工作
    自己的&为工作

    不过警察是个忙碌的职业,节假日都要加班不怎么着家,收留自己的龚大叔还是个为工作奉献了全部,都没结婚的人,所以祁九里几乎总是一个人呆着。

  • 揉了揉&声响。
    揉了揉&声响。

    这感觉不像自己的床,祁九里伸手揉了揉撞疼的左手肘,然后才摸了摸身下,一块布,布下面不知是什么,摸着有“西索西索”的声响。

  • 在了灼&热泛疼
    在了灼&热泛疼

    祁九里脑中窜过一系列的问题,但这些最终都败在了灼热泛疼的胃上,这种感觉有些陌生,但祁九里知道,这是饿的。

  • <p>&一分钟

    &一分钟

    等上了学,住了校,更是一年到头只能见到几面而已,就连通话也是每次简短的在一分钟之内。